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关于国家权力与个人权利及一般的行为

15/04/18

作者/来源:人民呼声论坛 (13-4-2018)

转载自:https://www.facebook.com/kixes/posts/504536110633

作者:克里斯丁.韩Kirsten Han

特权委员会在发给我的一份电邮及对外发表的声明(之后本地媒体也陆续刊载),在散播网络虚假信息问题上声明说,假设我所提出的有关产陈述摘要的证据有争议的部分将被撤回。“与您以前(在听证会上)表达关于蓄意散播为了虚假信息的观点出现了明显的不同之处”将待查。您建议,应该把取下帖子有关作为最后的手段作,即便是有关的帖子可能会造成种族或者宗教的冲突。“

这是令人震惊的。这似乎是把国家权利与个人的行为混为一谈。在任何讨论中,这种区别是很重要的。

“这个问题的关键是权利问题,以及要求他人做某些事、与“强迫”他人做某些事所不同之处。投诉人请求撤销一个具有争议性的文件或者请求撤销对时间段叙述,不同于政府或者机构任意行使权力命令删除帖子的内容,或者以法律诉讼的痛苦做法来强迫某人机械能删除。我反对后者的做法,因为我相信,这是 对言论自由与社会各界展开公开对话有着重大的(负面)影响的。而前者是拒绝一般冲突与分歧的谈判与对话中的部分充分发挥的。

从一个投诉的一份具有争议的文件或者账户撤下的请求,与政府或者机构任意行使权利命令删除帖子的内容或通过法律的形式强迫的做法。我反对后者的做法。我相信,对于言论自由和与社会各界展开公开对话是具有重大意义的。前者是削弱第一部分以及一般的对话宗旨和冲突与分歧的谈判。”

这让我想起了最近一起匿名有关的新加坡脸书(FACEBOOK)事实检查的投诉。投诉者认为这是压制,但是,“那些拥护言论自由的人”(被贴上“伪君子”的标签)。那是因为他们上载了的帖子在评论特权委员会的听证会。(见网址:https://www.facebook.com/FactCheck.SG/posts/370423063436344)
新加坡脸书(FACEBOOK )事实检查的不满是建立在对言论自由的错误看法基础上:

“ 这并不意味着,任何人有权利说他想要说的任何事实,而不准他人反驳、拒绝接受或者批评(甚至是激烈的批评)。这就等于说,没有人应该受到刑事起诉或者严厉的处罚,而被剥夺了表达自己看法的权利。 ”

在这起新加坡事实检查案件受到了强烈的反驳和批评。但是,他们并没有被逮捕、调查或者起诉,他们当中没有人的网页被关闭。(即便是他们接到了通知把网页关闭,但是,这样的要求不像是来自那些具有真正实权的人提出的——这里,权利的动力也很重要。)他们的言论自由权利并没有被剥夺,他们只需要处理自己不喜欢的反弹吧了。

“ 这与赋予权利强迫进行某些删除的情形是不能“等同看待”的。我可能会考虑说,在一份博客文章或者新闻,也许在我的帖子/文章的批评中,基于内容的不准确性、或者是有危害性、或者说没有事实根据的基础上,要求作者或者编辑删除这分帖子/文章。这并不是意味着,然后我同意授予某些使用法律手段的权利去“强制”删除有关的帖子。这并不是有什么特别之处新鲜事或者是极端的。:长期以来,让编辑自行决定是否删除有关的帖子/文章的内容,全世界的新闻出版社都是这么做的。实践证明,这样的做法并不成熟问题,或者降低他们的出版水准。这样不会随着新闻出版社随后认为,政府有权利要求他们删除他们认为是“u虚假”或者说“错误”的文章/帖子。 ”

以上就是我认为必须清楚阐述和强调的观点。

“ 因为这是极其重要的区别之处,而不仅仅是限于如何对待蓄意网络虚假信息,而是,探讨有关国家权利和个人权利及一般行为。 ”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