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放弃起诉范国瀚和停止镇压言论自由

11/12/17

作者/来源:人民呼声论坛 (10-11-2017)

新加坡政府必须放弃起诉范国瀚和停止镇压言论与集会自由

ARTICLE 19@article19org
2017年12月6日

注:关于ARTICLE 19@article19org的介绍。Article 19 是一个在英国注册的人权组织。(见网址:https://en.wikipedia.org/wiki/Article_19)它是一个具有特定任务的英国人权组织,它着重于捍卫和推动言论自由freedom of expression和信息自由freedom of information。它是一个世界性组织。诞生于1987年。组织的名称是采用来自《世界人权宣言第19条》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Human Rights所阐述的:

第十九条

人人有权享有主张和发表意见的自由;此项权利包括持有主张而不受干涉的自由;和通过任何媒介和不论国界寻求、接受和传递消息和思想的自由。

总概述

Article 19组织谴责新加坡政府对社会运动活跃份子范国瀚提告的几项罪状,其中包括:组织 公共集会。

新加坡政府提告范国瀚的这些罪状是与表达自由就和平集会是对立的。表达自由就和平集会明确地阐明在新加坡共和国宪法里。Article 19 组织呼吁新加坡政府立即撤销都范国瀚的所有起诉和停止所有限制的言论表达自由和集会自由措施。

范国瀚是新加坡一名著名的社会运动活跃份子。他于2107年11月28日被新加坡政府 逮捕并拘留在警察署。政府指控他与去年在未获得警方准证情况下,分别组织了三次不同的集会。警方对他进行数小时的盘问后,范国瀚在签保条件下获得释放,并在隔天起诉触犯了七项罪状charged。是涉嫌与公共秩序法令、破坏公物法令和刑事法令有关条款。范国瀚的其中三条罪状是触犯了公共秩序法令第七条款;三条罪状是触犯了刑事法令第180条款下在不同场合中拒绝签署警方录取口供后的声明;一条罪状是触犯破坏公物法令。

范国瀚被指控有关组织的集会都是和平集会并没有造成对公共的威胁。他被指控的第一项罪状是,于2017年7月13日组织的集会,是事关在未获得警方的许可证下在章宜建监狱外为一名马来西亚死囚犯Prabagaran Srivijayan举行烛光祈祷会。这名马来西亚死囚犯是因走私毒品被判处死刑。他被指控的第二项被指控的罪状是,于今年6月3日被捕时被指控未获得准证下在地铁车厢里组织一场静默抗议有关1987年的“光谱行动”逮捕事件。他的第三项被指控的罪状是,组织一个讨论会涉及及到通过视频电话软件与香港青年黄之锋进行交流。

2017年在新加坡没有获得准证下的组织集会,组织者一旦罪名成立最高罚款是新币五千元,重犯这最高罚款是新币一万元,或者坐牢6个月、或者两者兼施。在破坏公物法令下,一旦罪名成立,范国瀚将面对最高罚款是2千元、或者坐牢3年以及鞭刑3-8鞭。范国瀚的案件已经定2017年12月3日进行审前会议。

Article 19认为,

新加坡政府起诉范国瀚案件是镇压方兴未艾的争取言论与集会自由运动的一个部分。同时,也是要通过这起诉范国瀚案件以恐吓伎俩迫使异议分子静默不敢再发出反对声音。在新加坡的共和国的宪法和国际人权宣言已经阐明,所有的和平抗议行动必须受到保护。

新加坡公共秩序法令第7部分要求,在公共场所举行的任何集会需要获得警方的准证。在未获得警方批准准证下组织集会或者参与抗议集会者是属于触犯形式法令的。他们将面都严重的刑罚。

在所有的民主国家和国际人权准则下,集会权利和自由表达权利是属于基本权利。一旦这些基本权利被规定为必须获得准证或者事先获得防具的批准。这就相相等于特权高于基本权利。组织者通知当局,是要当局保护抗议集会是和平及可能发生的问题。有关当局必须就此采取相对的措施确保集会进行及保护他们的信息内容符合国际人权的标准。

我们仅此呼吁新加坡政府遵守这些基本人权准则和停止滥用刑事司法制度镇压与压制反对者及人权捍卫者。他们必须:

立即撤销对范国瀚的所有司法起诉;

停止采取各种方式骚扰、警告、恐吓、定罪和处罚对付人权捍卫者和别人士面对逮捕和调查。包括已经被传召进行协助调查的8名社会运动活跃分子:社交时事网站TOC主编Terry Xu,新闻作者克里斯丁.韩莉颖和艺术工作者西兰.比来(他是为了纪念谢太宝不经审讯被监禁32年,在国会大厦前进行艺术表演被捕)。

废除或修订所有践踏基本人权和表达自由权利和集会权利的法令,包括公共秩序法令第7部分。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