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南洋大学评议会之历史场景 一

28/04/18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南洋大学评议会的整个历史过程是一片空白。易行《廿五年风雨话南大》从1956年5月 2日,官方宣布南大未向政府申请颁授学位的法定权力前,南大学位不受承认,至1957年11月13日,行政委员会致函政府建议成立大学评议会,之间一年半时间的历史记述是仅仅一句话:‘ 嗣后,南大负责人与政府当局进行多次洽商,讨论评议会人选的问题。 ’

由于南大当局与教育部的谈判内容与过程等信息不对外公布,况且白里斯葛报告书完成之前,全部相关资料已经销毁,所以外界确实无从知道个中政治过程如何。

然而,白里斯葛报告书在欲盖弥彰之无意识下的露馅中,加上残留坊间的蛛丝马迹,却让后人有迹可循,顺藤摸瓜,还原当年的部分历史事迹。

目前,遗留坊间的相关资料有至少五件。《南洋大学创校史》第三十章之陈六使与教育部长论南大学位(1956)。行政委员会致函政府的影印英文译本(1957)。《大学论坛》第10期(1959)。陈思平《南洋大学落成典礼忆盛》(2004)。郑奋兴《郑奋兴讲南大故事》(2011)。因此,可以从这其中记述的历史事迹,探讨南洋大学评议会的历史究竟是什么一回事。

一、《南洋大学创校史》之陈六使与教育部长论南大学位一节:

陈六使致教育部长信函志期为1956年5月4日。教育部长回复陈六使信函志期为1956年5月8日。《南洋大学创校史》大致叙述了陈六使与教育部长,双方议论承认大学学位的内容,并且记载了相关信函的全文。

… 迄至今日,初步建设工作方暂告一段落,正式开课亦不过月余,院长教授讲师助教,仅有一部份到星履任,所有学生则刚在第一年级肄业,距离毕业尚有数年,目前大学当局所关心者,为如何遴聘更多优越教授讲师,以及在学术上之研究探讨工作步上常轨,然后方能考虑关於学位之问题,…。

… 南大若有好师生,能奋发自励,有实际之成绩表现,则其学位绝不惧无人承认。

… 据周氏谓,南大虽有权颁给学位,但未向政府当局申请颁授学位之法定权力前,是种学位将不能获得政府及其他大学之承认,盖每一间大学成立后,欲使所颁给之学位,获得政府及其他大学之承认,应于成立后即向政府提出申请获得颁给学位之法定权力,政府准许是种法定权力前,将对该大学提出之申请,经过审查,而其所颁给之学程程度,必须达到政府当局所满意之标准,且能为其他政府,…所承认…则南大所颁给之学位,始能受到承认,不然在此之前,南大颁给之学位,将不能为政府及其他大学承认。

… 出南大门而果各能立德,立功,立言,各能有所贡献於社会,则虽南大学位无有承认之者,亦何损南大之荣,况南大学位是否能邀承认,端视将来事实,言之过早,抑何不智。

… 周君谓,此事需获外国大学(也许是指英国大学)之批准,但南大乃星加坡人民所承认者,且能应星加坡教育需求及目的之一间大学,南大之学术水准系由星加坡人民及教育家所保障,故若谓南大需经英国大学承认,诚系对星加坡人民及华人教育当局之一种侮辱。英国大学可以批准由殖民地基金支持之殖民地大学,但南大乃由当地人民支持之大学,故吾人吁请本坡各教育,文化及职工团体一致支持南大,督促殖民地政府承认南大所颁授之学位。

教育部长周瑞麒致陈六使信:… 余关心阁下所云「如南大学生毕业后,各能有贡献於社会,则虽南大学位无有承认者,亦何损於南大之荣」,余不能相信阁下能坐视持有不获承认学位的毕业生,於离开南大时所面对之情势,他们将感到失望,而认为社会对待他们不公平,现在来讨论这个问题不算太早,余期望与阁下进行讨论如何避免此种将引起南大学生及南大支持人失望之情势。

二、南大行政委员会主席致首席部长林有福信函

张天泽于至1957年11月7日致函政府。数天后,11月13日政府发布官方英文译本。信件的内容是:

