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我们争取独立的政治斗争中的巨人

23/04/18

作者/来源:傅树介医生 人民论坛 (22/04/2018)

转载自:https://www.facebook.com/function8ltd/posts/938677706309204

赛查哈利是我在章宜监狱长期被监禁的同志。

当我们俩于1963年2月2日在《防止公共安全法令》(注:即简称《公安法令》)下不经审讯被监禁了进超过17年。

我们是在代号为“冷藏行动”下被捕的。我们被捕的理由是,因为英国人要保留他们在新加坡的军事基地的有效性。新加坡的军事基地主要是英帝国主义者在干预这个地区(指远东区)的国家的内部事务。例如印度尼西亚和中国。

赛查哈利从1963年2月2日被捕监禁,直到1978年他被转移到乌敏岛,随后在1979年 8月22日获得释放。

赛查哈利在他成为新加坡被长期监禁的著名政治犯之前已经名不虚传了。作为一名《马来前锋报》的编辑,他站出来反对害时任总理的东姑.阿都拉曼领导的马来亚巫统政府(注:马来西亚成立后,改名为“马来西亚巫统”)要结束受人尊敬的《马来前锋报》的独立性而出名了。

他不受当局所威胁,也不不肯在自己的前途与自由受到威胁时公开撒谎;就是这种精神帮他度过生命中最困难的时刻。

赛查哈利拒绝签署任何的有关安全的声明,这是政治犯获得释放的唯一条件。

作为一名记者,他是《马来前锋报》的同龄人当中的领头羊。他不仅仅具有极好的记忆力使他能清楚地回忆事情。同时,他也有敏锐的分析头脑和把握着大局。他任何时候可以在粗略的笔记记录情况下撰写出一个新故事。

然而,尽管他抓到了这样的新闻,但是,却无法上报。。

赛报报道了于1955年由时任马来亚联合邦首长的东姑.阿杜拉曼率领、成员包括了时任马华公会会长陈祯禄以及时任新加坡殖民地首长马绍尔,与马来亚共产党谈判有关结束在马来亚森林里的武装斗争。尽管人民抱有很大的希望,会谈的成功将使《紧急法令》终结,但是。会谈最终还是失败了。

赛的头脑反映是灵敏的。他正在华玲会谈破裂时问东姑.阿杜拉曼,他是否会对会谈的失败感到失望?他爽快地回答说,他不会感到失望。他本来就不不希望他会会谈成功。在当时这是 头条新闻。但是,当时马来亚巫统的领导人告诉赛不可以张报道东姑的谈话。

华玲会谈只不过是一种公共关系活动的技俩。东姑是要让当时的马来亚人民以为,他已经力尽所能尝试结束《紧急法令》了。一次同时,他也要让英国人相信,他是反共者。

我是通过时任《马来前锋报》助理编辑沙麦.伊斯迈尔(Samad Ismail)认识赛的。赛于1954年被调去吉隆坡任职。有一次我和林清祥及拉惹古玛一起在到八打灵再也的住家拜访他。

当他来到新加坡为《马来前锋报》的罢工斗争进行筹款募捐时,这个初次见面让我们彼此间的关系成了亲密的朋友和互相尊重。当时,在他被禁止进入马来亚联合邦前,他与拉惹古玛一起驾车南下到新加坡的。他们在车上进行讨论问题时,出现了他的标致汽车上被人安装了磁性设备窃听器。他发现这个问题是在他被捕接受审问时才获知这件事的。无论如何,录音带里没有任何犯罪证据。

赛告诉我,在1961年7月21日到10月21日,当时他是报馆的编辑。在进行反对巫统企图控制《马来前锋报》的罢工时,当时行动党要争取为过去的一段情节。当时,这场罢工也同时是获得非编辑部职员的支持的。

于1961年7月5日,行动党安顺区补选失败后,把党内的左翼分子开除出党。

行动党背后支持的工会领导人帝凡那拨电话给赛。向他表示支持《马来前锋报》的罢工斗争,但是,赛被感动了。他回答说,他欢迎帝凡那来《马来前锋报》报馆的罢工现场予以支持的。不必说,当然帝凡是没有来到罢工现场。他不是支持新闻的独立自主权的人。

行动党把赛扎哈利视为是一个潜在的威胁的人物,那是由于他是一个在马来社群,特别是基层人民当中受到尊敬的著名人物。

赛扎哈利是在被当选为新加坡人民的主席的数小时之后被捕的。毫无疑问的是,他可能参与1963年的大选的潜在候选人。因为在“冷藏行动“的7个月后就举行(马来西亚第一次国会/州议会)大选。

我们彼此间的了解与敬佩是在他(从章宜监狱)转移到明月湾之后与日增长的。我们之间的友谊是坚不可摧的。

直到1973年末,我再一次与赛在一起。这一次的见面是在罗敏申路政治部总部顶楼。这一层楼上专门关押那些可能会被迅速被释放的政治犯的地方。我们俩都被通知将会被释放。我们住在这里三个月。事实上,内部安全局副局长“上海王”,其原名字为王旭之,告诉赛说,在他释放后,他 不可以尝试在马来社群中进行政治活动。事实上。行动党已经控制了这个马来社群里。

无论如何,我在1973年12月13日,赛并没有获得释放。对于赛来说,这是一个极其严重的打击。‘上海王’告诉他,由于他把自己写的诗集偷偷地运出来并出版。当时赛所发表的诗歌确实不是什么秘密。当政治部把赛调到罗敏申路政治部总部时,他们肯定会知道赛的诗集正在出版。

就我而言,在赛告诉他的妻子,自己即将获得释放后,他的妻子告诉了他的朋友,奥斯曼.阿旺(Usman Awang)、赛.胡申.阿里(Syed Husin Ali)和其他那些后来成为行动党国会议员的马来朋友。这些朋友都准备为赛的释放举行一个欢迎会,当李光耀意识到,赛有这么多的马来族追随者的实际情况后,他决定改变释放赛的决定。

赛当然是有自己的追随者,而且追随者的人数是会增加的。行动党延长对赛的监禁最主要的理由就是,赛对行动党产生的政治威胁性。日是一名坚定地争取自由、人权和废除《公安法令》的战士。

他在1979年获得释放的条件是,他必须接受 海峡时报提供给他的一份工作。他拒绝接受。最后,他同意在《亚洲研究杂志》(Asia Research Bulletin)当编辑。这份杂志受有道琼斯集团与时报集团共同创办的。

前政治拘留者都尽自己最大的不理减轻家人的经济负担——这是一个极其令人畏惧的任务。

赛查哈利赢得了那些经历了不审讯被监禁的同志们的崇高敬意和钦佩。赛不仅仅像巨人一样在马来社区享有着崇高的形象,同时,他也是新加坡和马来亚人民在争取祖国独立和正义的政治斗争中享有着同样高的形象。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历史_histor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