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马来西亚变天对新加坡的冲击

15/05/18

作者/来源:商丘羊 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马来西亚大选,一夜之间国阵兵败如山倒,61年政权变了天,这一突变,最受惊吓的是新加坡的李显龙。历史证明,无论政权如何霸道,如何耍弄手段,如何玩弄民意,当时机到来,任何势力也阻挡不了垮台。

  此次马来西亚大选变天,主要的原因是:纳吉深陷一马公司的贪污丑闻,亏空国家财产;马来西亚物价飞涨,各族人民均遭痛苦;实行人人憎恨的消费税;失业问题严重。更重要的原因是执政61年的国阵,其中的巫统以凌驾所有联合党的姿态为所欲为,尤其是数十年如一日,变本加厉的实行种族主义政策,让联合政党暴露出附庸和懦弱的无能本质,丧失了选民的信任。

  与马来西亚一水之隔的新加坡,下一届大选估计可能提前在2019年举行,最迟会在2020年,这也是李显龙承诺70岁退休的时间。李显龙对于国阵的败北,一定是汗流浃背,内心惶恐,因为马来西亚变天的因素,同样存在于新加坡。首先是马哈迪又再上台,这位过去跟新加坡因为水供和弯桥闹了不少纠纷的人物,是和李光耀同级的政客,李显龙完全不是他的对手,所以他一中选,李显龙不顾人家的忙碌,争着想要与他会面,目的是摸清底细。马哈迪在竞选期间,对中资在马的项目有所批评,其中包括柔佛州的森林城市和东西铁路,但是他没有提及中国建设的马六甲皇京港,这个新加坡的死穴是一带一路的重要基础建设,而马哈迪声明他支持一带一路,这其中可以看见马哈迪心中的盘算。

  皇京港完全是为了对付新加坡的亲美反华而建,使新加坡失去扼制马六甲海峡咽喉的优势,对新加坡大事扩建的大士海港威胁巨大。为了安抚新加坡,中国特地开辟了重庆至防城港出海到新加坡的南向通道,让感觉窒息的新加坡喘一口气。可是中国又在马来西亚建设关丹港,开港后可以直透防城港,这又是马哈迪所没有提及的基础建设。

  新加坡大选接近,马来西亚变天是否产生骨牌效应,执政了50余年的人民行动党是否会跟国阵一样突然倾倒,这当然不是还想要有另一个50年的李显龙所愿看到的。

  然而大选在即,新加坡的百物上涨,百上加斤的新消费税快要施行,失业人数也在增加。虽然新加坡没有一马公司丑闻,但是人们对于公积金归还年限的拖延十分不满,对于淡马锡控股和 GIC 的账目从来不肯公开更是心存疑虑。数十年来,执政党的一意孤行,已经成为人们的共识,没有公投的总统、法庭条例的修改、内安法令至今未废、假新闻法令就将出炉……情形如同马来西亚令人窒息的环境,已到了非要打破不可的境地。

  李显龙至今还没有指定总理接班人,甚至连副总理接班人也不要提起,当初吴作栋的六至九个月必须指定总理人选的提议被李显龙否决后,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有之是李显龙一而再的改组内阁,玩起大风吹的游戏,让第四代团队都沉浸在梦想中。李显龙就像是玩杂耍的走江湖艺人,把他们当成圆球或是冰棍,上下抛掷,看得观众眼花缭乱,实际上是一种拖延时间的战术。

  李显龙没有理由把总理位子让给外姓,李光耀的遗愿是家天下,怎样让儿子李鸿毅接班是对他的极大考验。去年执政党进行新人遴选工作,共有200百人参与面试,李鸿毅是否也在其中,尚待印证。然而当局不断宣称要注重年轻人的潜力,实足可圈可点。李鸿毅是否顺利出道,取决于下届大选,李显龙可以冒天下之大不韪,将儿子强拔硬拽上去,也不管李玮玲说他建立王朝的指责,以及李绳武所说的李家又一个总理的难以置信。

  马来西亚变天,对新加坡的冲击巨大,至少提醒了新加坡人,政权是可以更换,长久执政会出现许多弊病,换一个政府会有新气象,新加坡人更不想继续在家天下的阴影中再过50年!

2018年5月12日首版

---

分类题材: 新马政经_gpsgmy, 政治_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