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鄞义林被迫逃到台湾生活

16/03/18

作者/来源:周慧仪 关键评论 https://asean.thenewslens.com

新加坡究竟能接纳多元声音的空间多大?

在台湾,或许没有很多人知道他是谁。

身为一名部落客兼社运人士,鄞义林(Roy Ngerng)过去时常在自己的部落格《The Heart Truths》裡,讨论有关新加坡社会、政治和经济的看法。

自2014年,他将目光移到新加坡公积金政策(CPF)上,多次撰写文章批评这个「强制退休基金」衍生出来的管理问题;后来一篇名为〈你的公积金去了哪儿?城市丰收教会审讯的启示〉的文章让鄞义林身陷官司,因为他被指控涉嫌影射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主席挪用公基金款项。

而这名主席正是新加坡总理——李显龙。

总理李显龙后来透过发出律师信要求他撤下文章,并要求做出道歉和赔偿。因应总理的要求,鄞义林删除了有关贴文,引述的新加坡政府网路资料也被删除;除了发表道歉声明,他也愿意支付5千新币作为赔偿。不过,李显龙的律师以「诚意不足」驳回鄞义林的道歉,认为他提出的赔偿金额具「嘲弄意味」,而决定控告他毁谤。

同年6月,鄞义林和其他维权人士发起「把公积金还给我们」的集会,在新加坡唯一准许集会的芳林公园抗议,批评政府使用高压手段恐吓人民。他们也提出其他诉求,包括呼吁政府提高存款利息、提高公基金的使用透明度和弹性空间。出乎他们预料,这场集会吸引了约6千人前来。

集会结束后,鄞义林就被公司以「玩忽职守」为由解雇了。而随后,鄞义林毁谤李显龙罪名成立。

2015年12月,李显龙的律师开桉陈词,表示鄞义林并无悔意,且过去涉及毁谤部长的桉件赔偿金额都介于新币10万至40万间,而李显龙作为一国总理,因此要求法官判处鄞义林支付高额赔偿。法院最后宣布鄞义林必须向李显龙支付约15万新币(约新台币360万)的赔偿金。其中,10万新币为一般损害性赔偿,5万新币为加重性赔偿。

鄞义林最终同意分期缴付,但预计需要17年才能全部缴清。

鄞义林的文章探讨什麽问题?

新加坡的公积金制度一直备受推崇,也是让李光耀颇为自豪的措施。

不过鄞义林发现,当地低收入户的实际工资名列全球发达国家中最低;此外,政府要求人民将公积金用于教育、医疗等领域,但投资公积金的主权基金和政府公司对人民的派息却是偏低的。他说道,资料显示目前仅有7%的长者拥有足够的公积金存款养老,八成的人无法维持中等的生活水平。

那新加坡的公积金制度是怎麽运作的?当时,新加坡国立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王江雨就撰写〈新加坡人为什麽抱怨公积金?〉一文,介绍了相关制度。

文中,王江雨提到新加坡现行的公积金制度是英国殖民政府在1955年所建立,政府以法令形式要求当地公民和永久居民必需将他们的部分月收入存起来。对于55岁以下的雇员,他们每个月必须存取其月收入的36%,其中雇员缴纳20%,而雇主缴纳16%。新加坡政府将利用这笔金额来进行各种投资,并且支付一定利息给会员。

王江雨分析这个制度对于政府是百利而无一害的安排,也具新加坡以「严父」治国的特色。尤其,深信「菁英主义」的李光耀内心并不相信人民可以彻底为自己负责,因此才会「替孩子管理金钱」。该副教授并不否认公积金制度的好处,但他也提到政府和人民的权益在这个制度的运作中是不对等的。

他说道,政府强制佔有人民的部分财产,对人民该怎麽使用施加了种种限制,自己却可以按照意志去使用。尤其,这笔庞大资金的使用和管理完全由政府官僚做主,一般人难以了解如何运作。民众也开始抱怨政府支付的利息太低,包括在公积金的使用上缺乏弹性空间。

该副教授的分析多少呼应了鄞义林在集会上的诉求,而这也意味着,鄞义林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民众的心声。

人权组织:新加坡扼杀公共事务辩论

针对鄞义林一桉,《The Online Citizen》编辑许渊臣(Terry Xu)早前就撰文指出李显龙在处理相关问题上「双重标准」。

新加坡去年因为「李光耀故居」一事闹得沸沸扬扬。该编辑质疑,为何总理李显龙并没有起诉让他「名誉受损」的李家兄妹,反而选择私下和解,并且愿意在国会上接受质询?相较之下,鄞义林的「毁谤罪名」在此显得微不足道。从这一点看来,鄞义林一桉大可以轻鬆解决,李显龙其实只要透过发布声明回应即可。

此外,也有一些网路评论认为,年收入百万的总理提控一名普通公民,未免给人「以小欺大」之感。

人权观察组织在去年12月发布的报告指出:新加坡政府过度利用刑事法律、压迫性的行规规管和民事诉讼,去打压人民的言论和集会自由。那些批评政府和司法机关,或对宗教和种族议题发表评论的人士,经常会面临刑事犯罪或民事侵权的控告。不过,控告的理据并不充分。

该组织亚洲区副主任Phil Robertson就指出「新加坡自诩为现代化国家和做生意的好地方,但自称为民主国家的人民不该因为批评政府,或是评论政治议题而担心受怕。」他也说道,长期以来对于言论和公共抗议加以直接或间接的限制,新加坡公共事务的论辩已遭扼杀。

被李显龙控告后,鄞义林现在难以在新加坡找到生计,即便是规模庞大的国际公司也不愿聘请他,于是他在2016年被迫离开新加坡,逃到台湾。

在接受半岛电视台访问时,他说道「如果你没有住在新加坡,你不会明白那份恐惧。有时我会问大家(这个问题),他们会说自己不怕。」鄞义林接着问「那你们会挑战政府吗?」,他说道他们的回应是迟疑的。

鄞义林于是笑着说「所以这代表你们恐惧啊!」

当然,也有新加坡民众是不认同鄞义林的,除了认为他不该毁谤总理,也质疑他的部落格文章是否属实。不过换个角度,这个议题也提供了一个平台去思考:这个国度可以接纳多元观点的「空间」,到底有多大?

新闻来源:

部落客诽谤李显龙 判赔360万分期17年偿还(中时)
新加坡异见博客诽谤罪成 李显龙指对方道歉没悔意 拟索高额赔款(立场报导)
涉诽谤李显龙 新加坡异见博客今被判赔偿82万元(立场报导)
新加坡:以法律吓阻言论、集会自由(人权观察组织)
批评公积金 首位诽谤罪成网民 星洲博客羡慕港人上街抗争(苹果新闻)
Should Roy Ngerng seek a refund for defamation damages paid to PM Lee?(The Online Citizen)

---

分类题材: 人物_biogphy , 政治_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