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日暮西山?

22/02/18

作者/来源:王焜生 立场新闻
https://www.thestandnews.com

日暮西山的新加坡,或者是黎明将起的东南亚?

「东协经济共同体」(ASEAN Economic Community, AEC)于2016年1月1日正式上路,象徵东南亚区域经济整合的新里程碑。中国大陆、美国、日本等主要国家提出新的「东协策略」,宣示将加强与「东协经济共同体」往来,东协的地位水涨船高,其动向与前景受到全球瞩目。这个机济发展开发处女地,如同过去的金砖四国(BRIC)是发展潜力较好的新兴市场,然而这个经济趋势模式能够套用在当代艺术市场吗?

2011 年Lorenzo Rudolf凭藉着成功将Art Basel引进香港,在亚洲建立起西方强势观点的市场行销模式搅乱平静无波的亚洲艺术博会市场,一时之间成为瞩目焦点,更成为亚洲国家区域性艺术博览会的最大竞争者。夹带丰富经经验与人脉,看准东南亚未来的发展前景,说服新加坡政府,结合经济发展局(Economic Development Board)与旅游局(Singapore Tourism Board)的政策,国家艺术理事会(National Arts Council)全力支持,第一届Art Stage 艺术博览会成功强势登陆新加坡,以“We are Asia” 打出口号,展现强大的企图心。当然这个口号其实过于空泛,整个亚洲从地理结构,种族的多元,文化背景的差异以及政治经济的的发展都不可能用一个亚洲来涵盖所有,口号很响亮,加上新鲜感,每两年一次的新加坡双年展,还有同时间的新加坡艺术周,确实在一开始带来海外人潮与新闻热点。

吉尔曼军营艺术区(Gillman Barracks)所肩负的任务是改变地理生态,促进经济发展,藉由艺术带进参观人口,2012年9月正式开幕的艺术园区以较低的租用政策吸引国际欧洲画廊进驻,德国柏林的廊Michael Janssen认为在新加坡设点可以方便他了解东南亚新一代艺术家的动向;东京三潴画廊着眼与跟中国北京展出的限制比较,税金的问题,引进作品很困难;日本Ota Fine Arts、纽约的Sundaram Tagore也认为这裡是一个可以新尝试的区域。目前担任新加坡国家美术馆(National Gallery)馆长,时任经发局项目总监陈维德(Eugene Tan)于一次国际媒体接待会中也表示:这个项目属于政府整体规划的一部分,旨在把新加坡建成一个重要的文化目的地。新入驻的画廊将带来显着的变化,这种影响不会仅限于新加坡的艺术氛围,整个地区都会受益。当时在现场的我也感到惊讶,一个国家的文化是以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规划,与我们传统所认知,艺术文化先行的道理有所不同。中国的艺术品进口关税在20%到40%之间,具体视艺术品类型而定,中国的标准增值税率为17%,但是新加坡没有进口关税,只需要在作品售出后缴纳7%的增值税。这也大大吸引了国际画廊的进驻。

然而从吉尔曼运营以来的访客人数统计,“造了就有人来”的观念一直不见很大的成效。许多画廊反映是平日基本上没有人上门,不过周末下午会热闹一些,吉尔曼的冷清跟它相对偏僻的地理位置有关,还有一开始缺乏餐饮服务。2017年3月起,由经济发展局和国家艺术理事会四人成员组成“吉门营房节目办公处”(GBPO),附属艺理会,负责策划、协调与经营事宜,融入更广大的艺文生态系统内,让更多本地艺术工作者与普罗大众参与。以新加坡文化政策而言,市场逻辑是唯一的指导原则,文化政策的转变是跟随着经济模式的转变而思考,新加坡的中心在发展经济,这也反映了实用主义至上的意识形态。基于此概念,就能理解当代艺术的创作发展在新加坡所遇到的瓶颈,以及当代艺术家选择旅居海外的原因。

回过头来看Art Stage 所面对的现实问题与挑战。2011年风光开幕,加上政府的支持,甚高比例的观察者都认为大有可为,也可能因此造就新加坡与东南亚的艺术荣景。然而新加坡政府对于艺术的展出还存有审查制度,加上对于当代艺术家的缺乏经济效益缺乏支持,产生了有商场没产品的窘境,相对于柏林当时为何会成为当代艺术的发展中心,因为国际艺术家不断聚集吸引画廊就近与艺术家合作,但是这情况在新加坡恰恰相反,有了建构好的商业架构却缺乏对应的艺术品吸引买家。

再者,东南亚近几年的经济发展快速,邻近国家开始脱离仰赖新加坡的附属地位,加上印尼对于艺术家的支持与收藏,拉抬艺术家市场行情,菲律宾艺术家藉由国际画廊进入世界,新加坡不再是唯一的舞台与优势。高额的参展费用也让东南雅国家却步,也就是艺博会所提出的东南亚特色并无法彰显,印尼私人藏家所收藏的艺术品不论量体与金额透过官方的协助都出现惊人实力,私人美术馆不断成立,规模之大不亚于美术馆等级,所有关注的目光逐渐都从新加拨转往雅加达。2016年143个展位,2017年131家,到2018年剩下97家,数目逐年递减,西方与亚洲画廊参加名单与数量都提不出亮点,都是一个消耗关注的隐忧。开幕记者会的简单阳春,没有任何仪式,Lorenzo Rudolf自己拿着麦克风上台开场介绍,没有了过往的风光揭幕。

新加坡当然还是有藏家,但是经常世界飞行,也常到台湾画廊参观并收藏的本地藏家私下也说,新加坡对于艺术的教育推广其实并不足够,他们需要更多对于艺术理解的教育,还有对艺术市场,收藏的分析,这些基础教育对于有心想收藏或者对于艺术有兴趣的观众显然是一个非常需要再规划的方向。而台湾画廊参加新加坡艺术博览会的着眼点也各有不同,台湾的海岛位置必须透过不断参与海外艺术博览会增加艺术家的能见度与熟悉度,交易买卖是着眼点,藉由展出瞭解当地观众与藏家的反映,为艺术家打开国际之门有其必要。

采泥画廊以李光裕参加威尼斯双年展作品公共艺术展出大气呈现,着眼于未来艺术家的学术地位及展出;周庆辉作品透过Art Stage 展出,获得空前成功,今年则是受邀于同时中心Deck举办个展:侨福芳草地画廊地私次参展,有台湾新秀黄大维与锺嘉骏:尚画廊第三度参展;大隽艺术继续展出蔡尉成凋塑;其他有画廊与当地合作展出几位台湾艺术家作品或者艺术家自己与团体参展的展位。日本白石画廊艺术家包含草间弥生、奈良美智、嶋本昭三、名坂有子,前川强、向井修二、水岛哲雄、猪熊克芳、渡边理、小松美羽。

曾经传闻香港Art Central 将在新加坡成立新的博览会,不过managing director Charles Ross表明无此打算;其他周边的小小艺术博览会也都在紧缩或暂停阶段,显而易见其市场的冷清。对比三月份即将到来的Art Basel/ HK将有248家画廊参与,更多画廊还在排队等候,九月份同样由Lorenzo Rudolf所主持的雅加达Art Stage 靠着印尼藏家及投资者的支持与资金挹注,看来这不仅是艺博会本身的问题,而是存在着新加坡政府如何重新思考文化艺术与经济市场关係的课题。

---

分类题材: 经济_economy , 社会_societ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