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南洋大学被李光耀扼杀的事实不容歪曲!

03/03/18

作者/来源:陈国相 (25-2-2018)

南洋大学被李光耀扼杀的事实不容歪曲!读李春华:“多请些‘外来的和尚’吧”[i]后感

上海特级教师李春华,主张中国国内各类的“审查”,“评判”,不应由有关当局的上级负责,而应“多请些‘外来的和尚’”。为了说明这一点,他根据陈毓贤《洪业传》[ii]书中的叙述,说“1959年,甫任新加坡总理的李光耀,邀请美国哈佛大学教授洪业、台湾大学校长钱思亮等5人前往狮城,委之以南洋大学审查委员会委员,验收‘南大’是否够资格获得政府承认。洪业等人到新后,经过近一个月的考察,一致投了否决票。”

李春华指出:“‘南大’通过或不通过,对于新加坡政府来说,或许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种审查必须是真实、公正的,这是政府正确决策的根基。而‘外来和尚’恰好满足了这一点。”

李春华还表示特别赞赏审查委员会的两位‘外来和尚’:“首先,洪业、钱思亮等人都是享誉世界的知名学者和教育家。洪业是民国时期燕京大学的教务长,是燕大从不起眼的教会学校而腾飞为北平名牌大学的重要‘助飞者’;钱思亮曾任北大、西南联大教授和台湾大学校长,是台大成为国际名校的奠基者,他们的资质无可挑剔。其次,他们都具有崇高的职业操守和学术良心,绝非几个‘红包’能收买得了的,其人格也不用担心。更重要的是,他们与南洋大学没有任何利益上的交集,超脱而又中立,借用一句专业术语讲,这叫‘异体监督’,这就为念出‘真经’创造了条件。“

李春华不仅重述有关白里斯葛调查委员会的所谓事实。他继续引用《洪业传》报告:“南洋大学。。。满以为会顺利通过,但结果却是这般。办校的华商极为恼怒,把气发泄到了洪业的学生、南洋大学执行委员会委员长张天泽身上,说这‘坏结果’与他有很大关系,将其住宅四周涂满了粪便。这样的‘反弹’,我想洪业几人不会毫无所料,但他们还是“守身如玉”,不为“民意”所动,客观公正地审查‘南大’”。   

要用新加坡政府如何对待南大作为中国教育改革的列子,得先了解引用的列子的全部事实,单靠一个87岁的老人家的口述回忆录是不够的。在李春华于1984年发表他的文章的时候,南大已被新加坡政府关闭四年,在这一段时间里,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华文报章,杂志,和各种出版物,对新加坡政府的罪行和华社的抗议,有大篇幅的报道。一个特级教师想来应该是一个能够客观看问题的高级知识分子,应该是一个摆事实,求真理的人。怎么会不想想要提到南大时,应该参考南大当时所处的社会对她的看法?一个应该是开明的人,怎么会这么糊涂?

我个人尚无机会拜读陈毓贤的《洪业传》,也没有能力判断书中所记载有关南大的事情是否是洪业所说?我没有听说洪钱两位在离开新加坡之后,有否公开发表过他们当“外来和尚”的言论。我只想问:老人家对30 多年前的事,还记得多少?陈毓贤在访问老人家收录谈话时,对南大的事了解多少,有没有就洪老的一些不平常的言论提出反问,要求洪业澄清?但是无论如何,李春华引用他人的记载,就等于接受被引用人的意见,他必须对这些言论负责。

我读过洪业的友人,适逢白里斯葛调查委员会进行工作时正在新加坡大学担任中文高级讲师的贺光中先生,在他评论白里斯葛调查委员报告书的一篇文章里,对委员会的工作方法,有这么一段话:“夫来星目的,原为调查,乃先与所欲调查之对象隔离,不赴南大就地观察,不与各方人士接谈,仅凭收到之函件,环至一室,交换意见,已定去取,而所受到这函件,据洪煨莲(即洪业)君称有攻訐私人者,有迹近疯狂者,凭为信谳 ,成绩可知。”[iii]这虽然不能证明或否定陈毓贤书中所载洪老的话。可是它说明一点,那就是洪老对委员会的做法,是很不满意的,对当时南大的处境,还是同情的。

