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带路21世纪全球化驱动因素

05/03/18

作者/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http://finance.eastmoney.com

“一带一路”是全球化在21世纪最重要的驱动因素

  习近平主席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非常重要,考虑到其广度、深度和本质,以及由此带来的对于公共部门和私人部门的巨大机遇,我认为“一带一路”是全球化在21世纪的最重要的驱动因素。如果中国能在推进“一带一路”进程时遵循透明和良好的治理,以及可持续性等标准,也将有利于全球其他国家。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今年1月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将2018和2019年两年全球经济增速均调升了0.2个百分点,复苏和货币政策正常化成为2018年全球经济的最大主题。而此前协助全球经济走向复苏的低利率甚至负利率政策却严重侵蚀了银行业的利润,金融危机后的强监管、来自大型科技公司的激烈竞争也将全球银行业带入了充满挑战的全新格局。

  作为专注于新兴市场的国际银行,渣打银行将中国以及“一带一路”国家作为战略重点。围绕全球宏观金融趋势和银行业的未来发展,渣打银行主席韦浩思在2018年冬季达沃斯论坛期间接受了第一财经的独家专访。

  针对当下金融市场最为关切的货币政策正常化进程,韦浩思认为加息的节奏应与全球复苏的程度相符。他指出,若出现一些无法预见的原因使得通胀率上涨超预期,全球央行也因此以比市场预期更快的速度加息,可能会给全球经济带来负面影响。

  对于达沃斯期间颇受热议的比特币、加密货币和区块链技术,韦浩思认为,加密货币不失为一种好的尝试,未来央行推出法定数字货币在意料之中,区块链技术也有成为绝佳解决方案的潜力;但比特币等加密货币被用于国际黑钱市场十分危险,需要全球联手应对。

  韦浩思重申了渣打对中国市场的长期承诺及对中国经济和金融发展的乐观态度。“习近平主席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我认为是全球化在21世纪最重要的驱动因素。”他表示。

  2016年加入渣打银行前,韦浩思在IMF最重要的部门之一货币与资本市场部任金融顾问和主管,此前他曾是西班牙央行副行长。

  避免货币政策正常化“超预期”

  第一财经:今年达沃斯论坛的气氛轻松,得益于全球同步的经济复苏,你是否认同这里的乐观判断?

  韦浩思:一方面,我认为需要认识到我们已经取得的成就。金融危机10年后,全球经济首次出现了更强劲、更广泛的复苏。如今,全球复苏已经遍及越来越多的国家,(涵盖国家的GDP)几乎接近全球GDP的90%。同时,全球复苏更多地基于投资和贸易,是一次有质量的复苏,这是积极的一面。

  但另一方面,我们也需要意识到风险,并不能感到自满。不论是对于公共部门还是私人部门,我们都还是要保持警惕。我们需要发掘所有存在的机遇,也需要谨慎对待存在的风险并合理地管控风险。

  第一财经:由于经济复苏,全球央行正从此前非常宽松的货币政策环境中逐渐撤出,美联储会迎来新主席,欧央行开始逐步缩减量化宽松规模,日本央行也在向着退出量化宽松的方向前进。作为一位前中央银行家,你如何看待全球的货币政策转向?如何看待其对全球经济复苏的潜在影响?

  韦浩思:全球主要央行正在转向,美国不仅加息,退出量化宽松政策,还开始推行缩表;欧央行虽然尚未加息,但也开始缩减量化宽松规模;日本央行整体的货币政策还是偏宽松,但也减少了长期购债规模。

  我们不应该忘记,目前的方向是从此前极端宽松的货币政策中撤出,所以即使逐渐退出(此前的政策),在接下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我们依旧会处于货币相对宽松的环境内。同时,我们也应该考虑到长期均衡利率低于过去水平,这缘于全球储蓄、投资、人口等方面的长期转向。因此,接下来我们可能还将处于低实际利率的“新常态”之中。

  需要特别关注的一点是,退出量宽需要以一种高效和符合现实的方式进行,需要与足以保持全球复苏的程度相符。目前来看存在一种可能,以美国为例,鉴于一些我们无法预期的原因,通胀率比美联储目前预期的上升更快,美联储(因此)会以比市场预期更快的节奏加速加息进程,而这可能会是一种冲击。

  第一财经:快于预期的加息是有可能的,税改利好美国经济,而特朗普的基建计划可能在今年或者明年早些时候落地,基于这些,美国的通胀率和美国经济状况可能好于预期,那就会出现你刚刚提到的风险。

  韦浩思:的确,以多种指标来评估,美国基本达到了充分就业,再加上来自于公司税改方面的刺激,会给已经接近马力全开的经济再增加需求。这可能会给通胀带来进一步的上行压力。同时,这也会导致国债收益率攀升,并最终影响货币政策,导致不论是长端还是短端的实际利率都出现攀升。

