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范国瀚芳林公园展示国旗被警方警告

10/12/17

作者/来源:Neyla Zannia (2017-12-06)
人民呼声论坛 (09-12-2017)

警方发警告信给范国瀚在芳林公园展示国旗

转载自TOC:
https://www.theonlinecitizen.com/2017/12/06/jolovan-wham-issued-stern-warning-by-police-for-use-of-national-flags-at-hong-lim-park/

范国瀚是一名为外来劳工争取权益和人权活跃分子。他于去年在芳林公园组织了一个集会时展示了小卡片与,李显扬过期。为此,警方发给了他一封严厉的警告信。

这个集会是于2016年11月13日在芳林公园举行的。当时参与这个机会的人数约15人。它是为了支持马来西亚人民在人权组织Bersih 5领导下,于2016年11月13日举行群众大会。现场拍摄的集会照片显示他们把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国旗平铺在席子上。在集会期间有参与者高举旗帜与他们合照。

这个集会的参与者于星期天(2017年12月6日)傍晚时间6点20分到7点30分之间被警方传讯到牛车水警署问话 questioned by police officers .

这个集会的组织者是社区行动网络(CAN)注意到,便衣警员出现在集会举行前和举行期间。他们在公园周围走动和秘密拍摄参与者的照片。这个确认的证据是从那些警方人员传讯问话的参与者获得证实的。

在任何国家展示国徽,包括国旗,除了某些特定的人如外交使节外是被禁止的。当这个命令在政府宪报公布允许下,在国徽(管制展示)法令下,任何人触犯有关条例,一旦罪名成立,将被判处最高罚款5百元和监禁不超过6个月。

在新加坡武装部队、旗帜和国歌法令下,一个人在持有国旗时是绝对不允许让国旗着地或者造成它着地,即便是旗杆上下降时。触犯者可以处于罚款1千元。

无论如何,根据TOC报道的数起事件 various cases,事实上有几个集团是触犯了这个法律的。但是,当局并没有对它们采取起诉行动。

当局也同时起诉范国瀚于2017年11月29日数项涉嫌罪状,其中包括了为实现获得警方的批准组织公共集会和一项破坏公物的罪状,那就是在地铁车厢内张贴一张A4纸的标语。

于2015年,范国瀚通过法院上诉后,警方把起诉他涉嫌触犯法律的罪状改为发出警告信。

范国瀚与2017 年12月5日在脸书(FB)个人网页上张贴了一张警方发给他警告信扫描件。

范国瀚在网页上写道:

“我在面对七项涉嫌触犯有关法律的基础上,警方又签发了一张‘严厉警告’的信件给我。这封‘严厉警告信件’指控我于去年在芳林公园组织一个声援马来西亚人权组织Malaysian Bersih movemen的集会。

他注意到警方发出的“严厉警告信”指控他触犯了有关的法令,让国旗放在地上(范国瀚澄清说,他是把国旗放一条席子上)和在公共场所展示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国旗。

范国瀚在网页上说,

“他感到兴趣的是,这封“严厉警告信”背面附上了澄清说明,这封“严厉警告信”并不等于成为法院的定罪或有罪的判决,也不等于你存在着犯罪记录。在今后进行刑事诉讼案件时,它不可以成为法院判决的一项刑事犯罪记录。你的法律权利、个人利益或者自然不受它影响。”

范国瀚补充说,

“在此之前,“严厉警告信”的有效期并不清晰。”

范国瀚在帖子最后说,

“但是,在两年前,我的律师朱正熙(Remy Choo Zheng Xi)为了尝试让事情撤销中国警告信,已经代表我在高院 提出过并获得高院的澄清了。尽管我最终的破费6千元。那是值得的。”

范国瀚于2015年开始进行司法审核程序 judicial review proceedings诉讼,以要求撤销警方发给他的两封警告信。尽管是不成功。但是,经法院裁决,

警方发出的严厉警告信并不相等于是法院裁定认罪。在此之前,警方向嫌疑犯发出警告信时,是相等于嫌疑犯承认自己是触犯了法律情况下,警方确认只发给他们警告信而释放他们。

范国瀚于2017年12月5日下午2点07分上载2张扫描警方签发的警告信图片: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