有鉴于必须尽早就承认南洋大学学位做出一个决定,而这是一个事关重大的议题,因为将会影响毕业生的未来就业问题,我在此提出一项建议:

政府与大学一道委任同等数额的人士组织一个委员会,以提议及委任双方都同意的知名学者构建一个大学委员会,目的是审查大学的教学水准。大学愿意接受委员会提出的询问与调查。

大学将会与大学理事会商议所有一切有关承认大学文凭的各种事宜。

三、《大学论坛》第10期

- 2月18日上午10时由关世强,黄锦利带领到南大。上午10时到下午2时,参观图书馆,和新旧理学院。下午2时到5时,是先参观教职员和学生宿舍,后参观文学院和商学院。巡视工作是分两组进行。两评议员到图书馆,另外三人到新旧理学院。两组集合一道参观文学院和商学院。参观时随口交谈:真好看,真好看;课程次序不合,功课太多,太重。随待在则诸教授们,原本准备了课程纲要,参考书籍目录等资料,以备查捡,询问,互相讨论。岂知彼此之间再也没有一句多余的话可讲了。巡完旧理学院,去新理学院,半途有委员道:不用去了。

- 3月9日,五位委员到南大做第二度的调查和结束工作。召见五位教授,文学院的中文系,现语系各一位,理学院的化学系,物理系各一位,商学院一位。

- 没有接见各院系的主要负责人,没有接见院长,系主任,教务主任,校董,学生代表。调查完毕之后,才会见陈六使,当时陈六使只许答,不许问,只能被拷问,没有发问的权力。

- 办公地点从原本的南大该改到教育学院,理由是南大没有冷气。有两条严格规定,一,一同聚餐,为的是可以利用时间互相讨论问题。二,不可任意做个表和外界的接触。避免遭受个表人士的偏见所影响。

- 洪业与张天泽在燕京大学是师生关系。刘玉铭是张天泽的中学老师。胡思威的父亲是张天泽的老师。

- 报告书长达26页,共9章,文字数以万计,可是时间上比原定1个月少3天,共28天。前后到南大调查2次,总共不到10个钟头。先前,委员最早一次走访南大是抵步时出席纯属礼仪之欢迎鸡尾酒会。

- 传闻5位评议员中有2位建议南大停办;而最后签署报告书时,竟有人拒绝押名,亏得一位鲁仲莲从中斡旋。方得大功告成。空穴来风?实值得慎密查究。

四、《南洋大学落成典礼忆盛》

第一、南大当局认为时机成熟,便由当时行政委员会主席张天泽博士开列名单组成白里斯葛委员会,该委员会的主要工作是评定南大的学术水准俾便有关学位承认问题向有关当局推荐。可是这是引狼入室的一招,南大的噩运于焉开始!

第二、根据潘思颖君的文章,林有福政府的教育部长周瑞麒在落成典礼不久后曾向张天泽博士扬言:‘他要给南大好好上一课’。到底他要给南大上一堂什么课我们不得而知;在1959年他因接收外国资助竞选基金,害怕被人民唾弃,挟着尾巴狼狈地逃到马来西亚当寓公去了。

第三、我依然记得,在1958年的贵宾中好像没有看到李光耀资政的名字,而过气的首席部长马绍尔却在贵宾主列,是不是南大当局一时疏忽把这位当时人气直升的人物的请柬忘了;外间传说这位列眦必报的政治人物把关闭南大作为一种报复(?) 从李氏回忆录书中第294页中我们不难看到人民行动党的头头们早在1958年3月30日始就把南大当作斗争的对象,而陈六使先生是他们必须除去的眼中钉。可是南大当事人却沉醉在胜利的心态中,至令有心人有机可乘。

五、《郑奋兴讲南大故事》之《恶毒荒唐报告书》一节:

我就认为影响南大历史的《白里斯葛报告书》是一本恶毒荒唐的报告书!第一,就是这批写报告书的人来的时间太短,而且并没有实地的进行考察,只是凭着别人给的秘密回应罢了。什么是秘密回应呢?那就是一些对南大不满的人写的一些批评回应。所以他们收集的大部分是消极的资料;因为一般上较正面的回应,大多数人是不写的。而且里面大部份只攻击秘书长潘国渠,是指他专权,没有把重要的权力分给文学院院长和理学院院长。

