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1998亚洲价值观的破产

12/01/98

作者:苏仁彦

--从东亚奇迹到东亚金融风暴

这次东亚金融风暴彻底暴露了亚洲价值的黑暗面;政经体制不健全,官商勾结金权当道,房地产狂热,盲目追求出口导向,泡沫经济成份过重。

自今年七月从泰国刮起的金融风暴,半年之内,席卷整个东亚,无论是东亚经济的旗舰日本,七、八十年代崛起的四小龙,还是后起的泰国、印尼、马来西亚等国,无不损伤惨重,疮痍满目,但是在惨重的挫折中,如果能对东亚的经济发展形式作一番反思,获得一些宝贵的教训还是有益的。

东亚奇迹:抗拒民主法治的武器

东亚经济在二十世纪未发展之迅猛令举世为之瞠目结舌,被誉为「东亚奇迹」,或曰有别于西方的东方式现代化之路,对东亚历史文化传统影响甚广至巨的中国儒家文化,也被连带赋于某种神奇效力,被解释为东亚成功的文化因素。对于某些东亚权威政治,东亚奇迹自然也就被用来提倡「亚洲价值观」,成为抗拒西方民主、法制及人权价值的强力武器。一些东亚奇迹的既得利益者,包括不少学者也兴奋狂呼:西方正在没落,「未来是属于亚洲的」。

可惜现实竟如此无情,这次一两个国际金融大炒家的兴风作浪竟然将「骄傲的亚洲」打得落花流水,东亚奇迹不堪一击的脆弱叫当初为之瞠目结舌者再次惊奇不已。这一段时间香港报章杂志连篇累牍地讨论东亚奇迹破产的缘由,最后都几乎不约而同的一致归咎于我们自己的亚洲价值观。甚至最倨傲不驯的马来西亚总统马哈蒂亚虽然在风暴之初猛烈声讨国际投机家,将马国的金融危机说成是西方阴谋下的牺牲品,最近却在十二月东盟高峰会上终不得不见颜承认这些国家自己也负有「相当的责任」。

综合各方面的评述分析,东亚金融风暴真正肇因主要是东亚各国的政经体制发展不健康,长期失衡,其要表现是:

官商勾结金权当道

一、东亚式威权政治,政府大力干预市场运作,官商勾结,金权当道,腐败成风。

曾是亚洲四小龙最凶猛的一虎南韩为此次金融风暴重灾区,其经济已近崩溃,急待国际货币基金会紧急货款五百亿美元救命。而南韩这次灾难可说是咎由自取。该国一直金权当道,政客与大财阀相勾结,当政者贪水平面贿赂丑闻不断。政府大力扶持大财团,垄断国家经济。而银行对大财团的融资可以说予取予求,无限供给,至使南韩最大九家银行的坏账率高达其资本额的百分之九十四至百分之三十七之间。

  这次受创亦深的印尼也是金权政治泛滥的地方。九七年夏印尼森林大火使相当于八千个香港大的热带雨林被焚,大火烟雾造成的空气污染使远在千里之外的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旅游业也一落千丈,大火的祸首即是与总统苏哈托家族相勾结的伐木造橡胶林的伐木公司,有总统家族撑腰,他们可以肆无忌惮,不怕绳之以法。
马来西工反对党民主行动党副秘书长林冠英指出,印尼、泰国及韩国经济危机的共同点是政经紧密结合,贪污问题严重。而他国也指责大马的金权政治不遑多让。

法制不健金经济泡沫成份重

  二、法制不健全,金融机制透明度低。
  
日本在九○年泡沫经济破灭后,经济一直不景气,在这次金融风暴中,日本金融机构面临总体破产危机,其中以全日四大证券行之一的百年老店山一证券的破产最为骇人。山一证券被查出被藏匿五年之久的账外不明债务竟高达二六四八亿日圆(约二十一亿美元)。据估计金日银行的不良债务可能高达一百兆(兆:万亿)日圆,实际数字多少,可能永远查不清。日本法制的健全和金融运作的透明度令人怀疑。如果亚洲法制最好的日本尚且如此,亚洲其他国则可想而知。因此马来西亚的副首长兼财长的安华宣布,该国应付金融风暴的紧急措施之一是提高银行作业的透明度。

三、经济发展路向不健康、失衡,盲目追求出口增长,过份剌激房地产过场,投机泡沫经济成份过重。

  西方和亚洲经济学界的一些有识之士早就指出,东亚经济的很大一部份是建筑在泡沫经济之上,表面增长数字中的虚假成份太大,最后可能会触发经济危机。
东亚各国近几年在经济发展中,确实过份狂热地发展房地产,追求土地增值带来的暴利,以至房地产开发过份膨胀,远远超过供求平衡,使过多资金陷入地产,早已埋伏下巨大风险。在这次金融风暴中仅泰国一国几个月时间就倒掉了一千八百家地产开发公司,地产市场全面崩溃。

东亚是投机者的天堂

了解东亚经济运作的西方人说,东亚是投机者炒作者的天堂,甚至连艺术品市场也炒风充斥,一些画家为抬高自己的画作在拍卖场中找人抬标作弊,这在规范严谨的西方艺术品市场是绝无可能发生之事(打字员,不敢苟同绝无可能,只能说是相对来说较少可能。),只需发生一次即成大丑闻,但在亚洲却司空见惯,层出不穷。

而且东亚以出口为导向的经济发展路线过去一直大受肯定,被视为东亚成功的不二法门,但在这次金融风暴中也暴露了其弱点。

韩国大财团在政府大力支持下,不惜血本以蚀本倾销方式向外争夺海外市场,结果这些财团海外市场占有率越高,亏蚀也就越严重,最后终被庞大债务所拖垮。全国三十大财团这次金融风暴即有八家因此而宣告倒闭。现南韩有一百七十余个大企业负债超过其公司净值五倍,倒闭只是早迟之事。

可以说东亚经济因自身制度的毛病,早已在经济繁荣的大厦埋下爆发的危机,国际炒家只不过充当了触媒或导火线的作用而已。如果这次金融风暴可使东亚各国痛定思痛,对畸形病态失衡的政经体制进行「拨乱反正」,健全法制,扩大民主,加强对权力的制衡,则大家还得感谢国际金融炒家捣乱有功。

神话破灭亚洲价值呈黑暗面

香港民主派政党前线的发言人刘慧卿近日电台接受访问一针见血指出,亚洲金融风暴的产生是由于这些地区缺乏法制、司法独立、民主选举制度、开放和负责任的政府以及对人权的尊重,危机的爆发是东亚神话的破灭,充份暴露了亚洲价值观点暗的一面。

亚洲价值观黑暗的一面中国大陆也有,而且更严重。东亚经济弊病中国大陆也无一不缺,而且更沉□难治。金融风暴还未吹进中国大陆,唯一的原因是尚未开放外汇市场,否则也难免被外国金融狙击手闹得翻天覆地,一发不可收拾。这次虽然幸免于难,但危机深伏,迟早还是要爆发的。中国人由于近几年经济发展快,总体国力增大,就有点飘飘然,病态亢奋,狂言二十一世纪是中国人的世纪,东亚神话的破灭对发高热的中国人应是一济清醒剂:暂时的繁荣不一定带来千年昌盛,西方的价值还是值得虚心学习的,民主法治之路非走不可,而且早起比迟走的好。

摘自【开放杂志】一九九八年一月号

---

分类题材: 亚洲模式_asiamd,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