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知识产权法

19/12/08

来源: http://www.singaporelaw.sg/content/iplaw2chi.html

第十二章 知识产权法

第一节 著作权及邻接权

第二节 工业品外观设计

第三节 民事诉讼法的渊源

第四节 启动民事诉讼的模式

第五节 启动民事诉讼前须考虑的若干事宜

第六节 启动令状诉讼—到诉答程序终止—的民事诉讼程序

第一节 著作权及邻接权

著作权的本质

12.1.1 著作权一词是一组权利的总称,这些权利是成文法就独创性作品及其他客体所授予的,是有一定期限和某些例外的。在新加坡,这样的成文法就是《著作权法》(Cap 63, 1999 Rev ed) (‘CA’)。不同于经注册的设计和专利,著作权不是独占性的。它实质上是防止作品被抄袭的一种消极性的权利。也就是说,如果两部完全一样的作品是各自独立完成的,那么就没有侵犯对方的著作权(Chua Puay Kiang v Singapore Telecommunications Limited [2000] 3 SLR 640)。

著作权的客体

12.1.2 观点、信息、原则和事实等等都没有著作权。著作权所保护的是它们的表达方式。不仅如此,著作权还保护在表达过程中所涉及的技巧、劳动和/或判断。特别是,著作权存在于文学、戏剧、音乐和艺术作品(一部或多部作品),例如小说、戏剧、作曲、绘画和雕塑,以及除作品外的其他一些客体,例如录音制品、电影、广播、有线节目以及已经出版的作品。除此以外,著作权保护的范围还包括现场表演以及著作权管理信息,例如确认作者的信息和作品使用的条件的信息。

著作权的产生

12.1.3 创作完成时著作权立即产生。特别是,作品一旦被表现或固定在有形载体上(例如,纸张、磁带和胶卷),而且可以由此进行复制,著作权的保护就产生了。不同于注册外观设计、专利和商标,对于著作权的存在没有形式上的要求,也没有权利的注册登记的要求。大体上说,两种情况下作品或标的物在新加坡有著作权,即如果(1)该作品或客体首先在新加坡或《伯尔尼公约》(Berne Convention)缔约国或WTO成员国发表或制成的;或者(2)当作品被首次发表或制成时,该作品的作者或客体的制作者的所属国或居所地国是新加坡或《伯尔尼公约》(Berne Convention)缔约国或WTO成员国。

著作权的保护期

12.1.4 大体上说,对于文学作品、戏剧或音乐作品、或除摄影作品以外的艺术作品,著作权的保护期是作者终生及其死亡后70年。对于录音制品或电影,著作权的保护期是从该录音制品或电影首次发表的那年之后一年开始计算的70年。对于广播或有线电视节目,著作权的保护期是从广播发表或该节目被首次包含在有线电视节目中的那年之后一年开始计算的50年。对于作品已发表的版本,著作权的保护期是从该版本首次发表的那年之后一年开始计算的25年。

著作权的归属

12.1.5 一般的规则是,创作作品的人是该作品的著作权人。但是,其他人也可以是著作权人,如果

· 著作权被转让给了该人;或者

· 作品是作者在被该人雇佣的过程中创作的。

12.1.6 另外,如果创作该作品的作者是

· 在他作为一名记者,或报纸、杂志或期刊的撰稿人,或根据服务或学徒合同而被雇佣的过程中创作该作品的,那么该报纸、杂志或期刊的所有人是著作权人,但只能是出于在该报纸、杂志或季刊上发表或复制的目的。

· 给某人照相的摄影师,或给某人画像的画家,那么被照相或被画像的人是著作权人,他有权禁止摄影师和画家为了任何未经他允许的目的使用该照片或画像。

专有权及侵权

12.1.7 CA授予著作权人享有自己使用或授权他人使用其作品、录音制品、电影或其他权利客体的专有权,(未经授权的使用称为“直接侵权”)例如:

· 以任何实质形式复制该作品;

· 发表尚未发表的作品;

· 公开表演作品;

· 改编作品或者对改编作品实施上述的行为;

· 向公众传播作品;

· 复制录音制品或电影;以及

· 将电影或其他由影像构成的作品,供观众观看。

12.1.8 因此著作权的侵权人是那些没有得到著作权人许可,而实施上述行为的人。下列行为也会侵犯著作权人的权利(“间接侵权”),例如:

· 进口,销售,允 诺销售和将任何物品在公共场所展出,而侵权人知道或理应知道,该物品的制造没有得到著作权人的许可;

· 将作品的作者或者表演的表演者错误地署名为其他人;以及

· 错误地删除或者改变作品的权利管理电子信息。

著作权人可以因任何直接和间接侵权起诉侵权人,寻求下面第12.1.16节讲到的任何救济方式。

著作权犯罪

12.1.9 著作权人也可以就直接和间接侵权提起刑事诉讼。刑事诉讼在下列情况下是可以提起的:如果该直接侵权是故意的和严重的,而且侵权人实施侵权行为是为了牟取商业利益。一旦证明有罪,他就要承担不超过20,000美元的罚金或者不超过6个月的监禁。在第二次或是随后的犯罪中,最高罚款额和最长监禁期分别是 50,000美元和3年。

12.1.10 对于间接侵权,处罚通常情况下是每件侵权物品不超过10,000美元,或总额不超过100,000美元的罚款,以二者中数额低的为准,以及不超过3-5年的监禁。

