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听证会乎? 审讯会乎?

05/04/18

作者/来源:人民呼声论坛 (4-4-2018)

听证会乎?审讯会乎?— 《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听证会》是在搞变相疲劳审问!

本网站附录了两名作者撰写的中英文版文章:

张素兰:《受邀出席听证会证者成了被指责者!》

庄萱芝:《六小时,啥都没有》

行动党国会特权委员会设立的《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听证会》就是:

老鸨扮徐娘、婊子上花轿!

蓄意虚假网络信息确实给世界上一些国家造成了一些祸害。

行动党只是利用了这个课题借题发挥要立法对付所谓“蓄意散播网络虚假新”!实际上是要压制和镇压敢于在社交媒体上公开反对行动党霸道统治的声音!

国会特权委员会一共收到了160多分有关应对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的建议书;一共邀请了65人到听证会进行供证;听证会总共花了50小时进行现场口头陈述,其中12小时是用来‘盘问’它们预先‘甄选’的供证人(包括覃柄鑫博士被盘问的6小时)。

事实证明,它们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们是在表演“项庄舞剑旨在沛公”的大戏吧了!

按照行动党的规划,设立《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听证会的原本意图不就是走过场、跑龙套的演出,它们要在演出者达到以下预定的效果:

向国人及全世界展示:行动党要制定法律前已经尽量邀请社会上的各个群体(包括不同意见的组织和个人),广泛搜集各种意见?!进而说明:行动党是一个“听取”民意的政府!新加坡人民是有“民主权利”和“自由表达权利”的国家;

他们是要制造一个一言堂的“听证会”的表象,然后通过“总结”证人的“陈述”意见,在国会“合法”地制定一部新的“反对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的法律法规来对付社会上反对行动党的霸道统治的个人及组织!

一个星期的“听证会”的结果并没有让行动党达到“预期的结果”!

是谁破坏了它们的“听证会”的“成果”?

它们自己!

它们把“听证会”办成了“法院盘问被告的审讯会”!

被盘问的出席者包括了脸书(FACEBOOK)的代表、记者韩莉颖小姐、社运人士范国瀚、社交媒体人许渊臣、历史学家覃柄鑫博士……。覃柄鑫博士就是被它们盘问了长达6小时。

以下刊载了张素兰小姐在观看覃柄鑫博士被盘问的现场视频录像,以及庄萱芝小姐当天出席听证会亲身看到覃柄鑫博士被盘问的情况的感受。


张素兰:受邀出席听证会证者成了被指责者!

转载自https://www.facebook.com/function8ltd/posts/928762457300729
我刚刚浏览完善穆根盘问覃柄鑫博士的视频录像(见网址: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EFRESvJxU0)

我花了两天的时间看完这部视频录像。假设我在观赏这部视频录像都已经感到不耐烦了,那个坐在供证席上公证人难道不会感到不舒服吗?

总结他盘问覃柄鑫博士的几点意见可以说,

善穆根就是一个典型的律师。但是这些意见是:他并不是有效地。当他提出证据时,并不能证明这位部长的企图是要得到什么?例如,共产党在新加坡活跃时,那些活动诸如福利巴士工潮是直接由共产党所指挥的吗?事实上,部长承认,共产党并没有控制这起事件。

他说,

“这并不证明这是被共产党所控制或者是煽动的。这可能证明共产党最高层并没有发出指示。”

覃柄鑫博士稍后机敏地说,

“现在您开始知道了”(覃柄鑫博士微笑地说)

部长说,

“嗯,我接受您讽刺的说法。”

覃柄鑫博士:

“不是的。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我们之间进行争论问题的过程中,您正在接近我的看法了。那就是在新加坡不存在共产党的阴谋活动。您知道,我并没有否认,有个别的共产党员可能有涉及活动。(到了这里,部长突然插话,造成了覃柄鑫博士无法把话说我完)”

为什么特权委员会的听证会会出现这样极其恐怖的场面?——受邀出席供证的人变成了被盘问者?

为什么听证会在进行中,听证会堂变成了法院证人盘问栏时,听证会主席不加以阻止?

为什么听证会主席在部长进行近一小时或者稍微长一点的时间的审问后,告诉部长尽快结束盘问回到原点?


庄萱芝:六小时,啥都没有

转载自:The Online Citizen 2018-04-02

我在国会特权委员会的《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听证会上聆听证人陈述。

实事求是的说,《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听证会根本就没有谈到为什么需要立法制定反虚假信息法律。

历史学家覃柄鑫博士在听证会上陈述说,我们已经有足够的法律法规对付虚假信息了。

无论如何,律政部长善摹根选择把盘问覃柄鑫博士的焦点,集中在他陈述时所说的另一部分讲话内容。

他花了六个小时企图反驳覃柄鑫博士的陈述内容。

为了证明覃柄鑫博士对1963年2月2日的冷藏行动的陈述是错误的,善摹根像在法院审问被告一样,以盘问的形式审问覃柄鑫博士。善摹根尝试坚持1963年2月2日进行的“冷藏行动”的被捕者是共产党员或者受共产党控制的人。但是,他提出很多“证据”是建立在不可靠来源的资料来支持自己的说法。

