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剖释白里斯葛报告书评议 第九章

24/03/18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第九章 建议,其内共有十七点。这是报告书的最后一章。

九、(一)如果没有适当的财力,下列建议不能付诸实施。

不知所云。除了别有用心的提议南大提高教职员薪酬之外,没有其他建议需要调用到庞大的资金。十七点之中,九、(三)与九、(十七)是重点,前者要落实修改南大法令来加强对大学权力的管制,后者,要确保南大最终会成为一间次等的马来亚大学。其他大部分建议的主要意图,在于重申改制南洋大学的官方手段。

九、(二)我们建议设立一个不超过七名委员的特别委员会,该会委员将包括南洋大学及政府代表,以检讨我们的报告书并决定我们认为需要改组的范围与程序。

南大评议会的明文职责是:调查南洋大学的学术水准和教授的适当程度以及为保证满意学术水准工作而采用的设备与方法,并提出建议。

根据定义,明确的,评议会的工作范畴是局限在提出有关教学方面的建议。

因此,建议设立一个特别委员会,并且指导如何组织特别委员会,如何进行大学改组的内容,确实超越了教学方面的规范性。也就是说,九、(二)的建议是脱离了南洋大学评议会所被明文规定的职责与权力。

实质上,本章的十七点建议都与改善大学教学没有直接关系。本质上,所谓的建议是集中在教导大学理事会如何的按官方意旨去办学。在此,教学与行政,两个似是而非的概念,被刻意模糊而出现了鱼目混珠的蒙骗现象。

可见,这是官方通过报告书来强加对南洋大学的约束。意图利用由官方设立的特别委员会的工作权力,如,白里斯葛评议委员会的本身,制定南洋大学的发展步骤与大方向。毫无疑问,官方就是要利用来自校外的另一个权力机制,有效的架空南洋大学理事会治理大学的权力与能力。历史事实印证了这一个解读。

九、(三)明确强调南洋大学法令必需按照报告书第三章的建议进行修正。也就是说,南大法令必须落实第三章的六点建议。确保法定办学权力与创校宗旨的分开。确保南大创办人不会从云南园土地上获得私利。确保南大永远的只能依靠公众捐献办学。确保南大创办人不能把云南园套现,转而到其他国家兴办另一所华人大学。确保法令明确规范南大办学权限。确保规范南大的法令不受司法挑战。

毋庸置疑,这是确保一个被官方极力压制的南洋大学,永远的失去反抗政府打压政策的一切法律权力。说白了,这是确保华人办大学是一个注定的失败。十分准确的预告了李光耀晚年的讲话:南洋大学不合时宜,注定失败。理所当然,历史必然会追问:何以?为何?是哪一位撰稿者?会有如此精确的历史先见?

九、(四)建议提高教师薪金。这是借花献佛做个顺水人情的慷他人之慨。即可以讨好教师争取他们对官方与报告书的支持,也可以同时刁难南大的理事会,进一步加剧大学财政的困难。当然,也带有离间教师与大学关系的政治意味。

九、(五)建议减少新生人数的录取,对将要进行改组的学系停止招收新生。

报告书多次重复性的批评南大的招生政策。然而,由始至终,报告书并没有对学生人数与大学学术水准之间是一种什么关系?学生人数如何影响学术水准提出片言只语的解说。这一个观点纯粹是未经证实的主观意识。不过,此一建议无疑的再次证实了,官方不愿意看到更多的华校生接受大学教育。

九、(六)在建议成立特别委员会之后,再进一步建议特别委员会处理教职员的雇用条件与规定实行日期,以进行对南洋大学的行政改组。这一道离题很远的建议,给出了官方要南洋大学进行改组的各项相关事项,并且定下了改组的时间表。当然,这又是另一个官方插手报告书的实证。

九、(七)对特别委员会再提出两点建议:一,规定预算案要如何的制定,二,我们认为与其设立许多不够教授及设备不足的院系,不如设立较少但教授充足设备良好的院系。

明显的,这些建议超出评委会的工作能力。可见,这些指导大学理事会如何办学的建议,必然是来自殖民政府教育部,目的是干预南洋大学的财政与发展方向。

九、(八)指导特别委员会要如何处理南洋大学征聘大学校长的事宜。同样的,这是传达了官方对南洋大学处理大学校长一事,预先设定了必要的规范。

九、(十)指导大学应该如何的进行聘请教职员。这也必定是官方的意见。

九、(十一)重复提出南大的财政问题,再次提起南大应该减少招收新生人数。当然,这也是官方意见。

九、(十二)提出两点建议:第一点,南大停止建设新学院或设立新学系,第二点,同时也暂时搁置把四年大学制度改为三年大学制度与一年荣誉学位的方案,直到改组完成为止。

第一点是确保南大只能够在现有既成事实的基础上运作。换言之,要严格规范与防止南洋大学,在设备上与学术方面享有任何的发展空间。然而,南大的既成事实并非官方愿意接受的政治现实,而修正南大法令确保法定办学权力与创校宗旨的分开,就是为了改变南大的既成事实。否定南大创校宗旨就是否定一所华人大学的存在事实。而否定南大创校宗旨的手段正是九、(二)的建议:设立一个特别委员会。历史上,魏雅聆教告书的中心思想就是:南洋大学不可以成为华文教育体系的最高学府。

