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船东奥托海事破产

08/03/18

作者/来源:观察者网 http://www.zgsyb.com

“拖累”中国船厂 7艘超10亿元海工船面临弃船

  日前,一家新加坡航运公司向当地高等法院申请破产保护。引人关注的是,这家公司曾和中国武船集团签订造船合同。这意味着,武船集团将面临弃船风险。

  据新加坡《海峡时报》2月26日报道,由于负债已高达8.77亿美元(约合11.6亿新元),为避免被清算,新加坡一家航运公司——奥托海事有限公司(Otto Marine Ltd.)向高等法院申请破产保护。

  报道称,奥托海事目前已经从新加坡交易所摘牌。其提出申请,要求接受司法管理。根据彭博社此前获得的司法管理申请,造船商希望在法院的监督下扭亏为盈,并在重组债务时不让债权人插手。

  新加坡法院举行了闭门听证会。会上,新加坡航运企业申请了司法管制人员,并提出相关请求,但债权人的律师提出休庭辩护。听证会目前已经延期到3月12日,具体的听证日期由法院确定。

  奥托海事此举来自于大华银行(UOB)今年1月提出的一项申请,后者要求奥托海事结清1960万美元的债务。

  在一份宣誓书中,其执行总裁、马来西亚大亨丘志肖(Yaw Chee Siew)表示,奥托海事无法偿还债务,其现金流可能仅够再维持两个月。他表示,该公司的总资产约为8.69亿美元,其中大部分资产不太可能全部收回。

  该公司已经聘请PRP律师事务所,并打算从KordaMentha Pte任命一名司法经理。据悉,目前奥托海事已经从一家匿名公司获得了投资意向书,如果符合某些条件,这家匿名公司愿意投资奥托海事。

  奥托海事公司由70家在新加坡和海外设有子公司,联营公司和间接子公司的实体组成。

  其在印度尼西亚的巴淡岛经营一家造船厂,并在全球主要石油和天然气市场部署了一批近海支持船。

  与离岸海洋领域的许多其他参与者一样,2014年,原油价格暴跌导致近海船只和造船业的需求下降,奥托海事公司遭受重创。

  据了解,奥托海事成立于1979年,于2008年在新加坡上市。截至2016年6月,奥托海事累计亏损增加至2.03亿美元。当年10月,奥托海事从新交所主板上摘牌,丘志肖(Yaw Chee Siew)以每股0.32美元的价格收购该公司,成为该公司执行总裁。

  根据丘志肖提交的文件,他和附属公司多年来向奥托海事注资2.08亿美元。

  对于目前奥托海事再次面临困境,丘志肖表示不会继续承担公司债务,并为公司注入新资本。

  奥托海事的子公司澳大利亚海工船东Go Marine Group与其子公司Go Offshore已经于去年年底进入破产管理程序,成为又一家在此次市场衰退中破产的海工企业。

  武船制造的7艘海工船或面临被弃

  据国际船舶网介绍,2014年8月,武船重工和奥托海事签订了4(确定建造)+4艘(船东具有选择权,观察者网注)平台供应船(PSV)订单,交付期定于2016年,这8艘船采用Ulstein的PX121型设计。

  对于船价和具体合同细节,武船集团并未公布。但按照当时行情,单价约2800万美元左右,4艘生效订单总金额约1.1亿美元,合计约7亿人民币。

  据当时媒体介绍,除了拥有能够容纳石油、水、钻井液等多种货物的储罐外,新船还拥有4个不锈钢储罐,用以运输易燃液体或腐蚀性化学制品。

  另外,奥托海事在武船重工订造了4艘三用工作船(AHTS),单价为1750万美元,合计7000万美元,约合4.4亿人民币。两笔订单总计约11.4亿元人民币。

  据了解,奥托海事目前拥有在运营船29艘,未交付手持订单8艘,包括平台供应船4艘、三用工作船4艘,均属于海工船范畴。其中7艘是由武船集团建造尚未交付,含4艘平台供应船和3艘三用工作船,总金额超过10亿元人民币。目前看,这7艘海工船交付的可能性很小。

  业内人士指出,正常情况下,在签合同后,船东会向造船厂支付20-30%的订金,之后会在开工、首个分段上船台/入坞、主船体合拢、下水/出坞等节点各支付一部分资金,最后在船厂交船后付清全款。但在海运市场低迷时,也有首付比例会低至5%的情况。

  另据媒体报道,由于原油价格暴跌,致使订单合同枯竭,奥托海事成为众多油服公司中不能支付债务的一家企业。

  彭博社的数据显示,过去五年中,在东南亚,至少有150亿美元的债券和贷款陷入困境,其中奥托海事、斯韦伯控股(Swiber Holdings)、毅之安控股(Ezion Holdings)和以斯拉控股(Ezra Holding)涉及其中一半债务。

  达拉斯Haynes & Boone LLP律师事务所称,自2015年以来,油价暴跌至少令134家北美石油生产商破产。随着2017年油价从底部上涨约50%,这一速度已经放缓。

  油价下跌拖累海工船发展

  据业内人士介绍,船厂的产品主要分两大类:一般货运船舶和海洋工程平台及辅助船舶。其中,一般货运船舶订单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出现减少。海洋工程平台和辅助船舶订单,在2014年油价出现下跌后也出现锐减。

  虽然海工市场低迷,但是武船集团在2015年却接连获得海工船大单。根据中船重工当时发布的消息,武船集团与新加坡船东签订的6艘8000HP AHTS、10艘16000HP三用工作船日前获中船重工集团公司批复,其中武船自主设计的8000HP AHTS船型是首次打入国际主流市场。

  对于新加坡船东频频与国内企业签订海工船合同,业内人士分析认为,油价暴跌,船海工程产品价格也呈现下跌态势,船舶运营商可能期望借机抄底。

  而对国企造船企业来说,海工产品“交付难”目前已经反映在中国船舶的财务和经营上。

  据微信公号“航运交易公报mp”介绍,根据中国船舶2017年三季报显示,其前三季度净亏损2.93亿元。中国船舶坦言,受海工市场持续低迷、原材料价格上涨及人民币升值等因素影响,预计全年净利润将继续亏损。当时分析认为,如果这样,2017年将是中国船舶连续第二个年度亏损,按照上市规则,中国船舶2018年或被ST。

  对此,2017年11月13日,中国船舶发布全资子公司上海外高桥造船部分海工产品合同转让公告。根据公告,上海外高桥造船拟将手持的7座自升式钻井平台及4艘平台供应船转让给天津中船建信海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天津中船建信海工),合同金额总计74.84亿元。

  “鉴于中船工业这么处理外高桥的海工资产,如果新加坡船东弃船,中船重工也可能会这么处置武船的海工资产。”业内人士告诉观察者网。

据了解,武船集团全称为武昌船舶重工有限责任公司,始建于1934年,原名武昌造船厂。“一五”期间被国家列入156个重点建设项目,其下有18个子公司,是我国重要的军工生产基地和以造船为主的大型现代化综合性企业。除海工船外,武船集团还负责建造了“向阳红”系列科考船、环境监测船、巡逻舰等等。

---

分类题材: 行业_industries, 私有企业_pco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