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知识产权许用权

19/12/08

知识产权许用权

来源: http://www.singaporelaw.sg/content/iplicenseChi.html

第十三章 知识产权许用权

第一节 引言

第二节 许可或转让

第三节 新加坡法律下的形式和注册要求

第四节 特定许用权持有者的权利

第五节 撤销

第六节 可转移性 / 可分配性

第七节 专题--软件许用权

第八节 专题--技术以及资料控制

第九节 专题--默示许可

第十节 专题--互联网上的交易事务

第十一节 专题 维修权

第十二节 专题--平行进口以及权利穷竭原则

第十三节 专题--竞争法以及其对新加坡许用权之影响

第十四节 强制许用权

第十五节 结论

第一节 引言

13.1.1 最获利的知识产权作品可以在多种形式下使用。比如跟受欢迎的流行小说有关的权利,就包括书本权、连载权(印刷媒体)、翻译权、电影权和改编权。使用知识产权的主要工具是使用许可权。知识产权的法令允许特定的权限分开被使用或转让。本章节将说明知识产权许用权在新加坡适宜使用的基本准则,也将特别把焦点集中在特定许用权。

13.1.2 本章节将探讨新加坡的知识产权许用权之形式和注册要求,以及特定许用权、撤销和豁免许用权持有者的权利、撤销和转让。接着,探讨范围将转移到比较专门的题目,包括软件许用权发展的领域、技术以及资料控制、默示许可、维修权、平行进口、以及互联网运作,完结篇将探讨新加坡新制定的竞争法对知识产权许用权的影响和一部分的强制许用权。

13.1.3 作为介绍,接下来的一节,将探讨产品拥有者发出许可使用权和转让作品的差别。

第二节 许可或转让

13.2.1 知识作品拥有者一般可以选择转让作品或提供特定许用权。实际上,两者之间的分别很小,如果要明确区分的话,那么可以说转让在本质上是(完全或部分的)所有权转移,而许用权则允许许用权持有者作出在没有许用权的情况下构成侵权的行为。不过,授予此特权的条款相当重要。假如授予的许用权大于最基本的使用权,那么这项许用权可能得到某些产权的特征。转让权持有者可能拥有比许用权持有者更多更改作品的自由――许用权持有者不被允许对许用作品作出更改,除非许用权里有特定的条规允许他这么做。许用权持有者也许无法转让或再授权给其他人以许用他的权益――这是每一名许用权授予者都希望能为自己保留的特权,除非他授予某人特定许用权(下面将更进一步讨论)。

13.2.2 从商业角度来看,提供许用权有许多优势,因为它使许用权授予者或权利所有者在长期收取许用费之余,能保持对其产品使用的控制。许用权授予者也能在许用产品的对象市场、货品及服务范围、销售量等方面加入诸多限制。许用权的另一种值得注意的优势在于要对知识产品估价并不容易,如果转让,利润可能很小,相比之下,发出许用权可以长期收费,而且许用权授予者还保留了对产品完整的权利。然而,许用权的商定,可能为许用权授予者制造敌手和潜在竞争者。另外,许用权授予者还有职责维护产权,保障许用权持有者的权利(对商标侵权采取行动)。

13.2.3 知识产权法令和法律对关于形式和注册要求方面十分注重。

第三节 新加坡法律下的形式和注册要求

13.3.1 本节着重讨论(一)书面要求,和(二)注册要求――如何有效地注册许用权。

(一)书面要求

13.3.2 对一个已注册的知识产权,最常见的要求就是许用权必须是书面的才算有效。解释法令 (Cap 1) 规定,“书面”指书写,包括印刷、石版印刷、打字、摄影和其它可见的陈述或复制的文字或图示。商标法令(Cap 332)第42条文是最明确的,也是最详细的说明,商标许用无法生效,除非以书面方式以及上有授权者或授权者代表所签名。对外观设计注册来说,书面要求比较含蓄,因为许用权授于者的签名只是需要用来作为记录:外观设计注册规则第37(2)(b)条文。专利跟商标和外观设计注册法令不同,专利法令 (Cap 221)并没有阐明授予许用权时必须使用任何特定的形式。就如在英国,口头许用权也是行得通的。那些实行不到一年的许用权合同,民法法令第6(e)条文 (Cap 43)规定,必须同时拥有书面和签名才能使之有效。