  第一财经:此外美国经济向好,美元很可能会继续升值,并扩大经常账户逆差,而这正好和特朗普的目标相左。

  韦浩思:对,更强劲的经济会伴随更高的通胀率、更高的利率,提振美元,更强劲的经济和货币升值会导致更高的经常账户逆差,这是自然而然的结果。但这一次,可能有各种各样的因素被加入等式,打破这一线性推理关系,也许会带来各式各样的结果。(上述情况)是基线情形,而当市场吸收了更多变动的信息之后,市场的真实情况会围绕基线情形波动。

  第一财经:危机以来,低利率令政策制定者们担忧,当下一次危机来袭时,他们将缺乏政策空间和政策工具。美联储前主席伯南克提出将通胀目标改为价格水平目标,IMF前首席经济学家布兰查德提出提高通胀目标。我们是否需要为下一次危机的到来做好准备?

  韦浩思:我们永远需要从此前的危机中学习,以确保日后当问题来袭,让经济具有更强的复苏能力和弹性。我们从2008年金融危机中学到的最大经验教训,就是确保金融体系具有复苏能力和弹性。

  金融危机后,G20和各经济体都推行了一系列加强银行业以及整个金融体系的改革,银行现在资本更加充足,具有更大流动性,配备了更完备的风险管控系统,一些非银机构也受到了严格的监管,我认为这些都使得我们(的金融体系)更具复苏能力。就银行业来说,我们也吸取了教训,提升了我们的内部企业管理和风险管理。所有这些都使我们能够处在一种更好的状态下。

  就货币政策来说,金融危机(的处理方式)让我们意识到,即使利率已经为零了,还可以采用负利率政策,量化宽松政策工具在市场正常功能失调的情况下运作更加有效。不过,货币政策并非无所不能,我们需要牢记这点。

  我理解,政策制定者目前想要在提高利率的条件下,重新考虑(货币政策)调整的余地,我们需要小心谨慎,因为更高的利率可能会对经济复苏不利,超前的货币政策可能会导致我们去面对一些本来一开始就想要避免的问题。我不认同提高通胀目标的倡议,这会侵蚀货币政策的有效性。

  拥抱科技变革迎接未来

  第一财经:刚才你提到了对于银行业的监管。一方面,的确如你所说,银行业和金融系统资本金更加充足,更具复苏能力。但另一方面,由于低利率和监管,银行业的利润大大低于从前。作为一个大型金融机构的负责人,你如何带领渣打迈入未来?

  韦浩思:的确,我们现在更加强健,但我们的回报率仍有待提高。我们需要做的是提高回报率,使得我们能够以一种可持续的方式继续运转下去,这需要我们推行很多改革措施。

  我们需要最小化成本,这来源于通过科技力量来提升内部效率。运用科技也可以向客户展示我们的价值主张,这样你就可以更具竞争力,获取更多客户和收入。新科技对于管理风险也不无裨益。拥抱科技是我们这样的国际银行获取更多利润的根本来源,我们需要将传统的国际银行技能和最新的金融科技能力联结起来。

  同时,国际银行面临的一个很大的挑战来源于亚马逊、阿里巴巴和腾讯这样的科技巨头。我们应该向这些科技巨头学习如何高效运营公司,并和这些公司建立战略合作关系,渣打于2017年12月在上海和蚂蚁金服签订了合作备忘录(MOU),这会促成双赢。我们秉持着共同的目标,发挥各自的强项,互相学习并优化协同效应。

  第一财经:关于这份备忘录,目前有哪些新的动态和进展吗?

  韦浩思:根据该合作备忘录,渣打银行和蚂蚁金服将结合各自在服务新兴市场和科技金融领域的优势,为“一带一路”相关国家的客户提供更加普惠的金融服务。

  如你所知,渣打银行是在“一带一路”相关布局最广泛的国际银行。我们已经进驻“一带一路”相关国家150多年了。我们有很多经验和知识储备。同时,为了向我们的客户提供更好的科技解决方案,我们还构建了各种各样的合作关系。

  例如,我们和香港金管局(HKMA)合作,研究通过运用区块链技术使得贸易融资更加高效,我们还与新加坡监管部门和星展银行(DBS)合作开发了一个区块链应用解决方案,使得交易和支付更加高效。科技对于国际银行而言是一场彻底的革命,拥抱科技革命会迎来一个非常不同的未来,这体现在我们所有领域推行的所有业务中。

  第一财经:关于区块链技术的这些应用实验令人兴奋,但也有专家指出这项技术目前远未成熟。作为一家国际银行,如何发掘(并运用)正在演进中的区块链技术?

