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必须坚持政治迫害的历史事实

02/05/18

作者/来源:人民论坛 (01/05/2018)

必须坚持前辈遭受政治迫害的历史事实: 绝不退让艰苦牺牲志更坚

这张照片拍摄于2013年2月2日。拍摄地点是芳林公园。参与集会的人数约为500-600名,这是远远超过了集会组织者的预期。

集会的中心主题是:纪念新加坡1963年2月2日“冷藏行动”50周年。集会的组织者和推动者是人权组织《功能8》(FUNCTION 8)的领导与推动。

这是一场成功的大集会!

这场大集会是左翼组织领导人再一次向其成员吹响集结号的大会!

这场大集会的特点是:

所有负责筹划、组织和布置以及维持集会现场秩序的年轻人都是70/80年后出生的受英文教育者。他们当中有一个人直接或者间接参与当年的左翼组织的。

所有出席大集会者都是当年左翼组织的领导人和干部。他们当中很多都是当年在“冷藏行动”以及后续的大逮捕行动中的被捕者。他们当中最长者的年龄是已超过70 岁、最少者年龄也不低于45岁—50岁。

大集会的演讲者(除“光谱行动”下被捕者、《功能8》负责人张素兰小姐外)都是当年在冷藏行动以及后续的大规模逮捕的左翼领导人。

以下的大集会当天部分演讲者视频网址:

傅树介医生: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4GlGNgORZQ
政治拘留者的心声:https://www.youtube.com/watch?v=1GaPLhJI2KA
政治拘留者的心声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_xIgwlELzQ
集会现场记录: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mpnSWpKwyI
张素兰: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hUp6QC1UOo

就是说,

这场大集会是,自李光耀法西斯政权于1963年2月2日在“冷藏行动”以及后来持续不断地对左翼领导人及其组织成员进行大规模逮捕镇压行动和封闭左翼工会、南洋大学及学生文化团体后,经过50 年沉寂后,在白色恐怖以及李光耀还活着的情况下,第一次大规模的在公开场合的集会。

与此同时,。这是在5年前,我们当年2月2日在芳林公园举行纪念“冷藏行动“50周年大集会后,在11月份由傅树介医生、孔丽莎博士和陈国防先生共同编辑出版《新加坡1963年的冷藏行动50周年》的一本具有法律约束力的主要历史书籍!

于2013年11月21日,《人民论坛》就此发表了:《新加坡1963年的冷藏行动50周年纪念》——揭穿了李光耀掩盖了半个世纪历史的真相!》说:(见网址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3/11/21/)

“祖国人民与李光耀为首的行动党之间的斗争历史的主动权和话语权又再一次的掌握在咱们的手中了!

咱们的前辈把被李光耀掩埋了50年的历史从新加坡的政治冷库里重新搬出来重见阳光!咱们的前辈把被李光耀扭曲了50 的新加坡政治历史重新颠倒回来!

咱们的前辈一再要求第三代行动党领导人设立调查庭,全面调查前政治拘留者及其家属的指控!

李光耀还活着。

真金不怕火来炼!李光耀绝对无法回避和抵赖确凿的历史事实!

对咱们前辈在这本书里所做指控的一切控诉,行动党大可以设立公开调查庭进行调查!行动党完全有权利为李光耀50年前所犯下的迫害左翼政治组织和政治居留者的罪行进行任何辩白!

今天,我们还有一批为争取祖国的自由、民主和平等而被迫继续在国外过着政治流亡生活的爱国者!我们要求第三代行动党领导人必须让这些爱国者回到新加坡与他们的家人至亲团聚!

50年过去了!

咱们前辈在50 年前点燃的火种没有熄灭!……

2013年11月16日在新加坡沈氏大道门牌165号举办了《新加坡1963年冷藏行动党50周年纪念》新书推荐会的重要意义在于:

咱们的前辈并没有如以李光耀为首的行动党人想象那样:新加坡的左翼领导已经被李光耀彻底消灭并消失在新加坡的政治舞台!咱们的前辈不但人还在、而且那颗为争取新加坡早日实现自由、民主和平等斗争的火把还在燃烧着,并且,咱们的火把已经传递给了第三代的青年人!

