今天

对马来西亚第14届大选的看法

16/05/18

作者/来源:伍依

在马来西亚第14届大选前,有一些人通过发表文章,或认为纳吉亲华,应该支持;或认为马哈迪反华,特别是对马哈迪在选前发表对中国投资,要重启南海谈判的言论,使一些人不爽,不应该支持,应该反对;或认为马哈迪和纳吉都不是好东西,对华族都不友善,号召投废票;还有一些人热衷于两线制;更有甚者说,支持希望联盟就是极左。议论纷纷,各有看法。

亲华反华,亲美反美,不能站在朴素的民族情感立场上来看。作为一个独立自主的国家,考虑的是本国的利益,执行的是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不依附任何大国,不成为大国的附庸。大国的作为,正义的我们支持,不正义的反对。美国反恐,我们支持。美国到处干涉别国内政,发动颜色革命,搞乱别国的社会秩序,发动战争,奴役世界人民,我们坚决反对。中国反恐,开展一带一路建设,同心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帮助我们搞基础建设,我们欢迎;对朝核问题,配合美国打压朝鲜,我们感到遗憾,之后倡议双暂停,我们表示赞成。对内强调平等对待各民族。要清楚认清我们国家是多元民族的国家,华族不能只提华社的诉求。印度族不也遭到不公平的对待吗?广大的下层马来民族不也没有享受到“马来特权”吗?民族问题,说到底是阶级问题,政权问题。国家是各民族组成的,这片土地是各民族的家园,天下者我们的天下;国家者我们的国家。各民族都提出各自民族的所谓“诉求”,社会还能融洽和谐吗?还能团结一致,建设公平公正的社会吗?

马哈迪和前几任的领导人不同,是唯一出身平民家庭的领导人,对国家的未来和马来民族有着强烈的民族主义政治学理念。他对中国投资,忧虑债务过重,债务偿还能力会否累及后代,国家经济会否被外资控制,这都是国家领导人需要顾及的。马哈迪在接受电视访问时,说过一带一路不会对任何国家造成威胁,它主要是用来繁荣世界的。还说中国在马来西亚的投资对马来西亚有利。更说马来西亚不喜欢美国围堵中国阻止中国强大的战略,中国从来没有攻打侵略过马来西亚,而马来西亚却被荷兰、葡萄牙和英国侵略殖民过,等等;在1998年金融危机时,他拒绝接受国际货币基金带有苛刻条件的所谓援助,不把国家的经济主权交给西方主导的国际组织,,还成功地度过了金融危机;加上他的宗教信仰,其反对西方维护民族利益是主流,不存在亲华反华因素。因此,看待我们国家的变革,追根到底还是要从多元民族条件上去找途径,而不是从本民族、文化传统或思想意识出发。站在狭隘的民族情感立场上,单凭主观的带着浓厚民族情感看这些问题,认为马哈迪会投入美国的怀抱,立场、观点和方法都错了。

排除存在着反动的政治倾向的人,还有一些人替国政政权散布幻想,反对希望联盟;或者说马哈迪是马来霸权统治阶级利益集团的代表人物,他同纳吉的的争夺是利益的争夺,认为马哈迪胜选后即变脸,等等。这是对目前的马哈迪的能量估计过高,这是不正确的。马哈迪领导的土族团结党只是一个小党,不像他22年掌政时期有着庞大的巫统作为后盾,能够为所欲为,何况他已是耄耋老人,患有心血管疾病,早已力不从心。从他与过去斗得死去活来的安华和林吉祥的和解来看,以及现在巫统和纳吉的下场,以马哈迪的精明,他是不可能重蹈以前的老路的。

可以预测,随着巫统政权的垮台,马来精英已不能依靠巫统获取利益,以及广大巫统基层党员应该会纷纷脱离巫统,转投土族团结党,使土族团结党变成新的巫统,届时马哈迪应该是向端阿拉报道去了。

至于国政的其他成员党,特别是马华、民政和印度国大党,因为在国政政权中,无作为或无法作为,已经受到各族人民的唾弃。如今宴席散场,他们也将雨打风吹去,华族精英、印度精英也和马来民族精英一样,已经无法通过参加马华民政国大党得到利益,过去为争得领导权而闹得丑态百出的丑剧再也不可能出现了,不久的将来,这类政党必将边缘化,甚至灰飞烟灭,从政坛上消失。

