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修宪理顺不协调 打破死硬限制

02/03/18

作者/来源:张志刚 明报新闻网 https://news.mingpao.com

在即将召开的第十三届人大会议,将会讨论及通过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其中比较引起外界注意的,是取消国家主席和副主席的任期限制。

对于取消国家主席任期的限制,刘兆佳教授的解释比较中肯和合乎实情。刘教授认为作为中国的最高领导人,一直都兼任3个职务—— 一是党总书记,二是军委会主席,三是国家主席——而根据法律规程,党总书记和军委会主席都没有任期限制,而只有相对而言实际权力较细、往往只会用于对外交往的国家主席身分却有,这存在一定的内在不协调;今次取消国家主席任期的限制,只不过是理顺这体制内的不协调。

当然,如果习近平再连任他第三届的党总书记和军委会主席,不修宪的话,那国家主席的位置就要另觅人选。到时在对外交往之中,没有党和军队实际权力的人士,跟外国交往就会有诸多掣肘,没有兼任三职那样得心应手了。

刘兆佳教授这番解释,是指出体制内的不协调需要理顺,也不是局限于习近平一人。体制不改动,那麽这种不协调永远都存在,往后的中国最高领导人都要面对这个问题。

取消任期的限制,和终身制根本就是两码子事。首先,实行内阁制的政治体制,对政府首长的任期通常都没有限制。而内阁制的首相或总理,往往都是由间选产生,也就是由国会内执政党的国会议员互选,又或者加入一些党员投票产生。如果得到党内议员和党员支持,当超过10年的政府首长也不是少见的例子。但我们就没有听过,这些没有任期限制的内阁政治体制就是终身制。

许多所谓中国政治专家,都是有一套预先设定的立场和原则去看中国的政治。而事实上,中国现行的政治体制,和欧美的两套主流政治体制是截然不同,是有其独特的历史发展原因。所以从最基本的体制而言,就不是可以用西方主流政治去解释。要解释,就只能以中国体制内的逻辑去解释。

无论以前叫的「中国模式」也好,后来改为叫「中国方桉」也好,中国独特的选拔和叙用人才的制度,都是其中最核心的部分,也是最成功的部分。对许多西方政治学者而言,他们都不否认这一点,而新加坡也有类似安排。中国的人才任用模式,是通过在职考核、逐步升迁,既像马拉松赛跑,也像跨栏比赛;既考验耐力,也要应付和解决各式各样、林林总总的社会和政治难题,才得到大家的肯定,然后爬上高层官员、领导人,然后最高领导人的位置。

对于习近平主席,往往有一些似是而非、不着边际的议论,认为中国的命运就是取决于他一人,而他一人就是掌握全国的大权。科学一点、理性一点:一个人就是一个人,他如何无所不能,一个人就可以控制全党全国?如何?你告诉我如何!How!

去年10月底在本栏写了一篇有关解读十九大报告的文章,最后就提到十九大报告的产生过程。这是经过一年多时间、各省部级官员共同商议、两上两下,可以说集全党智慧而成。习近平就是这一年多时间酝酿的领导者。所谓「习核心」,其实就是很贴切地去形容习近平的角色和作用。

习近平作为一个核心,最大作用,就是凝聚共识、团结力量。全国反贪腐,可以由一个人一手包办?全党正风维纪,可以一个人独成其功?中国历任国家领导人,说了多少遍「不除贪腐,中国会亡党亡国」的说话。习近平在十八大上台以来,就是办了过去想办很久但还没有办得成的几件大事。过去办不成,而习近平办成,固然是有发展过程和客观形势;另一原因,也就是习近平凝聚集结了足够的党内政治能量,再加上无比的决心和勇气,那就办成了那几件大事。这都是人所共知、人所共见的大事!

入球良将 为何限制落场

在十九大报告的第13章就有这一段:「一个政党,一个政权,其前途命运取决于人心向背。」这其实就是政治真理。中国不走西方竞争性的民主,但也认定这条政治真理,也离不开这条政治真理。宪法修改之后,也是要面对这条真理。民心不支持、政治力量不能凝聚,宪法上写明可以连任10届都没有用,因为党总书记、军委会主席和国家主席都要经过选举产生。当一名足球队长,可以继续取得入球、继续团结全队上下球员、继续夺标夺冠,那为什麽要自己设一些死硬的限制不让他落场呢?

(文章仅代表个人立场)

张志刚一国两制研究中心总裁

---

分类题材: 亚洲政经_gpasia,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