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日本、新加坡--道德教育的文化特点

29/08/03

日本、新加坡--道德教育的文化特点

作者: 颂文 日期: 29-8-2003 来源: 《外国教育》http://zsdy.zsedu.net/menu2.php?id=338

日本和新加坡都是中国的近邻,它们有共同的文化渊源,无论在教育思想,还是在教育内容和方法上,都可以看到传统儒家文化的痕迹,两国在现代化进程中,都遇到了东西方文化的冲突和矛盾,在两种文化碰撞中,如何正确吸收外来文化,重构本民族共同的价值观;如何发扬民族文化特性和精髓,加强道德教育,它们在这方面有许多经验值得我们借鉴。本文仅就文化传统的层面对日本和新加坡的学校道德教育的特点和趋势作一浅析。

一、德育为首

日本和新加坡的政府高度认识道德教育的重要性,把它放在学校教育的首位。

这是两国的共同特点,是东方的文化传统,也是受儒家思想影响的结果。

儒家文化的特性,表现在对教育特别是道德教育、对群体、对修身和精神价值、对考试和学绩选才的重视。这种文化特性,对两国的政治稳定、经济繁荣起了积极的作用。

日本和新加坡商品经济的高速发展,一方面使社会现代化和人民生活水平日益提高,激发了人们的开拓进取和创造精神;另一方面也带来一些负面效应,人与人之间愈来愈多地形成金钱利害关系,追求物质利益的欲望压倒其它一切追求。

由于功利主义价值观的影响,带来诸如民族与国家意识淡薄,缺乏公德观念、学校偏重智育而忽视德育、极端个人主义盛行、道德水平下降、犯罪率升高等一系列社会问题。这些问题引起两国政府和社会的严重关注。

在日本,近些年来,社会强烈呼吁加强道德教育,要求把加强道德教育作为教育改革的首要任务。1984年,日本前首相中曾根康弘在施政演说中指出:“展望21世纪,一个势在必行的全面改革教育的时代已经到来”。在他的倡议下,日本成立了作为总理大臣咨询机构的日本临时教育审议会(以下简称临教审)。临教审在审议日本第三次教改方案的报告中,强调加强和充实学校德育的重要性,指出:“教育荒废”的现象实际上是青少年“·心灵荒废”的表现,“它的内涵是和青少年的人格崩溃的危险联系在一起的”,呼吁全社会动员起来关心道德教育。“只有重视思想素质的培养,才能保证人才的健康成长”。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日本教育的培养目标一直是按照“智德体”的顺序提出的。近年来,鉴于上述社会问题,决心把道德教育放在首位,把原来的“智德体”的顺序转变为“德智体”的顺序排列。

新加坡政府明确表示:“要追求现代化,不要西方化”,“要建立新加坡的新文化”。前总理李光耀特别强调要防止新加坡变成“伪西方社会”,并把这一问题提高到国家存亡兴衰的高度来看。他指出:“如果年轻一代模仿西方,‘去做西方所做的事’,那么我们就将陷入困境”。“(西方)靠损害社会而过分尊重个人的做法已经造成很大混乱”,“给公众带来痛苦、不安全感和使他们失去安乐感”。目前,新加坡政府和社会各界围绕加强人们的国家意识、建设和弘扬民族文化、抵制西方价值观、弘扬东方文化和价值观,而不断采取相应措施。政府依靠人民,使整个国家形成了一个良好的道德观念和精神风貌,从而维护了新加坡长期稳定的政治局面。

在教育改革中,两国都十分重视道德教育,把它放在学校教育的首位,提高到关系国家命运的高度,由国家最高领导机构或政府首脑亲自提出要求或意见,组织专门机构对学校道德教育问题展开调查研究,并做出重大决策,在全国范围内强力推行。这一特点体现了当代市场经济和现代社会发展对学校德育工作的客观要求,是一个国际性的发展趋势。因此,我们同样必须站在历史的高度,以战略的眼光来认识我国在改革开放形势下,学校德育工作的极端重要性。

二、文化融合

日本、新加坡在东西方文化冲突、融合、交汇中,汲取西方教育价值观的合理成分,重构本民族共同的价值观,在现代化的基础上古为今用,洋为我用,形成了适应本民族传统、集东西方文化于一体的道德教育特色。

价值观是文化思想的核心,最能反映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文化传统。儒家教育以德育为核心,追求人格的完美;强调“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严于律己,宽以持人”等伦理思想和“修身养性”以便能“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教育价值观。

