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军演与惠台并举背后的中南海布局

18/04/18

作者/来源:多维 http://news.dwnews.com

在习近平结束了南海阅兵的同日,中国福建海事局发布航行警告称,解放军将在2018年4月18日于台湾海峡进行实弹射击军事演习。两场军演如此密集地上演,这样的安排有何种用意?从2018年初一系列惠台政策的公布,到台海军演,不到两个月时间,大陆推出了一系列针对台湾的举措,如何解读习近平反独促统的思想?针对相关问题,多维新闻专访了南开大学台港澳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李晓兵。

多维:在这次南海军演之后,紧接着就是台海军演,这两次军演在时间的选择上面具体有什么用意?两次军演都是围绕国家领土完整展开的。但是其实南海局势和台海问题又有一些差别,怎样去理解中共处理这两部分问题的异同?

李晓兵:南海军演有例行性的一面,大陆几年前就在南海一直在采取一些动作,而且南海这次有一个海上阅兵,实际上是个整体的展示,从九三大阅兵到北方训练基地的大阅兵和海上大阅兵,整体地展示了解放军建设一流强军的目标、信心和成果,特别是近年中国在海军的建设方面进入了黄金期。南海军演配合海上大阅兵,在整体上展示了中国军队的成长、发展和强军的成果。

但在台海的军演目的性就更强了,可以说是直接针对台独势力以及外部势力对台湾的介入,我个人觉得南海局势总体趋稳,所以南海军演应该被视为是整体的宣示和展示。

对于东南亚国家,中国当然也希望它们不要脚踏两只船,这次在博鳌论坛,中国充分展示了国家发展的诚意,包括深化改革开放、海南自贸区的设立。以后中国发展所带来的机会与速度一定是分享式的,对于周边国家来说,新时期中国周边外交理念确定为“亲、诚、惠、容”,所以周边国家可以放心。

军演跟这个海上阅兵相配合起来,实际上是中国这样的大国地位,需要实力来支撑。还有比如像美、日、澳、印,它们想搞四边形,搞一个大战略,实际上也有把中国的南海包进来,还包括实现两洋的互动,也就是太平洋和印度洋的互动。这次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一些表态受到了各方的高度关注,新加坡在这个问题上立场和表态就比较趋于理性化。

因此,我觉得南海阅兵整体上是更加全面、整体的展示,台海阅兵那就是针对性极强的,可以说是对于猖獗的,或者最近一段时期出格的台独势力的言行来说都是警告,针对性更强一些。

多维:你前面说到它的针对性很强,针对比如说一些台独的行为和言论,是不是有点类似1990年代的时候李登辉访美之后的台海危机?

李晓兵:这恐怕跟李登辉访美的危机相比,还没有达到这个层次,现在这个危机实际上是有美台联手来导演的迹象。但是在这样的历史节点上,中国整体实力提升之后,美国敢不敢下这样的决心,敢不敢把这个事挑这么大。因为这样的行为对中美两国之间的战略互信来说绝对是很大的刺激和伤害,这几年中美两国之间尽管有战略上一些冲突、摩擦、碰撞,但是两国之间还是不希望在一些问题上去摊牌,在一些问题上迎头相撞,在一些问题上撕破脸,因为合作的领域很多。台湾牌实际上是美国人想拿台湾压制中国,让中国在有些问题向美国让步。

跟1990年代不一样的一点,是大陆当时在很多方面是没有主导权和话语权的,美国在某些方面可以形成单边的压制。所以这次并没达到那么激烈的程度,没达到那样的层次。我感觉这次更多的说台湾岛内的一些政治力量,他们的蠢蠢欲动,包括他们一些在美国的游说力量的动作,是有密切关系的。1990年代实际上是美国借助台湾的主动性要强一些,而这次就是台湾岛内的这些力量借势用力的迹象更明显一些,他们当然希望中美之间的摩擦,能给台湾挤出来更大的战略空间。在美国将大陆视为战略竞争对手的情况下,台湾方面上下折腾投怀送抱,美国方面就顺水推舟。

多维:前段时间武统台湾的声音越来越多,这次军演是不是也是应验了他们的那种说法,年初蔡英文就在电视节目上说,不排除大陆会去打台湾这种可能性。

李晓兵:我想在大陆还是要保持基本的立场,在国家主权问题上大陆是没有余地的,但是在两岸关系这样的发展问题上,是有足够的耐心的,只要台湾独派力量不那么猖獗,在可控的范围内,大陆就不会做出过大的反应,但是如果独派力量猖獗、蠢蠢欲动的话,那么大陆民间的武统声音又非常高,从决策层来说,当然也要回应老百姓对国家统一的高度关切,也是给大陆人民一个基本的交代,那就是在国家统一这个目标上,北京必须要做出充分的准备。

多维:现在大陆在军事上是非常强硬的,但同时前阵子推出了31条惠台政策,这种胡萝卜加大棒的策略,现在看上去其实是软的更软,硬的更硬了。从这一系列举措来看,怎样去看习近平一整套反独促统的思路?

