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大马打击假新闻还是异议份子?

29/03/18

作者/来源:关键新闻 https://asean.thenewslens.com

以「国家安全」为名,国家权力机构常常得以在此上下其手,合理化自己的行为。

3月26日,马来西亚政府就向国会提呈《反假新闻法案》,预计此法案将在4月5日完成三读通过,而执行的理由也是「国家安全」。

《反假新闻》法案说什麽?

近年来,大马首相纳吉被贪污丑闻「一马公司弊案」缠身,加上国内外媒体接力报导,导致其声望跌到谷底。大马大选将至,选择在如此敏感的时刻仓促立法,纳吉此举引起外界揣测是为了打击抨击政府的报导和言论,同时让「一马案件讨论声音消失」。大马通讯以及多媒体副部长再拉尼也对此表示:任何关係到一马公司的说法,只要是未经确认的消息,就算是「假新闻」。

因此,在意料之内,该项法案提出后,立马引起各方争议。其中,大马愤怒媒体运动(Geramm)就在社交媒体推特上呼吁「用事实对抗假新闻,而非法令」。

《反假新闻》法案相关摘要由《星洲日报》整理如下:

假新闻定义:任何新闻、资讯、数据和报导的部分获全部内容含有虚假成份,无论是以论作、视频或音频纪录的形式,还是以任何其他能够暗示词语或想法的形式,都可以构成假新闻。

刊物的定义:一、任何书面或类文字出版物,乃至该出版物的所有複製品;二、任何数字、电子、磁力或机械製作的出版物,乃至该出版物的所有複製品。

任何人若在知情下製造、提供、出版、印刷、发布、转发或散播假新闻,可被判罚款不超过50万令吉(约新台币)或坐牢不超过10年或两者兼施;重犯者一旦被定罪,可被罚款每天不超过3千令吉(约新台币2万)。

任何人士无论直接或间接出钱支援製造、提供、出版、印刷、发布、转发或散播假新闻,可被判罚款不超过50万令吉(约新台币370万)或坐牢不超过10年或两者兼施。

拥有、监管或控制任何假新闻出版物的人士必须销毁所有有关刊物,否则可被罚款不超过10万令吉(约新台币74万),重犯者一旦被定罪,可被罚款每天不超过3千令吉。

製造或散播假新闻,可被警方逮捕。

在上诉法令下,不仅新闻媒体失去新闻自由,其他管道如社交媒体、讽刺漫画、广告、公开演讲等若被认为是「假新闻」,亦会受到对付。而在这间中,与「假新闻」有牵涉者,也会遭到判刑。

若触犯法令者属于机构团体,则所有和「机构事务管理有关、或协助管理者」都属犯罪。例如,若某位记者写了一篇被指控为「假新闻」的报导,则记者所属公司的编辑或副编辑都将受到刑法。一旦被判罪,都属于「可逮捕罪行」(seizable offence),即警方无须申请逮捕令就可行使逮捕权力。

此外,该犯案适用于任何人士不分国籍、区域,只要你在国外发布「假新闻」,就相等于在大马犯下罪行。

对此,大马捍卫自由律师团(Lawyer for Liberty)执行长Eric Paulsen就撰文表示该项法令太「超过」,他质疑「所以严格来说,《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和《卫报》都可以在缺席的情况下被定罪。」(注:该三篇媒体均报导过1MDB新闻)

当然,罪成者可以挑战法庭判决,不过若政府祭出「公共秩序」、「国家安全」等理由,那麽将不可再提出上诉。

「假」新闻,谁来判定?

据官员的说法,「假新闻」会透过正当的法律程序,交由法庭来判定。然而,判断的方式并没有详细说明。即便是在「反假新闻法案」内,「假新闻」的定义亦模煳笼统,这也是外界争议所在。

对此,大马律师兼社运份子安美嘉质疑国阵政府推动这项法案,背后的目的就是为了阻止人民讨论一马公司弊案,那为何不直接将此法令命名为「别谈一马案法令」(Don’t Talk About 1MDB Act)?

