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叙事》反驳ACRA指控是“毫无根据”

15/04/18

作者/来源:人民呼声论坛 (13-4-2018)

《新叙事》反驳ACRA 当局的指控是“毫无根据”

转载自:
https://newnaratif.com/journalism/statement-new-naratif/https://www.facebook.com/?ref=tn_tnmn#

我们于2018年4月11日接获新加坡会计与企业管理局的通知,我们申请在新加坡注册成立的OSEA公司已经被拒绝了。拒绝的理由是:基于“违反新加坡利益”拒绝了注册公司的申请。(见网址:
https://www.channel8news.sg/news8/singapore/20180411-sg-acra/4001758.html)

OSEA Pte. Ltd.是一家总部设在英国的《瞭望东南亚》(Observatory Southeast Asia Ltd.,)全资子公司(见网址:
http://www.zaobao.com.sg/news/singapore/story20180413-850312)。它的网站为《新叙事》(见网址:http://newnaratif.com).

《新叙事》是一个属于东南亚的记者、研究者、艺术工作者和社区建设者的交流平台。它的立场是:公开、透明与参与性。我们的网站上刊载了价值观和宗旨的宣言里已经非常清晰向所有人说明了(见网址:
(http://newnaratif.com/manifesto/)。我们举行的公开讨论会,不论是会员或者非会员都可以免费参加。在讨论会上大家可以通过反馈或者询问有关《新叙事》活动的问题。”

《瞭望东南亚》(Observatory Southeast Asia Ltd.,)全资子公司(见网址:http://www.zaobao.com.sg/news/singapore/story20180413-850312。是一家非赢利性的企业。它的收入全部用于《新叙事》的营运。我们的捐献者是自由作家/自由记者。他们大部分是在世界各地进行写作、是关心着他们自身生活的社区与社会里。我们为他们创造了一个空间,让这些记研究者或者艺术工作者可以突出关键性的事件和展示他们工作的平台。这是极其重要的。

我们为能够与捐献者一起,有一个平台让他们撰写的故事、研究报告成果和漫画而感到骄傲——这个过程涉及了层面的编辑,可以满足于我们高水平的要求——为读者们提供一个了深层次的透视东南亚国家,包括了这个区域的事务。我们的成员也是活跃分子:我们要求和鼓励参与他们已经写出来的东西,然后自行决定。我们特意选择通过电邮或者经常性地举行集会,让自身成为一个易于接触的组织。这样一来,我们的会员和读者能够直接地反馈给我们。同时,我们也可以对他们负责。

会计与企业管理局指责说,

“ 我们是“被外国人利用在新加坡进行政治活动”的指控是“毫无根据”。”

《新叙事》的活动经费上来自它本身的会员,这些会员每年缴交的会费介于美金52元——美金552元之间。我们在世界上17个国家里有420名会员。我们也同时受到无数的来自个人的捐款。在这个基础上,我们也荣幸地受到一家国际机构“开放社会基金会研究所”(Foundation Open Society Institute, (FOSI))的补助金。

“开放社会基金会研究所”(Foundation Open Society Institute, (FOSI))的赞助《新叙事》是建立在我们的项目概念上。它并没有强加任何条件超越我们自己确定的目标。“开放社会基金会研究所”(Foundation Open Society Institute, (FOSI))和“开放社会基金”(the Open Society Foundations (OSF))并没有参与或者干预《新叙事》的编辑运作与决策。

当会计与企业管理局要求更多有关OSEA和Observatory Southeast Asia Ltd(瞭望东南亚)的运作详细情况时,我们坦诚地回答。在回应会计与企业管理局询问,是否同任何本地或国外企业、组织或机构有关联时,我们也自愿提供有关“公开社会研究所”Foundation Open Society Institute (FOSI)的补助金的资料。

除了注重的透明度外,我们也会定期进行财务报告,分享如何使用来自会员和捐赠者的资金以及所取得的补助金。这包括给编辑、作者、摄影师、插图画家的费用,以及研发网站、维修、租场地等其他开销。

我们自信自己所做的工作,我们出版的刊物和展现的艺术已经说明了有关我们的一切,我们邀请任何一个想知道有关《新叙事》人浏览我们的网站(http://newnaratif.com)。同时,请大家在了解我们的网站内容之前不要急于下结论。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