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MURAH就虚假信息听证会发表声明

09/04/18

作者/来源:人民呼声论坛 (7-4-2018)

人权组织MURAH就《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听证会发表声明

转载自:https://www.facebook.com/MARUAHsg/posts/1741168945940762

一、MURAH 是一个人权组织。感激国会特权委员会在拨出时间进行这场听证会。
二、我们在此发表包括了以下两方面的问题的声明:

第一部分:有关国会特权委员会在《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听证会的表现;
第二部分:反映有关对《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DOF)听证会的看法。

第一部分:有关国会特权委员会表现

三、我们出席了《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听证会。作为现场见证者以及观看了这个听证会的现场听证情况,我们愿意在此对特权委员会的疑惑记录在案。
我们在此表达了自己不满意意见。

我们对特权委员会在《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听证会上所采取的做法表示不满,以及当一部分社运组织分子、网路媒体人、技术提供者和学者在进行陈述时,特权委员会成员对待他们的态度。——使用具有侵犯性的例子以及具有强硬性的立场。有些挑衅个例是所采取了针锋相对的立场的,以此削弱供证者陈述的手法。

我们相信,在提交文件资料时,双方应以非对抗性的方式进行交流和接受挑战——即便是他们之间是简洁的交流。但是我们在3月27日和3月29日听证会上所看到的是,在证人陈述时,特权委员会成员以无情苛刻的态度对待他们当中的一些证人。

四、查阅了特权委员会的参考范围(TOR),显示委员会的目的是要审核以及报告有关《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DOFs)是建立在以下的基础上:

使用数码技术进行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

本地和外国的个别人士和团体进行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的动机和理由的活动;

进行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的结果是会造成对新加坡社会,包括了机构和民主进程危害性性;

新加坡要如何避免和受到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影响?包括制定新加坡法令对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原则的反应,以及采必须立法等特别的行政措施。

MURAH在此强调,

特权委员会的成员多数是经过司法正规培训的。根据它的“参考范围”(TOF)以及国会的授权下,进行以下的任务:

提交证人陈述报告、让证人有机会分享他们的意见的工作、捍卫他们的观点、对他们的陈述报告的实质内容提出异议,以及共同创造解决困难问题的方案等等。特权委员会和证人双方应该在具有良好意愿的基础上,共同处理有关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DOFs)。

五、在另一方面,委员会已经为听证会做好了完整的准备工作,这包括了拥有了许多历史资料的例子、网络信息内容的例子和由不同机构的学者进行的学术研究报告,同样地,证人也有所准备地为自己递交的陈述报告进行辩护和接受挑战,以让特权委员会接受他们递交的陈述报告、分享他们的陈述报告建议和解决方案。
MARUAH声明,

我们观察了听证会进行的情况。委员会经过激烈的盘问,显示了证人都是“虚假信息”的传播者、或者是分享网络“虚假信息”内容的提供者。是聚焦于这方面的问题上了。委员会在盘问证人时使用的方式是:采取诱导方式,不断要求证人回答他们提出的问题时,只能以“是”或者“不是”回答;无法为证人提供解释的空间、对他们的发言进行限制或者说明、在摘录一个例子时要求证人立即予以回答。这些都是在听证会进行时的情况,经常是不允许证人希望对问题进行查询或者提问。

同时,MARUAH同意,

“参考范围”(TOR)并没有提出方案和雇佣证人。尽管如此,必须说的是,特权委员会有时应该使用迁就和区别对待的态度,而不需要以不尊重的态度对待证人的方式进行运作。

MURAH敢于这么说,

这个听证会就像是法院,顺便说的一句话是,在这个听证会上没有证人被指责犯上了“虚假信息”的被告。假设政府认为是有人做错了,将可以通过非国会机制来确定。

六、因此,MURAH在此要问,

假设,《蓄意散播虚假信息》听证会上使用盘问证人的手法和对待证人所采取方法,是不是在“参考范围”(TOR)的授权范围。基于听证会的现场事实,委员会在《蓄意散播虚假信息》听证会上似乎占了强势的地位,特别是在2018年3月28日的听证会上。

七、我们要在此强调,

社运活跃分子、在线媒体记者、学者、学生和相关的个别人士等都是为了新加坡美好的未来尝试做出自己的贡献的。即便是有不同的意见,我们之间是需要建立一个更高层次的信任,包括我们在内的所有人,必须是要处理和管理好话语权。最终,把递交的陈述想法、通过专家们的鉴定落实到大家一起要建设的这个社会的。

我们将会继续工作以及提出挑战前进。我们需要建立相互间的信任,以及接受没有一个机构可以拥有全部的答案,能够让我们的社会成为一个更好的地方和自己成为一个世界最佳的演员。