12.1.11 CA 有一些条款许可实施特定的行为,这些行为不构成侵犯著作权。这些行为是为了在著作权人的利益和公共利益之间达到平衡。这些行为(一般称为“合理使用”)包括为了研究和学习的目的、评论的目的、或是时事报导的目的。为了研究和学习的合理使用,不能摘录超过一本期刊中的一篇文章或是一部作品的合理部分(通常,不能超过整篇的10%或是一章),而且法院也会考虑下列因素:比如该作品的性质,复制的数量和相对于整个作品而言的实质性,以及对潜在市场的影响。为了后两种目的的合理使用,应充分注明出处。

12.1.12 另外,还有一些针对小范围内使用的抗辩,例如

· 为了司法程序、专家意见或同时联播的目的而复制作品;

· 临时的、偶尔的或者暂时的复制作品作为发出或接收传送的技术手段的一部分;

· 研究、学习、测验一电脑程序的功能,以判断作为该程序中任何元素的基础的观念和原则。

· 偶然将作品摄入电影、电视广播或有线电视;以及

· 适度摘录已发表的文学或戏剧作品,予以公开朗读或背诵。

著作权交易

12.1.13 作为一项财产性权利,著作权可以通过多种方式许可使用、转让所有权或一般性的转让。例如,著作权人可以许可使用或将复制其作品的权利转让给一个人,而将公开表演其作品的权利转让给另一个人。他也可以将整个著作权保护期或部分保护期内的著作权许可或转让给别人使用,或者按地域分开许可或转让,结果会出现令人困惑的大批的被许可人,或者一部作品的不同部分的著作权人。

12.1.14 一项著作权的转让(全部或部分转让)必须采用书面形式,且有让与人(著作权人)或其代表人的签字。即使著作权还未产生,仍然可以签订转让协议,此时,该协议在作品创作完成时生效,著作权即发生转移。

12.1.15 一项使用许可不需要采用书面形式,虽然这么做是更明智的,尤其是在排他性许可中(见下文)。一项非书面的许可不能约束后来的著作权受让人,除非是不知道该许可且给付对价的善意买受人。一项许可可以是排他性的,也可以是非排他性的。一项排他性的许可甚至可以排除许可人(也就是著作权人)实施任何许可协议中允许的行为——也就是说,他几乎就是著作权人了。事实上,CA第123条基于许多与救济有关的需要,将排他性的被许可人视为著作权人,其中规定排他性的被许可人享有与著作权人一样的权利和救济。

救济措施

12.1.16 在侵权之诉中,法院可以判决采取的救济措施包括禁令,根据权利人的损失或侵权人的所得而给予赔偿,上交或销毁侵犯著作权的物品。著作权人也可以选择判决给予法定损害赔偿,以替代根据损害或所得给予赔偿,法院可以判决每件著作权受到侵犯的作品或客体不超过10,000美元,或总额不超过200,000美元的赔偿,除非著作权人能够证明他在该侵权中的实际损失超过了200,000美元。在判决法定赔偿时,法院要考虑一些因素,包括:

· 侵权行为的性质或目的(例如,其是否具有商业性质);

· 侵权行为的恶劣影响;

· 被告是否有恶意;

· 原告因为侵权遭受的损失或可能遭受的损失;

· 被告因为侵权增加的利益。

第二节 工业品外观设计

法律渊源

12.2.1 工业品外观设计由《注册外观设计法》(Registered Designs Act)(第266章,2001年修订版)(简称“RDA”)给予法律保护。该法是根据《1949年英国注册外观设计法》(UK Registered Designs Act 1949)制定的,因此,该保护体系内的许多重要概念都可以追溯到英国的注册外观设计法。

形式

12.2.2 可以通过两种方式获得注册:通过(i) 在新加坡知识产权局内的设计注册处申请国内注册,或者(ii) 根据《工业品外观设计国际注册海牙协定》(日内瓦文本)(Geneva Act of the Hague Agreement Concerning the International Registration of Industrial Designs)提出国际申请,该协定指定新加坡作为一个可以获得保护的国家。

12.2.3 一个已经在巴黎公约缔约国或WTO成员国中提出了注册申请的人,如果在该申请日起六个月内在新加坡提出注册申请,可以主张优先权。[关于主张优先权的重要性,参见下文第12.2.10节]

12.2.4 申请必须指定注册的外观设计所应用的产品。这一步之所以重要是因为注册授予的专用权限制在指定的产品的范围内[更多参见下面的第12.2.15节]。外观注册处采用的指定和产品分类方法遵循了《建立工业品外观设计国际分类洛迦诺协定》的有关规定。

保护的客体

12.2.6 要想获得注册必须满足两项条件:客体必须是(i) 一项“设计”,且该设计具有(ii)“新颖性”。

12.2.7 一项“设计”是指以任何工业方法应用于产品之上的形状、外形、图案或装饰的特征。不像在其他法域,这里不要求该外观设计必须能“吸引眼球”或有“独特的特征”。但是,对广泛的“外观设计”的定义仍然有限制。以下这些就不能注册:

(a) 该设计纯粹为实现产品要发挥的功能(排除“功能性”)。
(b) 该设计取决于另一产品的外观,而该产品是设计人拟将其与该另一产品合成为一整体的(排除“必须相配”)。
© 该设计使得产品必须与另一件产品相连或置于其中、周围或背面,只有这样这两件产品才能发挥作用(排除“必须配套”)。
(d) 构造的方法或原理。
(e) 电脑程序或集成电路布图设计(拓朴图)。
(f) 以艺术主要特征的产品的设计,例如匾额,奖章,护封,服装设计图。
(g) 公开或使用该外观设计与社会秩序或道德不符。

12.2.8 可注册的外观设计的例子有:电表箱的形状和外形 (Hunter Manufacturing Pte Ltd v Soundtex Switchgear & Engineering Pte Ltd [2000] 1 SLR 401;椅子的形状 (Sebel Furniture Ltd v Tiong Hin Engineering Pte Ltd [1999] 2 SLR 662);用作胸针和挂件之类的装饰物上使用的兰花的形状 (Risis Pte Ltd v Polar Gems Pte Ltd [1995] 1 SLR 89)。

12.2.9 一个不可注册的外观设计的例子是绝缘体的形状和外形,因为其外形完全依赖于工业标准Nagasima Electronic Engineering Pte Ltd v APH Trading Pte Ltd [2005] 2 SLR 641)。

12.2.10 外观设计的新颖性要以该外观设计注册申请之日为准进行评定。如果申请人主张优先权[见上文第12.2.3节],那么其申请日就是他在外国提出注册申请之日。

12.2.11 一项外观设计如果不与其他已经在新加坡或其他地方注册或公开的外观设计相同,或相似的话,就具有新颖性。公开包括销售或使用任何使用该外观设计的产品。

12.2.12 当评定外观设计的新颖性时不考虑有些在先泄漏的情形。本质上这些泄漏不能认为是已经将该外观设计投入公共领域。例如,在相关当事人都有保密义务的商业谈判中透露该外观设计,并不会破坏该外观设计的新颖性 (Hunter Manufacturing Pte Ltd v Soundtex Switchgear & Engineering Pte Ltd [2000] 1 SLR 401)。

所有权和交易

12.2.13 外观设计权人一般情况下是创作该设计之人,而且他是有权就该设计提出注册申请的人。该一般性规则有两个显著的例外:

(a) 该外观设计是根据委托创作的——除非有相反的约定,委托方将被视为是外观设计权人。

(b) 该外观设计是雇员在雇佣过程中创作的——除非有相反的约定,雇主将被视为是外观设计权人。

12.2.14 一项注册的外观设计或其中的权利是一项个人财产,同样可以以无条件地或提供担保的方式转让。也可以通过许可授权他人使用该注册的外观设计。此类交易必须在外观设计注册处注册;不这样做就意味着转让或许可不能对抗取得一项相冲突的权利的且不知道该协议的第三人。

保护期

12.2.15 通过注册授予的专用权的最长保护期是15年。

专用权及侵权

12.2.16 注册的外观设计权人享有为贸易(例如,出售或出租)的目的而制造或进口使用注册的(或相似的)外观设计的产品的专有权,该产品就是外观设计在注册时指定应用的产品。

12.2.17 侵权不仅发生于一个人未经授权行使了任何上述专用权;也发生在某些预备行为中,例如,制造某些用来制造侵权产品的工具。

保护范围的限制

12.2.18 通过注册授予的专用权受到下列法定许可行为的限制:

(a) 为了估价、分析、教学实验的目的而实施的行为。
(b) 注册的外观设计权人或是经其许可(不管有无条件),对新加坡国内外市场上的真品所实施的行为。

救济措施

12.2.19 在侵权之诉中,法院可以判决采取的救济方式包括发布禁令,根据权利人的损失或侵权人的所得而给予赔偿,上交或销毁使用了注册的外观设计的侵权产品。

与著作权保护的重合

12.2.20 很有可能能够获得RDA保护的外观设计也是一项可以获得著作权的具有独创性的艺术作品。[见前面的第12.1.2节]

12.2.21 一旦出现这样的重合,它就不能获得外观设计法和著作权法的双重保护:只能获得RDA的保护。因此,如果该艺术作品是一项根据RDA注册的外观设计,而且打算应用于工业,就需要根据RDA的规定进行注册;否则,该外观设计不会得到任何的保护。

返回顶部

第三节 专利

法律渊源

12.3.1 发明在新加坡由《专利法》(第221章,2002年修订版)(简称“PA”)给予保护。该法是在《英国1977年专利法》的基础上制定的,但是两者仍有一些重要的不同。

形式

12.3.2 可以通过两种方式获得注册:通过(i)在知识产权局的专利注册处提出国内的注册申请,或者(ii)根据《专利合作条约》提出国际申请,也是由注册处作为该申请的受理机构。

12.3.3 一个已经在《巴黎公约》或WTO成员国中先提出注册申请的人,如果在申请之日起12个月内又在新加坡提出注册申请的,可以主张优先权[主张优先权的重要性,见第12.3.6节的介绍]。必须注意的是一个新加坡的居民,没有注册处的书面同意,就同一发明没有在国外申请之日两个月前在新加坡申请注册,就在新加坡之外主动或被动提出专利申请是违法的。

保护的客体

12.3.4 专利可以授予给产品或是方法的发明。该发明必须满足下列条件:

