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留给新加坡一个凶险的烂摊子?

10/01/18

作者/来源:天水晚报 http://www.kaixian.tv

耗尽了所有的运气

就在2016年8月21日的建国庆典直播中,李显龙身体异样,站立不稳。尽管这位新船长只有65岁,却罹患淋巴癌和前列腺癌等疾病。为国鞠躬尽瘁者都应该得到民众的理解和尊重。在长达14年的副船长生涯里,李显龙消耗了太多精力,甚至要以健康为代价。

2016年8月22日,李显龙强调必须选出继任者,交棒时间或许就在2021年。而直到现在,继任者依然没能确定,时间满打满算只剩下3年。“海外探客”认为,这意味着新的船长注定不会像李显龙那样经受足够的历练,这或许将令新加坡付出一定的培养费。

荣誉内阁资政吴作栋2018年1月6日参加了一次社区颁奖活动,针对新老交替发表了一些看法:现有精英都不是靠有力手腕升到现在的位置,也没有相互竞争,但他们必须推选出一位掌舵者。

2018元旦之前,吴作栋已经指出新加坡面临的严峻形势:需要在6到9个月里选出下一任总理人选。受到催促的精英团队声称会紧密合作,在适当时候选出李显龙的接替者。

新加坡已经失去了最有能力、最有经验、最受尊重的老船长。在最艰难的时代遇到李光耀这样的杰出领袖,似乎花光了新加坡所有的运气。而老船长精心栽培的新船长却令新加坡的国际环境日趋恶化。

在交棒前,李显龙没能扭转新加坡一直紧跟西方的趋势,甚至减缓这种惯性的努力也告失败。日本首先提出遏制大国崛起的“印太战略”,而率先实践的竟是新加坡。2015年,新加坡公然支持“非法仲裁案”,向大国施压,还加强了与美军的合作力度。2017年5月,新加坡海军与印度海军在敏感海域举行联合军演,李显龙也没能得到“带路峰会”的正式邀请。为了补救,新加坡方面澄清“绝对不会允许我们与任何国家的关系伤害到中国”,李显龙宣布要积极参与“带路倡议”并提供资金,还时隔4年多在2017年9月访华,决定扩大对华投资。但到了2017年11月底,新加坡又悍然与印度签署“海军合作协议”,内容包括安全合作、联合军演、相互使用海军设施、提供后勤帮助等,还表示“欢迎印度海军使用樟宜海军基地”。

烂摊子?

该来的总会来,赫赫扬扬的李氏家族在新加坡早晚会谢幕,可当这一天即将到来时,却显得很突然。2018新年假期刚过,新加坡16名顶级精英联合发表声明,声称或将从现有团队中选出李显龙的继任者。这距离李光耀2015年辞世、李显龙完全掌舵仅仅3年。但所有新加坡人都应该明白,是时候了。

缺乏前任的冷静与低调

“退隐后,管他滔天巨浪”

李显龙在2017年12月31日的新年致辞里已经流露出退居二线和惜别的意味。人变老的标志之一就是开始总结过去,并尽可能地要留下自己的足迹和声名。在这次讲话里,李显龙提前一年就开始筹备2019年莱佛士登陆新加坡200周年的纪念活动,还把新加坡的历史又增加了700年,认为从14世纪开始新加坡就已经是个繁荣的商业港口,有着一定规模的海岛城邦,但从淡马锡时期到莱佛士开埠前数百年却逐渐衰落和荒凉。探客认为,如果此说成立,那么古代新加坡的繁荣应该得益于郑和下西洋,而今天则要依靠“带路倡议”。

新加坡的历史可以分为13世纪到18世纪初年的“古代”,从1819年到1959年的“殖民时代”,从1959年至今的“当代”。他把1819年莱佛士在这个马六甲重要咽喉的登陆视为划时代的事件。事实上,新加坡忽略了这一点:早在2000多年前中国人就已经开拓了“海上丝绸之路”,与西方进行通商贸易,最早开发新加坡的也是中国人。

新加坡下一届大选最迟将在2021年初举行,也有可能提前一段时间。如今很多新加坡人已经在热议2019年是否会成为大选年。但李显龙对此没有任何评论,也未透露任何信息。李显龙关注的是2018年如何行使好“东盟轮值主席国”的权利,为本国谋求更多利益。

1969年李光耀在纪念新加坡开埠150周年时说过这样的话:周年纪念不必把过往美化成田园牧歌,尽管缅怀历史也不无其疗愈价值。可他的冷静与低调并未能够完全遗传给接班者。李光耀仅仅去世一年,李显龙就举行隆重的纪念活动,连他的妹妹都李玮玲公开反对他的这种做法,认为其捞取政治资源。政客与政治家最大的区别恐怕就是能否正确分辨短期利益和长期利益。李显龙很显然没能成为政治家。

李显龙着重强调开埠200周年这件事,透露出的这么一个信息:很多新加坡人也渐渐淡忘英国殖民者的剥削统治,而对英国人带来西方典章制度则产生一种知恩的心理。从本质上看新加坡希望融入西方集团,成为西方文明在亚洲的橱窗、标杆和优等生,又希望成为亚洲的“精神导师”,在东西方之间充当掮客,谋得高额回报。

所有这些令印度方面大喜过望,因为这不仅是印度与马六甲海峡以东国家签订的首个军事后勤协议(连越南都没敢这么配合印方),而且还令印度获得了牵制大国的筹码,在敏感海域周边建立了据点,进一步提升了控制能源生命线的能力。

进一步退两步,拉拢美国和印度,还想搭上中国的便车,这是30年前的老套路,李显龙却刻舟求剑。是可忍孰不可忍?

李显龙给继任者留下的是一个非常棘手的烂摊子,颇有点“我退隐后,管他滔天巨浪”的意味。

新加坡遭受的打击是连续性的。在特朗普废除奥巴马的“亚太再平衡”,又决绝地退出TPP之后,代表远见、高效、专业性和清廉的李氏家族也爆出丑闻,李显龙的胞妹和胞弟同时发难,甚至被外界认为已经预告了继承权之争。在这种情况下,李显龙不仅出面道歉,而且主动终结了李家人继续掌舵的可能性。

作为位置特殊、大国势力盘根错节的多事之地,新加坡的未来规划是成为“智慧国”,凭恃的资本是“唯才是用”的体制,形成了一套让最聪明、最有能力以及最勤劳的人才进入社会顶端的良好竞争秩序,但这种优胜劣汰的制度带来了社会不平等的风险,正逐步撕裂社会。

老一代看到了问题,但没能解决,而是寄望于新一代。

精英们明白为了维护社会公平,必须进行恰当的干预,也必须坚守正确的理念,而这些都有赖于具有强大凝聚力的团队,以及合格的掌舵者。李显龙的继任者必须能够促进经济增长、创造足够的就业,解决民生问题,弥合分歧。

可说着容易做着难。李显龙如果是个可以得70分的领导者,那么他的继任者肯定没有他的经验,又如何能保证完成他没有做到的事情?

面对凶险的前路,新加坡只能自求多福。李显龙正在错过战略调整的最佳窗口期,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

新加坡的精英们把诱人的权力当成烫手山芋,恐怕预示了一个晦暗的时代即将开始。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