13.3.3 对版权许用权来说,书面要求也是隐喻的,就如版权法令 (Cap 63)所给的定义,特定许用权,是“一种书面的、由版权所有者本人或预计中的版权所有者本人签名、或由其代表签名的许用权,许用权授予持有者其他人所没有的权利,可以本着本法令的精神,进行如果没有许用权,只有版权所有者才有权采取的行为……”

(二)注册要求

13.3.4 有了已注册的知识产权,许用权是可注册的事项。在申请注册某许用权以前,如有人取得与该许用权冲突的权利,该许用权可能没有效力制止:外观设计注册法令第34条文、专利法令第43条文、商标法令地39(3)条文。在设计和专利的领域,许用权日期过后和申请注册许用权之前的侵权损害赔偿费或获利追讨都有法定的限度:外观设计注册法令第34(4)条文、专利法令第75条文(举凡侵权发生在许用权生效之后,该许用权必须在6个月内注册,除非法庭确信在该期间注册是不实际的)。商标法令的修改从2004年7月1日开始实行,无论使用权是否已经注册,它不再要求许用权持有者必须先记录许用权,才可以合法地使用其权利来要求赔偿、追讨利益或赔偿。

第四节 特定许用权持有者的权利

13.4.1 特定许用权意味着某个许用权持有者被授予将他人(包括许用权授予者)排除在外的特定许用权(专利法令第2(1)条文、版权法令第7(1)条文、商标法令第43(1)条文、外观设计注册法令第2(1)条文)。

13.4.2 一名特定许用权持有者跟权利所有者拥有相等的起诉权和补偿追究权。特定许用权可以以个人名义进行诉讼,也拥有跟权利所有者同样的起诉权。之前,法律规定,在权利所有者和特定许用权持有者拥有同样的起诉权的情况下,除非获得法庭许可,否则双方都没有资格单独对侵权事项进行诉讼,而必须成为共同原告或共同被告。这样的情形现在已经有所改变。

13.4.3 版权法令的修改法令从2005年1月1日起生效,此后版权所有者和特定许用权持有者拥有相等的起诉权,除非法庭下令,否则任何一方都有权在不必另一方成为共同原告或共同被告的情况下进行诉讼(版权法令第119修改条文)。在由特定许用权持有者开始的侵权诉讼里,法庭在评估赔偿或法定赔偿时,会连带地对版权费损失加以考虑(版权法令第126(a)条文)。同样地,法庭也会对任何跟该侵权有关的并已经判定的金钱补偿作出考量(版权法令第126(b)条文)。版权所有者和特定许用权持有者之间的盈利分配也有法律条款规定(版权法令第127条文)。从2004年7月1日开始实行的商标法令和外观设计注册法令两者的修改法令都有相同的条文(商标法令第 45(1),(5)和(8)修改条文和外观设计注册法令第38修改条文)。

第五节 撤销

13.5.1 有了许可,如果没有契约,一项简单的许用权可在双方意愿之下或合理的通知之下撤销。若是契约性的许用权,其撤销必须按照契约上的条款。假如没有明确的或暗示的撤销条款,那么撤销该许用权等同于毁约。普通法里对错误撤销的补偿是毁约赔偿,然而平衡法(equity)会防止授权者撤销该许用权,如已有疑是撤销行动,则会把许用权持有者当成侵权者看待。禁反言许用权的情况也可能出现:当一名权利所有者引导对方相信所有者不会严格执行本身的法定权利,导致对方因而作出损害自己的行为。在这种情况之下,法庭
可能裁决权利所有者不能否定自己已授权于另一方。

第六节 可转移性 / 可分配性

13.6.1 知识产权许用权一般上对业权继承人起约束作用,除了没有获得真正或肯定的许用权通知的真诚买主,或从该买主身上获得所有权的人士(版权法令第194(4)条文)。许用权的转移可通过明确的条约将之禁止。购买于1999年2月15日或此日期之后的任何原料的电子拷贝,假如没有明确的条约禁止该许用权的分配或终止该许用权的转移,任何买主允许进行的事务,下一名转移授权许用者也可在不侵犯版权的情况下进行(版权法令第193F(2)(a)条文)。

第七节 专题--软件许用权

13.7.1 电脑软件在版权法的范围内被归纳为文字创作,是80至90年代广泛讨论的课题。近年来,软件许用权以终端用户协议和其它站点许用权的形式大行其道。在新加坡,我们看到至少一宗案例宣判网上合约的有效性,以及讨论其形成的问题。