她指责,政府此举是为了在人民和媒体中掀起「寒蝉效应」,因为媒体将在来临的大选中扮演积极的角色,因此政府必须确保推动「反假新闻法令」的这些官员都受到保护。

「你(政府)根本没必要那麽做(推动法令),如果你毫不害怕。」安美嘉说道。

事实上,大马并不缺乏遏止假新闻传播的法令,例如在90年代制定的《1984年印刷与出版法令》和《1998年通讯与多媒体法令》,前者早已将「假新闻」归类在刑事罪,后者也已将「散播假资讯」定义为刑罪。这两条法令也时常被纳吉用来调查和审查网路上的异议,包括新闻网站和社交媒体,着名的马来西亚插画家法米惹扎(Fahmi Reza)就曾在通讯与多媒体法令下被逮捕。

对此,政府官方的回应是当时制定的法令已经不能解决最新技术时代複杂性的罪行。

然而,冠冕堂皇的说辞并无法掩饰此法案「治标不治本」,马来西亚律师公会主席George Varughese就发出公文,除了指出法案的各项缺漏,也点出解决假新闻的治本方法。

他提到假新闻真正问题在:某机构在特定方面接受资金,并且设立假的媒体帐号,同时根据用户在网路上的倾向,为其发佈量身定做的讯息,进而影响选举结果。

但新法案并不能有效解决这个现象,仅把资助假新闻列为刑罪。若真的试图解决问题,政府应该更专注在竞选资金改革、资讯安全和个人隐私的议题上。令人失望的是,政府的应对办法就是再重新设定一条新法令,并且大幅度「加重刑罚」。
权力空前庞大的首相纳吉

自2014年底爆发贪污丑闻后,首相纳吉在任期内不断巩固自身权力,坐稳首相一职。

2015年7月,1MDB丑闻遭《华尔街日报》披露后,纳吉政府就已经修订《煽动法令》,将最高刑罚由3年增加至20年,并利用该项法令逮捕多名异议人士、反对派领袖和记者等。为剷除异见者或批评者,纳吉亦开始打压国内新闻自由,包括封锁网路媒体、捕捉澳洲记者、逮捕艺术家等。

此外,在深陷贪污丑闻的泥沼后,因不堪来自各方的抨击和压力,纳吉在同年7月28日无预警大改组「内阁」。短短几天内,副首相、总检察长、反贪污委员会高层、副检查司等高层都遭撤换,此举除了被认为是纳吉的保命行动,也是排除异己的做法。

同年12月,国会亦仓促通过《2016年国家安全委员会法案》。在该法案下,纳吉将有权利将任何区域设定为「禁严区」,安全部队可在这一些区域内直接以武力搜查、拘捕任何人。如今,再添《反假新闻》法案的设立,又将为纳吉政府增添一道护身符。

打击「假新闻」还是「异议份子」?

电影《邮报:密战》的故事之所以撼动人心,在于最终成功守住了新闻自由,而非让国家权力机关打着「国家安全」的旗帜,让新闻媒体沦为其咽喉和工具。

而大马《反假新闻》法案后,是否罪成将交由法院判定,这也意味着法院会成为捍卫新闻自由的最后一道防线,成了定义「真相」的人。

然而,在纳吉政权下逐渐崩坏的制度——膨胀的行政权,趋近弱势的司法权和立法权,从近年来的赵明福案件、安华的第二次肛交案等都得以体现——都不免让人怀疑已经满目疮痍的法院是否还有能力捍卫司法公正?那如此一来,刑法如此「严重」和「超过」的新法案,要打击的究竟是「假新闻」,还是「异议份子」?

最后,如果释放「假新闻」的是政府本身,那又该如何处置呢?

---

分类题材: 大马时事_msia,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