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牛津大学东南亚项目回应张有福的指控

06/05/18

作者/来源:人民论坛(04/05/2018)

转载自:the Project Southeast Asia website

于2018年4月17日,牛津大学东南亚项目捍卫覃炳鑫波士顿学术地位发表了一篇声明。(注:覃炳鑫博士在2018年3月27日被受邀出席新加坡政府国会特权委员会设立的“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听证会进行陈情期间,受到内政与律政部长善摹根以刑事法庭审讯被告的方式,并质疑他的学术地位。)(见网址:http://projectsoutheastasia.com/in-defence-of-dr-pj-thum-and-academic-freedom-in-singapore)

于2018年4月20日,“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特权委员会主席张有福回应了牛津东南亚项目发表的声明。他发表的声明是以私人函件签署的。

于2018年4月26日,牛津大学东南亚项目主席菲利普.克里克(Dr Philip Kreager)回复了张先生于2018年4月20发表的私函。

于2018年4月30日,张先生有发表了一篇新的声明,这篇声明就是将自己于2018年4月20日以私函方式签署公开发表的。这份声明指控了覃炳鑫博士参与了“是有外国势力企图影响和颠覆我国国会议程的一项协调阴谋”,以及包括抄袭了牛津大学东南亚项目信托人之间的私人往来的信件(见网址:.
https://www.todayonline.com/singapore/full-charles-chong-says-historian-thum-had-engineered-support-himself-points-coordinated )(以下是新加坡政府国会特权委员会“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主席张有福发表的声明及附件全文扫描件。)

鉴于此,牛津大学东南亚项目发表了主席菲利普.克里克博士回应张有福先生于2018年4月20日发表的信件。同时,这也是回应张有福先生于2018年4月30日发表的声明。

一、菲利普.克里克博士于2018年4月26日

致张先生的函件全文如下:

尊敬的张先生,

您2018年4月20日的来信收悉,谢谢。

特权委员会拟定有关“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的陈情范畴,以及覃炳鑫博士递交给特权委员会的陈情书和听证会期间特权委员会与受邀者之间进行的陈情现场视频录像情况都可以在网络上找到。我们在发表声明前,理所当然地都对这些有关的资料进行审阅后浏览。

在您的发表的信件和附件里有许多与事实不符的错误。我仅对其中的两个错误进行说明。

在您的声明附件里说,覃炳鑫博士不是一个历史学者,这是不符合事实的:

覃炳鑫博士是牛津大学历史研究的成员。他的研究工作也是在这里的。这是一个不许隐瞒的公开记录。同时,他也是我们牛津大学的一名极有价值的同事。您(的政府)对覃炳鑫博士的学术资质所进行的确认工作必须停止。我们再一次强调,我们要求特权委员会对覃炳鑫博士的学术资质和在听证会期间不可接受对待方式必须做出全面的道歉。

第二,在您发表的信件中说:“不可以对研究(成果)进行质疑”!这一点,我们从来就没有说过!我们说的是:

部长对覃炳鑫博士的研究一再以鄙视的态度表达自己的看法。部长使用错误的术语进行概括它所发现的段落。同时,部长企图要迫使覃炳鑫博士要对他所使用错误的术语,以“是”或者“不是”的方式进行回答!

过后我们再重申,

正如您所做的说明一样,听证会缩进的审问过程包括了,“质疑和重申实证研究结果”(‘impugning and restating empirical findings’.)就是如此,我们感到欣慰的是,大家可以在网上找到听证会的现场录像视频。

您的诚挚,
菲利普.克里克博士
人文科学高级讲师
萨默维尔学院主席
牛津大学东南亚项目主席

二、菲利普.克里克博士回应

张先生于2018年4月30日发表的声明

关于牛津大学东南亚项目具有“有外国势力企图影响和颠覆我国国会议程的一项协调阴谋”阴谋的任何想法都是荒谬无稽之谈!对于任何的活动的信息沟通我们牛津大学成员之间都是顺畅的。同时,我们彼此间也就各项活动进行交流。这样的沟通与交流方式,历史学者与其他学者都是一样的。张先生把发现我们之间私函未来的存在,说成是“有外国势力企图影响和颠覆我国国会议程的一项协调阴谋”,是他自己个人的想象吧了!

菲利普.克里克博士
人文科学高级讲师
萨默维尔学院主席
牛津大学东南亚项目主席

(这两封信件刊载在如下网址:
http://projectsoutheastasia.com/wp-content/uploads/2018/04/Reply-to-Chong.pdf)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