贺光中文章还为当时在南大任教的教师们,因为白里斯葛调查委员报告书贬低他们的资格和经验而大抱不平。我读了贺光中这篇文章后,心中曾经产生过这样的问题:既然洪钱两位是在中国国内和国外学术界工作多年的老前辈,既然不满意来调查委员会的工作方法,为什么没有为南大这批和他们几乎同辈或者同事过的教师们,说句公平话?为什么得跟着带有政治色彩的委员会主席和秘书走?难道老前辈们不知道可以提出“少数委员报告”(Minority Report )吗?李春华称赞“他们都具有崇高的职业操守和学术良心。。。其人格也不用担心”,显然,这和我当时的感觉有很大的差距。

让我们看看有关白里斯葛调查委员会的事实[iv]。这调查委员会并非如李春华所说,由李光耀委任,而是被他取代,由英殖民地政府扶持的林有福政府委任的。1959年是南大开学的第三年,但是英方反对创办作为维护中华语文文化和发扬马来亚文化的南大的心未死。社会上(特别是受英文教育的社群)存有歧视南大的言论。其实,在新加坡的教育制度之下,作为一所民办大学,南大本来可以不考虑学位受不受承认的问题,不像李春华那么无知地将新加坡的制度等同于中国的:“南洋大学是新加坡本土大学,政府前去验收责无旁贷。教育部虽说没有洪业、钱思亮那样具有世界眼光的大家,但手中有的是权,一所“民营大学”敢对政府“审查组”说不吗?”事实上,早在南大开学后的几周后,林有福政府里的教育部长就声明不承认南大学位,将学位问题提到议事呈上。为了消除这对南大顺利发展的障碍,南大行政委员会(非李春华所说的执委会)主席张天泽,得到代表出钱出力创校的东南亚华社的各界人士的南大执行委员会主席陈六使的同意,要求政府设立一个由国外教育家组成的团,调查南大和由殖民地政府成立的新加坡大学。这不是要避免“画地为牢,夜郎自大,使‘南大’失去了一次最权威的‘会诊’和‘体检’机会”,因为南大在全华人社会关心之下,有信心办好自己的事。设立国外专家团的目的是要证明南大水平并不比官方办的新加坡大学差。 调查委员会是成立了,但是政府只要它调查南大,而且委员会由和英殖民地政府有直接关系的西澳大利亚大学校长主持,由轻视南大,听从新加坡政府指示的公务员关世强当秘书。委员会的调查范围定为“调查南洋大学的学术水准和教授的适当程度以及为保证满意学术水准工作而采用的设备与方法,并提出建议”。调查经过即如上贺光中先生所说,调查态度表现在不但不和调查对象(包括南大创办人,教职员,和学生)直接面谈,还罔顾事实,不问南大创办目的和过程,最后,竟擅自超越指定的调查范围,就学位问题,发表否定的意见。林有福收到报告后,发现其对南大的无理攻击,恐怕华社不能接受,担心在即将举行的大选中失去华裔选民的支持,不敢公布。李光耀本来心中反对南大,但是却会用反殖民地主义的姿态,欺骗选民而获选。上台后,李光耀就计划利用“外来和尚”的报告书制造议论,解决他心中的“南大问题”。显然,南大学位被否决,不是请不请“外来和尚”的问题,而是邀请“外来和尚”的真实目的是什么?是有意帮忙还是存心迫害南大?结果是否会被阴谋家利用?

