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剖释白里斯葛报告书评议 第八章

17/03/18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第八章判定,其内共有四点。

八、(一) … 我们和南大赞助人,职员,教授及学生的极其稀少及短暂的接触中见到许多令人钦佩之特点。对这些特点没有必要补充。既然我们是被邀请考虑学术水准及提出改良建议,我们仅把我们的判定限于下列数点:

(一)南大扩充的太快而于招生前长期未做连贯性的紧密计划。
(二)南大目前的组织及行政方法并不符合大学型的现代教育机构。
(三)实验室与图书馆的设计水准并不符合大学在学学生适当训练的需求。
(四)我们认为大部分的教授人员不够资格给予大学学生的适合指导,该大学的雇用条件似乎阻止了许多够资格的人士接受该大学的聘用,而经为该校聘用的够资格的教授则感觉沮丧而不能振作。
(五)结果,该大学便缺乏学术性的研讨气氛。
(六)课程太过繁重,学分超过通常需要,学科缺乏连贯性及均衡,缺少整然程序,主要学科被课程遗漏,反而选了没必要的学科。

这六项所谓的判定,都是完全没有事实基础为依据的无稽之谈。何谓扩充的太快?何谓不符合大学型的现代教育机构?何谓实验室与图书馆的设计水准不符合训练需求?如何评议教授不够资格?如何判断出缺乏学术性研讨气氛?何谓课程太过繁重?报告书对这些问题,都没有给出必要的事实作为判定的根据。

从普通常识知道,好坏评价是以一个合理与公正的设定准绳来度量一个既成事实,即根据准绳各个系数与事实进行对比,从而测量出事实与准绳之间的差距。差距幅度决定成绩好坏。可是,报告书对这六点判定没有提出任何的测量依据。

创办南大是满足战后华校生的大学教育需求,相对于庞大的大学学位需求,南大第一届招收五百八十四名新生是杯水车薪,不是太多而是太少。报告书指责南大计划每年招收五百名新生的事实是招生太慢,满足不了学生上大学的殷切需求。

南洋大学是以私人有限公司的法人地位办学。这是世界大学教育历史上的首创,既然没有一个可以作为依据的大学模式可以用来比较,评委如何会知道南大组织不是一个现代教育机构?判定凭什么样的标准来否定南大模式?南大创办人都是区域内的成功商人,对现代企业机构的组织与管理,有足够认知与独到见解,不然,如何会是腰缠万贯的巨贾?事实是,新马商人早在20世纪初已经在美国纽约经营国际橡胶贸易,华商经营的黄梨罐头亦是世界级的最主要供应商。也就是说,华商对现代机构组织有着实质性的认知与掌握。然而,反过来看,商人办学的思维,却不是没有商业经营经验的学术人员所能理解的,所以评委不具资格评介商人创办的南洋大学。

实验室与图书馆的的完善是一个阶段性的进程,需要一段足够长的时间逐步推行,绝对不可能一步到位。如果评委还是拿第七章的哈佛大学与南大做为对比例子,那,这就不是南大有问题了,而是评委的认知出现了严重的问题。南大尚处于草创阶段,评委无视客观现实,单凭有预设立场的主观意愿,来判定南大设备的设计水准不符合训练需求,是一个非常不科学的武断。

南大的师资主要来自台湾与香港,所以否定南洋大学的师资资格,等同否定台湾的大学师资资格。南大与台湾的大学师资资格,具有相似与同等的学术资格与教学资历。更有甚者,基于南大薪酬是台湾的大学薪酬三陪,所以南大必能吸引更佳的师资队伍。这些师资离开南大后,都是回返原处,继续教师工作。此外,由于滞留台湾与香港的学者,都是源自中国大陆,就此而言,否定南大师资亦等同三位源自中国大陆之评委,自我否定本身的学术资格与教学经验。可见,否定南洋大学师资资格的判定纯属官方主观意愿,完全没有事实的根据,是站不住脚的。

南洋大学缺乏学术性的研讨气氛的判定,更是一派胡言。报告书的七、(四)有一段文字:目前南洋大学学生刊物,可说非常可观。真相确实就是如此。根据坊间资料,评议委员参观云南园之际,图书馆展示了许多南大各个院系的出版物,介绍师生们的作品与研究成果。可是,评委只是观望并没有互动,对侍候一旁等待回答评委提问的师生视而不见。坊间有一个说法:评委除非得到官方的事前同意,是不允许私下主动与大学师生交谈。这就是判定之所以一派胡言之所以然。

