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政府对儒家伦理家庭美德建设的探析

26/11/06

新加坡政府对儒家伦理家庭美德建设的探析

作者: 白雪 日期: 未祥 来源: http://www.cixiao.cn/zhengwen/xiaodao_zw.asp?id=1068

当代新加坡是政治稳定、经济发达的现代化国家,随着工业化的成功带来了富足的生活,急剧的社会变迁与现代化节奏,促进了生活方式与道德标准的改变,但也带来了严重的社会问题,出现了道德低下的现象。其中,家庭观念淡漠是七十年代以来新加坡道德危机的表现之一。年轻一代深受西方个人本位思想的影响,抛弃了东方传统价值观,小家庭的数目急剧增加,三代同堂的大家庭日渐衰落,遗弃老人、不愿生育和纵情享乐的现象恶性发展。这对新加坡的社会安定与发展造成了一定的威胁。长期以往,不仅有可能使新加坡变成为“文化沙漠”,而且会对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产生阻碍作用。为了抵消西方文化中的腐朽部分,新加坡政府及时调整策略,开展了一系列维护传统文化,重建道德秩序。其中最大的一项活动是推广儒家伦理的活动。

一 新加坡政府高度重视儒家伦理在家庭美德教育的作用

新加坡政府于1991年发表了《共同价值白皮书》,共同价值的第二条即“家庭为根,社会为本”,就明确地弘扬了家庭美德,并力图维护家庭的稳定与和谐。新加坡政府认为:“家庭是培养年轻公民具有正确价值观的不可或缺的地方。他培养和强化他们的道德信念,让他们成为既成熟又负责的公民”。吴作栋指出:“我们通过家庭来传授价值观、培养年轻人、建立自信以及相互支持。学校可以传授道德观、儒家思想或宗教教育,但是,学校的教师不能代替父母或祖父母,来作为孩子最终要的模范。资政李光耀通过对自己同年时光的追述,来理解家庭作为人生“第一课堂”对人的价值观形成的决定性影响。他认为传统华人家庭十分重视对孩子的教育而这种教育表现往往表现为家礼(须对长辈有礼,须守规矩),家礼具有教化功能,这些对一个人童年的成长过程,具有潜移默化的作用。为了强化家庭的教化功能,李光耀曾号召新加坡华人恢复家庭或家庭成员之间的“正确的称呼”。儒家伦理强调“十义”:“父慈、子孝、兄良、弟悌、夫义、妇听、长惠、幼顺、君仁、臣忠”。这种关于“恢复正确称呼”的意义:一方面从儒家伦理学角度来理解是要促使人们顾名思义、循名责实。另一方面,从现代社会学角度来理解,李光耀鼓励“恢复正确的称呼”最终目的十鞭策人们履行与称呼相应的权利和义务。新政府又于1993年制定并公布了“家庭价值观”。其内容包括:“亲爱关怀,互敬互重,孝顺尊长,忠诚承诺,和谐沟通。”这个价值观的出台,表明家庭对实现社会共同价值观作用重大。可以看出,新加坡政府在促进新加坡家庭美德建设中发挥着的重要作用,并在家庭美德建设中扮演重要的角色。

二 新加坡政府通过对国人儒家伦理熏陶,使家庭美德在日常生活中形成

新政府提倡恪守五伦这种礼仪制度,而这种礼仪制度在民间节日中贯彻的最为自然,也最具影响力。农历新年除夕华裔新加坡人都奉行古老的习俗,到一家之主的住所去吃团圆饭。作为一家之主,不论是祖父还是父亲,都和儿媳和孙儿女团圆。这种习俗为新加坡华人所遵从。到了年初一,家族中的年轻一辈都要到长辈家去拜年:先向祖父母、父母、叔伯、姑嫂、姨舅等拜年,然后向同辈即兄弟姐妹、堂兄弟姐妹、表兄弟姐妹和其他亲戚拜年,接下来才向朋友拜年。这种礼仪次序来源于儒家的五伦教诲,因为五伦的次序就排列为君臣关系、父子关系、夫妻关系、兄弟姐妹关系和朋友关系。五伦的权利和义务受到适当的遵循,社会才会稳定和有秩序。

在中国的儒家传统中,“忠”源于“孝”,“孝”成于“忠”。“孝”不仅是家和的需要,也是国兴的基础,所以,在儒家传统中,“孝”的地位更提高到压倒性优势。李光耀倡导“八德”,以德治国,正是在继承、发扬“孝”的核心精神德基础上,改进、创新“孝”的具体内涵。李光耀说,孝就是要孝顺长辈,尊老敬贤。他认为,家庭是“最神圣不可侵犯的”,是“巩固国家、民族永存不败的基础”。这与儒家文化强调的“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的思想一脉相承。在家庭道德中,孝道是最终要的美德。李光耀指出“孝道不被重视,生存体系就变得薄弱,而文明的生活方式也变得粗野。”在新加坡人看来,儿女应该孝敬和奉养父母,在一家两个孩子,男女平等的时代,做儿子的一定要自己的义务,做女儿的也必须负起奉养父母的责任。新加坡的年轻人都知道把父母丢进养老院是一件耻辱的事。为了年轻人更好的孝敬父母和关怀老人,新发起了“敬老运动”,全社会都奉献爱心,特别是服务业为老年人提供了许多方便,新闻界则通过报纸、电台和电视台,大力宣传“爱老、敬老、助老”的新风尚。

