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SDP 预算案的戏法和廉价的噱头

23/02/18

作者/来源:人民呼声论坛 (22-2-2018)

编者按:本文中文版与英文版之间如有任何不符之处,均以英文版为最终解释权,特此说明。

预算案的戏法和廉价的噱头
转载自:The Online Citizen 2018-02-20

新加坡民主党于2018年2月20日就行动党政府宣布2018年财政预算案做出回应。

只要有一个装满了廉价的噱头的预算案出炉,就充满了戏法。这就是其中的一个。

财政部长宣布予以每一个新加坡公民从100- 到300不等的所谓“红包”,总数额为7亿元。这是针对着去年财政盈余97亿而发出的“红包”。

这就是说,政府是在收取了各种税收和和收费的每一块钱后,支付7分钱给予纳税人的。就政府而言,这是极其良好的方案。

政府原预估,2017年财政盈余是只有1.9亿,最终结算所得的96亿元。这个数字远远超过了原预估的数额超过了五倍以上。

这是一个极其荒谬的差距数额。它反映了部长的判断、策划和执行国家的财政预算案是那么的差劲。这样的征收国家课税制度,说明了行动党政府是广泛超额地向公民征收课税。在马来语称为“盲目袭击”(hantam buta)的策略。

为了避免老百姓质问,为什么政府征收的课税比国家实际所需还要多?政府企图通过发放“红包”的小恩小惠来安抚和分化人民。

消费税将在2012年调高。

行动党也希望派发“红包”可以转移老百姓对他们宣布将在2021年调高消费税的注意力。他们完全轻视了新加坡人的智慧!老百姓已经看到了,消费税从7%调高到9%是长期的!老百姓所得到的几百元红包只不过是一次过的形式吧了。

问题是:为什么要在2021年调高消费税?身为财政部长王瑞杰,连去年的财政预算盈余都无法正确估算到。他又怎能所预言从现在起的未来3年将发生什么事?

王瑞杰的这个决定必须从他的前任善达曼的角度来考虑。善达曼在2015年大选时所作的承诺:在本届政府任期内(2015——2020)将不会调高消费税。诶了不让善达曼处于尴尬,王瑞杰决定,消费税将会本届政府任期届满后,那就是2020年后在调高。

通过其他手段征收课税

关于这一点,并不是等于说,在这段期间政府不可以征收税收——或者是不征收税收——征收更多的税收。在过去的年代里,当局通过一系列的收费上涨的途径,如调高水费30%、停车场费27%、上调电子公路收费、上调水电煤气收费,这一切的征收上调费最终就是为财政盈余96亿做出的贡献。新加坡老百姓已经看穿了他们的这些戏法了。

行动党并没有到此停止他们调高征税的行动。他们宣布将实施征收网上服务消费税,以及碳排放税。这两种税收将导致商业成本的增加,最终将由新加坡人民来买单。与此同时,新加坡政府将对那些不能享受女佣人头税优惠的雇主调高人头税。

所有的这一切可以归结,就是新加坡老百姓在未来几年里将继续会被行动党这种怪异的经济报复所束缚着。无数税收的进一步增加将以牺牲人民的利益为已经臃肿的政府国库付出的代价。

底层和中层收入老百姓对于这一切增加税收感觉最为深。这样的结果是说不足为奇,行动党长期以来就是在保护富人阶级的利益——部长们就是属于这个阶级的一份子。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