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剖释白里斯葛报告书评议 第四章

24/02/18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第四章教职员,其内共有二十八点评议。

四、(一)至四、(三)分别列出三院十二系之个别院系教师职位的统计数据:大约是学生近1400人,各级教师近100人。

四、(四)主要是在于通过学生和教师比例,尤其是有待聘请的教师缺额,来指出南大面对授课负荷的问题,以表示担忧对大额度招生,即五百名新生与两百名先修班学生,所带来的教学问题。

这一个评议带有双重意思,一,通过授课负荷的借口先质疑后否定南大的教学水准,为不承认南大文凭提供理据。二,传递官方对大额度招生的负面反应,进而表明官方反对更多华校生接受大学教育的政治心态。

固然,授课负荷是一个值得认真看待的问题。不过,单凭学生和教师比例就足以得出南大学术有问题的结论,却是不科学的武断。以坊间有关中文系的资料为例,一位教师可以开数门的科目,说明了教师个人的学养也是同样重要的教学元素。

南大中文系系主任佘雪曼讲授:中国文学史、中国文字学、诗史、词曲史、诗选、词选、曲选、楚辞研究、文心雕龙研究、国学概论、文学概论、文学批评、读书批评、书画研究。潘重规讲授:国学概论、经学通论、文字学、音韵学、训诂学、历代文选、乐府诗选、文心雕龙研究。凌叔华讲授:新文学研究、新文学导读、中国语法研究和修辞学等课程。涂公遂讲授:论语,经学通论等。刘太希讲授:历代诗选丶诗经等。王永祥讲授:历代文选、国文、文字学、中国文法、读书指导、伦理学、中国文学史。

苏雪林,一位较后期的教师在其日记中有一段记述:‘ 我要求学校开楚辞一课,以便教学相长。学校应许了。我于《诗经》。《孟子》之外,又增加三小时的功课,虽然劳碌了些,我倒乐意…。’ 这些文字很好的体现了南大教师敬业乐业的精神面貌。

实质上,这些人文素质,要远比统计数据更是成功教学的根本。日后,南大草创年代的中文系教师回返台湾执教,都是当地大学教师团队的中坚分子。这一事实充分反映了南大中文系的优秀人文教养与高超教学素质。

另外,评议对南大招生数额的刻意挑剔是脱离了社会现实。战后东南亚华人子弟无法再到中国大陆上大学,而马来亚大学拒绝华校生,所以一个相当庞大数额的华校中学生正面对升大学的困境。南大的创办就是为了解决区域内华社的大学教育问题,所以南大招收数百名新生与先修班学生,是有着其特定的大时代背景。简言之,南大的招生数额,是在顺应与满足社会对大学教育的殷切需求。

四、(五)重复大学尚缺四十五位教师的事实,并且,根据英文虎报和海峡时报的各一篇报道而得出一个结论,认为教师人数不足是短时间内必然无法解决的重大问题。基于此,大学将无法适应供给良好教育于不断膨胀的大批学生。

南大之所以会出现教师不足的征聘问题,主要还是因为林语堂耽误了南大宝贵的大半年时间。这一起单一的突发事件,在潘国渠临危受命之后已经妥善解决。因此,得出教师短缺是一个无法解决的长期性重大问题,是在危言耸听,别有用心。

南大创办之际,英文虎报和海峡时报充斥反对华人办大学的恶言恶语,所以英文报纸对南大指指点点,说三道四是司空见惯的事情。评委只看英文报,而不看华文报支持创办南洋大学的言论,说明了有预设立场上的偏见。此外,那又是谁提供了这类有选择性的评议材料?进一步而言,评议会所收到的究竟是些什么样的资料?选材的标准是什么?选材的目的何在?

报告书并没有面谈潘国渠和陈六使,或者其他主要理事,诸如,李光前,连赢州等等的片言只语。评议会为何不听听他们的观点?是谁阻止了这些有重大意识的面谈?评议会要评议南大却对大学的最主要负责人,不闻不问,岂不怪哉?

四、(六)都是一些不具建设性的空谈。其实,通过广告征聘是遵循社会惯例,如果大学没有在东南亚各国刊登征聘广告,那不也可以被批评为办事不周?根据一篇学者论文:‘ 台港与海外学子就成为主要的招聘对象。而且这些学者到了南洋大学也会互相推荐,如苏雪林推荐凌叔华来南大,凌叔华之后小说家徐訏继任,这种互相推荐的同道之谊使得台湾学者的数量越来越多。加上当时南大中文系和台湾各大学中文系的设置相近,这使得台湾学者也乐于来南洋大学任教。’ 诚然,基于台港与海外学子是一个小圈子,加以南大薪酬比台湾高出三倍,所以南大可以轻易吸引到十分优秀的外来学者前来执教。