李晓兵:大陆在两岸问题上,还是以一家人的基本立场来对待台湾同胞的,所以31条的惠台政策实际上是大陆筹划多年,早就要做的。就是因为它涉及面宽、具体的落实,现在各地各部门都在具体落实,这也是需要下大力气、下大决心的,也不是简单把这个政策一推出就行,所以这实际上展示了大陆长期的、结构性的对台工作的成果,也经过了更深入的调研和准备,因为现在这个历史阶段,全面充分地落实31条惠台措施,不会构成大陆各个地方的负担,大陆也已经具备了条件和实力来实现这些承诺。

早些年大陆有些方面,比如一些地方各个方面工作的配套,很多方面的准备不足,所以大陆方面如果推出这么大力度的惠台措施,可能在有些行业、有些地方不能够完全实现的话,这个显然也是不利于两岸关系的顺畅发展,特别是会挫伤一些台胞到大陆就业、生活、发展、工作、求学的热情。

所以,这次31条也不宜把它简单地解读成软的更软,这是自然趋势,也是大陆把台湾看成自己国家的一部分,大陆当然要对待台湾的同胞就像不同的省份的居民一样,可能在现实中会存在着一些区别,但是基本的发展目标就是要在一个国家内部实现同等待遇,也包括对港澳同胞,比如在粤港澳大湾区建设过程中,如果港澳同胞在有些问题反应很强烈,某些方面感觉到没有得到平等对待,内地一定会充分考虑并及时进行调整的。因为以前的时候,内地跟港澳,大陆跟台湾之间生活水平的差别,还有垂直的分工,现在是在逐渐趋近,差距在逐渐缩小,特别是沿海地区大家基本上都趋于平行了,所以在这个时候做这个事就水到渠成了。不管是大陆老百姓们的生活水准、基本的社会发展水平,还是各个行业的发展,特别是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在这些问题上已经有了基本的准备,所以在31条惠台措施实际上是对台工作的阶段性成果,或者说是一个纵深的推进,不然大陆对台工作就会一直处于政策宣示这样的阶段。

所以正好在十九大之后,选择在2018年2月28号这一天来宣布推出。从这个时间的选择,可以明显的感觉到大陆真的是做了充分的准备,去年10月份十九大提出来“同等待遇”的问题,到了第二年的2月28号,就在两岸关系这样的特殊日子来说,特别是对台胞来说,二二八是极有象征意义的一天,是台湾岛内的重要节日,也是绿营找事、挑事,分化台湾岛内本省和外省族群之间矛盾的一个特别的时间点。但是大陆在这个时间点推出了一系列的惠台政策。所以大陆方面对台政策的整体推进和发展,自有其自己的节奏和内在的逻辑。

但是台海的局势发展也出乎北京的预料,没想到两岸关系会被绿营内部政治力量和一些激进独派力量挑动得这么厉害。2016年,绿营上台执政之后顽固拒绝承认“九二共识”,在两岸问题上产生一些争议性的话题,两岸的关系由热趋冷,这个大陆是有预判和准备的。但是没想到独派势力如此的活跃,特别是以赖清德为代表的政治势力,被蔡英文提名为台湾地区行政机构领导人之后,跟蔡英文之间的一唱一和的配合表演,还有李登辉跟陈水扁之间沆瀣一气的动作不断。岛内的独派力量在最近一段时间的确是蠢蠢欲动,这对他们来说也是一个难得的“战略机遇期”,一个方面是绿营好不容易实现了所谓的全执政,在这个全执政的时期如果不抓住这个机会,一方面主导“总统”行政这一块大权,一方面又控制了“立法院”这块阵地,岛内在一定的时间里支持他们的声音还比较大,还可以打一些民意牌,所以他们感觉到如果这个时间段不抓住的话,一旦失去,对他们来说可能会后悔。再一个相对于阿扁执政期间的一些动作,绿营现在只能是比那个时候更加往前走一些,更胜于阿扁时候的,所以这也可以理解,他们的一些动作出格,挑战意味很浓。所以在台海的军演实际上更多是针对他们这些势力严重的警告。

多维:有两个时间节点是不可忽略的,也就是2035年和2049年,这其实是十九大之后对两岸统一提出的一个时间表,这次军演是不是意味着整个统一的进程正在加快,或许在这个时间表设置的时间之前就有机会完成这一事业?

