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HRW回应婉拒虚假信息听证会

30/03/18

作者/来源:人民呼声论坛 (29-3-2018)

人权观察组织就婉拒《蓄意传播网络虚假信息》特权委员会邀请出席听证会回应新加坡政府

转载自The Online Citizen 2018-03-27
网址:
https://www.theonlinecitizen.com/2018/03/27/human-rights-watch-issues-response-to-singapore-government-on-select-committee-hearings/

国际非政府《人权观察组织》就其于2017年发表的报告以及“缺席”《蓄意传播网络虚假信息》特权委员会为自己的发表的报告书进行辩护回复。

于2017年10月30日,《人权观察组织》致函给四名新加坡政府的高级部长(见网址sent a letter to four senior members of Singapore’s government),要求他们对我们发表的133页报告《杀鸡儆猴 :新加坡压制自由表达和集会》(见网址:‘Kill the Chicken to Scare the Monkeys’: Suppression of Free Expression and Assembly in Singapore.”)进行研究并予以回应。这份报告书说明了新加坡政府利用制定的法律法规,包括了《公共秩序法令》(Public Order Act),《煽动法令》( the Sedition Act)、《广播法令》( the Broadcasting Act)等各种刑法法令,以及《刑事临时扣留法令》(laws on criminal contempt)压制言论自由与和平集会。

这份信是寄给了总理李显龙、内政部长善穆根、资讯与通讯部部长雅谷.易卜拉欣和外交部长维文。这封信同时附上了附录报告(见网址:a copy of which is included in an appendix of the report)。但是直到2017年12月13日为止,《人权观察组织》仍然尚未收到他们的回复。

政府对我们提出的事实没有表示任何不同意见,以及没有回复我们的提出的有关推展和保护表达自由与和平集会的诚恳愿望基础上的建议。但是,现在执政的人民行动党成员及律政部长却指责《人权观察组织》不愿意为自己发表的报告进行辩护。

新加坡国会邀请《人权观察组织》出席特权委员会设立的《蓄意传播网络虚假信息》听证会,就我们于2017年10月30日发表的报告进行辩护。《人权观察组织》并没有任何办事处及职员在新加坡。我们建议,在另一个特定的日期。我们派一名职员讨论有关的问题。但是特权委员会无法确定与我们的职员会面的日期。直至我们已经有了其他的约会了。

正如我们回应国会时所说的,我们会继续阅读任何有关对我们的报告书所提出的事实的严重问题,如果有需要和适当的话,我们将会予以回应。但是时至今日,我们并没有收到任何有关我们的报告书所提出的建议的严重问题。我们建议与新加坡政府在新加坡、或者任何地点、或者与有关的国会议员,在双方方便的日期进行讨论我们的报告书。

目前已经非常明显,《蓄意传播网络虚假信息》听证会的目的不是在讨论我们的报告书所提出的问题以及我们给予诚恳愿望上提出的建议、或者是,接纳我们的建议处理与“蓄意传播网络虚假信息”有关国际准则。而是,进行一些与我们的报告书毫不相干的滑稽的争论,目的就是要贬低我们的报告书可靠性及《人权观察组织》的威信。

新加坡政府和执政党不是为人民服务的。他们对于进行实质性的讨论背离国际准则有关保护表达自由和集会权利不感兴趣,而是更热衷于哗众取宠的表演。

于3月23日的《蓄意传播网络虚假信息》的听证会上,“人民行动党政策论坛”(the People’s Action Party Policy Forum (PPF))抨击《人权观察组织》的2017年报告书中叙述有关新加坡是一个“受压制性的国家”,因为人民发表和平言论遭受强制实施刑事触犯的处罚。

“人民行动党政策论坛”(the People’s Action Party Policy Forum (PPF))是人民行动党的左膀右臂。它是在推广政府领导人所提出的政策课题。

它于3月23日递交给《蓄意传播网络虚假信息》特权委员会的报告书中把《人权观察组织》的报告定性为“虚假信息的一种”。

人民行动党政策论坛”(the People’s Action Party Policy Forum (PPF)在递交的报告书说,

“例如虚假信息和误导性的信息,可以通过选择性地陈述事实来创造一个旨在促进一个既定的议程,目的在于改变新加坡的社会。同时,批评报告书纂写的方法是‘有偏见和具有缺陷的。’”

它说,《人权观察组织》的这份报告书大部分根据与34名个别人士访谈为基础,所引用的谈话读书关于“整个国家的禁令和处理方法。它补充说,报告书没有说明这些个别人士(当中有些不是新加坡人)是如何被选中的。报告书你有包括关于政府如何压制异己分子及批评者的第三方的可信研究报告。”

在同一天,律政部发表一篇声明(见网址:issued a statement )说,假设《人权观察组织》可以出席听证会将能够阐明自己的观点。

“《人权观察组织》可以委派其在新加坡的代表,与本地和国际媒体在公众席上直接阐明他们的观点。更有甚者,《人权观察组织》在特权委员会的《蓄意传播网络虚假信息》团展会上的任何讲话都会受到国会特权法律保护的。《人权观察组织》也可以公开地为自己所发表的报告书进行辩护。”

但是。《人权观察组织》选择不要出席《蓄意传播网络虚假信息》听证会。特权委员会被告知,《人权观察组织》之前一度表示有意出席《蓄意传播网络虚假信息》听证会。他们的代表或准备回答有关其报告书中的一些问题。《人权观察组织》仍然不愿意出席听证会,即便是他们被告知,另一份递交给特权委员会的陈情书指控《人权观察组织》的报告书的内容完全是虚假的。尽管事实情况是,我们告诉《人权观察组织》,他们可以在3月15日到19日之间的14天里出席,在听证会上提出有关(指责新加坡政府)的证据。我们可以为他们提供所有差旅费。我们为所有前来出席供证的外国也是一样的。我们也告诉《人权观察组织》,假设他们的官员无法到新加坡,我们可以在3月15日到19日之间的任何一天,通过视频会议的形式让他们提出有关(指控新加坡的政府)的证据。

我们对于《人权观察组织》的决定是令人感到失望,但是并不会惊讶。《人权观察组织》对新加坡发表偏执和不真实的声明是典型的。他们知道自己所发表的报告书是经不起检验的。因此,选择不愿意到新加坡出席《蓄意传播网络虚假信息》听证会,公开为自己的报告书陈述进行辩护。《人权观察组织》的决定本身说明了,对于他们发表的任何有关新加坡的问题的评论、或者谈话不需要认真看待。”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