八、MURAH向特权委员会祝贺,

她们收到了170份的陈述书以及65人愿意出席听证会进行口头陈述。这是国会设立特权委员会让公众参与,有史以来最高的记录。这是一个值得鼓励的讯号。它鼓励公民积极参与新加坡的国家事务。证人在《蓄意散播虚假信息》听证会上提出了各种建议,特权委员会将向在最终的报告书里国会提出自身的建议。

我们同时希望,

对于参与听证会会有兴趣的组织和个人,他们不会因为遭受特权委员会成员的不公平对待受到影响。他们应该坚持自己所坚信的事实,那就是,他们应该相信,他们在此次的听证会所做的贡献产生的影响将会继续下去。

第二部分:反映有关对《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DOF)听证会的看法。

九、主流媒体和在线媒报道媒体,不论是实体或者网站向听证会陈述的报告摘要、全部是焦点是集中在如何鉴别“事实”与“虚假”信息做出定义!
无论如何,MURAH要指出的是,

我们必须同时记住,在线媒体在扩大我们的知识、心理、情感、精神和社会能力,扮演着积极和关键性的作用,远远超过了传统主流媒体所扮演的教育与提供信息资料来源的作用。传统主流媒体是从领导人哪儿得到的。这些领导人包括来自政治家、宗教团体、社区和公民社会。

十、我们同意听证会会上所表达的许多意见,但是我们申明,

我们并没有对“虚假信息”做出定义。特别是在宪法上为“散播”(虚假信息)的行为做出特别的标准定义,以及它的“严重危害性”。

十一、我们重申在听证会上陈述的观点,

由于我们已经有足够的法律法规,特别是现在随着《公共秩序与安全(特别权利)法法令》(“Public Order and Safety (Special Powers) Act (POSSPA)”)的通过了,我们不希望看到再通过制定新法律造成更多的限制,我们再一次呼吁,重新检讨现有的法律法规和包括目前的《新加坡广告行为守则》(“the Singapore Code of Advertising Practice (SCAP)”)

十二、MURAH支持一名证人提出的成立一个独立的委员会(an Independent Council)的建议。

我们要求。

这个独立委员会(an Independent Council)的成员应该是由与网络信息有关者共同运作和设立的。它的成员包括学者、在线网络和主流媒体从业员和大专学生。

委员会的任务是为“虚假信息”(assessing ‘falsehoods’)、“散播”(‘deliberate’)和“严重的危害性”(‘serious harm)做出明确的定义。同时,这个委员会制定出有关和实际可行的条款: “评估‘虚假信息’”( assessing ‘falsehoods’)和“‘虚假信息的冲击”(impact of ‘falsehoods)给人民和基础结构(造成)的冲击;条款制定后的后续行动,可以包括通过“真相的检验”(‘fact-checking’);确保是在透明和自愿的基础上分享信息;当涉及到可能导致“极度伤害”或“严重伤害”等的内容时,可以为管制技术网络和网络服务器供应商制定更清晰的框架;

十三、我们分享一个中肯的意见,

我们在评估“虚假信息”背后的动机时需要一个全面的方法。它是需要的不仅仅是涉及“种族”或“宗教”的规定尺度。

我们呼吁扩大(对虚假信息)沟通的空间和不仅仅是聚焦在宗教和种族的“虚假信息”方面。以此作为影响社会的和谐与危及社会凝聚力。

十四、我们毫无保留地申明,

处理“虚假信息”成功的水平对人们来说,就是:

他们接受批判性思维教育的程度如何?

他们通过信息的输入,本身建立起质问、分析和掌握与判断不断流入实现良好愿望的信息的判断能力如何?

这是公正和准确地为人民和环境服务的。我们的年轻一代是最数据化的一代。

我们说,

这是我们建立起年轻一代判断思维最犀利的防卫机制就最具有坚定性的方式。这将产生不同的观点、思想和行为。

十五、我们主张,

一个《自由资讯法令》(‘Freedom of Information Act (FOIA)’ )。它不是一个执行起来繁琐的法令、是一个人们摄取大量信息的最佳工具的法令。它不仅仅是一个表面上的价值,而是成为一个挑剔的消费品。

我们申明,

没有《自由资讯法令》(‘Freedom of Information Act (FOIA)’,就像我们与生俱来就有两只手,但是,我们将仍然只能是用一只手,在死水里或者暴风雨中划着独木舟。

十六、最后,我们呼吁特权委员会,

假设是要向政府提出建议制定新的法令,我们仍然说,我们不需要新的法令,

我们要求分享新的法令的草案,就像处理有关《康复护理服务法令》(the Health Care Services Act)一样,进一步向公众咨询有关的法律草案是可行的。我们希望,在有关法令进行修正,或者向国会提交制定新法令前,采用这样做法替代之。

谢谢!
新加坡MURAH
2018年4月3日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