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只适用于新加坡人的不人道与羞辱人格的法律》

24/02/18

作者/来源:陈华彪 万章翻译

新加坡律政部长能不能以浅白的英语来解释为何自己的公民会被判鞭刑而一名加拿大籍被告因抢劫若被定罪却能豁免受鞭刑?

我指的是新加坡政府在涉及引渡大卫詹姆斯罗奇到新加坡对英国当局做出的承诺,如果他因抢劫被新加坡法庭定罪,将不会被施以鞭刑。最初罗奇从曼谷被驱逐出境。在前往加拿大途中,他过境伦敦。在新加坡有关当局的要求下,罗奇在伦敦被逮捕,等待被引渡。

英国政府有责任确保英国公民和任何从英国领土被引渡的被告,即使被定罪也不会遭到“不人道和羞辱人格的待遇”。以鞭打作为一种司法惩罚形式是被认为不人道和羞辱人格的做法。英国已经在1948年禁止以鞭刑作为司法惩罚。

实际上,一旦罗奇罪名成立而不对他施行这样的司法惩罚,新加坡政府已经等于承认了这项法律并不附合国际公法。极具讽刺意味的是,这一不人道与羞辱人格的惩罚却是合法的使用在新加坡人身上。

这也带出了新加坡人与来自英国或者是签署了“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羞辱人格的待遇或惩罚公约(CAT)“的其他西方国家的人民相比之下,是否低了一截这一个问题?

新加坡的其他不人道和羞辱人格的惩罚还包括不经审讯拘留和在拘留期间施以酷刑。

请注意:
新加坡并没核准或承认已被161个国家接受的“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羞辱人格的待遇或惩罚公约”(CAT)。

我并不支持体罚。 1975年当我因为政治原因被囚禁在新加坡女皇镇监狱时,我目睹了野蛮的司法鞭刑。我找不出将囚犯或涂鸦抗议者的臀部鞭打至血流如注的任何合理的理由。

鞭刑也是对政治涂鸦者的强制性惩罚 – 也被称为蓄意破坏公物行为。它是在1960年代由李光耀开始的。那时他的矛头是对准在公共墙壁和路面上写抗议标语的左翼活跃份子。

法令修改之前,蓄意破坏公物行为的刑罚只限罚款$50或监禁一星期或两者兼施。

---

分类题材: 社会_society , 政治_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