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台湾大学教师出走严重

26/02/18

作者/来源:冯靖惠 联合报 https://udn.com

台湾的大学教师出走,这两年越来越严峻。近日被加拿大公立大学挖角的台大副教务长、土木系教授康仕仲坦言,对一个学术成就正要走到世界级的中年学者而言,「无法感受到台湾未来十年有机会」;清华大学今年也有3名教授离开,清华校长贺陈弘直言,年金改革加速人才出走,是很可怕的警讯。

「薪水不是最重要的,而是对方愿意给我做世界级研究的环境」,康仕仲表示,加拿大一间公立学校提供的研究空间,是现在的十倍大,「只要有本事,就会给你想要的资源和钱」。但他也说,希望最后会回来,「把台湾带起来。」

康仕仲说,他才刚决定要去加拿大,现在每天已经收到不同国家的学校想要找他去,「但为什麽台湾没有人来挖我?」

他坦言,学术生涯30年,他的第一个10年刚结束,还想再拚上世界级,但现在台湾学术环境对于中年学者而言「没有希望」,一旦没有机会,哪个地方有平台展现实力,就会往外走。他举例,科技部计画都在打学霸、学阀,把研究做很好的学者「拉下来」,不提供成长的机会。

康仕仲说,他十年前回国时,刚好是五年五百亿迈顶计画开始的时候,当时很多研究都有充足的经费帮助,可以跟国际竞争,台湾也因此做出成绩,加拿大也才会挖他。而现在加拿大愿意投十倍的钱做研究,但反观台湾,却投入小小的钱。

「人才外流是现在进行式,而且越来越不看好。」清大校长贺陈弘表示,退休年金改革对于资深教授的留才非常不利。过去这一年,教师离开的速率比以前增加。坦白说,清华以前的声望和研究环境不错,一年多以前,外流到对岸、新加坡、香港的教授,绝无仅有,偶尔才一个,今年却有三个,而且离开的都是55岁以上、学术研究成熟的教授,确实是一个警讯。

贺陈弘指出,50、60岁资深教授,研究方向、环境都已定型,要连根拔起到一个全新环境打拚需要很大决心。除非是某些条件(研究经费)相差太悬殊而选择异动,不然他们其实更看重晚年的保障,但现在年改变成保障不足。

此外,贺陈弘说,对新进或资遣教师来说,考虑的是发展性。起步的研究环境和资源很重要,例如国外可以提供一、两千万的投资帮助年轻学者设置研究条件,就会考虑出走,这是揽才的困难。

交大副校长陈信宏说,教师会被挖走有两种情况,一是研究杰出、很有国际声望、约55至60岁间,就会退休离开,去年交大有一位生医领域的教授到香港,另一位教授是做头戴式脑波研究,去年把整个团队带到澳洲的大学;另一种是40至50岁,研究做的不错,想找一个薪水较高的地方继续奋斗。

---

分类题材: 亚洲政经_gpasia,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