(a) 它具有新颖性;
(b) 它具有创造性;
© 它具有工业实用性;并且
(d) 该项发明的公开或开发通常不会鼓励攻击性的,不道德的或反社会的行为。

行为不会仅仅因为新加坡有效法律的禁止而被视为具有攻击性的,不道德的或反社会的。

新颖性

12.3.5 一项发明如果不构成现有技术的一部分就具有新颖性。现有技术是指在该发明的优先权日之前的任何时候,公众(不管是在新加坡国内还是其他地方)通过书面或口头的描述,通过使用或任何其他方式可以得到的所有的技术资料(不管是产品、方法、产品或方法的信息、或任何其他东西)。

12.3.6 一些发明是否是新的,要以其注册申请日为准进行审查。如果申请人主张优先权[见前面的第12.3.3节],他的申请日就应该是他在国外提出申请之日。

创造性

12.3.7 一项发明如果对一个所属技术领域的熟练技术人员,并非是显而易见的,那么就具有创造性。这样一个概念中的人不具有创造的能力,但是被认为具有实践知识和该发明所属技术领域的工作经验(Ng Kok Cheng v Chua Say Tiong [2001] 3 SLR 487)。他可以是一只有较高水平的研究员队伍,通常在相关技术领域中要用到他们的联合技术。

12.3.8 为了确定创造性是否明显,法院将

(a) 首先识别包含在该项专利中的创造性的观念;
(b) 接着假设一个具有该专业普通技术,但没有想象力的人的大脑,然后灌输给他到专利的优先权日为止所有该专业的普通知识。
© 要是有的话,要识别现有知识与专利发明之间的区别;
(d) 最后考虑,要是没有该发明的知识,这些区别是否构成了对该专业领域有熟练技术人员而言显而易见的进步,或者他们是否需要任何程度的创造。

发明很简单的事实并不意味着它就是明显的(Peng Lian Trading Co. v Contour Optik Inc. [2003] 2 SLR 560)。商业上的成功也是一个决定是否具有明显性的考虑因素,即使那不是决定性的。

工业实用性

12.3.9 一项发明如果可以在各项工业,包括农业中制造或使用,就被视为具有工业实用性。然而,对人体或动物进行的外科手术或治疗或诊断方法,不具有工业实用性,虽然这并不妨碍任何此种治疗或诊断中所用的药物成为专利。

所有权及交易

12.3.10 发明专利权通常是授予给该发明的实际创造者(发明人)的,除非由于任何法令,法律,条约,国际公约或是发明人在做出发明之前加入的任何具有执行性的条款,也可以授予给任何其他人或是权利的继受人。

12.3.11 一项专利或是专利申请是个人财产。同样的,专利自身以及专利中所含的任何权利都可以通过转让,抵押,许可或法律的实施而转移给别人,就像任何其他个人财产一样。转让合同,抵押合同,专利申请或是专利或申请中所含的任何权利以及任何有关专利或专利申请的授权,除非采用书面形式且由交易双方或其代理人签字,否则无效。

12.3.12 任何主张自己通过交易,法律文件或者法律事件(统称为“交易”)而取得专利权或专利申请权的人,都必须向专利注册处登记该交易,如果不这样做,他的权利将会受限,不能对抗侵权人或是对发明拥有一项相冲突的权利且不知道该交易的第三人。

12.3.13 一项专利的排他性许可的被许可人拥有与专利权人一样的权利,也能够因侵犯专利权提起诉讼。

保护期

12.3.14 通过注册一项专利授予的专用权的保护期最长是从申请日起20年。要想完全享有该期限,必须在保护期届满前第四年起每年都要续展一次。

专用权及侵权

12.3.15 注册的专利权人享有专有权,禁止任何人在新加坡对专利发明实施任何下面的行为:

(a) 如果该发明是一件产品,制造,销售,允诺销售,使用或进口该专利产品,不论是否为了销售而贮存该产品;
(b) 如果该发明是一项方法,使用该方法或在知晓的情况下允诺在新加坡使用该方法,或者对一个理性人来说,在这样的情况下,即没有专利权人的许可而使用该方法,很明显的会侵犯专利权;
© 如果发明是一些方法,销售,允诺销售,使用或进口任何由该方法直接获得的产品或者不论是否为了销售而贮存该产品。

12.3.16 是否构成侵权取决于将被控侵权的产品或方法和权利要求进行比较。权利要求依照目的解释 (Catnic Components Ltd v Hill & Smith Ltd [1982] RPC 183),以下的比较方法在 Genelabs Diagnostics Pte Ltd v Institut Pasteur & anor. [2001] 1 SLR 121一案中已经得到了上诉法院的认可:

(a) 变化是否对发明的作用方法产生实质性的影响?如果是,该变化就在权利要求之外。如果不是,那么
(b) 这(也就是,该变化没有实质性的影响)在专利公开之日,对该技术领域的技术熟练的读者来说是否是明显的。如果不是,该变化就在权利之外。如果是,那么
© 该领域技术熟练的读者是否仍然可以从权利要求中了解到,该专利权人的意思是,与原始方法严格相符是该发明的核心要求。如果是,该变化就在权利要求之外。

不构成侵权的行为

12.3.17 有些行为不构成侵犯专利权。包括:

(a) 私下地且是非商业性地使用;
(b) 为实验目的而做出与专利发明的客体有关的行为;和
© 根据医生或牙医的处方,为个人临时性地准备药物或制造此种药物。

救济措施

12.3.18 在侵权之诉中法院可以判决采取的救济措施有发布禁令,根据权利人的损失或侵权人的所得给予赔偿,上交或销毁侵犯注册专利权的物品,以及宣布专利有效并受到了侵害。

第四节 商业秘密

法的本质

12.4.1 有关商业秘密的法律关注的是防止有人泄漏秘密地告知他的信息,而且已明示或默示地达成不能将信息透露给别人,也不能自行使用的合意。新加坡《著作权法》第6条明确规定:

“本法中的任何规定都不影响违反有关信赖利益或保密义务法律的行使。”

这样法律规定了一种保护其他知识产权的有效的辅助方式。比如说,著作权仅仅保护思想的表达方式(正如前面第12.1.2节提到的),商业秘密的法律则要更宽,能够保护其思想本身。另外,该法为申请其他权利可能不太适合的某些类型的商业秘密提供了有效的保护,比如说“可口可乐”饮料的配方或一项秘密的商业计划。

法律的要求

12.4.2 要想获得保护,

(a) 该信息必须具有秘密的性质;
(b) 该信息必须是在施加保密义务的情况下给予的;而且
© 必须存在未经授权的使用该信息损害了传授该信息的人的利益。

(Coco v Clark (Engineers) Ltd [1969] RPC 41)

商业秘密

12.4.3 为了具有“必要的保密性”,该信息不能是已经为全体公众或一群人所知悉的。它不必是新的、有创造性的或是特别的,因为任何普通的或平凡的信息都可成为保密的客体,只要它对泄漏该信息的人而言是秘密的,即使其他人只要花功夫去做,也能获取类似的信息。该信息可以与技术、商业和私人的事情有关(比如,报价单、客户名单和财务状况)。仅仅是谣言或具有诽谤性的或不道德的信息都不受保护。

12.4.4 一般说来,满足下列条件的信息有可能被认为具有保密性而受保护,如果

(a) 泄漏该信息会损害信息所有者的利益或使别人获利;
(b) 所有者必须相信该信息是处于保密状态的,尚未处于公共信息领域;
© 所有者有理由相信上述a、b两项;而且
(d) 该信息必须从特定的交易或工业的习惯和惯例的角度加以考察。

12.4.5 在违反保密义务之诉中,所有者必须清楚而明确的证明其所主张的商业秘密已经被被告错误的泄漏或使用了(Chiarapurk Jack v Haw Par Brothers International Ltd [1993] 3 SLR 285)。

保密义务

12.4.6 保密义务可以因合同而生,也可以根据法律默示产生,后者比如在律师与其客户之间、银行和其顾客之间、雇主和雇员之间都有诚实信用的义务。另外一种可能产生这种默示义务的情形是一个人与一个潜在的商业搭档讨论他的信息(例如商业计划),以期能共同对该信息进行商业开发。一个知悉秘密信息的人如果没有意识到(而且没有理由意识到)该信息的秘密性质,就不受该义务的约束。

12.4.7 前雇员不受诚实信用义务的约束。法律允许他使用其仍然记得的、在雇佣期间获得的信息,除非在其雇佣合同中就商业秘密和信息有明确的条款规定。该信息是否被视为是一项商业秘密取决于下列因素:

(a) 雇佣的性质;
(b) 信息的性质;
© 该信息在公司中是如何处理的(比如说,雇主是否强调了该信息的秘密性质);而且
(d) 该信息是否能够容易的从雇员可以使用的其他信息区分开来。

(Faccenda Chicken Ltd v Fowler [1986] 1 All ER 617, applied in Tang Siew Choy v Certact Pte Ltd [1993] 3 SLR 44 and Asia Business Forum Pte Ltd v Long Ai Sin [2003] 4 SLR 658)

未经授权的使用

12.4.8 在秘密的环境下获得秘密信息的一方有义务不泄漏或使用该信息。他是否有这样的义务取决于对于一个秘密信息的接收者来说,在案件中的情形下泄漏或使用该信息是否是正当的 (Douglas v Hello! Ltd [2001] QBD 967 at [65])。这个测试是完全客观的。即使他没有意识到信息的秘密性 (National Broach v Churchill Gear [1965] RPC 61),没有要利用该信息的意图 (Interfirm Comparisons v Law Society of New South Wales [1977] RPC 137) 或者是“下意识地”使用了该信息(Seager v Copydex [1967] 1 WLR 923),仍然要承担责任。

12.4.9 秘密信息错误地泄漏给的第三人不会因为泄漏或使用该信息而承担责任,如果他是 没有被告知信息的秘密性且给付了价款的善意的买受人 (参见 Stevenson, Jordan and Harrison Ltd v Macdonald and Evans Ltd [1951] 68 RPC 190)。但是一旦他知道该信息原先是秘密的给予的,就禁止他泄漏或使用该信息。

12.4.10 如果符合公共利益,或是有正当的原因或理由,就允许未经授权的泄漏信息。(例如,为了防止掩盖不法行为) (Lion Laboratories Ltd v Evans [1985] QBD 527)

