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有灵魂的书店等一个爱书成瘾的

08/02/18

作者/来源:中国新闻 https://www.xcnnews.com

有灵魂的书店,等一个爱书成瘾的你 在实体书店逐渐式微的时代, 为什么有些人还对书店如此着迷? 一个熟悉的朋友有个毛病,在他进图书馆或在逛书店时总会不舒服…

在实体书店逐渐式微的时代,

为什么有些人还对书店如此着迷?

一个熟悉的朋友有个毛病,在他进图书馆或在逛书店时总会不舒服,是心理感到压力而使生理受到影响的状况,但他并非对书籍有所排斥,他还算是个爱书的人。后来才知道,当众多的书籍放在一个空间中,而人置身其中,则会感受到自己所知道的是那么的少,书籍实实在在地和自己在同一个空间内存在,莫名感到压力是正常的,这种状态大概能激励自己多读点书吧!

当然,在网上购书的时候,也可能会有这种感觉,不过一旦这种感觉出现,只要关闭视窗,就可以脱身。但是书店不同,书店当然得以书籍为主要的构成要素,裡头的选书类群也会是迷恋逛书店的人的首要考虑,但现在更多人逛书店需要更多的要素,空间、氛围等等,一间书店都有它自己的情怀,带着情怀走进书店的人也绝非少数。

这次想分享几间空间不大,不特别洋气,素朴却深刻,且有着各自使命的书店,这些地方让人能真正感受到文字的力量,让人愿意相信一辈子对文字成瘾,或许是件幸福的事。

台湾台中‧给孤独者书店

Anathapindika Books

「期盼我们飢饿的灵魂与身体获得满足,

酝酿更多力量,前往更遥远的岸。」

提到台湾,爱书之人会在第一时间想到在台北,提到台北,就会开始计画一个台北书店访店计画。但这回想给大家分享的是位于台中的「给孤独者书店」,位在审计新村后排房屋的二楼,一间年轻却带着沉稳氛围的书店就座落于此。

店名中的「给」读音读为:jǐ,这时意味着将孤独交予他者的书店,若读作给予的给之音,则成了给予孤独的人们一家书店,这两层意义交给走进书店的人们自己定义。书店主要提供二手书籍、独立出版选书、纸本印刷品,另外这家店其实是给孤独者书店和野餐厅共同发行的一个空间,因此也提供简单的饮食,偶尔举办沙龙聚会及其他活动讲演。

书店的创办人张豫,也是位文字创作者,他独立出版了两部作品《蓝色的房间》与《过冬》,在这家书店裡,所有的书柜都是张豫的书柜,在书店的角落,不经意地能发现张豫用手写字一笔一画完成的书籍介绍,他的文字能带给人温暖,如今他开立了这间书店,让温暖具象成一个空间,让孤独成为能够交託的实体,并成为人与人之间最隐密的互动,以书为媒介,文字作为内敛的语言,积累成有重量的灵魂。

南京‧二楼南书房

「不灭的理想,不关灯的书房。」

因处于二楼且向南,二楼南书房就以此命名。二楼南书房与其说是一家书店,不如就说他是一个书房,就如它的名字一般,它是南京第一间二十四小时的阅读空间,採取会员制租书的方式,而不售书。

二楼南书房裡有一盏灯据说是永远亮着的,即使是在深夜,那象徵着不管再晚,都有个地方为你开着灯,昏黄的灯光将黑夜的静悄衬托得更极致。二楼南书房是南京首家二十四小时开放的公共阅读空间,一幢民国时期建筑,不喧嚣、不张狂,静默地在那裡,由三间书房组成,空间并不是很大,但对于那些夜晚不寐,沉浸在阅读中的人们而言,足够了。

裡头大约有超过三千本图书,以社科人文类群为主,按照不同的出版社各自放置在书柜上,作为一个非营利的空间,让读书这件事情回归单纯,当然裡头也有贩卖些自己系列的文创商品,如果有喜欢的就自取,然后把钱投进一旁的旧邮筒,茶水部分也比照办理。二楼南书房象徵的大概就是一种情怀吧!书房的灯不关,心中的理想不灭。

新加坡‧草根书室

「新加坡的诚品」

草根书室是新加坡的华文独立书店兼出版社,于1995年创立,在2014年经历了一次迁址。草根书室并不大,书店建筑外观是南洋风格。书店裡的书籍种类有中外历史、中西方哲学、艺术、电影、戏剧、华文现代文学、翻译文学、生活类书籍、绘本以及少部分英文畅销读物,除以之外还有从日本、台湾、美国等引进的独立杂志。

草根书室有着一个美名是为「新加坡的诚品」在新加坡华文界小有名气,新加坡华人人口大约佔了80%,但英语如今是最重要的官方用语。70年代起,新加坡政府推行以英文为第一语言的教育政策,也因此新加坡并非以华语作为主要语言,但草根书房迄今已坚持了二十多个年头,其创办者是新加坡着名作家英培安先生,后由林仁余先生接手,草根书室经常举办各种文艺活动,并且不定期都会有不同主题的展览,这也使草根书室每隔一阵子都有着不同的面貌。

重庆‧婺月书院

云波风轻江南雨

易冷烟花上弦月

婺月书院是由旧屋改就而成的,在重庆这个城市想找一个地址,往往是得多绕好多路的,除了跟你说往东西南北走,还得跟你说往上往下走(重庆是3D的),这个书院在富城大厦的负七楼,所以非常、非常有可能找不到。

一走进婺月书院门前,迎面而来的是满满绿意,不是刻意营造的绿色,反倒像是自然生长而成的,婺月书院四个大字刻印在木匾上,下方写着两行字:云波风轻江南雨,易冷烟花上弦月,只想用「遗世独立」四字来形容。

书院入口的门是掩上的,推门而入室内基本没有什么电灯照明,因为一整面的玻璃引入了大量的自然光,店内的书籍都是二手书籍,大多都是老闆和几个朋友喜欢的书,书院内的书籍,一看就知道被许多人翻阅过,那时去基本上是说店内的书籍不贩卖,店内的摆饰则带着浓浓的年代感,邻近大马路旁的婺月书院,彷彿是脱离了时光递进,留在了它想存在的那个时光。

日本大坂‧珈琲舍・书肆アラビク

当许多书店都成了打卡胜地之后,就对那些明文规定店内不能拍照的店家特别关注,珈琲舍・书肆アラビク位在大坂中崎钉的小巷中,是集餐厅、咖啡、画廊、书店为一体的店铺。

大坂中崎钉周边散发着的是浅澹閒散的气氛,珈琲舍・书肆アラビク就在这其中,门面被大量绿植所围绕,深绿色的植物与蓝色木质大门两相呼应,交织成柔软的氛围,裡头的所贩卖的书籍大多都是二手书,在这个不大的空间中,却不间断地有作品在此展出,众多文人的书籍都在这裡出售。

以日室老屋改建而成,在静谧街道的一隅,虽然不太好找,但却属于经过就无法漠视的存在,让人想一探究竟,一个期望人走进来,就单纯为了书、为了艺术、为了空间、为了沉静下来的书店,蓝色大门把内心的喧闹一併挡在门外。

---

分类题材: 行业_industrie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