李光耀在50年前不断以‘共产党颠覆活动分子’、‘亲共分子’、‘共产党统一战线’、‘共产党地下组织参透到新加坡的左翼组织’等借口逮捕镇压左翼的谎言已经在历史学家提供了确凿的证据一一揭穿!——李光耀在50年前以‘破获共产党地下组织’、‘共产党代理人控制了新加坡的左翼组织’的生活根本就是一派胡言!是李光耀为了巩固自己的统治政权而制造出来的莫须有罪名!

咱们的前辈已经不对行动党必须为李光耀在50年以上述借口逮捕、不经审讯、长期居留左翼领导人公开设立调查团抱有任何不切实际的幻想!行动党要不要为李光耀在50 年前的法西斯暴行做出任何解释或辩解,主动权和话语权已经不再行动党手上了!——行动党只须对咱们前辈提出的确凿历史证据回答:是还是不是!

咱们的前辈把是上个世纪50年代到80年代的历史真相公开了!被李光耀为首的行动党在过去50年来掩盖历史上、扭曲历史的谎言已经彻底被揭穿!——历史的事实证明:不是左翼抛弃‘合法的议会斗争路线’!而是李光耀采取了法西斯强暴镇压手段,把左翼领导人关进牢房、迫使左翼领导人逃出李光耀的法西斯魔爪在国外过着流亡的政治生涯、李光耀为了把作业连根拔起,李光耀查封了所有的左翼组织、中选的左翼政党准国会议员被捕入狱!

我们非常庆幸,咱们的前辈有幸活下来!

他们在年迈古稀之年把咱们祖国过去被李光耀掩盖和扭曲的历史重新颠倒过来!这对教育咱们的下一代清楚认识以李光耀为首的行动党统治新加坡半个世纪是具有非常重大和长远意义的!”
我们在芳林公园举行纪念活动集会和发布这本新书时,李光耀还活着。

他完全知道我们在芳林公园做些什么?他非常清楚这本书里所列出的所有解密档案资料都是具有法律约束力的!

李光耀是在2015年才进入阴府!在这本书出版后,据说,李光耀还派人前往英国伦敦查阅书里所列出的所有解密档案资料是否属实!

在2015年,也就是1963年“冷藏行动”50周年之际,行动党为李光耀进行歌功颂德举行的SG50活动时,还重新发布了再版李光耀在1962年的“电台12讲”。

张志贤主持了这次重新发布再版开幕仪式。(见网址:
http://www.zaobao.com.sg/zpolitics/news/story20141010-398455)

张志贤在开幕仪式上并没有就这本书所列举的解密档案资料——有关1963年的“冷藏行动”是李光耀精心策划具有政治动机迫害政治对手的一项阴谋,而进行的任何反驳、或者指控!他说,

“在国家建立50周年之际,一些修正主义作者试图重塑钢窗活动及其支持者在合并为一上苏扮演的角色,把他们的斗争简单地描绘成一场针对合并性质而进行的和平民主争议……”

李光耀也没有为这本所提出有关他在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之前,与英国人及时任马来亚联合邦总理之间就进行“冷藏行动”的逮捕新加坡左翼领导人进行任何阴谋活动进行任何的驳斥或者辩护!

今年是1963年2月2日“冷藏行动”55周年。

就是说,

五年前,李光耀活着还能讲话的时候并没有对《新加坡1963年的冷藏行动50周年》书里所列举的解密档案资料为自己的清白进行任何驳斥或者辩护!说明了什么?李光耀承认或者默认了这本书的作者对他在55年前所做的控诉是绝对真实的!

新加坡人民太了解李光耀的性格了!入股这本书的作者们都李光耀的指控是虚假、捏造的信息新闻,他在5前怎么会承受被人委屈和冤枉的!

李光耀说过,如果不符合属实的问题,即便是已经棺材板钉上了钉,他仍然会跳出来反对的!

