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冷藏行动 虐待狂政治精神病患者所为

02/02/18

作者/来源:陈华彪 万章翻译 (02-02-2018)

冷藏行动——一个有虐待狂的政治精神病患者的所为

2018年2月2日是新加坡冷藏行动55周年纪念日。1963年2月2日凌晨,新加坡内部安全委员会(ISC)在不经审讯下,命令逮捕左翼反对党、社会民间组织、工会会员和学生等107名政治领袖。这个所谓“安全”的行动巩固了李光耀自己的权力而铺平道路,因为人民行动党仍然面临着来自左翼政党社会主义阵线的巨大挑战。

尽管左翼力量被“冷藏行动”摧毁,以及被人指责这个政党和被拘留者是亲共产主义者,在1963年9月22日的大选中,他们仍然在51个席位中赢得了可观的13席。

1963年2月2日是新加坡的政治分水岭,就在接下来的五年,新加坡成为了一党专政的国家,一直到今天依旧如此。

正如《新加坡1963年的冷藏行动》书中所指出的那样,

李光耀企图否认必须对冷藏行动负责,将一切的责任归咎于当时包括新加坡的内部安全委员会的其他成员,马来亚首相和英国人。 (这是1959年新加坡取得内部自治的宪法安排)

近年来不少引用英国档案馆资料的著作暴露了李光耀是一个玩弄政治的两面人。在政治上,他不希望被视为参与压迫左翼的行动,以及在不经审讯下监禁具标志性和有超凡魅力,而且得到公众大力支持的林清祥。李光耀恐怕失去选民的支持,在1963年2月4日《海峡时报》的一篇报导中他说:

“如果这是由新加坡政府来采取的行动,我们是想都不会想的.”

无论新加坡官方对“冷藏行动”如何的宣传,英国的档案却显示了,

即使在最糟的情况下,林清祥和他的左翼同僚也只不过是有共产主义的思想。

档案证实了,

新加坡左翼并不鼓吹使用暴力,而是致力于通过宪制议会的斗争来实现政治目的。档案也证实了,没有证据显示他们是接授莫斯科或北京的指示而行事的。

即使马来亚首相东姑和英国人都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对新加坡的左翼进行镇压,但李光耀在“冷藏行动”中却留下累累的指印。李光耀在1963年的动机和一名英国外交官员在1961年对李光耀的评论相去不远:

“可能李光耀被‘可以摧毁他的政敌’这一想法所深深吸引。别忘了这背后还有一层非常私人的情况……他声称,他要把在他坚持下获释的人再度监禁起来。这些人曾是与他关系密切的熟人,曾在他的政府中任职过,他们与李光耀曾有过意识形态上的分岐并在政治上是对立的。”(1961年8月4日堪培拉英联邦外交事务关署系电报电文。《新加坡1963年的冷藏行动》第26页)

“电报”中所指出的“非常个人化的情况”很不幸的,竟超越了1968年之后那期间的政治需要。即使李光耀的崇拜者赞成他1963年对付左翼行动是必要的权谋之计,他们却很难默许拘留政治犯,即使在左翼已经不再对他构成威胁后,有些人仍然被拘禁长达二三十年之久的这种行径。

直至1968年,李光耀已经确立了他的一党专政国家,一切由他一手操纵。他有效的把国家机关殖民化以服务于他自己的政治议程,摧毁了任何有效的反对派,控制了媒体,和扼杀了所有的政治抗议活动。而在他的干部制度下,行动党没有内部民主,只成为提供民主画皮的政治工具。

1963年的冷藏行动曾在那个特定历史时期为李光耀政治生存的需要而服务。一旦政治威胁被消除了,1968年之后他仍然无缘无故继续拘禁政敌。因此,作为政客,李光耀是老奸巨滑的。作为一个人,他是一个有虐待狂的政治精神病患者,因为他违宪的无缘无故下他故意摧毁了许多人的一生。其中一个受害者就是传奇式人物林清祥。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