至于,南大没有马大毕业生执教,除了是因为他们不屑南大之外,也是因为他们鄙视华人母语和不懂中华文化。这完全不是南大的错失与责任。报告书为何要怪罪南大?这正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四、(七)语焉不详。议题是教员资格委员会。从不确定性文句:据本评议会所能探查得出的…;可能包括…;或依然存在…的使用,可以知道评委们对教员资格委员会的组织与内涵,完全没有正确与整体的了解。这一种态度不仅是违反审查的谨慎要求,更使得评议工作沦为儿戏。评议会如何可以如此轻率的,对尚未充分理解的事宜进行评论?这一种词汇凸显了评委对南大的真实现状,缺乏最基本与必需的认知。不幸的,这正是任何学术性调研的一个先决与必要条件。

四、(八)这是一个语无伦次的评议。评委批评南大征聘教授的条件过于苛刻,并且只是局限于东南亚,加以时局因素,所以质疑征聘政策的适当与可行性。教师素质高低攸关教学素质好坏,所以征聘教师的条件只能严厉不能轻率。因此,评委对南大征聘教授条件过于苛刻的批评,令人震撼,特别是评委的总结论是建议不承认南大的学位。南大师资的来源是台湾,香港与留美学者,评批南大征聘师资着眼东南亚,要不是在事实认知上犯错误,就是分不清东南亚与亚洲的区分。

四、(九)评议会根据来源不明的几件意见书而得出一个判断,认为教授资格审查委员会没有发挥适当与必要的功能,导致大学雇用了一些不够资格的教授。另一方面,大学对现有的教授也从来没有进行过资格评审。接着,报告书如是说:‘ 我们一再听说,若对后者实行审查,可能引致不愉快的发现,同时他们亦建议了其他方法以期改正一般认为最不健全的情事。 ’

这一种评议充分展现了白里斯葛领导的评议会之令人惊叹的肤浅,甚至于说,无知。一,教授资格审查委员会是一个大学内部组织,外人如何得悉不对外发布的运作实况?二,有谁会有足够的资历去批评另一位教授不够资格当教授?比如,白里斯葛一位只有中学生物教师资历的评委,是否有资格评议佘雪曼不够资格教授中国文学史?三,一个严肃与专业的评议会,岂能靠道听途说之来历不明的意见书就得出对南大审查的诊断?四,如果意见书来自南大的内奸,那么,既然是一个内奸,则其吃里扒外的小人言行必然不具可靠性,那又如何可以做准?

四、(十)这也是一个缺乏常识的愚蠢评议。大学内部组织与大学招生人数,必然是息息相关,岂能会是无所关系?借用报告书用语,批发式招生当然就得批发式聘请教授,这有什么问题?此前,评委不就提出了所谓的授课负荷忧虑?

南大之所以需要急着招生和急着聘请教师,是为了及时解决战后华校中学生对升大学的急切需求。在特殊时代的大背景下,南大是不可能采取从长计议,慢慢的一步一步来的做法。这种报告书所谓的深谋远虑,势将使到已经错过上大学时间的一大群青年,将永远的失去大学教育的机会。这恰是因时制宜的大智慧。

归根结底,南大的存在就是及时的让被英国人刻意歧视的华人子弟,也享有同等的大学教育机会。这正是南洋大学的大时代意义。显而易见,任何对南大的评议都绝对不能脱离这一个历史事实,要不,那必然就言之无物,没有任何的意义。

四、(十一)这些有关大学与教师之间的雇用合约的内容,是可有可无的评议。评委要凭借何种合约条件标准,来批评南大合约的适当与否?征聘与受聘是一个协商过程,协商就意味着灵活性,那又岂能非得硬性规定不可?这一种评议反映了评委对雇用的协商过程一无所知。

四、(十二)这是一个极具诽谤性的评议。在毫无证据情况下,把批发式征聘教师与主观评介的大学低水准挂钩,进而将之归罪于教授资格审查委员会,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诽谤性言论。大学因害怕充斥了劣质的教授,于是坚持互签一年期合约的判断,更完全是无中生有的胡说八道。

一个从来没有面谈大学主要负责人的评委,如何会得出大学有所害怕的结论?为何签一年合约的教授就是劣质的教授?这一种幼稚推理能力,令人叹为观止。

四、(十三)什么是理想与合理的教师雇用合约,根本不是评委的职责所在,何必越俎代庖的出主意?可见,评议委员会确实是完全的迷失了工作范畴的大方向,也进一步反映了白里斯葛领导之评委的低素质。

四、(十四)对教师的薪酬提出即没有意义也没有建设性的评议。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南大教师薪酬是台湾之大学薪酬的三倍,所以南大薪酬极具竞争性,能够轻易吸引优秀师资人才。因此,报告书暗示南大薪酬低,所以南大学术水准也低的说法,是站不住脚的。

四、(十五)重复对南大薪酬的批评。建议南大追随马来亚大学的师资薪酬水平。言外之意无非是说马大师资薪酬比南大来得高,所以马大的学术水准要比南大高。这是一个没有事实基础的主观判断,前者靠政府财政支持,后者靠社会募捐办学。此外,英国人的马大是要培育效忠英国的公务员,南大则是为了确保民族母语文化的薪火相传。这是两所办学目的全然不同的大学,自然也就吸引不同价值观的教师。这是追求金钱名利与相信无私奉献的天渊之别,两者不可同日而语。因此,单独以薪酬高低,来判断学术水准高低,是一个很幼稚的观点。