13.7.2 司法界对网上合约的看法,可以从Chwee Kin Leong Ors v Digilandmall [2004] 2 SLR 594 的案例中获得一些提示。此案的案情节略如下。原告们在网上向被告定购1,606 台雷射打印机。被告经营一个网站。后来才发现,大量的定购量源自网上错误的卖价(每台打印机售价$66.00)。真正的卖价应是每台打印机售价$3,854。一名粗心的Digilandmall 雇员把培训期间用的样板放上网,导致网站出现错误的价格。接获订单之后,卖方即刻便发出确认订货单。在发现错误之后,Digilandmall马上把广告取下,然后通知每个订货者此项错误。Digilandmall也表示无法作出此项销售。共有784个人士订了4,086 台打印机。当中6名原告共订购1,606 台打印机,他们采取诉讼行动要求执行该项合约。被告的辩护词为,并无决定性的合约存在。再者,这个低价是一个真诚的错误,这也是原告们应当知道的错误。法庭判决,从案情来看,决定性的合约已存在,但由于合同因误解形成,因此无效。法庭的看法,可以延伸作不少针对网上许用权的原则。至于法院针对单方错误的判决,本文不予讨论,有意者可参考Phang ‘Contractual Formation and Mistake in Cyberspace – The Singapore Experience’ (2005) 17 SAcLJ 361.

13.7.3 Digilandmall 的案件显示契约法令的基本原则同样适用于在网上所形成的合约。网上许用权也一样。法官VK Rajah(时任司法委员)当时强调:“……并非所有适用于传统书面或口头合约的原则同样适用(于网上合约)。重要的是,不要强求一致,应该考虑互联网的特点,在适当的情况下作出适量的调整。”他也表示,Digilandmall用电邮承约,是确定性的。他概括地论述以收据和邮递为主的合约原则是否适用于电邮合约之后,最终表示肯定(第98段)。由此,我们可预见法庭在知识产品许用权案件中,对以电邮沟通或承约的行为,将采取“违约”基本原则的“接受”规则。

13.7.4 相对于电邮交易,Digilandmall案件的法官表示,互联网上的交易争议较少。他说(第101段):
“互联网上的交易事务大多在瞬间或/和交互式进行。发送人通常即刻获得回应。接受规则是比较合乎逻辑的违约基本原则。

13.7.5 另一个问题就是许用权条文(尤其是苛刻的条文),以及形成契约式的许用权,由于用户可能顺手点击滑鼠,在没有真正阅读网上条款和条件的情况下被其所约束,因此执行“点击包裹式”(‘click-wrap’)的许用权比较复杂。对于那些放置在互联网上让人承约的许用权条件,法庭可能采用跟Digilandmall(第93至94段)案件里网上广告相同的看法――就是用户一旦同意许用权条款后,条款即刻有约束力(无论是通过电邮或直接在该互联网上承约)。

第八节 专题--技术以及资料控制

13.8.1 技术许用权的目的,是允许许用权持有者使用某些特定目的的资料。一般上,合约里会限制技术所可以传授的范围,以及许用权持有者在许用权终结后继续使用的权利。

13.8.2 一般上,合约会束缚某人使用某些传授于他的资料的自由。比如,一家新闻社向订户提供证券交易和赛马统计,有关合约的限制条文可以防止订户将这些资料提供给非订户。同样的,合约也可制定该资料可使用的时期。

第九节 专题――默示许可

13.9.1 知识产业许用权也可在周遭环境的必然默示下产生。默示许用权有助减少商定交易的阻碍;比如,一封寄给海峡时报论坛主编的信件就带有默示许可,允许该报发表该信件。另一经常被提及的例子,是建筑师向发展商提供其专有的图则,其中就带有默示许可,允许发展商使用于建造房屋。

13.9.2 法庭不可能认同掩饰侵权的默示许可,就算那是在周遭环境的必然默示下产生的默示许可。上诉庭在Creative Technology v Aztech Systems [1997] 1 SLR 621 案件中表示关注使用默示许用权来掩饰侵权的行为。拆卸Creative Soundblaster 固化软件的Aztech承认在过程中抄袭Creative SoundBlaster 一个名为TEST-SBC的附加软件,不过却辩称,抄袭该程序的行为是法律内允许的权利,因为该使用并非用于“不合情理的目的”。提出这个立场的基础源自19世纪的专利法案件Betts v Willmott (1871) LR 6 Ch 239,这个判例被数个共和联邦国跟随过,包括加拿大的North American Systemshops v King (1992) 27 CPR (3d) 367。