救济措施

12.4.11 只要满足了所有的条件,商业秘密的所有者就能请求法院发布禁令,根据权利人的损失或是侵权人的所得给予赔偿,上交或销毁含有商业秘密的材料。

第五节 商标:《商标法》下的保护

法律渊源

12.5.1 新加坡有两个商标法体系:对商标的保护可能在《商标法》下(第332章,1999年修订版)(以下简称“TMA”)和普通法中[见下面的第6节]都有规定。这两个体系是相互独立的。

形式

12.5.2 TMA保护的是在新加坡知识产权局的商标注册处注册过的商标。这个条件只有一个例外:TMA对驰名商标,不管其是否注册,都给予特殊的保护。(详见下面的第12.6.11 – 12.6.13节)

12.5.3 注册可以通过两种方式获得:通过(i) 在商标注册处申请国内注册;或是(ii)根据《马德里协定》申请商标国际注册,该协定指定新加坡作为一个可以申请国际保护的国家。

12.5.4 一个已经在巴黎公约或世贸组织的成员国内提出商标注册的申请的人,如果在其提出该商标注册申请之日起6个月内,又在新加坡提出注册申请的,可以主张优先权。[有关主张优先权的重要性,见下面的第12.5.13节]

12.5.5 商标专用权的使用范围以商标注册时核定的商品或服务为限[详见下面的第12.5.23节]。新加坡遵循《商标注册用商品和服务国际分类尼斯协定》的有关规定。

保护的客体

12.5.6 为了获得注册必须满足三个关键的条件:该客体必须是(i)商标,其(ii) 具有显著性特征,而且(iii)不与其他在先的商标相冲突。

12.5.7 商标是经营者用来或将要用来把自己的商品或服务与其他经营者的商品或服务相区别,并能够用书写或绘图方式表达的标志。典型的例子包括品牌,图形,或标识以及颜色。如果标志是由形状组成的,不得仅仅由下列形状组成:

(a) 商品自身的性质产生的形状;
(b) 为获得技术效果而需有的商品形状;或者
© 使商品具有实质性价值的形状。

12.5.8 不可视,但可以感觉到的标识(比如说,像英特尔在宣传其芯片时播放的一段乐音这种声音商标)也能作为商标,只要它们能用书写或绘画的方式表达。

12.5.9 前面第12.5.7节已经提到, 作为商标,该标志不需要在提出注册申请日之前已经在交易中使用。只要打算使用该标识或者TMA中的文字的经营者,具有真诚的使用意图就足够了。[详见下面的第12.5.18节]。在这样的情况下,该经营者必须保证在完成注册程序之日起五年内,真正地使用该商标;否则,注册会被撤销。

12.5.10 经营者的商标,尤其在不是对商品或服务的描述时,使其商品或服务具有显著性。一个标志,是否因为是对争议中的商品或服务的描述,而拒绝其注册,在每一个案件中都是一个程度问题。有一些标志因其是描述的程度很高,就不能将商人的商品或服务区别开来:比如说,“肥皂”牌肥皂。这样的标志就不能作为商标,而不考虑经营者已经使用的数量。

12.5.11 也有其他一些标志,对商品或服务的描述比较少,然而,除非一开始就告诉公众这是商标,否则它们就不具有可识别性,从这个意义上说,它们仍然缺乏显著性的特征。列入这个范畴的商标包括,用赞赏性的词汇如“一流的”来表示商品或货物具有出众的或上好的品质(Sime Darby Edible Products Ltd v Ngo Chew Hong Edible Oil Pte Ltd [2000] 4 SLR 360);用“透气的”作卫生巾的商标(2003年8月4日第15262/00号商标申请中的论述)。然而,采用这种天生不具有显著性的商标的经营者,可以通过使用这种商标达到事实上使其商品或服务具有独特性的程度;此时,显著性的要求就可以得到满足。为了证明商标已经通过使用达到了显著性,通常将销售量,广告等作为证据。

12.5.12 接下来的例子是商标与争议中的商品或服务相连时不是完全没有意义,也不像那些因缺乏显著性特征而无效的商标那么具有描述性:用“MTV”,“音乐电视”的缩写,做通过电视或网路提供的音乐服务的商标(2004年7月7日第3154/00号商标注册申请);用“MILKBEARS”做巧克力和奶糖的商标(2003年3月20号第13086/99号商标注册申请)。

12.5.13 具有显著性的商标仍然会被拒绝注册,如果其与一个在先的商标相冲突,也就是,在新加坡驰名的在先的注册商标或商标(无论其是否注册)。在确定哪个商标在时间上更先一点时,要考虑任何有关商标优先权的主张。[见前面的第12.5.4节]

12.5.14 一般说来,当两个商标相同或相似,且同时存在于市场中就有可能会混淆公众时就会发生冲突。此时有两种情形不须证明存在这种混淆。

12.5.15 一种情形是商标完全相同,而且争议中的商品或服务也完全一样。此时推定存在混淆的可能性。

12.5.16 另一种情形是在先的商标在新加坡为全体公众所熟知。驰名商标这种特殊的商标类型受到特殊保护,禁止任何与其商品或服务相同、相似或不相似但能淡化或不正当的利用驰名商标的显著性特征的商标的注册。“反淡化”权在新加坡是根据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关于保护驰名商标保护规定的联合建议》做出规定的。