其实,“外来和尚”不止一次迫害南大。李光耀公布了白里斯葛调查委员会报告书后,利用它所造成的混乱,组织第二批“外来和尚”,公开的目的是审查第一批“外来和尚”的改革建议,暗里却一方面借这安排拖延时间,待机会成熟时(即反对势力被他消灭后)解决所谓“南大问题”,另方面根据第一批“外来和尚”所设立的罔顾事实的模式,无视南大校内情况,向南大当局施压,以达到夺取大学领导权,窃取南大的办校使命。第三批“外来和尚”的公开任务是为南大设计全面改革蓝图,以使她适应新马合拼的新局面,事实上是将南大的历史和校内情况抛到一边,强制将大学全面英语化,把独立的大学变成为英文至上的新加坡大学的附属。在南大成为新加坡大学的二流翻版之后,新加坡的局势已经全盘受李光耀控制,所以第四批“外来和尚”的任务已无需对外隐瞒,只需来访三天两夜,根据政府提供的假数据,让“‘守身如玉’,不为‘民意’所动,客观公正地审查‘南大’”能顺利进行,“‘异体监督’,。。。为念出‘真经’创造。。。条件”。“真经”即是新加坡只需一所大学,南大应和新大合拼为新加坡国立大学。

但是李春华或会感惊奇,最后李光耀并不敢只靠“外来和尚”献出来的屠刀杀害南大,因他不想承担消灭南大的责任,便来个“里应外合”,说最后合拼是由在他的控制的执政党内当国会议员的南大毕业生要求的。   

李春华不止歪曲实事,还恶意抹黑,污蔑南大当局。白里斯葛调查委员会工作的时候,我在南大还未毕业,还寄宿在校内,对校内的情况相当清楚。委员会报告书公布时,华社上下哗然,群起抗议委员会无视南大创校背景,指出委员会有成见,建议无根据,无理擅自修改委任状,学生会也发表声明指出,作为一所新办的大学,改革不断求上进是应该的,但是委员会报告书不负责任的建议不能接受。校内对张天泽没有一致的看法,有人怪他有私心,有的说他的原意没错。但是绝对没有发生“办校的华商极为恼怒,把气发泄到了洪业的学生、南洋大学执行委员会委员长张天泽身上,将其住宅四周涂满了粪便”的事情。张天泽住在校内由校方供给的别墅,华社上下热爱社区亲自创办的南大,怎么会损坏学校产业?学生更是不时举行美化校园运动,怎么会去破坏校园美观?这是最下流的指责,和林语堂说南大是共产党所占据,建议殖民地政府将几十名南大人拘捕一事是同出一辙。

李春华的指责,文章的口气,说什么洪钱两人“绝非几个‘红包’能收买得了的”,就张天泽住宅四周被涂满了粪便事说“我想洪业几人不会毫无所料”,事实上就是将海外华人看成是粗鲁,野蛮,没有文化素养的一群,完全不理解海外华人维护自己的语言和文化的意志和决心。

南洋大学作为中国境外唯一的华文大学,在那恶劣的环境里坚持了24年,培养了近12,000名为新马社会服务的毕业生。特别是在她尚未严重受到“外来和尚”的“真金”影响的前十年里,毕业生的表现更是突出,他们当中约百分之十获得世界名校的高等学位,有些或是返母校执教,或继续在外从事教学研究,使南大成为东南亚高等教育的明星。李春华可以糊里糊涂地赞赏李光耀的才能,但是他不能歪曲南洋大学被李光耀扼杀的事实!

I.李春华“多请些‘外来和尚’吧”,新加坡文献馆(www.sginsight.com)11/02/18
II.洪业口述回忆录,英文原著于洪业(1893-1980)过世后出版,中文版由作者亲自翻译,简体版于1991年出版
III.贺光中“予对于《南大评议会报告书》之意见”,李业霖编“南洋大学走过的历史道路”,马来亚南洋大学校友会,2002,164-167页
IV.“剖释白里斯葛报告书评议”第一,二,三,四章,新加坡文献馆,10/02/18,17/02/18,18/02/18,24/02/18. 又 Tan Kok Chiang, My Nantah Story, the Rise and Demise of the People’s University (陈国相《我的南大故事,一所人民大学的兴亡》) 有详细记载南大的兴亡

---

分类题材: 追忆南大_ntahrec, 历史_histor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