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复名、改名、复兴?

01/04/18

作者/来源:潘耀田博客 (15.4.2014)
http://phoonyewtien.blogspot.sg

今天在联合早报言论版交流站又看到了两篇有关南洋大学复名的文章-黄有光的“南洋理工大学的正名问题”以及林荣基的“南大复名,复校,复质还是复兴?”

看了黄有光的“南洋理工大学的正名问题”有点吃惊:因为有人提议南洋大学复名,南洋理工大学却要遭受池鱼之殃-有可能被改名的危机!黄有光先生虽然和南洋大学以及南洋理工大学都有一定渊源(前南洋大学毕业生以及今南洋理工大学教师),但以他目前的身份地位,又是否能代表南洋理工大学师生校友的意愿?-(黄先生的原话)“南洋理工大学的师生与校友,更没有反对改名的合理原因。综合性大学,称为“理工”,是自贬身份(从一开始就如此?谁又该为此负责?南洋理工大学创校校长詹道存教授?咦!举世闻名的美国麻省理工学院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MIT是否也应该考虑改名?)。把误导性(!)的“理工”去掉,实际上只是正名(只是改名而已,和已故南洋大学没甚关系?如果重点只是要去掉“理工”二字,那是否也可以改成“有光大学”?)。还有,如果要正名,越快越好,因为南洋理工大学在国际大学排名中快速提升,太迟改名的成本越来越大。“

黄有光先生讲这话就不怕得罪了全世界的理工大学院校的师生校友?他在南洋理工大学任教又有没有“自贬身份”的感觉?他在求职应聘时有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如果不幸“复名”不成他还要继续“委曲”下去吗?

黄有光先生的“逻辑”也很耐人寻味,他说:“在某种意义上说,南洋理工大学大致改变成为以前的南洋大学,实际上这不可能,但逻辑上说是可能的。即使是这个逻辑上的可能性,也不是不存在的东西能够复名,最多可以说是南洋大学借体还魂。”这到底是幽默还是逻辑?是科学还是迷信?!

在黄有光先生的“逻辑”里,“复名”和“改名”似乎分别不大。但事实上,“复名”是有一定人文感情背景以及深刻的反省意义的,而“改名”则可能只是个功利或迷信的问题。黄有光先生究竟是在谈教育还是在谈生意?

从林荣基先生文章的字里行间看来,他还是个对母校有深厚感情的人,但若要说别人“似乎都迷失方向”,林先生自己也有点当局者迷罢?看来林荣基先生对“复名”还是有所期待的,但他对“复名”以及“复名”之后(?)的种种理想(或幻想?)是否“务实”就只能祝他“心想事成”了。

但林荣基先生有没有想过:这整件事的始末,这么多年以来,生杀决断始终不都是“老大”说了算吗?这里头除了政治因素以外,对文化承传的考量又有多大?有时严格来说,连教育精神都要靠边站。对此,我们升斗小民以至教授校长,又有多少话语权(更别说改变现状的能力)?如今众说纷纭,人多口杂加上“没有良心”以及“别有居心”,最终难免又是闹剧一出,除了再度伤了许许多多南大老校友们的心以外,还剩下什么?!

---

分类题材: 追忆南大_ntahrec, 教育_education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