李晓兵:在国家统一问题上,大陆还是有足够的耐心的,大陆也不会追求急统的目标,为什么?因为大陆很多的工作,包括社会整体的发展布局,也在继续深化改革,各个领域也在往深水区探索,所以在两岸的问题上大陆希望是两岸关系企稳,对于国家统一的基本目标要坚守而不能放弃,岛内统派力量能够和大陆之间能有基本的互动和连接。但就是这些激进独派,则是希望通过他们的操作,打乱大陆的部署,在这个问题上,大陆当然不会简单的受到干扰,实际上南海军演还有控局的一面,也就是展示大陆对于两岸关系拥有主导权和话语权,大陆可以控制并稳定台海局势。大陆必须要保持两岸关系基本的控制权、主导权和话语权。要给两岸人民一个历史的交代,增加两岸走向统一的信心,分化并打击激进独派的出格行为。

这次军演并不会简单表明大陆就是要加快统一进程,更多还是控局,大陆整体想法还是希望两岸之间能够通过充分的接近以后,走向水到渠成的统一。因为两岸走向统一对于大陆来说,也需要更加充分的准备,急统就意味着很多问题就要马上提上日程,包括台湾内部的治理问题,以及其他的更加具体的工作也要有所安排,目前对于大陆来说还没有完全准备到位。

多维:从现在的全球局势来看,首先中国与邻国之间的一系列争端都得到了解决,朝鲜半岛局势也趋于缓和,而最近美国及其盟友对叙利亚进行了轰炸,当中也牵扯到了俄罗斯,这是不是也让中国大陆处理台湾问题会有更多的精力。你是否认为此次军演,与中国周边局势重新回归稳定有直接的关系?

李晓兵:我想是的。中国作为有重要影响力的大国,要发挥作为东亚区域安全基石的作用,实际上中国和周边国家也是保持和平发展,包括在政治、经济,各个方面密切的互动。但是中国的确也不希望周边国家在对外关系上形成经济发展、民生改善上依赖中国,从中国来得到实惠,而在安全上希望通过美国来给予保障,大陆当然不希望形成这样的局面。中国实际上希望的是亚洲,特别是东北亚,包括东南亚这一块,在中国和各国的交往互动过程中形成一个新的更为合理的政治、经济秩序,所以中国和东盟各国、日韩以及周边其他国家的关系,希望形成更加理性的,更加稳定的、符合大家长远利益的外交关系,这样对于区域整体的稳定就更有利了。

中国通过“一带一路”倡议的落实,增进了与周边国家的战略互信(图源:新华社)

中国不会因为外部势力的简单介入就任由地区的整体局势趋于恶化。所以这也是中国方面这些年积极努力争取实现的目标,因为区域国际秩序的稳定对于各国的发展来说,对于中国进一步的发展来说都是有利的,“一带一路”倡议的落实,是需要这些国家和中国之间形成更加深入,更加密切的交流,以及战略上的互信,否则的话会形成阶段性的摇摆,有些大项目的落地和建设会遇到困难,恐怕这对于这些国家来说,对于中国来说,都是一些损失,这种摇摆可能使这些国家在外交关系上形成战略投机。这次南海军演之后,中国恐怕还会有更加实质的与这些国家之间的深度合作、发展的一些姿态、措施、政策出台。也就是说要让这些国家对中国的发展充分放心,同时也要对中国维持地区和平与安全拥有信心,避免形成原来那种分裂式的外交操作,经济发展、民生改善靠和中国的合作,安全上靠和美国的合作,这实际上既有投机的一面,也当然会对地区整体局势的稳定产生不利的影响,这会给外部的力量介入带来很大的机会,稍有风吹草动的话,就会让中国的一些努力可能遭到很大的挫折,或者对中国的外交努力产生很多不利的影响。

多维: 南海军演期间,美国将原本部署在中东的罗斯福号航母(USS Theodore Roosevelt CVN-71)调到太平洋地区,这样美国在整个亚太地区就会形成同时部署三个航母战斗群的局面。而大陆一系列的军演活动,与美国的这些举动,是否会使得地区局势走向紧张?