要改革社会,没有一个包括各民族绝大多数人口的最广泛的统一战线,是不可能的。虽然目前这个统一战线的领导权还掌握在马哈迪这一类人的手上,社会的彻底改革是不可能实现的。基于已知的事实,再加上正确的逻辑推理,我们便可以对一些未知的事物做出合理的判断。即使上台后,马哈迪变脸了,新的政权必将与广大人民群众产生新的矛盾,反对新政权的统一战线必将又再度形成,另一场斗争又将开始。社会改革,就是这样像愚公移山一样,一波又一波向前推进。社会改革要想一步到位,那只是想要一口吃成一个胖子,只能说明这些人的幼稚了。
很显然,希望联盟的四个政党并没有远大的政治理想,只有短暂的政治目标,就是为打倒纳吉而抱团结盟。马哈迪为首的四党联盟的上台当政,其实就是干一件事:打倒纳吉!这个激情目标实现后,基于没有明确政治纲领的结盟,这种政治基础,因为没有了共同打击对象,很快就会因为各政党代表各自的族群利益而产生矛盾,出现分裂。这种政治基础是非常脆弱的,根基是不稳固的,何况打倒纳吉的动机各自不同,这样结成的联盟终将化为灰烬。马哈迪这个共主健在时,还可以镇住三山五岳人马,一旦老去,接任者是否还能镇得住,那只有天晓得了。上一届大选结成的人民联盟,就因为理念不同,伊斯兰党就离联盟而去。

矛盾有主次,事情有轻重缓急。不能捡了芝麻丢了西瓜,胡子眉毛一把抓。马哈迪下台后,巫统纳吉与人民的矛盾已上升为主要的,马哈迪已变成次要的了。目前首要任务是扫除社会前进的的主要障碍,如同恩格斯所指出的“尽量除去这个祸害的最坏方面”,打开这个局面后,往后的斗争将依据具体情况决定方针,“直到在新的自由的社会条件下成长起来的一代能够把这全部国家废物抛掉为止。”(《马克思<法兰西内战>导言》)如果延续巫统纳吉的统治,社会的进步进程就将障碍重重。要扫除这种障碍,不注意争取一切应当争取的同盟者,社会改革将是没有希望的。当然,通过议会选举取得政权,进行的就只能是“反抗”压迫的革命,而不是“消灭”压迫的革命,是无法彻底砸烂旧制度的。这样的社会改革,只能一步一步来,急躁是不行的。

在各民族汹涌的弥漫全国城乡垦殖区反对巫统纳吉统治的浪潮中,连在外地工作的选民都想法设法回乡投票,在这显著的历史事变在我们眼前展开时,不能正确地把握住这些事变的性质、意义及其必然后果,还在认为让纳吉继续当政以观后效,还认为支持希望联盟就是极左,这些政治庸人,“闭着眼睛捉麻雀,瞎子摸鱼,粗枝大叶,夸夸其谈,满足于一知半解”(毛泽东《改造我们的学习》),主观与客观相分裂,认识与实践相脱离,只重主观想象,不顾客观实际,没有一定的原则,没有一定的方向,已经脱离人民群众很远了。

还在上一届大选时,由民主行动党、人民公正党和伊斯兰党组成的人民联盟,已经获得了总票数高于国民阵线的成绩,虽然没有执掌中央政权,也已迫使国政政府处于防御地位。从这之后,马哈迪接连不断地抨击纳吉及其政权的种种丑闻,在野党开始了全国规模地进攻,攻势的凌厉使得纳吉几乎没有招架之力。随着大选的临近,马哈迪自组土族团结党,与其他三党组成希望联盟,攻势已经不止在城市和郊区,而是开始延伸到巫统坚如堡垒的乡村和垦殖区。对纳吉政府进行的斗争日益迫使他们去求助于人民,于是他们不得不依靠各族人民,在选前向各民族许下各种承诺。至此,反对巫统纳吉的力量,已经扭转了英国殖民主义者设计而延续下来的妨碍各民族团结的统治根基,使之走向了覆灭的命运,推进了人民力量的步伐。这是一个历史的转折点,这是以巫统为主的民族分化统治由根深蒂固发展到消灭的转折点。

马来西亚自独立以来,就是一个多元民族的国家,没有一个族群,一个政党可以单独执政。即使独立时,也要由巫统、马华、国大党组成的联盟执政。民族分化政策被强行固定下来,以致统治者每每到了政权岌岌可危的时候,各个单一宗教和单一民族政党就操弄宗教和民族情绪,加深各民族间的裂痕,破坏各民族的团结,继续维系反动统治。马来西亚人民在这次的大选中,主要是马来上层严重分裂,加上各民族,各阶层全面加入反巫统纳吉的斗争,最终取得了胜利。

从马来亚独立的一天起,我们就认为,必须结束由英国殖民主义者发动的殖民战争,结束英国殖民主义者分化民族,阻碍各民族团结的政策。马来亚人民的任务,是在国家挣脱殖民统治取得独立后,建设一个各民族平等,政治民主,经济繁荣的国家。独立前后左翼运动的兴起,开启了民族解放和国家独立的帷幕。然而,马来亚人民经过流血牺牲,艰苦斗争取得的成果,被英国殖民主义者移交给了马来封建势力和华人印度人的资产阶级,广大人民仍然生活在民族压迫和剥削中,这种状况延续了61年。在这61年中,马来上层和马华、印度国大党高层已经集中了巨大财产,垄断了全国的经济命脉,这就是巫统及其附属政党政权的经济基础,这种官僚资本,衍生了足以置之于死地的腐败,物必自腐而后虫生,践踏法律,任意支配国家钱财,腐败透顶的上层及其助手们以权力换财产,失去了约束和监督的权力与资本媾合成奸,愈来愈深地陷入到贪污腐化的泥沼中去,进而闹出几起命案,为这次大选压倒巫统纳吉准备了充分的物质条件。