12.5.17 最后,还有另一个妨碍注册的情况。比如,一个商标不能得到注册如果它违反公共政策或道德,或者该申请不是善意的。缺乏善意的例子可能是雇员将本来应该是雇主的商标注册到自己名下(McDonald’s Corp v Future Enterprises Pte Ltd [2005] 1 SLR 177 at 196),还有可能就是新加坡的经销商注册了外国委托人的商标。

所有权和交易

12.5.18 一份商标注册的申请必须在申请书中主张对商标拥有所有权:仅仅需要采用声明的方式声明申请者正在经营中使用该商标或者他有真正的意图使用该商标。另一方可能以恶意申请为由对该声明提出挑战 [见前面第12.5.17节] 。

12.5.19 注册商标是个人财产,商标注册人可以无条件地或提供担保的方式转让,这样的交易必须在商标注册处进行登记;一个未登记的转让协议不能对抗取得一项相冲突的权利,且不知道该协议的第三人。

12.5.20 商标注册人也可以许可别人使用其注册商标。该许可也须登记。

有效期

12.5.21 首次保护期是从注册之日起10年。其后可以每次再续展10年。

12.5.22 为了维持商标的注册状态,除了要在适当的时候续展,还有一点很重要,就是要保证在新加坡的经营中真正使用该商标。这是因为连续5年不使用没有正当理由的话,就构成一项撤销注册的理由。该理由一旦被证实,就不会再决定维持该商标的注册状态 (Reemtsma Cigarettenfabriken GmBH v Hugo Boss AG [2003] 3 SLR 469)。

专用权,民事侵权

12.5.23 商标注册人享有将商标用于注册时核准使用的商品或服务上的专用权。下列行为构成侵权:未经授权,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或服务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且这样的使用可能会混淆公众。如果商标是相同的且商品或服务也是相同的,那么就推定存在混淆。

12.5.24 如果注册商标在新加坡是驰名商标,保护的范围会更宽。首先,如果未经授权将与注册的驰名商标不相近似的商标用于商品或服务也构成侵权,只要这种使用有可能混淆公众。一个注册商标,如果在新加坡为相关公众所熟知就被视为在新加坡是驰名商标。

12.5.25 其次,如果一个注册商标在新加坡为全体公众所熟知,商标注册人有权通过禁令禁止将商标用于相同、相似或虽不相似但会引起淡化或不正当的利用了该商标的显著性特征的商品或服务上,不管是否有可能引起混淆。[参见前面的第12.5.16节]

保护范围的限制

12.5.26 TMA授予的专用权受到法定许可使用的限制,比如:

(a) 诚实的使用某人自己的姓名。
(b) 诚实的描述性的使用(比如,为了说明商品的种类或质量)。
© 在货比货商业广告或促销时正当使用。
(d) 非商业目的使用。
(e) 为新闻报道或新闻评论的目的使用。
(f) 由新加坡的商标注册人自己或授权他人(无论是否有条件),将商标用于真正的商品,也就是,那些投放到新加坡国内外市场上的商品。

民事侵权的救济

12.5.27 除了与行使“反淡化”权有关的侵权唯一的一种救济措施即禁令之外[见前面的第12.5.25节]。法院能够在民事侵权诉讼中下的指令包括:禁令,或根据权利人的损失或侵权人的所得给予赔偿,上交或销毁使用了注册商标的侵权物品。如果侵权涉及到假冒注册商标,法院甚至可以判决高达一百万美元的法定赔偿额,而不需要证明实际损失。

商标犯罪

12.5.28 除了前面的民事救济措施外,商标注册人也可通过刑事诉讼行使其商标专用权。以下侵权行为会产生刑事上的责任:

(a) 伪造注册商标。
(b) 将伪造的注册商标用于商品或服务。
© 制造或占有用于商标犯罪的工具。
(d) 进口或出售等使用伪造的注册商标的商品。

12.5.29 实施任何上面犯罪行为,一经定罪,将招致严重的惩罚:高达100,000美元的罚款和(或者)最长5年的监禁。新加坡法院将商标犯罪视为很严重的行为;事实上,除非侵权物品数量很少,否则一般都是判决监禁。施加有很强威慑性的判决是“促使新加坡成为一个地区性的知识产权中心以及随之而来需要打击侵犯知识产权的行为”的一部分(per Yong CJ in Ong Ah Tiong v Public Prosecutor [2004] 1 SLR 587 at 593].

第六节 商标:普通法上的假冒之诉

诉讼的构成要件

12.6.1 在普通法下,被告为了出售商品,声称其商品是另一个经营者的,该行为是一项可诉的不法行为。(Excelsior Pte Ltd v Excelsior Sport (S) Pte Ltd [1984-85] SLR 591 at 593)。这种侵权行为,称为“假冒”,规定了新加坡有关商标的第二层的法律体系,独立于TMA [见前面的第12.5.1节]规定的保护方法,又可与之共存。其他一些法域,尤其是有民法传统的法域,他们的法律中也有一项类似的保护措施是针对不公平竞争的。