李晓兵:对于亚太区域稳定,还是应该保持一个基本的信心,中国的基本立场是建设性的,既不会主动挑事,同时也保持足够的战略反击能力,即中国不怕事,也不挑事。另外,中国的外交政策和俄罗斯也是不一样的,俄罗斯在外交政策上有一种直接应激反应的特征,即你怎么强硬地对我,我就怎么强硬地对你,这是俄罗斯对外政策的一个重要特征。在这个问题上,中国则显得更加沉稳和平和,更有战略定力和耐心,也就是说中国在过去相当长的时间内,即便是发展处于劣势的时候,也尽量保持这样的战略定力和耐心,对自己的发展有信心。现在中国站在新的历史阶段和起点上,有了过去几十年发展的成果和基础之后,应该是更有耐心,更有战略定力,所以中国不会挑事。在这个问题上,中国实际上是更趋于成熟,或者说中国的战略空间实际上更大了,没有必要在一些具体的问题上做出过度的反应,中国也不希望其他国家做出战略误判,也就是说中国是基于自身基本发展、整体的实力发展和战略空间的基本需求,跟中国自身的发展基本相适应,这也是正常的。中国的力量能投入到什么程度,对于周边的国家,大家互动深入到什么程度,自然中国的影响力就会拓展到什么程度。包括战略力量的投送也是这样的,所以中国航母建设的速度,整体上是对中国更加有利的局面,中国不会把地区的局势简单的搞乱,而是会把握相应的节奏,中国战略力量的展示也是渐进的过程。实际上对美国航母在亚太的存在,中国会保持高度的关注,但中国不会因为美国一些调整做出直接对抗性的反应。

所以对于美国的举动和中国的军演之间,实际上这二者之间对抗性是很弱的,试探性是有的,互相展示的一面也是有的。让区域局势走向紧张,第一不是中国想法,第二从美国的角度来说,它也没有力量在两个地区同时发力。美国航母更多的布置,实际上也是想兼顾它在全球战略力量投送的平衡,避免中国在这个问题上占它的便宜。美国跟英、法正在联合处理中东的乱事,中国不要在后面偷袭一把。但实际上这个不符合中国的战略,因为中国现在没有进到战略反攻期、战略发力期。而且中国的外交政策,十九大报告中有提到,包括刚刚全国人大通过的宪法修正桉,和平发展道路、互利共赢的开放战略以及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建构已经写入了宪法。所以在这个问题上中国绝不会采取出格的行动。在中美两国之间,中国也希望形成稳定的外交关系,而且在中美这两个对于东亚区域形势具有重要影响力的大国之间一定要有战略互信。

美国不应该过于担心中国的发展,中国的发展是自身内部发展的自然节奏,是自然发展的结果,不可能中国GDP发展到10万亿美元的规模就不发展了,这是中国自身的需求,也是中国内部人民生活的整体改善提升的必然,这样跟周围国家之间的关系更加紧密,也是一个自然的提升和推进的过程。

这个过程可能会让原来形成的政治、经济格局慢慢地发生改变,这个也是正常的。因为如果当美国不能够在这些问题上继续给这些国家提供这样的援助或者那样的帮助,这些国家自然也要寻找新的渠道。所以中美两国在这个问题上也应该形成一个默契。这些地区的问题上,没必要形成两国之间直接的对抗和摩擦。但是两国之间利益存在不一致性,这是一个客观现实,中美之间的这些不一致还没有达到让中国在战略上把美国当作对手的地步,就像美国说的要把中国作为一个战略对手,实际上这样的战略对手也是基于长期的考虑,并非当下的,这实际上也显示了美国政治精英内心的恐慌,即对中国今天的发展、未来的发展形成影响的恐慌。但是中国的发展,也不是简单的把美国作为一个敌人或对手。十九大报告中,中国自己提出了三个奋斗目标:2020年、2035年、2050年,这是对自己国家人民的交代。中国共产党长期执政,当然要对自己的人民有交代。这不是说中国要向美国展示肌肉、秀实力的问题,这是中国自己发展的自然结果。但在这个发展的过程中,中国的确要努力学会管控分歧,互相摸索大国的相处之道,所以中国作为大国,在大国外交的方面,一个重要的内容就是和这些国家形成深入沟通,从经贸领域入手,也可能要逐渐的深入到安全领域、军事合作领域去,这都是作为负责任大国必须要做的,这也是中国作为当今这个历史阶段发展中的大国的必修课。所以中国不希望区域局势出现紧张,客观上这个区域局势走向紧张的可能性也不大。

---

分类题材: 亚洲政经_gpasia,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