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是谁终结马共广播?

06/01/18

作者/来源:《光华日报》3/01/201819:03 http://blog.of21.com

洋记者 Andrew Tanzer 编著,蔡芫翻译的《郭鹤年自传》(香港:商务;2017)提到20世纪80年代,郭鹤年曾是马来西亚和中国政府的中间人,出力终结马来亚共产党。

书里郭鹤年透露,联系他的是政治部前主任拉欣诺,中国的联络人则是“锺伯”(Zhong Pak)。郭鹤年后来听说,锺伯为中共国家安全部的元老,职衔相等美国的中央情报局。耐人寻味的是,中译本攸关的段落,必然是张三李戴了:

“马来西亚警察的特警部门经常联系我说:“你能把这个信息传给中国吗?”他们恳求中国不要让‘马华公会’作攻击马来西亚的广播。我传话以后,‘马华公会’的广播便安静下来了。特警部通过我在吉隆坡的朋友——拿督林致华向我传达了谢意。”(页246)

对照文本的脉络推想,《郭鹤年自传》此处所言,当是指马共之地下电台“革命之声”。英文缩写MCP(Malayan Communist Party),与马华公会的MCA有一字之差。

查“革命之声”之广播,wiki上载,始自1967年间。开始设在马泰边界的森林之中,后来转到湖南省益阳市赫山区岳家桥四方山发射,电台代号 “691”。1981年在邓小平指令下结束。

事情的经过,《陈平:我方的历史》(新加坡:Media Masters;2003)所载,是这么一回事:1980年12月,邓小平传见陈平,坦告陈平会见之意,旨在关掉“革命之声”。

陈平说,他还没有详问明细,邓小平则已解释,数周之前,新加坡总理李光耀和他会面了。李光耀当时明言,和邓会面,他和新马泰印的领导谈过,希望中方下令终结“革命之声”。陈平闻之,唯有接受:客从主便。陈平随后问道时限,邓的回应,一如既往,干脆利落:“越快越好。”随后补充,李光耀要求立刻中断“革命之声”,唯他没有应允,只说需要时间说服马共。

显然的是,邓小平对李光耀的急躁也不耐烦。邓当日转告陈平:我说明了,这事我可以马上处理。我只需电告湖南,将广播站断电,则一了百了。李光耀当下感受了邓小平的不悦,因此收敛退让。

尽管这样,邓小平说得明明白白,“革命之声”的结束,纵然不需现在,但不容缓。算计了翌年9月的联合国大会,中国需要时间游说各国代表,邓小平因此将熄灯之日定在1981年6月杪。

虽然如此,邓小平说明,共识止在终结“革命之声”。此外的资助和搀扶,仍然持续。一个小时长的会议,解决了东南亚一个悬而未决多年的政治忧患。不过,陈平其实另有打算。(页457-460)

1981年6月30日,“革命之声”走完最后一里路,马共把新电台再次转到马泰边界。美国乃向驻华盛顿的中国大使馆抗议。陈平解释,美国得做点功课,查看电台据点再说。何况,电台不叫“革命之声”,改名“民主之声”了。

问题自然不在名目,而是“革命之声”的解体,到底是谁促成的?相较李光耀,郭鹤年和邓小平的会面,则相对较晚。《郭鹤年自传》记,为1990年秋天(页319),此为郭氏“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见到邓”(页321)。此前,郭能左右邓小平吗?

跌宕起伏的内情如何,许多的当事人,都不在了;当需行内的专家小心考证,才能定夺虚虚实实。我们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历史的演绎和完成,不是一人之功。不论郭鹤年、李光耀、陈平乃至邓小平,都是如此。#

---

分类题材: 历史_history, 政治_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