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冷藏受害者感激特权委员会和覃炳鑫

06/05/18

作者/来源: 张素兰(04/05/2018)人民论坛

“冷藏行动”的受害者 感激特权委员会和覃炳鑫博士还原历史真相

转载自:https://www.facebook.com/function8ltd/posts/944361619074146

在历史上,行动党就是热衷于在字里行间找到自己不喜欢的字句文字。它们最新指控牛津大学历史学者具有共谋“是有外国势力企图影响和颠覆我国国会议程的一项协调阴谋” (“subvert [our] parliamentary process”)并不是像某些新加坡人所形容的那么夸张。(见《海峡时报》2018 年5月1日)。行动党政府一直以来就不断地指控新加坡人要通过暴力手段推翻政府。

牛津大学历史学者已经理直气壮地反驳了这个没有事实根据的指控了!(见网址:https://www.facebook.com/notes/project-southeast-asia/in-response-to-mr-charles-chongs-allegations/1924174974294033/’)

在过去的年代里,新加坡人民一直被它们冠上“共产党员”、“欧洲共产党员”、“共产党同情者”、“马克思主义者”以及各种各样的左翼分子。新加坡人民椅子都被指控要通过暴力手段的阴谋去推翻整个人民行动党政府。它们进行这样毫无根据的指控后的结果就是:援引《公安法令》,后来改名为《内部安全法令》下进行大规模的逮捕行动和不经审讯地被长期监禁。

对于新加坡人民而言,人民行动党政府对那些它们不喜欢的人所进行这些指控,以及无法容忍的说辞,从国家控制的主流媒体的报道里已经非常熟悉了。在一名牛津大学的历史学者的质问下,行动党长期以来在历史上的这些指控,在某些程度上已经开始露馅了!

事实胜于雄辩!是特权委员会本身在《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听证会上本身提出了有关1963年2月2日冷藏行动的辩论议题,事实上,大多数的新加坡人是根本就不知道这段历史事件。

新加坡1963年“冷藏行动”的受害者应该万分感激特权委员会和覃炳鑫博士。

覃炳鑫博士说,

冷藏行动是以“国家安全”为幌子下掩盖了政治目的的逮捕行动!为什么行动党政府不在较早的时候挑战覃炳鑫博士的这个论证呢?

历史学者T N哈勃(T N Harper)在《天空里的彗星》撰写的一篇文章和一本在2001年由INSAN出版,名为《林清祥和新加坡历史》里已经揭露了有关冷藏行动的朦胧面具。

我仅此摘要节录他的第39页的一下几段话:

“……在整整的18个月里,内部安全理事会与马来西亚、薛尔克和莫里进行了政治谈判中,看到了马来西亚未来的内部安全情况的不祥预兆。他们注意到,在不同的场合里不断提出了,长堤两岸的政治家的愿望是要看到他们的贩毒者被逮捕。东姑和李光耀分别提出了要在1962年7月份进行逮捕行动。东姑提出要逮捕的人数是25名、李光耀提出了要逮捕的人数是250名。1962年,薛尔克警告邓肯·桑斯部长,‘事实上,我相信,他们是要我们逮捕那些有所作为的反对党人,然后,把责任推给我们。’”

在1962年10月份,他进一步写道,

“李光耀更倾向于彻底摧毁他的政治对手的想法。必须给予您提醒的是,这一切都背后都是包藏着许多个人的欲望……他声称,(李光耀)坚持希望把这些被释放的人监禁起来——这些人都是与他共事在一起的知心者。他们都是在政府里工作的。他们都是超越政治形态差异,并具有强烈的政治斗争意识的人。”

在书的第41页,写到有关进行逮捕政治对手的机会:

“在1962年较晚的时间,一个让李光耀进行讨价还价的的机会来了。就是:汶莱(人民党)的起义事件。林清祥及其他人与(汶莱人民党主席)阿查阿里的会面为(李光耀)提供了立即采取安全措施的机会。李光耀的原话说:‘上帝施予了我们这个良机去取人的逮捕行动的合法性……’”

我们都知道,大逮捕行动党没有在1962年2月,是因为东姑拒绝了李光耀坚持要同时逮捕两名马来亚联合邦的立法议员,(马来亚人民党主席)阿末.布斯达曼和(马来亚劳工党主席)林建寿。

一个涉及国家安全的行动计划是否可以因为不同意不应该逮捕而展延?

傅树介医生已经对这个展延逮捕行动的问题提出质疑,而且也得出了1963年2月2日冷藏行动的逮捕行动的展延的结论!

事实证明,冷藏行动涉及国家安全的问题是不可以展延的。这是一个政治问题。

根据TN哈勃的说法,

李光耀是提出要逮捕250人的。在冷藏行动计划下被捕者应该是超过133人。但是,一切都远远没有结束。在1963年期间还有46人被捕。冷藏行动假话下被捕的总人数最少是179人。

一个极其重要的一点是:

我们经常都忽略的一个问题是:行动党的指控是不是严重的。因为那些被捕者都是在使用、或者企图使用“暴力推翻政府”。假设冷藏行动是属于一个真正涉及国家安全的问题,那么,在逮捕行动的过程中必然会有在搜查被捕者的住家或者办公室里寻获一些武器。但是,在他们被捕时,根本就没有寻获任何一件武器。一个手无寸铁人可以使用、或者企图使用武力推翻行动党政府?

普杰里.普都查理医生是否可以问一问他的父亲当时被捕时是否也拥有任何武器?

现在是我们质问政府,说明有关冷藏行动事件以及揭开事件的真相的时候了。行动党政府并没有告诉新加坡人民真正的历史事实。

张素兰
2018年5月2日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