随着马来西亚第14届大选落幕,统治国家60余年以巫统为首的联盟政权垮台,已经是非常大胆地向前迈进了一步。现在已经达到了历史一个转折点,这即是以马哈迪为首的希望联盟终结了英国殖民主义者设计的民族分化政策,马来西亚从此走向多元民族合作执政的路途,这是历史上的一大飞跃,具有伟大的历史意义。
这个事件所以带着进步性,是因为终结了殖民主义者遗留下来的,祸害无穷的民族分化政策。这个进步性,必将扫除掉殖民主义者造成的民族分化的阴霾与废墟。这个功绩,和结束英国殖民战争遗留下来的战争的事件上,马哈迪将在历史上有着崇高的定位。

巫统联合几个仆从政党统治的反人民性质,决定了人心向背。改革力量的正义性,必然获得各民族人民的拥戴,这就是战胜巫统的政治基础。

这一次大选的结果,是过去左翼运动播下的种子,经过数十年的的倡导、宣传和组织,前赴后继,忘我奋斗,做出牺牲,在上世纪末,终于打破了白色恐怖,使在野党能够放开手脚活动,促成了在野党能够执行正确的战略方针,小荷才露尖尖角,离蜻蜓立上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这次大选在野党之所以取得胜利,首先是联合了所有反对巫统纳吉腐败政权的个人和政党,组成希望联盟,并且统一在一面旗帜下竞选,旗帜分明,主力进攻纳吉政权的贪腐,符合人民群众迫切反腐的愿望。人民生活的日益艰难,加强统一了人民群众的认识。其次,在选前着力培训了许多义务工作者,分散在各个投票站,监督选举能够在公正的状况下进行,防止了执政党的舞弊行为。大选之所以能顺利进行,这些幕后英雄居功至伟。

巫统纳吉通过重新划分选区、公开分发现金贿赂选民刻意把投票日定在星期三,妄图阻止在境外工作的选民无法回乡投票等拙劣手段都不能挽救失败,是人民群众看到了纳吉政权统治的结束已不可避免,因而将希望寄托在希望联盟身上,这是很自然的道理。希望联盟有了各族人民支持的基础,在上下团结一致,巫统内部分化,巫统重要人物为希望联盟站台,形成了强有力的政治工作,这是战胜巫统纳吉的重大因素。

巫统纳吉政权的垮台,马哈迪希望联盟上台,两者不是对立面,而是前者的继承者,只是换一批人来掌权。你方唱罢我登场,所谓两线制,其实就是继续运用旧的国家机器来进行管理,没有彻底改变政权的概念,登上政治舞台的并不是劳动大众,政权性质没有变,新政权对社会的主宰封建皇权和官僚资产阶级还怀着敬畏心情,不敢触犯,无法使劳动在经济上获得解放。这种不摧毁旧的国家权力并以新的真正民主的国家权力来代替的政治形式,不可能彻底改变国家权力和社会之间的关系,对现存社会经济制度没有任何威胁,马来人优先的政策仍将继续,这是旧势力没有倾力反扑,西方列强对这次大选不横加干涉、颠覆的主要关键。因此,不会因为这次政权的更迭,就意味着全新的政治文明,国家的天就是晴朗的天,不合理不公平的社会现象就会随着旧政权的垮台而消失,它总会借助异化的国家权力,在不知不觉中借尸还魂。这些人把政治变成一种收入丰厚的生意,何况巫统并没有像纸房子一样彻底倒塌,还获得54国会议席和149州议席,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还有翻身的可能。所以,新政权的上台,并不是社会改革任务的结束,而是社会改革的开始。当然,这次大选展现出来的人民力量,将促使新政权比旧政权对社会的管制更加宽松,逐步废除旧政权妨碍各民族共同利益的政策,向民主化社会迈进一大步。

风云变幻,任重道远,不要幻想一步登天。我们坚信,社会进步原则是永存的,是消灭不了的;在广大人民没有取得完全胜利以前,只要广大人民没有在资本的奴役下彻底自暴自弃,就永远不会放弃对这些原则的向往和追求,这些原则将一再顽强地表现出来。

发展进步势力,争取中间势力,孤立顽固势力,历史的风云必将无情地将维系反人民利益的一切吹走!

---

分类题材: 新马政经_gpsgmy, 大马时事_msia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