  韦浩思:和HKMA的合作旨在数字化我们的贸易融资,让这一过程更加高效更加快捷,从而提升国际贸易的效率。此外,我们还与瑞波公司(Ripple)成立了合资企业。区块链技术有很多优点,国际银行将更广泛地使用这项技术,这样我们就能够更加自动化,减少人工过程,整个流程就会更加迅捷,成本也会更低。这也是为何我们目前会做一些布局的原因。区块链技术在未来将会更大规模地被使用,例如被更多地运用到零售银行和私人银行业务之中。

  我们意识到银行新战略推进需要伴随着在信息和科技系统上的投资,我们正在这么做,也逐渐开始看到成效。银行的各式各样的(经营)活动未来都将受到数字化的影响,未来我们还将继续在科技领域加大投资。

  第一财经:你曾经是一位中央银行家。如今,我们都在讨论比特币、央行数字货币(CBDC),在你看来,在未来的10到20年时间内,央行数字货币会成为普遍现实?抑或我们离这一天还很远?

  韦浩思:我们应该区别看待比特币、加密货币和区块链加密分布式账本技术。区块链加密分布式账本技术是会让许多人的生活更加美好、更加便捷的绝佳解决方案。但比特币存在许多问题,我认为最主要的一个问题是,比特币被当做国际黑钱运用,这是极其危险的。我对于比特币持非常谨慎的态度,比特币的价格形成机制以及供应来源都存在一些问题,尤其是其背后的机制可能不符合道德标准。

  而央行的数字货币或者加密货币就完全不同,如果未来央行和监管者都采取措施,提供一个发展加密货币的框架我并不会感到意外。许多央行都对推广加密货币很感兴趣,加密货币与法定货币可以相互联系,但需要在央行的控制之下。

  “一带一路”是全球化最重要的驱动因素

  第一财经:我们来谈谈渣打银行的中国战略吧。

  韦浩思:不论出于中国自身还是出于中国内地和香港的互联关系,中国对我们来说都是一个很重要的市场。今年是我们在中国运营的160周年,我们也是2007年首批在中国实现法人化的国际银行之一。我们对中国具有长期承诺,也坚定看好中国的资本市场的发展。

  作为一家国际银行,我们可以为中国带来很多专业知识,我们有各种各样的金融业务牌照,我们希望在未来还能进一步扩充金融业务。我们可以贡献很多,帮助中国在国际资本市场上发展,同时,我们有许多很重要的中国客户,这些客户有些在中国内地,有些在香港,现在还有越来越多在“一带一路”相关国家。这对于我们来说至关重要。

  关于布局地点,我们将更加专注于北上广深等一些关键的特大城市。专注于这些城市能让我们更好地为中国客户服务。同时,“一带一路”是我们(布局)中很重要的一块内容,包括帮助建设国际资本市场和推进人民币国际化。我们在这方面也是国际银行中的先行者和最为积极的参与者。

  第一财经:中国在十九大之后进入了“新时代”,全球希望中国能够更加开放。你是中国问题专家,也很了解世界对中国的态度,对于中国的“新时代”,对于中国的全球关联,你有何看法?

  韦浩思:首先,对于中国而言,十九大是非常重要的,不论是十九大取得的成果还是十九大重新强调了继续推进改革进程的承诺。但改革进程需要将稳定列为头号大事,这是能够理解的,中国的金融发展和经济的持续开放都需要在稳定的背景下(推进)。我认为强调经济社会稳定和金融稳定是非常必要的,也是件好事儿。

  同时,习近平主席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非常重要,考虑到其广度、深度和本质,以及由此带来的对于公共部门和私人部门的巨大机遇,我认为“一带一路”是全球化在21世纪的最重要的驱动因素。如果中国能在推进“一带一路”进程时遵循透明和良好的治理,以及可持续性等标准,也将有利于全球其他国家。

  去年12月时我在北京跟随英国财长参加了“中英经济财金对话”,当时讨论的议题之一就是“沪伦通”,这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此外中英在金融科技层面也在加深合作。伦敦作为金融中心的地位,以及像我们这样的国际金融机构,可以一道协助中国在“一带一路”获得最大程度上的成功。

  当然,也有一些挑战需要中国克服。在国际层面,需要考虑到一些仍待解决的全球和双边贸易问题,例如中美之间的贸易问题。

  第一财经:你想向中国领导人传递怎样的信息?

  韦浩思:我想传递的信息是,金融发展能够也需要以一种符合金融稳定的方式来实现。伴随着金融发展的推进,用以保障金融发展的金融稳定体系也要随之同步升级,或者最好能够超前于金融发展,这样才不会有意外状况发生。但我相信金融发展、更加国际化的金融体系,是完全能够在维持金融稳定的情况下取得的。这曾经发生在很多国家身上。如果中国在这一进程中采取正确的行动,我确信将会获得巨大的成功。

这非常重要,因为中国如今是一个经济超级大国,其在经济和贸易方面的比重大大超过其在金融方面的比重。我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国需要在这个方向上实现平衡,同时融入全球经济贸易体系和全球金融体系。

---

分类题材: 全球政经_gpoleco,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