第二点的出现十分突兀,之前全无先兆,报告书内对此建议的背景没有任何文字的讲述。为此,这要不是官方临时加入的新意见,就是绝口不提这意见的来源出处。然而,从常理来看,南洋大学的即有体制是大学四年制,所以一个才刚刚开学,连第一届毕业生还没有完成学业的早期,南大本身是不可能要把原有的四年制改变为一个全新的三年制。因此,南大改制之说,必然是来自外界的意见。三年制是殖民大学:马来亚大学的制度,所以南大是以马大为模范。由此来看,这一点建议的意思是要说,南洋大学在依照报告书改组之后,必须再次的跟进采用马来亚大学之三年制。

回顾历史,做为打击南洋大学与消灭华文教育体系之最高学府的政治方案,早在1959年已经规划定案。由此推断,先后出现的魏雅聆教告书与王赓武报告书,只不过是在按时间表办事。在此,历史也必然要追问,是谁有如此的远见与能耐,能够规划与执行一项如此长远的政治计划?

九、(十三)建议新校长就职后,解散南大现有的行政机构与新成立的特别委员会。其实,南大法令实行后,南大理事会的办学权力已经受到制约,南大既有架构已经形同虚设。事情的真相是,在南洋大学法令的规范下,南大当局委任的重要职位,包括校长在内,都必须事先得到政府的同意与认可,才能合法的承担与履行在南洋大学的职务。这是因为根据南大法令,南大的一些重要职位的任命,必须通过官方的宪报号外公告之后,才具有合法的职务权力。简言之,如果政府不批准校长人选,官方可以拒绝发出宪报号外公告,从而否定南大委任新校长的合法性。

九、(十四)为了要尽速提高南大的学术水准,我们建议南大当局应采取马大的校外考试制度,没有理由为什么不能拟定一套方法同时借用马大全部或一部分的校外考试的考试委员。

考试是检验任何教学机构学术水准的单一最重要因素。但是,在第六章,考试的八点评议里,对南洋大学的考试实况却没有片言只语的记述。这一事实说明了,评委对南大的考试实况与大学学术水准之间,有着一种什么实质性的关系,一无所知。既然对南大考试实况是如此的无知,评委又是凭借什么客观事实,得出如果南大采用了马大的校外考试制度,南大的学术水准就必然可以很快的提升?

考试与检验考试结果之间有着本末关系,要先有了考试事实,才谈得上考试结果的检验。在没有实际检验南大考试实况的情形下,凭空建议南大效仿马大的校外考试制度,在根本上就是本末倒置。这是一个把马车置放在马匹前的愚蠢。

评议指出南大没有理由不使用马大的全部或部分的校外考试委员。这是一个错误的认知,问题不在于南大没有理由不采用,而是马大的考试委员为何与如何可以快速的提高南大的学术水准。缺乏了令人信服的解释,那只是无所根据的空话。

实质上,这是一个没有经过大脑思考的荒诞建议,更是充分体现了评委对南大的大学性质,一无所知。南洋大学的教学媒介语是华文,而马来亚大学的教学媒介语是英文,那么,完全不认识华文的英国人教授,要如何评阅南大的华文试卷?

九、(十五)指出:一,南大必须按报告书的建议进行改组。二,必须等待数年之后,再由另一个评议会考量,南大文凭是否可以被承认。三,政府从宽对待即将毕业的南大生进入政府部门工作,不过,工资得另行决定。四,南大毕业生的前途看个人工作表现。

毋庸置疑。其内容确实是十分具体的,传递了官方对南大未来规划的信息。如果没有来自官方的指导,评委是不会知道官方如何的处理南大毕业生的政策内容。

重要的信息是,南大文凭的被承认是有个时间表的,也就是,数年之后。另外,由于文凭不被承认,所以南大毕业生的工资,不能与其他被承认的大学文凭享有同等的待遇。还有,南大毕业生的前途是依靠对统治者的政治忠诚,凡是无条件支持政府消灭华文教育的公务员,前途必定完美无瑕,一帆风顺,享尽荣华富贵。

九、(十六)鼓励南洋大学向马来亚大学学习与靠拢。预告了南洋大学的未来发展,必将是遵循马来亚大学的发展蓝图。

九、(十七)我们希望目前存有的两间分别的『华文大学』及『英文大学』的思想,将会由两间马来亚的大学思想取代之。这两间马来亚的大学,一间以英文的教学为主,而另一间的教学则以华文为主。这两间大学的共同理想是以多种语文,良好的学力及知识上的联系,建立一个相互了解及尊重的和谐社会。我们相信,这样一来,目前由于教育上的隔阂而存有的相互猜忌,将在独立与自由下成长的新团结中完全消失。

图穷匕见。报告书给予南洋大学的改组路线图是,学习,采用,靠拢马来亚大学的教学与行政模式,同时也接受马大的发展蓝图。最终的结局是南洋大学的思想,将会被马来亚大学的思想所取代。

这就是南洋大学历史的真相,一所具在地文化价值观思想的本土大学,最终却是被一个传承殖民思想的英国殖民地大学,全盘取而代之。这是一个违反历史发展规律的现实。由此而观之,毫无疑问的,南洋大学必然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肯定是世界后殖民历史上的一个特殊案例。这是一个充满悲剧色彩的历史荣耀。



---

分类题材: 南洋大学史实_ntah , 政治_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