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剖释白里斯葛报告书评议 第六、七章

11/03/18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第六章 考试 ,其内列出七点,实则为八点,因为重覆了第五点。

六、(一)表示同意南大的入学考试是一个选拔与录取新生的可行做法。

六、(二)列出参加入学考试的三种最低学历要求。

六、(三)语焉不详。文字的大意应该是在说:期待对工作不热心的教师,能够把低级教材转变成高级教材,是大学的一个错误。为不够入学资格而开设的先修班开课教导,并不是教师所熟悉的工作。开办先修班对于大学当局来说,也是在浪费资源。从过往中国大陆的办学经验来看,开办先修班是不实际的。

六、(四)提出设定入学考试所必须考虑的几项因素。

六、(五)提出录取新生的两个方法。一,每一系录取新生的最高的数目应视各该院系的职员数目及设备而定。二,如果合格的新生人数太少而位置又多,那么,尽量容纳其他的学生。但不应该超过其最高额。

六、(五)如果所有位置不够容纳全部合格学生,那么便应该按照学额录取学生。

六、(六)提议先设立学生顾问制度,稍后,升格为导师制,以一位学生配一位教师,让教师负责指导学生选修课程,等等学习上的各项指导。

六、(七)建议南大设立一个校内考试委员会以拟定考题并批阅考卷。同时也要采用马来亚大学的校外考试制度。

实质上,这八点评议与考试议题所应该涉及的的内容,文不对题,答非所问。

这八点评议再次体现了评议会对工作目的之错误认知。评议会的工作不是提出理论性的办学法则,而是要脚踏实地的检验南大办学的实际状况。简言之,评议会必须根据一个合理的办学准绳,去量度南洋大学的运作实况。

从这八点评议来看,其中没有一点是在检验南大的考试制度和教学的实际关系。其实,即使对评议自己同意的可行做法,也没有进行必要的检验。

举个例子,六、(一)简单的表示同意南大举办入学考试,但是,这样的评议是不足够的。评委有必要实地的检查南大是否确实遵守了这一个准则?也就是说,是否每一名南大生都是经过入学考试才获得录取?有没有走后门的学生?

众所周知,政府内政部安排没有中学文凭的职业学生,即学生特工,进入南大当内奸。因此,按六、(二)的要求,即持有中学文凭的资格才能参加入学考试,那么,这类职业学生是在没有参加入学考试情况下进入南大。而评委的职责,就是寻找并且指出这类违反南洋大学人学准则的案例。

明显的,评委根本就没有去做这一项本份内的工作,更别提这份检验工作做的是否完美,审查的结果又是如何?

评委批评南大开先修班是一个错误与浪费金钱的办学。以‘对工作不热心的教师 ’与‘不是教师所熟悉的工作’来描述大学教师,是对专业与品格的侮辱。然而,这一种不当的指责却反映了评委对南大的偏见与对现会社实的缺乏了解。

先修班的设立能够为因战乱而失去上大学机会的青年,以及,来自东南亚的学生,有效的重温功课以便做好回返校园学习的准备。新生的学术基础越是夯实,吸收大学课程的效率必然越高。这是一个很符合教学原理的好政策。

评委引用了中国大陆的经验来否定南大办先修班。这是不当与错误的例子。中国有许多的大学选择,学生可以根据各自的程度报考大学,而南大是东南亚华校生的唯一选择,所以先修班能够让各地的新生在同一起跑线上开始大学教育课程。

评委对大学收生的指导,目的是确保大学当局的招生人数,不会超出预定的学位。换言之,预防合格入学学生的人数超标时,南大添加学额增收新生。可见,官方确实是千方百计,想方设法之实质性的干预大学运作。

最重要的一点是,评议会的工作是检验南洋大学的学术素质,而考试则是任何评介准绳中的单一最重要标准。然而,评委对南洋大学的考试制度和大学对考试制度的执行程度与效果,却没有一点的记述。换言之,评委根本没有实际的评审过南大学生的科目考试试卷。

南大已经开课三年左右,所以三院十二系经历过两次年终考试,有许多客观存在的资料,可供评委的审查与评阅。然而,在毫无任何必要的解释情况下,评委却选择要放弃这一个公正与科学检验南洋大学学术水准的正确途径。

从这一些事实不难得出一个客观与合理的结论,那就是,大学课程评议委员会对南洋大学的实际学术水准是完全的一无所知。说白了。白里斯葛报告书之不承认南洋大学文凭的建议,是一个完全没有事实根据之具破坏性的政治结论。

此外,根据大学的统计数据,南大第一批学生中有17%新生是来自英文中学。由于南大的双语教育允许学生以英文作答试题,所以实际检验南大试卷,会呈现至少两种实况,一,南大学生以英文作答试题的事实。这一事实必将有力的否定南大是单一语文大学的指责。二,按五、(四):要求南大放弃一些较适于研究院学生的专门学科之点评,检验考卷可以证实南大的学术水准偏高。然而,南大学术水准偏高的事实,也必然否定官方预设之不承认南大学位的结论。

