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剖释白里斯葛报告书评议 第五章

03/03/18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第五章学科与设备,其内共有十三点,五(八)被删除,所以实际只有十二点。

五、(一)提出拟定课程的三个条件。一,一般性课程与专科的时间分配必须适当。二,学科的安排次序符合逻辑,三,一般性课程与专科必须相互联系相补相用。

大学评议会的工作,并非要评议制定大学课程的原则性问题,而是要求现场审查大学课程的实际水准。这两者的审查性质与内涵全然不同,不能黑白不分,更不能鱼目混珠。前者只是手段,后者才是结果,相互间有因果关系,所以课程审查的本质是在要求,先究其因后竟其果的一个两阶段之检验流程。

从评议内容来看,评委仅仅是提出了一个设定的审查准测,即三个条件,但是,评委却没有应用此标准,去对大学的三院十二系进行实实在在的评估。也就是说,评委根本没有履行职责,去逐一对大学的每一个学系之每个学科,进行审查与评估。

评委对大学课程的实际科目课程内容与水准,没有片言只语。其实,单凭这一盲点就足够凸显出第五章撰稿者,缺乏对大学评议会目的之正确与实质性的认知。

此外,评委的所谓三个条件,根本就不是足够的大学审查准绳。学科组织只是一个框架,教学水准还得依靠学科内容,教学方法,学业功课,考试制度和教师个人学养与教学精神,等等的人文环境下的完整结合。

可见,这一评议毫无参考价值,其空洞内容却充分展现了评委,缺乏审查大学学术水准所应具备的最基本常识,更遑论有资格去评论各个学科的教学水准。

五、(二)在此,这一位撰稿者仅仅是提出了一个连自己都不作答的问题:怎样寻出一个教授方法,使得学生能够自动思考并发展自己的能力以专门的方法处理并解决自己的各种问题。这一堆废话让人啼笑皆非。看来,这一位评委对学术评估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都还没有认识清楚,要不,是不会提出如此没头没脑的评议。

如果教授方法是一个评审项目,那么,评委就有必要先行界定教授方法说的是什么?要具备何种不可或缺的教授元素,才能构建出启发学生学术性思维的教学?教授方法的好坏标准又是如何断定?等等如此这般之必须的检验准绳,之后,才持有一个既定标准做为衡量的尺度工具,对大学之各个学系的学科给予评估。

显然的,这位评委对自己的审查工作十分茫然,不知所以,因而评议才会闹出文不对题和答非所问的荒诞笑话。如此低素质的人士担任评委,确实令人遗憾。

五、(三)评委在没有科学性调研数据的情况下,断然认为南大的缺点之一是课程太过繁重。

报告书有一列表,以南大学分要求对比美国,中华民国,菲律宾。如,南大文科是142学分。美国文科是120学分。中华民国文科是132学分。菲律宾文科是120学分。评委就是使用这些来历不明,兼且不知所以然的数据进行对比,从而得出南大课程太过繁重的结论。

从普通常识可以清楚知道,这一个对比完完全全的是在胡说八道。美国文科是120学分之说,其代表的究竟是什么东西?是美国全国的平均数据?还是第七章引用之美国哈佛大学之数据?或许是,阿拉斯加大学?肯德基大学?

同样的,中华民国文科是132学分,菲律宾文科是120学分之说,也是很不科学的笼统说法,完全没有可以成为标准的意义。如此粗制滥造的列表,岂能当真?

从一个最基本的层面来说,报告书何以不使用评委熟悉的台湾大学和菲律宾东方大学做为参考?看来,这名无知撰稿者并不知道拿南洋大学和整个美国,整个中华民国,整个菲律宾来比较,是一个不对等,更不可取的错误对比方法。当然,这又再次肯定了整体评议委员会的低素质。

另外,报告书在建议南大减少学分的段落,指出南大对必修之中文科与英文科的学分要求,同样是八学分。这一事实说明了什么?这证实了南大对华英双语的学习是一视同仁。一个十分注重英语学习的南洋大学,岂能会是一所华人沙文主义的大学?可见,对南大的沙文主义标签,确实是没有事实基础的政治诽谤。

五、(四)评委提出了对南大课程的第二个与第三个缺点。应该修的科目没有收入课程,却反而选了不该修的科目。以及,一些科目没有依照合理的程序安排,在一些学科中则忽略了先决条件。

评委以报告书篇幅有限为理由,敷衍塞责的省略了逐条详述。不过,却进一步指出:应该放弃的学科便是一些较适于研究院学生的专门学科,或是对学生的一般性的教育或专门训练没有关系的一些学科。

要求南大放弃一些较适于研究院学生的专门学科之点评,正好说明了,南大课程水准偏高,更倾向于研究院的层次。这是评委对现实中南洋大学的实际评估。然而,让人迷惑不解的是,一个有如此高程度课程的南洋大学,评委又何以会得出一个南大文凭不应该被政府承认的结论?

