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非自由民主的时代到了吗?

12/12/17

作者/来源:简恒宇 风传媒 http://www.storm.mg

《台北沙龙》新加坡是亚洲治理模范?无国界记者主席:牺牲自由换取经济利益是「短视近利」!

法国《解放报》前副总编辑、现任国际非政府组织「无国界记者」法国总部主席韩石,应龙应台文化基金会邀请来台,在10日「世界人权日」这天以《非自由民主的时代到了吗?》为题,谈论现今袭捲中欧及东欧地区的非自由民主浪潮,而非自由民主的兴起,正是原先提倡的自由民主无法满足人民现实需求,这样欧美的自由民主制度与思想,还能够在亚洲实践吗?

非自由民主(illiberal democracy)是由美国记者札卡利亚(Fareed Zakaria)于1997年在学术期刊《外交事务》上提出,并称非自由民主会逐渐扩散;立场反共产主义的匈牙利总理奥尔班(Viktor Orbán)在2014年一场演说上,更直言欧美的自由民主已死,接下来是非民主自由的时代,透过限制民众的自由权利,以维护国家利益,促进经济发展。

自由民主能吃吗?非自由民主给鲁蛇新希望?

韩石指出,欧美认定的自由民主包括法治(rule of law)、权力分立(separation of powers)及基本自由权利3大要素,其中经济自由主义蓬勃发展,但宪政自由主义(constitutional liberalism)却没有扩散。根据札卡利亚的解释,宪政自由主义强调保护个人权利与尊严,抵抗任何来自政府、教会及社会的压迫,且政府认同自由主义和法治。

由于经济自由主义的扩散,开放市场导致有人成为赢家获利,有人则是输家失去工作,随着极右派和民粹主义分子扬言给予这些人原有的保障与权利,这些因为经济自由主义成为输家的一群人,转而支持走向非自由民主的政党或政府,原因很简单,自由民主能吃吗?正因自由民主无法满足人民,不能喂饱百姓的基本需求,给了非自由民主茁壮的机会。

非自由民主浪潮扩散 人民才是决定关键

韩石表示,身为自由民主世界领袖的美国,也选出1位认同「非自由」的总统川普,不过有与会者提问,札卡利亚提出非自由民主逐渐扩散的想法时,当时正是美国前总统柯林顿(Bill Clinton),是否意味柯林顿也助长非自由民主扩散?韩石则回应:「总统对非自由民主扩散不是重点,重要的是人民要有主控权。」换言之,政府领导人是民选产生,民众反而是决定非自由民主是否扩张的关键。

至于欧美信奉的自由民主是否适用于亚洲呢?1名与会者以新加坡为例,指出新加坡开国总理李光耀曾说,西方主张的自由民主模式在亚洲行不通,而新加坡的经济成果有目共睹,但部分自由权利却受到侵犯和限制,对此韩石表示,他尊重人民的选择,但前提是人民要有权做出选择,而新加坡是个城邦国家,治理范围太小,无法作为讨论样本,并强调重经济而牺牲自由,那是短视近利。

习近平学普京走向非自由民主?韩石:中国没这打算

不少人也好奇,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是否会彷效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带领中国走向非自由民主制度,韩石对此则称,当前的中国领导人与政府并没有想要走向非自由民主制度,因为中国并没有要开放民主选举;韩石说,中国政府给予人民先前享受不到的部分自由权利,以此换取民众在政治上噤声,而人民遭到打压时,不仅无司法和媒体管道发声,非政府组织在中国也形同「不存在」。

新闻自由经常是政府走向非自由民主模式,首先打压的自由权利,当被问到媒体在非自由民主潮流扩散的环境中,应该扮演何种角色?已在新闻业工作超过40年的韩石坦言,数位革命让媒体的影响力降低,当务之急则是重新振作媒体的影响力,而他以11月震惊全球的〈天堂文件〉(Paradise Papers)为例,强调全球400多位记者共同揭露政商名人洗钱避税丑闻,正是媒体重拾影响力的范本。

---

分类题材: 亚洲模式_asiamd,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