当时的行政主席是文学院院长张天泽。我有点怀疑聘请这些人来做《白里斯葛报告书》审核南大是张天泽建议的,当然当时潘国渠秘书长也是支持的。但我知道当时陈六使主席非常反对,因为那时南大建校只有短短的3年罢了,没有必要作审核报告书,初办的大学必定有许多的缺点,如果负责撰写报告书的人不了解的话,一定会很不公平的。结果很不幸报告书就这样被撰写出来了。……

我个人认为当时负很大责任的是张天泽和那批对南大不满的人。

综合这些相关资料,再配合当时的大时代政治背景,可以做出理性的解读,设法还原一些可能的历史场景,进而从中获取一些被刻意模糊与企图抹去的历史记忆。

1、教育部长于1956年5月2日晚间对记者讲话的其中两点:

… 南大虽有权颁给学位,但未向政府当局申请颁授学位之法定权力前,是种学位将不能获得政府及其他大学之承认,…。
…成立后即向政府提出申请获得颁给学位之法定权力,政府准许是种法定权力前,将对该大学提出之申请,经过审查,而其所颁给之学程程度,必须达到政府当局所满意之标准,…且能为其他政府,…所承认者始可,… 。

教育部长先是明确承认南大有权颁给学位,旋即,却又指出南大必须事前向政府申请颁授学位之法定权力。在此,南大的权力是不是取决于政府的批准与赋予?这一个先决条件,是不是等同剥夺了南大法人享有之无条件下的既有权力?那么,南大究竟有没有权力颁发文凭?何以没有政府批准,文凭就不受承认? 官方如此的讲话,鬼鬼祟祟,语焉不详,模棱两可,个中玄机何在?

这一个官方解说很考脑力,自相矛盾,前后不一的说法,真是不易理解。但是,只要明了华校文凭的长期处境,南大文凭背后的现实真相,还是可以一目了然。

华校文凭与英校文凭一样,都是按官方既定法则办学的事实,所以华校文凭和英校文凭的本身,都不存在承认与不承认的问题。然而,马来亚大学的招生标准,明文规定,只承认英校文凭,不承认华校文凭。此外,长期以来,政府公务员的聘请,也是优先英校文凭,歧视华校文凭。华英两种文凭即有职位高低不同,也有同工不同酬的歧视。

这一个社会现实清楚说明了,南洋大学文凭不存在要被承认的法理条件,更不存在大学学术水准不达标的事实。事情真相是,所谓的不承认南大文凭,指的是,南大文凭不具有与其他大学,比如,马来亚大学的同等就业机会与薪酬待遇。也就是说,官方拒绝南大毕业生享有与马大毕业生,同等的社会地位与经济权益。说白了,华校文凭的不平等社会现实,也必须同样的落实在南大文凭上。

官方抹黑南大教学的政治目的,为的是合理化政府歧视华文教育的政策。造假塑造出南大生是次等生,除了确保南大永远无法超越马大的社会与学术地位,也可以用来解释何以南大生只能接受低等职位与次等薪酬待遇的事实。此外,更是作为官方介入南洋大学治理的响亮借口。当然,造假抹黑南大,也就可以永远的掩盖华校生的人文素质,更优越于英校生的历史真相。

另外,教育部长节外生枝的提出额外条件,即其他国家政府也必须承认南大文凭。按这一说法,除非马来亚大学与英国政府都承认南大文凭,否则,南洋大学文凭将永远都只能是一张不被承认的大学文凭。

这种无中生有的额外条件。充分表现了殖民政府刁难南洋大学的现实。事实确实如此,单从教育部长的两点讲话,就已经清晰明白的显现无遗。

回顾历史,南大学位不被承认的政治标签,贯彻整个南洋大学历史,即便南洋大学已经步入历史长河,不复存在之后。南大生是次等生的抹黑诽谤,历久常新。

---

分类题材: 南洋大学史实_ntah , 政治_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