13.9.3 假如接受Aztech的辩词,可能为版权法带来广泛的麻烦,因为这将意味着原告在柜台卖出货品,等于给予买方默示许可去进行任何买方想对该货品作出的行动。上诉庭认为Betts的案件不适用于新加坡的版权法律。它认为“不受束缚”的使用方式,并不适合版权法的原则,因为如果用户可以无限制使用软件,就可以在无授权的情况下通过反向工程抄袭产品的核心技术。法庭跟随Time Life International v Interstate Parcel Express [1978] FSR 251的判决,在该案中,澳洲高庭判定Betts案件的方针只限于专利权的案件。澳洲高庭提出专利特定许用权和版权特定许用权的分别。专利权所有者拥有特定的权利去“制作、使用、进行和出售”,对比之下,“版权所有者没有特定权去使用和出售有版权的创作……一本有版权的书本的购买者不需要版权所有者的同意以便阅读、或公开讨论或再售卖(该书本)。售卖已有专利权的作品时的合约需要默示许可的条款,但在售卖一本有版权的书时,却不必出现此条款。售卖一份作品并不能被版权法控诉……”(Time Life,第272页)。

第十节 专题――互联网上的交易事务

13.10.1 有些互联网上的交易默示许用权。牵涉互联网交易的中介电脑和服务器抄送资料再传送于终端用户,似乎属于默示许用。既然版权所有者把资料传送上网,促使生意有效商定可以是默示许用权成立的理由。公平来说,默示许用权只适用于中介电脑(无论是用户的电脑或服务器)在网上交易的过程中通过互联网抄送资料。

13.10.2 最近对版权法令的修改,把在科技需求下制作的、或观赏、聆听、网上传送时使用的暂时性文件不再当成侵权。版权法令第193E条文规定一个用户的缓存可免除以下责任:
“一份材料被放在互联网上,如果被制造出暂时的电子拷贝,材料的版权不算被侵犯—如果制造该拷贝是为了让互联网用户观赏,聆听或应用此材料。”

13.10.3 “材料”在版权法令第193A条文,被定义为任何一个不被版权法支持的创作或事项。在美-新自由贸易协议的实施之后出现的新通讯规则下,版权法令第38A条文阐明,如果是因为制造或接收通讯的需要暂时拷贝一份作品,只要通讯的行为本身不构成侵权,那这份作品的版权不算被侵犯。

第十一节 专题――维修权

13.11.1 不损坏的许用原则(或“维修例外”)来自British Leyland v Armstrong [1986] RPC 279,在此原则下一个人如拥有作品的许用权,可以根据原设计维修一份作品。 British Leyland案是一宗与British Leyland制作生产的汽车排气管设计有关的版权索赔案。这种零件的市场利润很高,British Leyland 有意以用户只是拥有许用权的论点牟利。大多数上议院法官认为,售卖一辆车表示带有默示许用该车辆设计以便维修的权利。他们认为默示许用权可以用“不损坏的许用原则”来解释。British Leyland 不能反对任何人在维修其汽车的过程中使用该设计。Cornish and Llewellyn 探讨了默示许用权的难题:(1)默示许用权如何延伸至保护零件制造者?(2)如何防止在最初的销售合约里出现禁止默示许用权的条款?(Cornish & Llewellyn Intellectual Property (5th Ed) (Sweet & Maxwell), 2003第539页)。

13.11.2 维修权可否应用在软件使用方面,比如,制作软件的后援拷贝?近期的案例说明司法界不愿意将默示许用权延伸到其它情形。在Saphena v Allied Collection Agencies [1995] FSR 616, 法庭裁决利用原告的代码作维护用途的被告没有权利在无许用权的情况下拷贝代码。这里,被告不能引用British Leyland 一案的原则来证明他本身作出的再生产和保留活动是有理的。

13.11.3 在之前提到的Creative Technologies v Aztech Systems 一案,Aztech也曾引用British Leyland一案里的维修权来辩护说它在维护工程的过程中有默示许用权对Creative的TEST-SBC程序进行拷贝。上诉庭驳回这个辩辞,其主要原因是,“制造可替代与竞争的声卡和维修是可以区别的两码事”。这样的论据也许可在新加坡版权法令的具体反编译辩护、或维护“公平交易”的语境下讨论。

