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大马变天过后台湾人还看到什麽

15/05/18

作者/来源:林怡廷 天下杂志 https://www.cw.com.tw

採访后记 马来西亚变天热潮过后 除了看到东南亚的钱,台湾人还看到什麽?

马来西亚历史性政党轮替的大事件,为台湾带来一波新闻热潮的关注,但激情过后,还剩下多少关心?台湾如果想寻找中国之外的出路,成为东亚/东南亚区域的一份子,需要建立一套新的认识方法——唯有将他者当主体真正去理解,才可能有坚固的友谊,而不是只把东南亚当成铁板一块的「新南向」市场。

4月中的一个週六傍晚,我跟着民主行动党南马柔佛州的竞选团队,一路驶往峇株巴辖(Batu Pahat,马来语「凿石城」),这个柔北靠海的县城,是马国执政党巫统(UMNO)的发源地。

那夜微凉,一如马来西亚往常,下过大雨后的公路远方,是不时夹带闪电的鲑鱼色晚霞。那晚集会,行动党要直捣黄龙,在巫统老巢宣布柔佛州的议员候选人。

3年前在反对阵营分裂,最低潮时刻提出「马来海啸」却被众人讪笑,这次大选成为全国话题的柔佛州行动党国会议员刘镇东,在车上不厌其烦复述自己的理论:

「纳吉贪腐、安华入狱后,马来人失去可追随的领袖,马哈迪出现就是递补了马来领袖真空(The Malay leadership vacuum),马来反风会形成海啸,拉下纳吉政府,」刘镇东的把握不是打鸡血式的自我感觉良好,而是基于长期的柔佛州民调,以及每次基层民众握手的热情程度来判断,「柔佛州的族群结构和整个马来西亚类似,所以这次大选是决战柔佛,柔佛赢、全国就会赢。」

这位政治学硕士论文研究伊斯兰党,少数对马来政治瞭若指掌的华裔议员,政治启蒙是1998年安华遭马哈迪罢黜入狱引发的「烈火莫熄」运动(Reformasi,马来语「改革」之意,取自同年引发苏哈托倒台的印尼Reformasi运动)。

这个类似1990年台湾「野百合运动」的街头抗争没有成功,却整整影响了一个世代。当年跨族群参与者纷纷加入反对党,以安华为共主,成了马国民主运动中坚,理想是建立一个多元、包容、跨族群的国家。

20年后,刘镇东在内的「烈火莫熄世代」,和当初反对的威权者马哈迪携手合作。参与整合过程甚深的他,对于箇中峰迴路转感触良多,特别是马哈迪首次让10年来反对阵营三党的各自旗帜整合为一,选择当年反马哈迪而成立的公正党「蓝眼旗」作为共同标志。

他感觉这会是史诗般的时刻——93岁的马哈迪、71岁的安华、40-50岁的烈火莫熄世代,三代一起携手重建国家。他也相信一旦错过这次历史机运,马来西亚会陷入很长的黑暗期。那晚峇株巴辖的造势大会涌入了上千名支持者,大家充满期待,却没有把握,没人知道一个月后的结果会是什麽。(马来西亚变天完整报导:誓言成真!93岁马哈迪怎麽赢的?)

5年来,见证民主派低谷到变天

2018年5月10日凌晨三点,我与各国媒体一起见证马来西亚独立61年后首度政党轮替,就如刘镇东预测,马来海啸起,柔佛赢、全国赢。但事实上,5年来马国民主派因宗教议题、共主安华入狱,群龙无首而分裂,从低谷微微颤颤走到今日,任何熟知马国政治的人都知道并不容易。(延伸阅读:93岁马哈迪逆袭成功,马来西亚60年首次变天)

由于缺乏一套系统性的认识方法,台湾读者多半只关心新闻热点而非在地脉络,于是安华、刘镇东这样「烈火莫熄世代」的精彩故事,在大选报导中成了遗珠之憾。

事实上,我可以在现场见证历史并非偶然。5年前505大选过后,基于好奇,我来到这个几乎变天却功败垂成的国家,开启了马来西亚、进而对东南亚的认识。

这些年我频繁走访,透过和在地朋友交流,深入理解马国政治社会。另一方面也发现,马来西亚华人大多对中港台事务非常熟悉,但处于文化圈「中心」的台湾,却对这个东协国家中经济第三强(仅次新加坡、印尼)的亚洲之虎,以马来穆斯林为主、但有700万华人的国家,既陌生也毫无好奇。

新南向应了解在地政经事:以他者为主体的认识论

一种「中心-边陲」的感受渐渐清晰:台湾一直认为自己是「边陲」,对来自中国的压迫非常敏感,殊不知「中心-边陲」是相对的,以文化影响力来说,台湾也是「中心」,对「边陲」漠视,彷彿是镜相。

长期以来,台湾的国际观只面向欧美及中国,再加上国际孤儿的地位,和世界失去关联,同时丧失对他者的好奇。我们只把东南亚当成「市场」,却对政治社会视而不见,认识的主体永远都只是台湾,而不是当地。

2016年蔡英文政府执政,提出「新南向政策」,「东南亚」成了显学。媒体做的报导不少,但仍以台商角度出发,看不到「东南亚主体」,两年下来,台湾对东南亚政经社会的认识见树不见林,进展不多。(延伸阅读:马来西亚为什麽离「高收入国家」愈来愈近?)

许多马国华人朋友跟我直言,由于他们多熟悉中港台事务和语言相通,和台湾人交流不难。然而大部份台湾人只关心自己的世界,很少愿意理解、融入在地脉络,因此顶多和25%的华人做生意,更别说宗教文化的隔阂,和65%的主流马来社群打交道难上加难,自然无法打进在地市场。

台湾人多半只和大马华人做生意,难以打入六成五的马来主流社会。(邱剑英摄)
中国积极佈局华社,台湾的空间在公民社会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是抱持着和台湾完全相反的态度经营东南亚。除了一带一路银弹攻势的锐实力外,也善用华人情意结的软实力。

从我5年来接触各类马来西亚华人发现,长年中国以文化血缘的「华人性」作为脐带,辅以近5年结合了民族情怀和经济利益的「一带一路」,在华文媒体、华商、华校、传统华社(同乡会)积极经营,成效斐然。

一位消息人士直言,相较中国的积极,台湾既不关心在地、也没钱,过去大量留台生的亲台优势逐渐消失,「连我们是马来西亚人,不是中华民国『华侨』,都搞不清楚。」事实也是,在地华文媒体跟着唱和「一带一路」主旋律,边缘「新南向」,官方存在感薄弱。

然而,台湾真的没有机会吗?并不然。

资深媒体人、前《当今大马》中文版主编杨凯斌观察,由于对民主自由的价值观,马来西亚愈来愈多结合社运、文艺的咖啡店、沙龙讲座,都是台湾软实力的影响。

或许,唯有破除「华人权益、华人一家亲」的族群观,用公民主义的精神进入在地政治社会脉络,真正和马来西亚人交流而非侷限华人,才是台湾较有机会从中国影响力突围的切入点。

「台湾已经没有外交空间,如果官方不够积极,民间心态还故步自封,就真的什麽都没有了,」一位熟悉中方的华人提醒。

没有好奇,就无法和当地交流,真正理解在地,才会带来坚固的友谊。

---

分类题材: 亚洲政经_gpasia,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