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亚洲价值观与经济发展

23/12/98

作者: 阿马蒂亚·森

尽管亚洲发生了金融危机,但从最近数十年东亚在经济领域取得的引人注目的发展来看,这一地区整体经济状况仍然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一成功使关于亚洲文化在经济成功与政治确认上发挥出作用的新理论产生了。

这个问题是很重要的。如果说儒家学说或其它亚洲文化价值对经济发展确实有一些值得人们注意的东西,那么,这种因果关系难道不应该使人们对文化的作用作出估价,以确定这样的文化价值到底对经济的潜在发展有多大影响? 为什么《世界文化报告》没有从经济发展的基础是文化价值这一解释中得到一些启示呢?

但这样的一些说法是不易得到证明的。从文化价值的角度对经济成就所作的解释往往是随意的,亚洲的历史也不例外。工业革命首先是在欧洲发生的,而不是在亚洲发生的;从意大利开始的文艺复兴早在亚洲经历类似变革之前就已经改变了欧洲的面貌。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人们一直在考虑,为什么欧洲价值在社会问题上具有如此大的影响力?这些疑问与塞缪尔·约翰逊在他的小说中提出来的关于经济权力、政治权力和军事权力的思考是一致的,在这部小说里,他提到了“拥有一切权力和一切知识”的欧洲北部和西部的国家,“它们的军队是不可抵抗的,它们的舰队控制着地球上那些最偏远的地区”。当时很多人在考虑,是什么样的价值和哪些知识使得欧洲能够走在亚洲及世界其它地区前面?

然而,日本成了一个经济及军事大国,并将一批国家与一些很好的价值结合在一起。在20世纪上半叶,人们一直在考虑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日本能够成为唯一一个变成了工业大国的非西方国家。为什么现代工业资本主义能够在一个东亚国家,而非另一个国家里得到发展?为什么它能在日本,而不是中国得到发展?日本的那些特有的准则、传统以及价值观,这里包括了从武士时代到以家族为中心建立的传统企业,都开始引起了人们的注意。

但形势发生了变化。亚洲的其它国家和地区(香港、新加坡、韩国和台湾)也开始繁荣起来,世界开始以赞赏的目光看待亚洲取得的这一成功。东亚共有的传统取代了日本武士的传统而成为经济发展的要素。就在最近,随着这一经济发展起来的是中国经济与社会迅速发生的变革。这样,人们的注意力自然就转向了儒家学说的特定价值,换言之就是中国、日本以及大多数东亚国家之间存在着的这一文化联系。

而泰国也以引人注目的速度得到了发展。其文化中的佛教烙印要比儒家学说的烙印更多些。佛教过去在日本很重要,现在在日本仍很重要,像韩国和中国的情况一样,但佛教的传统与儒家学说的传统是完全不一样的。印尼经济直到最近也取得了飞速发展。当然,它现在是个穆斯林国家,但在这个国家里,佛教、印度教还有伊斯兰教在以往的日子里都在文化方面发挥了很大作用。也是在最近,印度的庞大的经济也取得了快速发展:现在的国民生产总值增长率明显高于欧洲和美国,仅次于东亚和东南亚。

尽管对亚洲经济发展依靠的是亚洲文化价值这一认识还有疑问,但我并不想断言,我们对这些价值在亚洲经济增长与发展以及在经济取得引人注目成果上所发挥的作用还一无所知。我相信,我们可以从中得出一些重要的教训,但还不能说亚洲文化价值特别有助于现代经济的发展。

在反驳偏向欧洲的旧的偏见的同时,不应该因此而导致价值的新的偏向,这一次是偏向了亚洲而冷落了欧洲。就在日本经济达到、并在有些方面超过了西方经济繁荣的水平时,它的经济增长率开始停步不前,而类似的经济增长速度放慢的情况可能将会触及到亚洲其它国家,在这些国家里,人均实际收入与欧洲标准相比就更低。实际上,东亚经济的发展具有某些特殊性,特别是教育及培训将发挥更突出的作用,再就是市场与国家之间建立更和谐的关系。但这并不是“亚洲价值”所固有的观点,也不是其它国家容易学习的榜样。

(作者阿马蒂亚·森为1998年度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本文摘译自今年11月出版的《世界文化报告:文化、创造性与市场》)

---

分类题材: 亚洲模式_asiamd,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