13.11.4 最近英国枢密院拒绝判决British Leyland 的原则适用于时常被替换的雷射打印机和影印机墨水筒设计(Canon v Green Cartridge [1997] FSR 817)。案件区别了“维修”与替换墨水筒。在Mars v Tecknowledge [2000] FSR 138一案里,法庭也认为British Leyland的原则不适用于重新为硬币机器定标的情况(第22-28段)。

第十二节 专题――平行进口以及权利穷竭原则

13.12.1 在自由贸易和跟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的时代,知识产权法对平行进口或灰色市场货品更宽容。

13.12.2 未批准的进口带来次要版权侵犯责任。版权法令第32条文和第104 条文阐明确立责任的条件:

(a) 该物品是在没有获得版权所有者授予许用权的情况下进口。

(b) 该物品进口到新加坡主要是为了商业用途,那就是:

a. 待售或租用,或为了贸易待售或租用而提供或陈列;

b. 发行的目的是贸易或其他对版权所有者产生个别影响的理由;

c. 基于贸易公开陈列该项物品。

© 进口商知道或在合理情况下应该知道,制造该项物品是在没有版权所有者的同意下进行。

13.12.3 版权法令在1994年被修改,(版权法令(修改)1994)阐明“版权所有者”指:

(a) 一个人将通过申请在该物品被制造的国家获得制造该物品的版权;或

(b) 若没有人有资格通过申请在该物品被制造的国家获得制造该物品的版权,有资格通过申请在新加坡获得版权的人。

13.12.4 版权法令修改后也阐明,如果不考虑其它条件如售卖、发行、或其它交易,一件物品若是在从版权所有者处获得许用权后制作的,那将被视为是已获得版权所有者的同意。因此明显地,一个版权所有者的许用权(无论在制作国家或新加坡)可能导致有版权物品的平行进口。

13.12.5 其它有关的法令包括专利法令第66(2)(g)条文,它说明,展示该进口物品是由专利所有者生产,或经其同意,又或是在许用权之下生产的,便是侵权的一项辩护。商标法令第29(1)条文说,无论是在新加坡国内或国外,一个注册商标被用于已经存在于市场的物品,如果是由其商标所有者经手,或经其明确或默示同意,就不是侵权。第29(2)条文却同时强调,如果物品进入市场后有所改变或损害,导致其注册商标的特点或声望受到不利影响,那商标法令第29(1)条文不能被应用。

13.12.6 一个备受关注的课题是竞争法令2004。这个新的法令管制反竞争合约和行为,它为新加坡的知识产业许用权带来额外的影响,这将在下一节中讨论

第十三节 专题――竞争法以及其对新加坡许用权之影响

13.13.1 竞争法令2004是在2004年10月19日通过的。它象征限制反竞争事业的新时代。新加坡实施竞争法,第一个步骤就是成立“竞争委员会”。这个新成立的法定委员会通过调查情况以及在存在违法的情况下实施处罚,确保该法令得到执行,它也负责推荐可获得豁免的反竞争合约。

竞争法令第34条文

13.13.2 首先,第34条文禁止那些以防止、制约或扭曲竞争为目的,或将在新加坡国内导致这些结果的合约、决定或联合行动。这些被禁止的合约应涉及:

I. 直接或间接确定买卖价或其它商业性的条件;

II. 限制或控制生产、市场、技术发展或投资;

III. 瓜分市场或供应;

IV. 在与合约外人士进行类似交易时采取不同标准,造成合约外人士在竞争上处于不利位置;或

V. 要求制定其他合约时必须获得与新合约没有直接关系的一方的同意。

竞争法令第47条文

13.13.3 其次,第47条文禁止任何在新加坡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包括:

I. 以挤垮竞争对手为目标的行为;

II. 限制生产、市场、技术发展的不利消费者的行为;

III. 在与他人进行类似交易时采取不同标准,使他人在竞争上处于不利位置;或

IV. 要求制定合约时必须获得与合约没有直接关系的一方的同意。

竞争法令第54条文

13.13.4 第三,竞争法令第54条文禁止任何会造成或可能造成“在新加坡的任何物品或服务市场竞争显著减少”的合并。

纵向协议

13.13.5 第三表第8(2)段把“纵向协议”定义为:“……在生产或销售链上处于不同位置的两方或两方以上,对涉及购买、售卖或再售卖某些物品或服务的条件,形成协议或联合行动”。这类协议被排除在竞争法之外,同样的,那些已受其它法律或竞争条规约束的行业(如电讯,媒体或能源),和涉及公共政策的协议,都不受竞争法管理。(第三表第2和4段)。