四、(十六)评委继续就教师薪酬提出评议,再次强调低薪与教师教学动力与能力的不良关系。这些都是道听途说之无所根据的说法。其实,大学有许多客观存在的资料可供审查,如,看看大学各院系的学术性作品与出版,不只能够清楚明白师生教学之间的紧密互动与积极性,更能审查师生的学术水准。中文系教师中就有多位是一边教学一边从事学术性研究和文学创作。

四、(十七)评委重提授课负荷的问题,认为教师负担每星期十二小时的授课负荷实在过重。根据来历不明人士的建议,评委同意教师上课的时间每周不超过九小时。表面上看,评委是关心教师的工作负担,实质上,报告书的真正意图是告诫南大不要批发式的招收新生。报告书用心良苦的一再迂回谴责南大招生人数。

四、(十八)报告书批评南大明文规定教职员不可以参与政治性活动,违反者可以立即被开除的条例,不利南大健康精神的生长。如果严厉执行会有适得其反的效果。报告书指出:教授人员于校外参加政治,本身并不是坏东西。在此,报告书鼓励南大教职员参与政治活动?果真如此?这是官方的真话?还是反话?

有鉴于1954年的五一三华校学生运动的记忆犹新,这一种黄鼠狼给鸡拜年的话岂能当真?如果是说真话,那是为了要庇护出卖南大的内奸。如果是说反话,那就是要掩盖报告书本身的政治意图与内涵。不论左看右看,这还是一个此地无银三百两的伎俩,也可以说是,一个十分愚蠢之典型的欲盖弥彰。

四、(十九)都是些言不及义的评议,要不是无知就是无视南大的现实处境。根据南大第一届毕业生的回忆,当年工字形宿舍有水供问题,所以要到附近的农舍洗澡。这些不利环境并非南大的弱点,反而是体现了南大师生的务实与适应性。

四、(二十)至(二十三)这是拿些有关教师福利的话题来说事。显然的,这也都是没有必要之越俎代庖的出主意。实质上,这些都远离了评委的工作范畴。

四、(二十四)如果评委有与师生直接面谈,就不会提出这一个脱离事实的评议。以中文系为例,无论环境如何,都不影响教师们的个人学术研究和文学创作。

四、(二十五)报告书基于学生的主要工作是学习知识,所以反对南大鼓励学生参与广泛,兼且具有创造性的研究工作。认为一,这一种工作不属,同时不应属于在学学生的工作范围。二,南大目前还不适合开办研究院,如果南大当局清楚看到目前存在多个院系中的严重弱点,他们将不会坚持设立研究院使本来已经够复杂的情况变成更复杂。

大学不仅是理论的学习,更要强调理论的应用。反对南大理论与应用并重的正确教学方法,令人非常诧异。评议局限学生的学习范围与方法,反对学生参与更广泛的研究工作,是一种开倒车的落后教学观点。这一个反常的评议确实匪夷所思。

显然的,官方的意图是南大必须遵照马大只提供书本学习,不鼓励研究工作的教学模式。政治上,南洋大学是绝对不能够超越马来亚大学的任何方面。说白了,现实中,南大必须永远是一个次优于马大的大学。

其实,即便南大真有办研究院的计划,那也是一个长远的办学方案,是不可能在三院十二系尚在完善过程中就成事。由此来看,这一个评议是为了彻底扼杀南洋大学的长期发展计划,确保南大不论现在与未来都不具有一个可供发展的空间。

四、(二十六)再次不点名批评陈六使与潘国渠对大学的不当干预,并且重复指责南大是在没有教育专家指导下兴办的,一所不属于组织良好的大学。报告书亦再次建议,大学必须由有教育资格的人士主持办学,而行政委员会必须接受与按教育专家的指导去执行大学的行政与管理。也就是说,一旦三院十二系都已经落实,行政委员会就有必要退出大学的治理,把工作交付给各个院系的教职员。

四、(二十七)质疑行政委员会之职务安排的适当性,指出职务承担与权力的分歧。现实是,南大没有一笔庞大的运作资金作为储备,所以各种支出是很有必要通过一个中枢组织集中控制与管理。这就是为何工作与权力分离的根本原因。

这不是制度设计上的问题,而是一间民办大学的无奈现实。然而,大学行政能够灵活性的变通处理资金缺乏的困境,是南大能够成功办学的根本因素。历史上,每当南大财政出现周转不灵的时刻,都是依靠理事会成员的个人财政去解决。这是南大的强处不是缺陷。由此可见,评委对南洋大学的现实处境,确实一无所知。

四、(二十八)又再一次不点名的批评潘国渠,认为没有学术资格的常务委员会不具资格参与处理大学教师征聘的事务。一再强调高职位的聘请,必须交由有学术资历人士组成的特别委员会去处理。



---

分类题材: 南洋大学史实_ntah , 政治_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