关于大学课程太过繁重与课程编排等的判定,主要来自评委的主观意识,也是一个没有事实基础的武断。大学教育体系是中学教育体系的有机延伸,所以大学课程制定与科目内容编排等等教学内容,必然与在地中学体制的内容与内涵相互连接贯通。一个对区域的华文中学体系一无所知的评委,是凭借何种事实根据,来对南大课程的课程编排与科目内容进行评议?可见,评议纯属无中生有的杜撰。

八、(二)由于上述的判定,我们很遗憾我们必须对南大的学术水准做不利的报告。本着良知,我们再度表示遗憾,我们目前不能向新加坡政府建议承认南大学位与其他经被承认的大学的学位相等。

评委是根据六点判定而得出必须对南大的学术水准做出不利报告的结论。然后,再进一步的向新加坡政府建议不要承认南大学位,具有与其他经被承认的大学的学位相等。

单凭六点没有事实根据的主观意识,就能得出对南洋大学水准的不利报告,是一个必然要被历史谴责的政治算计。更荒唐的是,评委竟然可以明知故犯,无所顾忌之超越审查工作的权力范围,提出否定南大学位的建议。可见,官方刻意打击华人教育之政治目的,不言而喻。

姑且不考量六点评议的合理与否。无论如何,单凭这六点判定是绝对不足于否定南洋大学的学术水准。固然,招生,行政,设备,师资,气氛,课程六个因素是组成大学的架构,但是,这些组成部分都和大学水准没有必然的关系。

举个实在的例子。成立于1858年的英国伦敦大学校外考试体系,就是一个所谓的经被承认的大学的学位。然而,事实是,这一所校外大学,没有招生人数的限制,任何人只要符合入学条件,就可成为在籍学生。这所大学没有设备,没有师资,没有功课与学术气氛,但是,只要按时交学费,只要考试及格,就可以获得被政府承认的大学文凭。伦大校外的办学经验证实,考试是检验学生大学水准的唯一准则,其他因素都是可有可无,并不是绝对与必需的条件。

毫无疑问,对比伦敦大学校外考试体系,南洋大学是一个体系更为完美的大学教育机构。令人费解的是,在英国受教育的白里斯葛,何以不拿伦敦大学校外考试体系和南洋大学做个比较?更离谱的是,英国殖民政府的教育部官员,何以不采用本国的大学模式,而是选择采用美国的大学为审查南大的楷模?

说实在的,评委为何非得一再引用哈佛大学为例子,来表示南洋大学的缺陷与不足?何以不选用伦敦校外大学,来凸显南洋大学的优越与完美?毋庸置疑,这正是司马昭之心。

八、(三)虽然我们未能看到学生们的实际工作,可是,我们觉得我们必须报告:经我们会见过的学生的智慧,求知欲,热证及进取心给我们一个很深刻的印象。政府对南大的前途及南大学位的承认无论做什么样的决定,…。

从本章起首之:我们和南大赞助人,职员,教授及学生的极其稀少及短暂的接触。和本节之:我们未能看到学生们的实际工作的两小节文字,可以证实评委的整个审查学术过程,并不涉及到南大教师与学生的参与。

这一种诊断者与被诊断者之间无所关系的诊断,是一种什么样的诊断?单凭这一种无所接触的遥感诊断,如何会得出一个正确与科学性的诊断结果?这些文字记述又再次证实了,白里斯葛报告书,绝对不是一份按正规程序执行的学术性调查报告。

此外,评委提及之:政府对南大的前途及南大学位的承认无论做什么样的决定,这一段文字,也说明了,报告书的结论将会被政府利用来制定影响南大未来发展的政府政策。从其居心不良的意图,可以清晰知道南大的未来必定是艰辛与苦难。

八、(四)本质上,本节与八、(三)的内容一样,都只是鳄鱼的眼泪。不过,从文字上看,部分还保留了华人意识的评委应该已经认识到,在未来的日子,南洋大学的创校宗旨,必然是会被新加坡政府彻底的颠覆。



---

分类题材: 南洋大学史实_ntah , 政治_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