日本和新加坡正是在这种伦理思想影响下,形成了具有民族精神的道德教育传统。

日本学校德育史告诉我们,在资本主义现代化进程中,日本始终存在着传统道德观念与外来文化观念之间的冲突,这种冲突至今仍存在。

日本明治维新以后,为实现富国强兵和推进现代化的战略目标,在教育政策上提出“和魂洋才”的口号,并成为道德教育的指导思想。所谓“和魂洋才”,是指“东洋精神,西洋艺术”(即科学技术)。其宗旨是,在坚持日本固有的传统道德、民族精神的基础上,吸收西方近代以来先进的文化科学技术,并为其所用。二次大战后,受美国“个人本位”哲学、“功利主义”价值观以及“个人主义”文化传统的影响,日本学校德育课程改革更是把西方民主主义思想与日本的道德传统融为一体。1978年,日本高中教学大纲规定,“学校道德教育的目标是,要把尊重人的精神和对生命的畏敬之念体现在家庭、学校和社会的具体生活之中,努力创造个性丰富的文化和发展民主的社会及国家,进而培养主动为和平的国际社会做出贡献的具有自主性的日本人,形成以其为基础的道德素质”。1987年临教审第四次答询报告中确定了日本面向21世纪的教育目标:培养宽广的心胸、强健的体魄、丰富的创造力,自由、自律和公共精神,世界之中的日本人。这个目标强调了对培养人格的尊重。日本道德课程把关心个性的完善等西方资产阶级伦理思想摆在首位,但基本思想仍没有离开儒家伦理道德,以及宣扬日本民族的优越的神道教理论,保持了“和魂洋才”这一民族特色。无论是在维新时期,还是在已成为“经济巨人”的当今日本,这个宗旨都没有改变。

在对待外来民族文化问题上,日本始终坚持本民族文化传统,并注意吸收有利于本国的因素来“为我所用”,道德教育上的“儒家伦理”观和西方的“功利主义”价值观相结合,这可以说是日本教育的一大特色。

新加坡在独立初期,面临殖民主义遗留下来的种种问题,为了抵制在引进西方文明的同时不可避免地伴随而来的消极因素影响,从本国实际出发,在继承儒家理论文化的基础上,提出自己的共同价值观:国家至上,社会为先;家庭为根,社会为本;求同存异,协商共积;关怀为先,同舟共济;种族和谐,宗教宽容。

在全社会积极提倡这些价值观,将其作为全国各族人民必须共同遵守的准则。新加坡的中小学道德教育就是以这五项共同的价值观为基本精神来组织和进行的。

从这个共同的价值观出发,学校德育目标就是培养学生成为有国家意识、有社会责任感和有正确价值观念的良好公民。

以这五项共同的价值观为基础,新加坡中小学生公民道德教育经历了一个不断更新和完善的过程。这可追溯到70年代,当时新加坡设计了《生活教育》课程,对学生既进行道德教育,又进行社会教育,其目的在于:①帮助学生认识自己忠实、爱国、认真负责和守法的公民义务;②使学生更好地了解自己国家是怎样发展的,更好地了解本国的地理环境;③帮助学生理解和评价东方和西方传统中的合理因素;④引导学生从认识人与社会之间的关系,进而认识社会和世界之间的关系,使他们将来能够在新加坡多民族、多文化的社会中和睦。融洽地生活。70年代末至80年代初,随着西方文化的大量涌入和社会问题的日渐突出,新加坡开始重新宙视和反思公民道德教育。明确提出要加强兼顾国家、社会和个人三方面的教育,重新提出要实行伦理道德教育和公民训练,如1992年,新加坡小学使用新编的《好公民》教材,其总目标是:①向学生灌输适合新加坡的东方道德价值观;②如训练学生的道德判断能力;③教导学生待人处世须为他人设想;④使学生明白身为年轻公民的责任。

总之,新加坡中小学公民道德教育在长期发展过程中,逐步形成了与其多元民族、多元文化社会相适应的、集东西方文化于一体的公民道德教育。这显然是新加坡教育的突出特色。

三、全面培养

日本和新加坡注重人的素质的全面培养,在道德教育中开拓现代内容和现代方法,体现出传统精神与现代意识冲突中的协调、东西方文化碰撞中的融合。

社会的现代化并不仅仅是经济的现代化,更重要的是人的素质的现代化,即人的现代化。人的现代化不只局限于与物质文明建设直接有关的科学素质,诸如知识、经验、技能、智能等,而且包括与精神文明建设直接有关的人文素质,诸如德行、理想、价值观、审美观等。人的现代化体现在人的素质的全面和谐发展。