13.13.6 竞争法令也设定了一个让部长发出集体豁免的机制。

许用权行为指引

13.13.7 新加坡知识产权法已经针对可能出现的反竞争行为提供一些防范措施。专利法令禁止以许用权为名义进行的某些行为,如禁止许用权持有者使用竞争者有专利权的产品或程序(专利法令第5(1)条文)。集成电路布图设计保护法令第27(1)条文也约束了反竞争行为。在版权法令下,版权裁判有权在许用权所有者和持有者之间进行仲裁(版权法令第7部分)。

13.13.8 有市场支配地位的一方拒绝发出知识产权许用权,可能触犯滥用其支配地位的法律,即违反竞争法令第47条文。欧洲法学认为,有支配地位的一方拒绝发出知识产权许用权在某些情况下形同滥用其支配地位,这相等于违反竞争法令第47条文。

13.13.9 贸工部发出的咨询报告笼统地指出,竞争法将约束利用知识产权反竞争的行为(附录C第8段,资讯论文:‘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Competition Law and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

13.13.10 要决定一个有关知识产权的行为是否涉及反竞争,竞争委员会将采用“经济成本-利益分析”或者“情理规则”作为衡量的标准(附录C第9段,资讯论文)。我们也了解到竞争委员会将会在竞争法颁布之后发展一套指导方针,来说明它将如何看待跟知识产权有关的活动(附录C第10段,资讯论文)。

13.13.11 新加坡竞争委员会(CCS)为了草拟竞争法令第34 和47条文下的指导方针,即如何对待知识产权,进行了公共咨询,并于2005年12月发表了有关指导方针(“该指导方针”)。

13.13.12 在该指导方针下,假如许用权合约造成对现今或未来的价格、数量、质量或物品种类造成负面影响,那么该合约可能引起反竞争的关注。CCS在指导方针中指出,它在处理这类问题时将考虑所涉及的产品市场的情况,其中科技与创新市场受到特殊的考虑。要符合第34条文的限制,涉及以下三个步骤:

1) 合约成立时合约各方处于什么竞争关系?

2) 合约和许用权所限制的竞争,是否会在合约和许用权不存在的情况下产生?在这里,要对技术内部和技术与技术之间的竞争区别评估。

3) 一个在第34条文范围内的合约是否制造纯经济效益?指导方针指出,如一份合约对提升生产、销售、技术、经济发展有贡献,同时又不至于消除所涉及的商品或服务领域显著部分的竞争,就是制造纯经济效益。(竞争法令第35条文不适用于这类合约)。

13.13.13 指导方针也提出了“可估计的对竞争不利的测试”(第3.13段),表明在以下情况下,一个许用权合约通常没有可察觉到的对竞争不利的影响:

a. 在合约参与者是竞争者的情况下,合约参与者在任何受合约影响的市场的联合市场份额不超过25%;

b. 在合约参与者是非竞争者的情况下,合约参与者在任何受合约影响的市场的联合市场份额不超过35%;

假如不能确定是竞争者或非竞争者之间的合约,以25%为标准。

13.13.14 该指导方针也指出,一个在竞争者之间,包含操纵价格、瓜分市场或限制生产的许用权合约,都具有可察觉到的对竞争不利的效果,无论是合约参与者在市场的股份是否比以上所述的标准更低。

13.13.15 该指导方针也有效地提出在第34条文下对特定许用权的限制或安排的要求。

(a) 许用权合约如果直接或简接限制任何一方进行独立研究和开发的能力,都有可能带来反竞争的后果。

(b) 回授条款(一个许用权持有者同意与许用权所有者分享其改善技术的利益,或给予所有者其技术改善的权利)可以增加一名许用权所有者发出许用权的利益。这种条款如果显著降低许用权持有者投入研发活动的利益,可能带来反竞争的后果。