事实确实是如此。从评议会的组成目的来衡量,白里斯葛报告书的第六章,是有关南洋大学学术水准评估的单一最重要的一章。然而,这却又是整份报告书中,内容最为空洞与贫乏的一章。考试一章之所以要比其他章节更重要,是因为评议会的不承认南大文凭的结论,有必要通过本章内容,提供必要的数据与确凿的证据,详详细细的解释为何与如何,评委会得出一个不利南洋大学的负面评价。这是一个基本与必要的条件,所以违反了这一个先决与必要条件的白里斯葛报告书,不具公正,客观,合理与可靠性。本质上,这是一份政治审判报告书。

第七章 学生生活 , 其内共有四点。

七、(一)这是一则莫名其妙的评议。报告书说:良好的大学风气,养成难而破坏易。为了这缘故,学生人数之增加,就不宜过速。现在人类服务社会的精神与领导能力,日益重要,所以在准备的过程中,其经验范围就不应受到地理上,种族上语文上或宗教上之狭隘限制。

大学风气的好坏,何来跟学生人数增加与其增速相关?众所周知。华校的风气向来良好,作为华校教育最高学府之南洋大学的风气也是极为优秀。何惧之有?看来,言外之意,无非是要重复告诫大学当局,政府不希望更多的华校生接受大学教育。

所谓的不应受到地理上,种族上语文上或宗教上之狭隘限制,其真正意思是要说,南洋大学必须放弃华文教学媒介,改成一所与马来亚大学一样,可以接受非华人学生的大学。

七(二)同样是司马昭之心。报告书说:‘ 按照上述的道理,我们认为重量不重质,大批地录取新生而未曾详细考虑这措施对课程上以及课外活动上所可能发生的影响,乃是不健全的政策,无论多增学位的须要是怎样的大,…。 ’

这一段文字,明显的是说,多招收新生是重量不重质,乃是不健全的政策,这又是再次传达官方的愿意,那就是,不希望大批的华校生接受大学教育。

报告书也建议,南大提高学费,并且以哈佛大学为例:‘ 学费增加三百五十巴仙,但是助学金已经增加了一千二百巴仙了,现在哈佛大学所给予学生的补助金达全部学费的一半强。 ’

评委拿哈佛大学的收费做为南大参考例子,是一个脱离现实的建议。让南大把学费增加三百五十巴仙,是等同把南大的校门给关上。南大众多学生都是来自贫困家庭的子弟,无法依靠家长提供学费,多半是靠半工半读的方式,自力更生。

回顾历史,南洋大学之所以有良好的校风,正是因为这一批学生珍惜得来不易的大学教育。并且在政策歧视的苦难磨练下,学生的思想更成熟,也更乐意无偿的回馈社会。拨乱反正被扭曲的南洋大学历史,捍卫被污蔑的南洋大学名誉,反对南洋理工大学偷天换日,盗窃南洋大学的校史与校名之不懈努力,就是这一种华校教育熏陶下的饮水思源,感恩图报之人文价值观的具体展现。

七、(三)这一则评议内容与评议工作目的离题甚远,是个自言自语的独白。大意是说,留在本地一间好的大学就读可以熟悉当地社会,所以要比到国外读大学有意义。大学毕业后,才到外国留学,学习专业训练。

这些自说自话的评议和评议工作目的完全的粘不上边。确实不知其所为何事?意义何在?但是,唯独反映出了撰稿者的低智商。

七、(四)建议为了让通学生融入大学生活圈,应该设立学生会所。为了培育学生的责任感与独立精神,最好是不要给津贴于学生会或其属下的种种式式的协会。评议还对如何制定管理守则等等提出意见。末了,报告书指出:在刊物上对老师与同学的批评,似乎尚需较大约束。诸如此类的轻率鲁莽行为,往往须要教职员更耐心地更精明地詢詢善诱,使年少力强充沛盈盈的精力可以陶冶成一种有了涵养的智慧。…。

同样的,这一则评议内容与评议要审查大学学术水准之工作目的偏差很大。固然,校园内的生活素质影响学生的学习进程,但是,大学课程,科目内容,教学,作业,考试等等课室内的学习生活,才是审查教学水准的主要对象。

报告书批评南大学生发表的意见,认为是轻率鲁莽的行为。事实是,南大学生的意见是在于指出官方政策上的不公正,以及维护民族文化教育的权力。这是每一位国民的不可推卸的社会责任。可见,华校生为社会正义发声的能力与勇气,正是统治者不希望更多华校生接受大学教育的最主要因素。

从评议内容来判断,本章文字极有可能是由曾经担任过大学宿舍舍监的白里斯葛所撰写。如果属实,那么,白里斯葛的评议水平之低,一目了然。由此来看,正是因为如此滥竽充数的资历,才会被英国殖民政府选为评议委员会的主席。事实上,白里斯葛先是于1957年出任马来亚大学的一个调查委员会的委员,是英国人可以信赖之,你办事我放心,的最佳人选。



---

分类题材: 南洋大学史实_ntah , 政治_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