日本、新加坡在经济现代化飞速发展的同时,也十分重视人的素质的全面培养,这又集中体现在道德教育方面。

日本的教育发展是以整个民族素质的提高为出发点的,体现在它的德育的目标、内容、途径和方法上。在道德目标上,它强调培养具有活跃于国际社会的有个性的、心灵丰富的青少年,从而发出教育要从“智能中心”转向“个性的全面发展”的呼吁。随着政治经济形势的变化和发展以及人的素质的全面培养的需要,学校德育内容除了传统的生活教育、伦理道德教育、纪律教育、劳动教育、爱国主义教育、人生观教育之外,还不断开拓新的现代德育内容,如个性教育、国际理解教育等。日本的个性教育既含有尊重个人价值、尊重个性、培养独立自主的现代意识,又含有自由自律、尽职尽责的传统教育内容,使它有别于西方的个人中心主义和个人自由主义,体现出西方的民主主义思想与日本道德传统的融合。

日本中小学的德育主要通过三种途径来进行,

首先是,通过学校的道德课程来进行。它是根据儿童身体发展的规律、不同年级学生的特点,把道德教育内容分解为不同的层次、深度和侧面,在小学及初中各年级反复循环、由浅入深、循序渐进的过程。采用讲授、讨论、交流、阅读、视听、角色扮演和实际锻炼等教学方法,使学生通过课堂学习形成培养必要的价值观念、行为规范和基本品德。

其次是,渗透到各科教学之中。通过学习各种知识,使学生掌握基本真理、具有科学的态度和逻辑化的思维方式等。再次是,通过学校的特别活动进行教育,这是一种课外教育形式。其目的:一是提供培养具有丰富人性的教育活动;二是通过集体活动促进学生集体意识的形成和发展社会意识;三是培养学生自主的创造能力;四是促进个性的形成,培养自我教育力和自我表现力。

多年来,新加坡政府一直把提高国民道德整体水平视为民族振兴的重要因素,坚持不懈地致力于道德教育的探索,取得了显著的成效。

新加坡学校德育的目标就是要培养学生成为有国家意识、有社会责任感和有正确价值观念的好公民。其中小学道德教育内容的选择,主要是以一个好公民的要求为依据,在内容上确定了“三兼顾五强调”原则。“三兼顾”是个人、社会、国家兼顾;“五强调”是强调国情,强调国家意识,强调新加坡特色,强调内容、形式要符合时代的要求,强调寓教育于故事。

新加坡中小学道德教育主要也通过三个途径来进行:一是纳入教学计划的道德教育课,针对不同年龄层次的学生采用实用性、操作性很强的教育方法和教材;二是日常行为准则教育,通过一系列行为准则的学习和强化,使学生在日常生活中养成良好的道德品质和行为规范;三是课外活动和社区活动,旨在从小培养学生服务社会的意识和习惯。

新加坡的中小学道德教育,根据儿童在不同阶段的道德认识发展水平,采取灵活多样的方式方法,主要提出“六顺,七结合”。六顺是:一顺情,提倡在道穗教育中动之以情;二顺理,要求在教授中晓之以理;三顺性,要求根据学生个性和不同年龄特性予以教育;四顺势,根据形势要求提出适时的教育;五顺利,因势利导;六顺真,讲真话,实事求是。七结合是:一学校与家庭、社会结合;二德育与生活结合;三正面教育与反面警告结合;四共性教育与特殊教育结合;五无形教育与有形教育结合;六大节教育与小节教育结合;七物资奖励与光荣感教育结合。

新加坡和日本在对学生进行道德教育的途径、方法上虽有不同,但都注重学生的道德实践力的发展,在学与做的结合中培养学生的道德精神风貌和完善的个性,都是围绕人的素质全面和谐发展的目标开展道德教育。

新加坡经过长期不懈的努力,从失败和曲折中不断总结教训,终于建立起一套行之有效而又运转良好的公共法规和制度,形成了讲卫生、重清洁、守时守法守秩序和有礼貌等良好习惯和社会风气,使新加坡成为世界公认的政通人和的花园式城市国家。这些足以说明,新加坡公民的文化道德素质已达到一定高度,也表明儒家伦理传统经过改造、吸收,以及与西方文化的有益成分的合理融合,对于维护社会秩序、保持政治稳定、改善社会风尚、协调人际关系、增强国家凝聚力、促进现代化发展,有着重要的积极作用。

---

分类题材: 亚洲模式_asiamd,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