五年后的今天,善摹根在一个属于国会特权委员会设立的《虚假信息听证会》会上邀请了覃炳鑫博士出席听证会进行陈情进行长达6小时的审讯。最后,骄横跋扈、气焰嚣张地说:

“历史学者对李光耀做出严重的指责不能保持沉默”?!

覃炳鑫博士在听证会上回答善摹根的审问时所作出的有关“冷藏行动”的历史事实并不是第一次公开的陈述,他在《新加坡1063年的冷藏行动50周年》一书的文章:《“骨肉相聚”:新加坡中文社群与他们对新马合并的观点》(“Flesh and home reunite as one body ‘s Singapore Chinese speaking and their Prepsectives abd Merge ”)已经极其清晰了阐述了一个“冷藏行动”的历史问题了!

2015年大选前及大选后,善摹根担任的职务与现在仍然一样是:律政与内政部长(除了被李显龙免去外交部长外)!

为什么李光耀活着的时候,他不再李光耀面前不及时地为维护李光耀的“美誉”而“冲锋陷阵”?——他大可以部长的身份和刑事部长的权利,对这本书的编辑及作者们采取包括诸诉于法律行动的民事(名誉诽谤)与刑事手段(捏造虚假新闻信息)起诉!

现在。李光耀已经死了五年了。他骄横跋扈、焰气嚣张啥?!

他不能保持沉默?!行!

善摹根有三个选项!

其一:

那就按照16名政治拘留者,已故林福寿医生、已故赛查哈利、傅树介医生、李思东、卢妙平、庄明湖、陈幸、卓清枝、许赓猷、钟金全、张素兰、叶汉源、陈智成、刘月玲、黄淑仪和陈凤霞于2011年9月16日发表的联合声明的诉求:

“在1991年,时任副总理李显龙曾说,‘新加坡认真考虑废除内部安全法令,如果马来西亚中央做。’……(见1991年2月3日)

现在,马来西亚现在撤销内部安全法令,我们呼吁李显龙总理落实他在1001年的相关声明,迎合人民的愿望,实现成熟的民主运作。未经审讯的无限期监禁是对公民权利的公然冒犯,也对国家司法系统的粗暴侵犯”。(见《坚贞的人民英雄林福寿医生》第126页)。

让所有的政治拘留者进行公开的讲述当年被逮捕、不经审讯长期监禁的实际情况!

其二、

按照林福寿医生于1972年3月18日通过他的太太陈宗孟医生从监狱里带出来的声明的要求:

“既然历史已充分说明我的立场正确,光芒磊落,李光耀应当公开向我和其他遭不合理监禁的所有政治扣留者,表示忏悔。按理说,将我从长期和不合理监禁中诠释的公正正确标准(同样适用于不合理监禁的所有政治犯)应当是:

立即无条件释放我们,并完全恢复我们的一切民主权利和人权;

对我和其他所有政治犯遭长期不合理监禁,给予适当的赔偿;

李光耀公开向我表示道歉。

我们愿意并准备放弃上述的最后两个要求,因为我们不相信像李光耀这样傲慢的人会道歉和赔偿,对第一个要求,即,立即无条件释放我们。并完全恢复我们的一切民主权利和人权,否则,我们坚决表示,绝不退让艰苦牺牲志更坚。” (见《坚贞的人民英雄林福寿医生》第73页)。

其三、

解密所有存档在行动党政府的内部安全局与国家档案馆里有关“冷藏行动”及“光谱行动”的档案资料。

立即设立公开、透明、供证的调查庭。邀请中立的司法界人士、历史学者、政治拘留者以及当年参与逮捕、审讯与监禁政治拘留者的内部安全政府官员;

附录:

以下是《第八频道》网站报道善摹根疲劳审问覃炳鑫博士的报道:
(见网址:
https://www.channel8news.sg/news8/singapore/20180402-sg-shan-hearing/3993992.html)

律政兼内政部长尚穆根在《打击网络假信息听证会》最后一天,和历史学家覃炳鑫博士对于应如何理解我国历史事件,包括“冷藏行动”和“福利巴士工潮”进行了激烈辩论。

据《亚洲新闻台》报道,尚穆根在星期四(29日)近六小时的听证会当中,向覃炳鑫博士提问有关他对不同政治著作的看法。这其中包括俄罗斯革命家列宁、马来亚共产领袖陈平的作品,和覃博士本身的博士论文。