© 区域或使用领域的限制可能通过鼓励许用权的更广泛使用带来技术加速推广、有利竞争的结果。

(d) 该指导方针同意特定许用权在某些情况下是必要的,因为它可以鼓励许用权持有者对技术进行投资。非竞争条文(限制许用权持有者进入取代技术的领域)通常不会引起反竞争的关注,除非条文导致竞争者之间可以通过许用权合约瓜分市场,或因许用权所有者对市场拥有高度影响力而导致竞争受到排斥。

(e) 技术汇总(当两个或以上的技术参与者将不同技术综合起来并向汇总贡献者和第三者提供许用权)可能带来清除阻碍专利,融合相关技术和减少交易成本等有利竞争的好处。不过如果汇总内容纯粹或大部分是取代技术,就有可能涉及操纵价格的问题。

13.13.16 关于第47条文的限制,该指导方针承认知识产权的基础建立在排除权上。即使拒绝者享有支配地位,拒绝发出许用权,通常也不视为滥权。不过,享有支配地位的一方拒绝发出许用权还是有可能在第47条文下构成滥权:假如知识产权跟一个重要工具有关(该工具无论通过复制或其它方法都没有可能取代,同时涉及相关活动一个不可或缺的环节),那么这种情形可能被视为严重破坏竞争。该指导方针明确指出,CCS将考虑拥有支配地位者是否可以客观地为其行为辩护,以及它的反应是否适度。

13.13.17 该指导方针提到,拥有支配地位者如果要求交易对方购买其他附加产品,作为提供某知识产品许用权的条件,就可能构成滥权,除非当事方能够提供合理解释(比如,强制对方购买附加产品是为了保证许用权持有者维护产品品质)。

13.13.18 该指导方针说明第3表第8段排除在竞争法外的纵向协议包括购买或再销售产品的行为,比如经销合约,经销商把产品卖给代销商,以便再销售。这也包括经销合约里的知识产权条文,比如经销商给予代销商跟该产品有关的商标和技术许用权以便推销该产品。

13.13.19 早在竞争法出台前,强制许用权已经是帮助用户获得知识产品许用权的一个途径。

第十四节 强制许用权

13.14.1 新加坡的知识产权法律也包括以下论述的法定与强制许用权。

专利法令下的强制许用权

13.14.2 在2004年之前的专利法令下,第55条文指示,举凡在发出专利权3年后或该专利权注册申请4年后,以较晚者为准,他人可以以该专利产品的市场尚未在新加坡形成,或该产品没有在合理情况下供应为理由,向法庭申请许用权要求。

13.14.3 在专利(修改)法令2004国会议案二读时,律政部高级政务部长何炳基副教授解释道,那些有关强制许用权的修改为:
“目前我们允许人们以几个理由为基础,向法庭申请强制许用权。为了给专利权所有者更大的空间使用他们的权利,我们将发放强制许用权的理由减少至一个:为了纠正反竞争行为。”
(新加坡国会报告,专利(修改)法令2004国会议案二读,2004年6月15日)

13.14.4 第55(1)条文阐明纠正反竞争行为可以作为申请强制许用权的理由。第55(2)条文指出,在不违反第55(1)条文的前提下,法庭可能在以下条件下授予许用权:

(a) 当该专利发明在新加坡拥有市场;

(b) 该市场 –

I. 供应缺位;或

II. 还没有在合理的条件下获得供应;以及

( c ) 法庭认为,专利权所有者没有很好的理由说明自己为何不能直接或在合理条件下通过发出许用权,让市场获得该专利发明的供应。

13.14.5 跟过去的条文相比,2004的修改可说扩大了强制许用权适用的尺度,首先该修改明确提出“反竞争行为”的理由。再者,它取消申请必须等待的期限。

13.14.6 强制许用权并非专有的,也不能被分配,除非该分配跟使用该专利发明的生意的良好意图有关,还有,也需要法庭的批准(第55(4)和(5)条文)。对此,法庭必须确认当初赋予该许用权的基础已经消失或不可能再出现。强制许用权的费用必须合理(第55(6)条文)。

