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怀 念

06/05/18

作者/来源:朱 颜 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几十年的岁月眨眼过去,不知不觉我已进入暮年。人老梦多,我所梦见的都是陈年旧事和离开人间的亲戚和朋友。

除了作梦,我喜欢怀念。夜深人静,翻开旧照,我想念童年,我思念我的母亲;每当生日,我更怀念我的母亲。我母亲煮了个鸡蛋,微笑着把蛋放在我的桌上,我知道那是我母亲为我庆祝生日。(这是我们最纯朴,快乐的生活。)

我怀念从前我跑步的公园:首邦市湖畔公园,吉隆坡湖滨公园。尤其是蕉赖皇后公园,我留念公园里的凉亭,我母亲常坐的凉亭。

我怀念我父亲载着我上街的脚车。我怀念我大哥为我修补的蛀牙。

我怀念我用爬山车载着岳母到山芭寻找榴莲的欢乐时刻。

我怀念青山,那些我爬过的山,还有那些和我一同爬山的朋友。每当我独自走在奇拉山,我想念振昌同学,回忆我们在风雨中走过的山岭。每年当我爬上南峇山,我追思一九六〇年我和几百个同学在銮峯欢乐的情景。

当我独自在克拉拉泳池长游时,我怀念我们的游泳三剑客(如今只存二剑客)。

我怀念那些和我一同参加马拉松长跑的同伴。

我喜欢驾车去我以前的工地。怀念我的旧同事和消失的工人。我怀念往日天真欢乐时所唱的歌和我的歌唱朋友。

我怀念我和我的星加坡女朋友漫步在依丽沙白海滨的欢乐夜晚。我怀念我在夜深人静走过的云南园相思道。我怀念南大第一阅览室那靠窗的桌子。

每当我打开电脑看到凌风的画。我怀念她驾着车载着我和我妻子在温哥华街上兜风的夜晚。

每当我看到南亚小学课室上课的情境,我怀念那段清苦的教学生涯。

人步入老年,生活空间有了局限,朋友少了,生活不像往日多姿多采。活动圈子缩小了,工作范围也缩小了,我好似要被这个世界遗弃了!

亲戚和朋友渐渐消失了,我越来越孤独。

所有往日痛苦和欢乐的日子,只能在隐隐约约,迷迷幻幻的怀念中去追寻。

2018年5月3日首版

---

分类题材: 追忆南大_ntahrec,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