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朱颜 南大与我

04/03/18

作者/来源:朱颜(2005年10月23日)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三年十一个月在南大,给我留下了痛苦的回忆。

  1966年11月16日离开南大至今,我没有一天忘记在南大的辛酸日子。

  1963-1966年,狂风骤雨横扫云南园。开除、逮捕引起同学罢课、绝食、请愿……。豪壮的歌声响遍云南岗。那时我在百忙中愉愉地将同学们英勇的行动记录起来,写成了《云南园的歌声》初稿。1966年11月16日,我被逮捕送入监狱。我什么都没有保存,只有那篇初稿和几本旧书被一个星加坡同学收藏。

  1980年,南大被送上断头台。我含着一滴泪,开始修改我那篇初稿。1995年,我壮着胆仓促地将《云南园的歌声》付梓,以了结我的心愿。我将此书送到吉隆坡著名书局;许多大书局负责人看了我那篇描写罢课、游行的小说都不敢摆卖。我只好将这本小说送给不谙中文的印度书店去售卖,印度大兄乐意听我的云南园之歌。

  后来,我写《云南园在我的记忆中》、《南大人、南大精神》,还有《相思花》。三年十一个月在云南园,我一无所成,只留下一个南大的真实故事《相思花》。这中篇小说被马华文学大系收录,让后人看到当年南大同学的英勇事迹。一对相恋的情人被拆散,情节哀艳;一个单恋着南大的我,觉得自己痴痴傻傻。

  除了写中文故事,我也学写英文回忆。“From University to Prison”,是当年一个有正义感而又软弱的我的故事。痴也好,傻也吧;南大这间世上唯一民办的华文大学被判了死刑,我们怎能无动于中?

  因为南大精神对当权者不利,南洋大学这个‘年青人’在1980年被陷害。当这个年青人被逮捕送进牢房,那一群聪明的人说:土匪被抓了,天下太平。当这个‘年青人’被送上断头台,那群聪明人说:阴魂(evil spirit)已被摧毁,国泰民安。年复年,南大虽死,众人仍然歌颂南大。近年来,这批聪明人还要赢回人心;他们欲开棺把一束鲜花放置在这个‘年青人’的尸体上,企图掩饰被他们砍伤的疤痕。

  如今这批聪明人又在谈南大精神。他们说南大精神可以救国救民。如今这群人在猫哭老鼠假慈善,眼泪如安甯眼药水。要是他们有些许良心,为何39年后还要挖棺假招魂?

---

分类题材: 追忆南大_ntahrec, 教育_education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