覃炳鑫博士提出,除了一次的例外,没有证据显示,假新闻对新加坡网络以外的现实社会带来明显冲击。尚穆根对此提出了激烈反驳。

覃博士在论文当中表示:“新加坡有明确的假新闻来源,它传播了虚假讯息,造成重大影响,并且迄今逃脱制裁。很明显的,这个来源就是新加坡人民行动党。”
对于以上论点,覃炳鑫博士以1963年到1987年,新加坡政府在内部安全法令下,执行包括冷藏行动在内的逮捕行动为例。他说,解密文件资料显示,这些逮捕行动出于政治目的,而非安全目的。

尚穆根:覃博士对冷藏行动的见解和史料相勃

尚穆根表示,虽然特选委员会目的不在于对历史事件搜证,听证会有必要检视覃炳鑫博士在博士论文中,提出有关冷藏行动和马来亚共产党的论证。

针对覃炳鑫博士在亚洲研究机构(Asia Research Institute)发表的论文,尚穆根提出了多项质疑。

其中针对在1962年12月,由英国当局发给新加坡专员薛尔克(Lord Selkirk) 的两份电报,概述了应如何对付共产主义。覃炳鑫博士以以上两份电报为论据,提出新加坡当时并没有出现共产主义阴谋。

尚穆根在一系列的提问中,针对这点提出质疑。双方长达六小时的激烈辩驳,议题主要就围绕在新加坡社会在那段历史时期,是否出现了共产主义阴谋。

覃炳鑫博士在听证会当中重申,虽然当时本地社会有共产主义人士,但没有共产主义阴谋。

这项论点激起了尚穆根的尖锐回应。他表示:“马克思列宁主义最终目的,即建立一个统一战线组织,并渗透到各个工会、校园和政党当中,在当时是明确存在的。但由于在执行上的困难,在特定的场合,干部不会接收到上级的特定指示,而是自发性的展开行动。”

“这并不代表没有阴谋。事实上,这代表当时出现了共产主义阴谋,只是没有严密的内部管理。”

尚穆根之后持续对论文当中的其他论点提出疑问,并表示:“重新再看这篇论文,你应该要赞同我,论文当中的部分内容应该重写。。。真的应该要更准确。” 覃炳鑫博士对这点表示同意。

尚穆根说:“这些电报、历史资料和整个有关共产主义阵线的辩论,都是当时决定冷藏行动的重要文件依据。”

他指责覃炳鑫博士在研究历史学术上“违反了很多原则”,并指他“完全没有达到一名客观历史学家的标准”。

尚穆根在听证会上持续提问:“你在多个场合对共产主义,冷藏行动提出的看法,和现实当中的考证资料有冲突。你在论文中刻意忽视了你不喜欢的证据,并忽视和压制了那些不方便提出的看法。你所展现的历史情景,并不真实准确。”

覃炳鑫博士在听证会中数次提出反驳,并重申自己作为一名历史学家,会细致和多方面去理解历史事件,而非针对尚穆根提出这些非是即否的问题,给予黑白分明的答复。

遏制假新闻 建议着手教育提倡自由言论

覃博士在书面提交报告里提出看法,建议着手教导民众如何消化资讯,相比起利用法律手段来遏制假新闻来的有效。

“与其在假新闻的模糊定义上挣扎,政府应该考虑教育新加坡民众,如何更周到、并带有批判和怀疑的思维去接受任何管道的资讯。”

覃博士对特选委员会提出的其中一项建议,就是扩展媒体通识课程(Media literacy programmes), 让民众了解讯息行业如何运作,在辨识所有来源的资料时更具有政治意识。

他也提出应该对现有法律,包括刑事法典第298条条文(引起不同宗教愤怒及仇视),作出调整或完全废除。

覃博士说:”政府应该废除《报业与印刷法》(Newspaper and Printing Presses Act),允许本地有更多的出版商品。这将让新加坡人在接收主流媒体的讯息以外,可以更多角度看待事情。“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