一般性教育和专门训练是两个对立与相互排斥的概念。放弃一般性教育就是接受专门训练。同样的,放弃专门训练就是接受一般性教育。因此,南洋大学要如何既放弃一般性教育的同时也放弃专门训练?这即是自相矛盾,更是认知犯错。

何谓学科的合理程序安排?何谓学科忽略了先决条件?除非提出实际例子,不然,那只是毫无参考价值的两句废话。诚然,这的确是一个智商偏低的撰稿者。

五、(五)撰稿者一再重复犯错的毛病。看来,撰稿者还是完全不知道评委会的工作是提出检验南大学术水准的结果,而不是在于说教如何编排课程的方法。

此外,在其方法论中的第二点,指出学生有必要通过实验来学习原理的应用。但是,这正好与四、(二十五)的观点相反。四、(二十五)认为南大生没有必要进行课本理论学习之外的实验性功课。这两节的观点之间是相互矛盾的。

评议会的目的是要提出对课程内容和教授方法的意见,但是,这一位评委却以:这个时候提出意见可能会是不适当的,将之做为理由来推卸体供意见的职责。

这是一则语焉不详,思绪错乱的评议。另外,这还是一位敷衍了事,缺乏责任承担的评委。

五、(六)评议内容贯彻先前之一无是处,思绪错乱的胡言乱语。读者确实很难理解到底评议是要说些什么内容的东西。勉强可以理解为:放弃描述性的事实解说的学科的传统内容,集中精神学习基本原理并将之应用到解决问题。学习内容的深度要比学习内容的广度更为重要。

这些都是不折不扣的胡说八道。一名学者的最基本责任是解释社会现象。经济学解释经济现象,政治学解释政治现象,科学解释自然界现象。所以学习描述性的事实解说的学科的传统内容,与学习基本原理是同等的重要。解释现象必须有理论基础,叙述才能条理清晰,所以没有谁比谁更重要的分别。同样的,学习的深度与广度也不能厚此薄彼。好学问是兼具深度与广度,如此的学问才能具体的照顾到方方面面的问题。

将本章(四)的点评应用到这一节上就是:先学习传统的描述性理论,然后,学习基本理论,并将之应用到社会现象的解释。广度学习是深度学习的先决条件,有了广泛的知识层面之后,才具备深入研究的必需条件。

如此低水准的评委,如此低水准的评议报告书,确实令人惊叹不已。

五(七)认为大学的建筑物未经适当计划是匆忙中建设的,提出数点批评。一,图书馆有很大面积的土地被浪费,书架与阅读室的空间不足。二,理学院的特殊设备不足。三,学生宿舍的窗口方向不对。四,这些建筑物建的非常坏,有些已经出现破裂损坏的痕迹。接着报告书指出:这种种迹象显示大学当局,繪图师,建筑包工缺乏周密计划及监工。之后,提出多项如何改进的建议。末了,报告书说:我们建议向校内外专家征求意见…。

南洋大学是商人办学,创办人都是实实在在的企业家,汇集了各行各业的成功商人。要说商会董事们不懂的如何计划与安排建设南大的建筑群,那,肯定是一个令人捧腹大笑的说话。同样的,报告书提出的所谓改进建议,也肯定是班门弄斧。

事实上,负责南洋大学建筑群发展蓝图的繪测公司,和负责建设南大建筑群的建筑公司,都是本地资深的专家和行家。看来,这一位撰稿者确实是糊里糊涂,完全不知道南大的建筑,正好就是一群校外专家们的杰作。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这一位建筑业的外行,何来资格对本地建筑业专家的建筑成果指指点点,说三道四?这一个评议确实是非常的不自量力。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坊间资料,评委们是在英殖民政府官员的陪同兼监视下,以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匆匆忙忙的,以溜大观园的热闹心态,走马看花参观了云南园的一些建筑物,包括学生宿舍,图书馆和理学院等。

五、(九)依旧是一则语焉不详,思绪错乱的评议。大意是,如果南大不配备专供研究用的特殊设备,南大就永远停留在相当于美国一间小规模的文学院。大学必须拥有供研究用的设备,才能吸引并保留够水准的教师。

这一节评议可以有几种解读。不过,看来,其主要目的还是在于通过指责南大设备不足,尤其是不配备专供研究用的特殊设备,来支持评议会不承认南大学位的结论。

理据是,一,因为南大不配备专供研究用的特殊设备,所以南大的地位只是相当于美国一间小规模的文学院。二,因为南大不配备专供研究用的特殊设备,所以南大现在没有,未来也不可能吸引并保留够水准的教师。

‘南大就永远停留在相当于美国一间小规模的文学院’的评介,具体反映了官方的盘算。这一句神来之笔,准确预告了南大未来的处境与结局。

五、(十)这是一个无所根据的个人主观判断,一个可有可无的评议。其实,语文学习既要掌握语文的工具功能,也得学习语文承载的文化内涵。因此,不存在学习工具功能,比学习文化内涵更重要的选择。也就是说。将两者区分是一个错误的教学观点。这是重复了五、(六)的犯错。

五、(十一)承认世界上没有公认的标准,足以评估南大中文系。同样的道理,世界上更没有公认的标准,可以用来评估一个独一无二的南洋大学。

五、(十二)南大早已经鼓励学生学习马来文,并且开了一个两年课程的马来文科。理所当然,马来文的题材必然是使用本地的材料,难道还有其他更好的来源?毫无疑问,这是很没有必要的多余评议。

五、(十三)建议教育系降格为教育组,等同否定了南大培育教师的办学宗旨。更预告了教育系的最终灭亡。回顾历史,不难知道是谁提供了这一个摧毁南洋大学的坏主意。诚然,往后的南大发展确实是朝这一个方向演化。可见,外来政治干预南大办学,早在新旧政府交替之际,换班之前已经发生。



---

分类题材: 南洋大学史实_ntah , 政治_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