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韩莉颖小姐回应特权委员会有关处理投诉

15/04/18

作者/来源:人民呼声论坛 (13-4-2018)

转载自:https://www.facebook.com/kixes/posts/504535422013

我在今天下午5点18份收到这份电邮。我被告知,将在稍后时间发表一篇声明(见网址:
https://www.gov.sg/…/a…/Press%20Release%20on%20Summaries.pdf)。

因为我一直在分享关于这个问题的最新信息我回复这份电邮如下:

敬启者:(名字省略)

您的电邮已获悉,谢谢。

我很高兴地知道,我已经致函给特权委员会有关我的陈述在国会网站的摘要已经修改到更好表达我的观点了。我必须明确声明,我不同意那份摘要并不是准确表达我的陈述的。我会特别会为以下两陈述继续表达我的不同观点。

“vi,在她的陈述报告里,有关《公共秩序与安全(特别权力)法令》,她同意,这必须是诠释为不忘正或者是误导”(”vi. On her article in relation to the Public Order and Safety (Special Powers) Act, she agreed that it could be interpreted as being incomplete or misleading.)

Vii, ·在陈述报告书上下文里,在讨论一起有关恶意中伤司法的案件时,她不同意,必须先确定被指控是恶意中伤司法前的完整的事实。相反,这是一个属于编辑选择的问题。(viii. In the context of a report which discussed a case on scandalising the judiciary, she did not agree that one should set out fully the facts on which the alleged scandalising of the judiciary was done. Instead, it was a matter of editorial choice.”)

相信您已经在我前次发给您的那些电邮里对上述两个问题的的反应了。

既然特权委员会将“同时在你的审议中,也要注意[我]电子邮件的内容”,我想要回复您的电邮的第六段(同时反映在特权委员会的声明里)。我觉得特权委员会仍然没有完全理解我在听证会上所阐述的观点。

“ 在法律赋予的权限下删除或在志愿认可的情况下撤回上载到帖子之间是具有不同的重要区别的。关键的问题在于:权力在哪儿?和谁有权力执行?”

虽然特权委员会正在处理我的投诉,我要问的是:

“ 假设不准确的陈述可以在这个时候被撤下来吗?我当然没有权利强制要求特权委员会删除有关的陈述,但是,正如事件所表明的那样,委员会可以无视我的要求。同样的道理,可以这么说,不可以以权力强行撤下有关的帖子。

我反对采取措施,赋予个人以单独的权利和授权,决定哪一些帖子的内容可以或者不可以让人们浏览。这是我的观点,那些检查制度——例如,制定通过执行权力撤下帖子的命令,迫使社会网络删除帖子——将遏制言论自由和将会让新加坡出现公共话语权出现冷落的情况。”

这并不等于,不会出现反应或者参与——在这一点上,我在听证会上也陈述了。

“ 那些内容有问题的帖子必须是予以驳斥和揭穿。同时我们应该尽量地与生产商多联系。这包括了呼吁他们志愿地撤回和删除那些内容有问题的帖子。我在听证会陈述期间,我同时也谈到了让社运工作者在这方面参与发表意见的可能性,包括他们对政策/社区标准和更好的执行办法。如果需要采取更加眼里的措施电话,我已经指出,新加坡已经存在着许多处理这方面的法律法规了。特别是那些属于有害的、被受骚扰的、诽谤的、和在选举期间陈述不当影响的、或者是煽动暴力的。 ”

事实上,如我在听证会上陈述这个问题时所表达的那样,我会尽可能地鼓励参与这方面的活动。我在自己的陈述中已经把所遇到这方面的问题向委员会提出意见了。这方面的问题可以提出和进行讨论,而无需诉诸于检查或者采取法律行动的。这个问题同时已经让公众人士考虑成其他方面的问题和做出自己的诠释了。主要是在信息和媒体素养以及独立裁决方面。

谢谢!

您诚挚的
克里斯丁.韩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