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郭鹤年自传》素描中马政府与马共三方历史

06/01/18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郭鹤年自传》第15章,吉隆坡与北京之间,在全书376页中仅有5页半。本章前半部简述与大马华商交往,剩余约3页,简单扼要的记载了中国官方和马来西亚政府与马共三方的历史交往。从还原历史真相的高度来看,这区区3页的内容却具有极珍贵的历史价值。

从下半章的一行文字开始:“ 马来西亚警方政治部接洽我协助,你可以把这一个信息传递给中国吗?他们是在要求中国阻止马共电台对马来西亚政府的恶意广播。我传递了信息,广播随即停止。 ”其最后一节文字是:“ 数月后,马来西亚政府和陈平签署了一份和平协议。他的人员走出森林,象征式的放下武器,宣誓效忠马来西亚,于是,马来亚共产党不复存在。 ”

就在这两段文字之间的篇幅,精简描绘了马来西亚政府要求中国政府书面保证终止对马来亚共产党的支持,以及,其最终导致马来西亚政府和马来亚共产党签署和平协议。记述提供第三方人物姓名,在不具名情况下则清楚交代人物的官方背景,而且记录了事件经历的步骤与过程,具可查证性情况下,因而赋予了内容历史的可靠与真实性。

合艾和平协议的前前后后是一件重大历史事件,坊间有不同记述。比如,《李光耀回忆录 1965-2000》第37章《邓小平时代》。陈平《我方的历史》第27章:驱逐出境者、广播电台及讨价还价。

《郭鹤年自传》仅记录自身的参与历史,省略了马来西亚政府在这一方面的历史历程。因此,要了解这一段历史,还得先知晓马来西亚和中国之间的政府交往历史。

1974年大马总理敦拉萨访问中国,建立两国邦交。根据《李光耀回忆录》,大马政府向新加坡提供了中马总理双方讨论的重点备忘录,言及马共电台广播不利中马双方建立交往诚信。换言之,马共电台是在1974年被提上了中马之间的政治议程。然而,由于当年局势动乱,问题要等到1978年邓小平再度复出才获得认真处理。

马共电台是在1981年6月30日停播,所以郭鹤年与中国的秘密接触应该是在1980年初开启。至于此段历史是如何开始,又如何发展的等等过程,李光耀与陈平各有说法。

《李光耀回忆录》第37章是长篇大论,由于混杂了其他内容,所以变得语焉不详。

朱亮亮(2010)《追虹: 一个新马华族家庭四代人追求心中彩虹的故事》第299页。朱亮亮编辑了李光耀的有关叙述,把不同语境下的讲话串联,并且添加了原文没有的两个大字号小标题:李光耀指出;李光耀告诉邓小平。在新添的标题指引下,李光耀的历史角色跃然纸上。

李光耀指出:
中国的电台广播直接向亚细安国家的华人发出号召,在东盟各国政府看来,是一种非常危险的颠覆行为。邓小平静静地听着,也许他从来没有这么看:中国怎么仗着世界强国的姿态,逾越区域内的各国政府,颠覆它们的公民。我说,要东盟国家对他的建议做出积极的回应,组成联合阵线合力对付苏联和越南,这个可能性微乎其微。我建议彼此就如何解决这个问题交换意见,之后我稍微停顿一下。

邓小平的表情和身势语言都显出他的错愕。他知道我所说句句属实。他突然问道:“你要我怎么做?”我吃了一惊。我从未遇见过任何一位共产党领袖,在现实面前会愿意放弃一己之见,甚至还问我要他怎么做。

李光耀告诉邓小平:
“停止那些电台广播,停止发出号召。中国要是能不强调同东盟华人的血缘关系,不诉诸种族情怀,对东盟华人来说反而更好。其实无论中国是不是强调血缘关系,东盟各国原住民对华人的猜忌都难以消除。只是中国越是这么毫无顾忌地诉诸中华民族的血缘情结,就益发加深了原住民的疑虑。中国必须停止马来亚共产党和印尼共产党在华南所进行的电台广播。”

两年后,中国同马来西亚和泰国两地的共产党分别做出了其他安排,果然从此终止了电台的广播。 这一次邓小平与李光耀的会面,在李光耀的著作《李光耀回忆录 1965-2000》里第 37 章《邓小平时代》里有详细的纪录。

朱亮亮编辑后的历史叙述,给予了读者一个十分清晰的历史印记,那就是,因为李光耀告诉了邓小平停止那些电台广播,所以果然从此终止了马共电台的广播。换言之,马共电台之所以停播是因为邓小平接受了李光耀的意见。于是乎,李光耀成为了关闭马共电台的历史人物。