新政府还特别重视家庭在抚育子女,幼有所教的重要责任。家庭是孩子的第一课堂,父母是孩子的第一老师。为人父母者要加强对孩子的照顾、抚养和教育,提高他们在实际生活中所有其他不可或缺的素质,特别是要强化对“品格”的磨练。父母既向孩子传授知识和经验,也播散亲情和爱意,还灌输品德与规矩。父母教育孩子分辨是非善恶,不可做伤害别人的事情,知道做什么事情是不对的,懂得在家里必须对长辈有礼守规矩,如进餐先呼长辈先呼长辈,外出或回家向长辈请安,就是把尊敬长辈等“无形无影”的“形而上”之理,转化为看得见、摸得着的有形有影的“形而下”之礼,是孩子们有具体的规矩可凭据,儒家文化认为“礼者,理之不可易者也”。这些对一个人童年的成长过程,具有潜移默化的影响,道德价值观夜以继日的灌输脑海中,就会慢慢发芽。

三 新加坡政府通过社会福利制度来加强国人的家庭观念

“家庭为根”是新加坡政府对家庭功能的总体描述。李光耀认为,虽然新加坡、香港、台北是不同的社会,有着不同的生活方式,但它们有着共同的特征:家庭成员之间关系紧密,孝敬和奉养父母正反映出教养儿女的爱心和责任。在这些社会里的华人都把社会和家庭利益放在个人利益之上,这是富有意义的、值得保留的华人传统价值观念。而对于新加坡自身来说政府负担照顾家庭的责任是不健全的,这会危害社会的砖块——家庭。对于让年来父母独自过着寂寞凄凉的生活的做法,凡是对儒家传统理长大的人都会感到羞耻。家庭这个基本单位巩固团结,使华人社会经历4000年而不衰。这是一个在延续性方面很独特的文明。

新加坡政府把家庭视为建成社会的砖瓦,极力采取措施维持三代同堂家庭。原因在于:一方面,坚固的家庭结构具有抚育下一代与继往开来的巨大潜力,家庭可把社会价值观念用潜移默化的而非正是讲授的方法传给下一代,因而在不失去文化冲劲、同情心和智慧的前提下自力更生,就必须保持这种珍贵的家庭结构。另一方面,新加坡保持三代同堂的家庭,还与国土资源有关。传统家庭的瓦解,极大的影响了对老年人的非正式社会支持,由此家中了政府部门的负担。如果任由三代同堂的家庭分裂,政府将没有足够的土地兴建所需的组屋。

但随着时代的变迁,新加坡社会由于受到西方社会的影响,三代同堂的家庭正逐渐被核心家庭所取代;大家庭制度也不可能向李光耀所描述的那样都住在一个屋子里。但是,新加坡政府认为,政府必须采取坚决的措施福利和帮助大家庭的亲人住在毗邻的组屋里,以便让祖父母帮助照顾孙子,已婚的子女也变于定期与父母一起聚会、进餐,并采取了一些实际有效的措施。政府规定的申请租赁、购买组屋的条件中都有必须是核心家庭一条。针对年轻人不愿照顾老人的问题,建屋发展局规定,年轻的单身男、女不得购买组屋,但如果与父母同住,购买条件可以放宽,父母或子女一方不超过2500新元即可申请,不必计算总收入;如果三代同堂则可优先解决住房问题。新加坡政府又通过立法规定子女必须照顾和瞻仰老人:在分配政府住屋时,对三代同堂家庭给予价格优惠和优先安排,年轻夫妇首购住屋,可获得40000元津贴,如所购的房屋与父母居住靠近可再夺得10000元。如子女和丧偶的父亲或母亲一起居住,则父(或母)所遗房屋可享受遗产税减免优待。另外,新加坡政府也采取积极的政策加强家庭的凝聚力。新加坡的医药保健不只不只是提供给个人用的,而且可以让其他家庭成员分享。同时,人民如果要求批准动用公积金医药保健储蓄户口中的存款来协助大家庭中的成员,并且理由充分的话,往往是很有可能获得通融的。这些举措大大加强了新国人的家庭观念。

总之,新加坡政府通过儒家伦理文明加强本国的家庭伦理美德教育,使得国人和睦,社会稳定,这是值得我们作为儒家文明的后人去好好去反思和学习的。因为“家和万事兴”。

参考文献: [1] 宋希仁《当代外国伦理思想》[M]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0年版 [2] 丁煜 《保障和激励,建立支撑我国城市家庭养老模式健康发展的有效机制》[J] 人口与经济,2001年4月 [3] 胡俊生,李期《现代化进程中的价值取向》[J] 延安大学学报,2003年第1期 [4] 李光耀 《李光耀40年政论选》[M],北京现代出版社,1996年版 [5] 龚群 《新加坡的道德价值取向》[J],伦理学,2006年第8期 [6] 胡灿伟 《新加坡家庭养老模式及其启示》[J],云南大学学报,2003年第3期 [7] 吕元礼 《新加坡“家庭为根”的共同价值观分析》[J],东南亚纵横,2002年第6期 [8] 李路曲 《新加坡“共同价值观”评析》[J],晋阳学刊,1997年第4期 白雪(1977—)女 汉族 山西太原人 广西民族大学政法学院06级马克思主义理论专业硕士研究生
---

分类题材: 亚洲模式_asiamd, 政府制度_polic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