在盘问覃柄鑫博士的过程中,善摹根企图节外生枝地提出了有关陈平(马来亚共产党总书记)撰写的书籍:《我方历史》(MY SIDE OF HISTORY)——强制性的要求覃柄鑫博士以“是”或者“不是”回答他的问题。覃柄鑫博士迅速地补充说,陈平也是来自不可靠的来源的资料。

善摹根在向覃柄鑫博士提出盘问的问题时都是以“假设”(IF)作为争论的基础。

他说,

“假设”陈平的说法是正确的,那就是说明当时马来亚共产党是控制着新加坡。

覃柄鑫博士被迫同意善摹根的这个“假设”。但是,接着覃柄鑫博士迅速地指出,

历史已经一直证明陈平的假设是错误的。

善摹根引用了来自“香港21世纪足迹”(‘Hong Kong’s 21 Century Footprints’)出版社的一些资料(注:善摹根不懂中文,胡说八道,香港没有这家出版的名字。正确的名字是:《足印出版社》。)他是引述有关抗英同盟(Anti-British League,ABL)和马来亚共产党(Communist Party of Malaya)党员如张泰永(Zhang Tai Yong) 和黄明强( Ng Meng Chiang)的例子是来自一本书名叫:《砥柱止中流》)。

覃柄鑫博士再一次指出,

这本书的资料来源不可靠和无法经得起学术上的审核的。

善摹根也同时提出了从“德赖斯代尔(Drysdale)”得到的资料。

覃柄鑫博士不得不提醒听证会主持人,

德莱斯代尔不是一名历史学者和他的“历史资料来源不可靠”。

善摹根又提出了阿洛伊修斯.陈(Aloysius Chin) 在 1994撰写的一篇文章:《冷藏行动之后》((way after Operation Coldstore))说,

林清祥是一个共产党员。

覃柄鑫博士回答说,

阿洛伊修斯.陈(Aloysius Chin)的说法并没有引用有关的资料和证明自己的说法。所以无法确认。

对于我来说,听证会对我造成最大的冲击就是,

整个听证会的时间就是浪费在律政与内政部长的逻辑推理上。 (就我个人而言,我的学习专业并不是在逻辑学方面。但是,任何人都可以看到,这名部长的所说的逻辑是有问题的。)

善摹根怎么可以引用李光耀自己出版的书的资料证明李光耀有证据逮捕这些人?

李光耀是一个控诉者。因此,善摹根怎么可能引用控诉者的资料来证明控诉者的所作所为的正确的呢?

这就相等于告诉我们,狐狸并没有吃掉鸡是建立在狐狸本身说它没有吃掉鸡一样的道理。

更加糟糕的情况是,当善摹根开始拿出笔记本(以一些会议记录或者其他记录为基础——我的猜想可能是错的)谈有关马来亚共产党意图假设宪制斗争的手段失败的话将进行武装斗争。

我感到惊讶的是,

为什么善摹根可以引用这些作为支持(在1953年2月2日冷藏行动下的)逮捕行动和监禁被捕者的证据?至今并没有证据证明这些被捕者是共产党员、或者是受共产党控制的成员。

所以一点也令人感到奇怪。覃柄鑫博士提出了一个问题,

这件事是在一年前发生的吗?假设他认为,这个人可能是偷了一片面包,他会因为有这样的想法而被捕吗?

简单地说明了一个事实,

听证会就是:部长处于在高台位上,他为了击垮覃柄鑫博士,以及竭尽一切要证明覃柄鑫博士(一名院士和历史学者)的陈述书错的,而要展示了自己的权利地位吧了!

我赞许覃柄鑫博士很有耐心地整整六个小时坐在哪儿与善摹根进行斗争——强迫他回答“是”或者“不是”……尽管善摹根数次承诺将予以覃柄鑫博士有机会回答有关的问题。但是,事实是,覃柄鑫博士完全没有机会详细阐述自己要回答的问题。

覃柄鑫博士是以经过确认的档案记录资料来源,证明了“冷藏行动”的逮捕是不正当的!善摹根是以据自己主观的所谓“证据”和未经核实的资料来源确定了“冷藏行动”的逮捕是正当。

您说,他们之间谁的说法是正确的?谁的说法是错误的?

在一个不平等的世界里,掌权者即便是无法赢得辩论,它仍然可以谴责胜利的一方为错误者。这就是善摹根在于覃柄鑫博士进行了辩论后,仍然把覃柄鑫博士定性为:“完全没有达到一名客观历史学家的标准”。(见网址:
https://www.channel8news.sg/news8/singapore/20180330-sg-shan-hearing/3992236.html)

在听证会结束时,善摹根仍然是无法反驳关于1963年2月2日是“冷藏行动”下几百人被捕的事实。根据善摹根的证据,这些被监禁了数十年的被捕者都是属于共产党员、共产党的同情者、支持者、或者是共产党的追随着。

事实上,“冷藏行动”的真正动机就是李光耀要彻底、有效地清除自己的政治对手。

整个听证会就只听到善摹根提出的证据。他根本就没有提到有关为什么需要制定更多的法律法规去对付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的问题。当然,这是令人失望的。
见视频网址:
https://www.facebook.com/function8ltd/photos/a.350454085131572.1073741847.350013055175675/924708354372806/?type=3&theater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