《追虹》之如此这般的历史论述,目的何在?外人不得而知。

《我方的历史》第27章,记录了陈平历史见证有关电台的文字:

- 1980年之前,我们的电台广播从未间断。1980年12月,我被通知到人民大会堂与邓小平会面。知道邓小平约见时,我立即就怀疑事关“革命之声”。早几个月前,北京领导人为李光耀到访营造非常友好的气氛。在中国首都普遍感受到这位新加坡领导人的访问十分成功。我向来认为邓小平对我不满意。… 文化大革命期间,我们这些马来亚共产党领导人曾附和反邓小平的声浪。他在1978年重新掌权之后,一直都没想要见我。既然我们已有14年不曾交谈,此时约见一定是要与我讨论非常敏感的事情。否则,他只需派人传话即可。

- 一番寒暄过后,他语锋一转,说道:“我把您请到这里来,是想和您谈谈你们电台的事。我们要您把它给关掉。”我没问为什么,他径直说明原因。几个星期前,李光耀与他会谈,自称代表东盟四国(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及印尼)前来中国。李光耀具体告诉邓小平,他出访中国之前,费尽唇舌与上述四国的领导人沟通。李光耀要求中国政府下令关闭“革命之声”。

- “李光耀要我立刻终止广播。”邓小平接着表示,他已告诉李光耀,他需要时间说服马来亚共产党。他说,李光耀再次向他施压,要他尽快关掉电台。…他说李光耀逼得太紧了。最后李光耀让步,同意宽限一些时间,让“革命之声”关闭。

- 邓小平的神色缓和下来,脸上还掠过一丝笑意。他说道:“别担心,陈平。现在我们对电台的事有了谅解,我可以向您保证,在其他方面我们会支持的。”他跟着提到中国会继续给马共财政援助。我们的会谈结束时,气氛要比刚开始时来得平静和愉快。

要理解所引述的这些文字,有必要先行了解《我方的历史》的出版背景。虽然《我方的历史》是陈平的回忆录,但其撰写者则是一对澳大利亚夫妇。因此,本质上,应该是口述历史的性质。英文本原著在作者陈平的名下,另有Contributors   Ian Ward, Norma O. Miraflor。网上广告是My Side of History by Ian Ward, Norma O. Miraflor and Peng Chin。另外,由于出版和印制都是在新加坡,所以也必须符合新加坡的出版法则等等的规范。换言之,出版的内容,必须也要受到政治正确的制约。这一个背景有助理解《我方的历史》对有关事件的描绘。

1、文字对李光耀给予了政治正确的肯定。不过,描述李光耀以如此嚣张语气向一位身经百战,兼且历经文革斗争仍然屹立不倒的政治强人邓小平,给予命令式的施压,那确实是难于令人置信。对此,叙述何以要塑造李光耀施压邓小平关闭马共电台的历史印记?所为何事?

2、‘几个星期前,李光耀与他会谈,自称代表东盟四国前来中国’之说,应该是指1980年11月,李光耀的第二次访华。不过,此前,邓小平早已经在1978年11月5日与9日,先后走访曼谷和吉隆坡。换言之,原本已经在1974年中马建交之际提出的马共电台议题,已经在此刻得到处理。此种情况下,那又何须李光耀自称代表东盟四国前来中国说事?

3、如果中国官方书面保证终止对马来亚共产党的支持之说属实,那么,邓小平告诉陈平,中国会继续给马共财政援助之说,就应该是杜撰之词。

整体来看,令人感到困惑的是,无缘参与合艾和平协议的李光耀,何以非得插手马共电台一事?是不是为了弥补不获邀请参与合艾和平协议的历史遗憾?

又难道中国,马来西亚和泰国,都没有足够的政治智慧处理自身国家之内的政治事件?

这一种中国政府和马来西亚政府之间的政治事务,需要劳烦到李光耀的积极参与,才最终得到完美解决的历史论述,确实是匪夷所思。

那么,历史真相是什么?《郭鹤年自传》给予的答案为:是马来西亚政府,中国政府,马来亚共产党,三方在共同努力之下解决了一道历史难题。说白了,《郭鹤年自传》全盘否定了《李光耀回忆录》对有关历史的胡说八道。

这一个否定之中是否也有着中国人的声影?那,可以无所拘束,天马行空的去想象。




---

分类题材: 新中政经_gpsgcn, 政治_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