13.14.7 强制许用权的费用必须合理(第55(6)条文)。

版权法令下的法定许用权;版权委员会

13.14.8 新加坡版权法令有很多跟法定许用权有关的条文,条件是具有公平的报酬,比如:

a. 教育中心,包括协助残障人士或知识残障读者(版权法令第52-54,54A条文)。

b. 录制音乐作品,条件是支付5%的版权费(版权法令第56-57条文)。

c. 在双方同意的条件下或版权委员会制定的条件下让政府部门使用有版权的作品(版权法令第198条文)。

13.14.9 在2004年,版权法令在有关法定许用权方面,作出非常大的修改,尤其是在以下几个方面取消法定许用权:(i)制造和发表翻译作品(过去的版权法令第144条文);(ii)以在新加坡无法获得该作品为理由制造或发表个别作品(过去的版权法令第145条文),以及(iii)广播翻译作品(过去的版权法令第146条文)。

13.14.10 版权委员会(“该委员会”)具有调查各种许用权的权利,包括在公开场合表演某文学作品、剧本、或音乐作品(或其截段表演)的许用权;广播有关作品的许用权(或其截段表演);或以广播为目的、制作有关作品的音乐录音或电影(或其截段表演)(版权法令第149条文)。

13.14.11 有关参与者也可以将现有的或倡议中的许用权报知该委员会,该委员会将会在斟酌情况后作出确认或修改之(版权法令第160 和161条文)。一旦许用权被确认或修改后,该委员会还有权在将来作出修改(第162条文)。

13.14.12 此外,个人也可以在以下情况下向委员会申请许用权(第163条文):

1) 当一名许用权所有者不愿或无法赋予该人许用权。

2) 当赋予许用权的费用或条件不合理。

3) 当某人申述他需要许用权,但没有获得许用权的渠道(包括情形如某许用权还未实行或不存在)。以及

(a) 当许用权所有者不愿或无法赋予该人许用权,而且在该情况之下,不赋予该许用权是不合理的,或

(b) 当一名许用权所有者赋予许用权的费用或条件不合理。

13.14.13 假设申请者的要求是有理的,委员会可以决定合理的费用和条件(版权法令第163(6)条文)。

13.14.14 至今,版权委员会审理的案例只有两宗:Singapore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 v Performing Right Society Ltd (1991) 21 IPR 595(委员会审理了某广播许用权的条款);以及Sunvic production Pte Ltd v Composers and Authors Society of Singapore Ltd CRT No.1 of 1992 (unreported) (某音乐会主办者抗议许用权所有者收费太高)。

13.14.15 再者,在以下情况下,有关人士可向委员会申请,要求决定公平的报酬付与某作品或物品的版权所有者:

(a) 制作某作品或其截段的录音或电影(版权法令第43(3), 68(3), 156A条文)。

(b) 制作某录音的拷贝(版权法令第107(3), 156B条文)。

© 为大众提供非交互式的电子音响录音(版权法令第107D,156C条文)。

(d) 制作某作品的残障读者或知识残障读者拷贝(版权法令第52(11),54(10),54A(7)条文)。

(e) 分配付与音乐作品的版权所有者和文学或剧本作品版权所有者的款项(版权法令第63(3)(b),159条文)。

其它跟知识产权有关的法令

13.14.16 强制许用权也出现在集成电路布图设计保护法令(Cap 159A)以及植物种类保护法令2004中。

13.14.17 集成电路布图设计保护法令第5部分提出2种跟布图设计有关的强制许用权。第一种是政府(或政府授权人士)所作的活动,假如该活动是为了大众的非商业目的,不算侵权(第23(1)条文)。这包括(a)为了国防而作,或(b)在紧急状况下协助落实民防措施。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政府有责任通知对有关电路布图设计所有者(第25条文),他们也将有权获得报酬(第26条文)。

13.14.18 第二,法庭也有权以纠正反竞争行为为理由,判决发出许用权,所有者仍可获得合理报酬。

13.14.19 根据植物种类保护法令第34(2)条文,法庭也有权判决发出强制许用权于某种在新加坡受保护的植物种类――若法庭认为这许用权是基于大众利益的。申请者必需首先说服法庭他已经采取各种合理的步骤、提出合理的商业条件和条款,来获取授权,但仍无法在合理的时期内获得授权(第34(6)条文)。

第十五节 结论

13.15.1 从以上可见,知识产权许可权有助维护知识产权所有者、用户、和整个社区之间的脆弱平衡,就如WTO知识产权相关协议第7章所提到:
“知识产权的保护和执行应该对促进技术革新、技术转移和散播有所贡献,能够同时为技术知识的生产者和用户带来好处,扩大社会和经济福利,同时使权利和责任达到平衡。”

---

分类题材: 政府制度_policy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