12.6.2 原告在一项假冒之诉中必须证明下面三个要件:(a)商誉;(b)虚假陈述;以及(c)损失。

商誉

12.6.3 与假冒之诉有关的商誉是指“经营者和消费者之间的信誉”。(CDL Hotels International Ltd v Pontiac Marina Pte Ltd [1998] 2 SLR 550 at 567)。换句话说,商誉必须与经营活动有关。就是说假冒之诉的原告必须证明,他不仅在新加坡享有盛誉,而且他在享有盛誉的法域内从事经营活动。这项要求会对某些外国的驰名商标提出挑战。但是,必须注意到法院解决该问题的方法是很以经营活动为中心的。例如,法院认为经营前的活动,比如产品投放市场之前的宣传活动,可能会有商誉产生因为“这是一种通常的方法而且符合商业实际,即商业促销者常常在经营开始前进行大量的广告战以使公众熟悉该服务或产品。” (CDL Hotels International Ltd v Pontiac Marina Pte Ltd [1998] 2 SLR 550 at 572)

12.6.4 未注册的驰名商标的外国经营者,尽管有这种自由的取得商誉的方法,却在新加坡没有任何商誉,他可以寻求TMA第55条规定的另一种救济方式。该条是特意为来自《巴黎公约》和世贸组织成员国的经营者的利益而制定的,他们的商标在新加坡是驰名商标,而且该条明确规定,不管经营者是否“在新加坡从事经营活动,或者享有声誉”,仍然可享受该条规定的保护。关于第55条规定的保护范围,参加后面的第12.6.11 – 12.6.13节。

12.6.5 为了树立商誉,原告必须证明其商标或式样——商品的一般外表,比如其颜色设计 (White udson & Co v Asian Organisation Ltd [1965] 1 MLJ 186)和包装的形状 (Haw Par Brothers International Ltd v Chiarapurk Jack [1991] SLR 626)——都已经成为其经营活动的明确的显著特征。为了达到证明目的,常常提供的证据包括在新加坡在其商标名下实现的销售额,用这个商标做的广告和其他宣传资料。

12.6.6 一个对原告的商品或服务的描述性商标,或者由功能性的外形组成的式样,也可以通过假冒之诉获得保护。但是商誉的证明责任比较重,而且必须有证据证明该商标或式样已有广泛和持久的使用,以使法院相信该商标或式样已经确实成为原告的商品或服务的显著特征。还有,如果原告和被告商标之间的细微差别,已经足以将两者区别开来,就会降低法院裁决存在虚假陈述的可能性。

虚假陈述

12.6.7 假冒之诉的典型形式涉及到对商品或服务的来源的虚假陈述,被告在这些商标或服务上使用了与原告相同或相似的商标或式样,误导或混淆公众,使他们认为他的商品或服务是原告的,或者与原告有关。至于被告是否有欺骗的故意并不重要(John Robert Powers School v Tessensohn t/a Clea Professional Image Consultants [1993] 3 SLR 724),但是一旦发现被告怀有这样的意图就减轻了原告的证明存在混淆的责任。

12.6.8 被告的商品或服务可以与原告提供的不一样。换句话说,假冒之诉的双方不必存在相互竞争关系(CDL Hotels International Ltd v Pontiac Marina Pte Ltd [1998] 2 SLR 550 at 574)。但是如果存在一个共同经营领域的话,原告有关存在虚假陈述的事实陈述就得到了增强。

损失

12.6.9 必须对原告的商誉造成了损害,或者有造成损害的真实可能。除了因商业份额转移到被告而导致的销售上的一般损失之外,另外一种假冒之诉保护的损失是淡化了原告在其经营活动中的商誉,比如说,原告的商标象征着世界一流的品质,而被告却将一个引起混淆的相似的商标用在低品质的商品上,误导公众认为这商品是与原告有联系的,因此降低了原告的地位(CDL Hotels International Ltd v Pontiac Marina Pte Ltd [1998] 2 SLR 550 at 582)。必须注意的是在因假冒而引起的,作为一种主要损失的“淡化”的概念,与授予给驰名商标所有者的法定的“反淡化”权不是同一个概念:假冒的基础是混淆而“反淡化”权不依赖于证明混淆的存在。

救济措施

12.6.10 在假冒之诉中获胜的原告可用的救济措施有禁令,根据权利人的损失或者侵权人的所得给予赔偿。

对未注册的驰名商标的法定保护

12.6.11 正如前面第12.6.4节已经提到的,对于未注册但在新加坡驰名的商标的外国所有者,法律规定有特殊的保护。TMA的第55条规定的特殊保护与《巴黎公约》第6条和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关于保护驰名商标保护规定的联合建议》所确定的国际标准相一致。

12.6.12 一个商标如果在新加坡为相关公众所熟知就被视为在整个新加坡都是驰名的。驰名商标的所有者有权通过禁令禁止在经营活动中将相同、相似的商标或商业标识:

(a) 用于相同或相似的商品或服务,只要这种使用有可能引起混淆;
(b) 用于任何商品或服务,只要这种使用暗示该商品或服务与驰名商标所有者有关系,而且有可能损害所有者的利益。

12.6.13 另外,如果一商标为新加坡全体公众所熟知的话,其所有者有权通过禁令禁止在任何商品或服务上的,任何能够引起淡化或不正当的利用驰名商标的显著特征的使用,无论是否存在混淆的可能。

12.6.14 法定的保护受到下列使用的限制:

(a) 诚实的使用某人自己的姓名。
(b) 诚实的描述性的使用(比如,为了说明商品的种类或质量)。
© 在货比货的商业广告中或促销时正当使用。
(d) 非商业目的而使用。
(e) 为新闻报道或新闻评论的目的而使用。

---

分类题材: 政府制度_policy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