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UN 新加坡必须停止起诉范国瀚

03/12/17

作者/来源:联合国人权组织(02-12-2017)人民呼声论坛

新加坡政府必须停止起诉社运工作者范国瀚

(曼谷)人权观察组织亚洲区域副执行员菲利浦.罗珀特先生就社运活动分子范国瀚被政府司法起诉时间今天发表谈话。

他说,Singapore 新加坡政府必须放弃因为在新加坡国内举行三场公共集会而被起诉社的运活跃分子范国瀚。当局expected to charge于2017年11月29日指控范国瀚在未事先获得集会准证组织了三场集会和一项破坏公物的罪名。

他说,

“起诉范国瀚举行和平集会再一次证明了新加坡政府在公共集会法律方面是荒谬的。政府的意图是压制那些敢于发出诉求声音的人。新加坡政府必须开始聆听反对意见、停止把和平集会示威是一种触犯刑事罪、同时,停止起诉这些发起运动的组织。”

新加坡严酷的公共秩序法令Public Order Act要求“任何涉及”与在公共场合举行的集会活动,或者是邀请参加集会的公众人士都必须必须向警方事先申请。组织者或者与会者在参与任何未获得警方事先批准的集会都被视为触犯法律的行为,即便是这个集会是属于和平以及不触犯公共秩序法律。这个法律不仅仅是涵盖室外集会活动,也同时是包括了公开邀请公众人士在室内举行的集会,

只有一种情况是,集会的活动是完全在建筑物内(大厦)或者其他封闭的住宅。组织者和发言人都必须是新加坡公民。这样的集会必须不与“任何问题(不论直接或者间接)涉及任何宗教信仰或者宗教课题。或者任何课题可能会造成让人感觉,它将会造成对不同种族或者宗教集团产生敌意、仇恨、恶意或敌意的感情”。这样的法律规定适用于包括了被划定为“演讲者角落”的芳林公园。

任何人被控触犯未经警方批准的公共集会将会被罚最高5千元(合折美金US$3,715)的罚款。重犯者罚金将提高到1万元(合折美金US$7,430)。

37岁的范国瀚所面对的起诉罪状起因是由于三项和平集会导致的。

第一项和平集会是与2016年11月26日的一个讨论会上讨论有关公民不合作运动civil disobedience与社会运动。由于他通过视频通话软件SKYPE与来自香港的黄之锋进行视频连线通话。黄之锋不是新加坡公民。这就造成范国瀚触犯了公共秩序法令。在这条法律约定下,任何人邀请外国参与会议讲话都必须事先申请警方准证并获得批准。

范国瀚同时也面对于2017年6月3日在未获得警方许可下组织了“沉默抗议”的集会指控“silent protest”。

他组织的这个集会是为了纪念1987年在内部安全法令下被逮捕的22名社会运动活动分子和志愿工作者30周年。

当时,他们一共是9个人在地铁车厢里沉默地站着。每一个人手里都拿着一本书名为:《1987:新加坡的马克思主义阴谋30年后》1987: Singapore’s Marxist Conspiracy 30 Years On.”。这9个人接着都坐在地铁车厢里的空座位上继续一起阅读这本书。当局对破坏公物的行为进行了分级,最高的刑法处罚是坐牢三年。

同时,范国瀚又因为在地铁车厢里张贴了 2张A4的标语,标语的内容涉及到呼吁予以在内部安全下于1987年被捕的政治犯活动正义,同时,他 反对不经审讯的监禁政治犯。

最后一项被指控非法集会是于2014年6月13日在章宜监狱外面举行的烛光祈祷会。这个祈祷会是为了声援一名马来西亚公民的死囚犯S. Prabagaran家属。

死囚犯是由于贩毒被判处死刑。新加坡政府拒绝囚犯家属、律师、非政府组织、驻新加坡外交使节和联合国停止执行死刑,而该判终身监禁的数次恳求与呼吁。死囚犯在隔天凌晨(即在当年6月14日)被执行刑法了。范国瀚也面对拒绝签署警方的口供声明。

依据国际法准则,集会自由是一项权利不是一个特权,它不应该是属于事先得到当局的批准的范畴should not be subject to prior authorization by the authorities. 一个广泛被接受国际准则是:没有任何人会因为组织一个和平集会或者参与一个和平集会被定性为犯罪的惩罚。

新加坡警方于2017年11月28日发表的声明November 28 news release宣布。范国瀚将会被司法起诉。他们宣称,新加坡公民可以在不需事先申请许可证的情况下,“依据相关的法令”在芳林公园“演讲者角落”组织公共集会。

依据国际准则提出了,政府有义务在“看得见现场和听得到声音”的条件下促进和平集会所要达到的目标。限制举行抗议集会地点是一个不合理的限制自由。提供芳林公园“演说者角落”绝对不是正当的理由。或者,它以此作为其在这个国家里的其他地方过度的限制自由集会的权利取得平衡的。

通过司法刑事起诉范国瀚的这些和平集会,新加坡政府是在传递。即便是最温和的公共发表不同意见也是完全零容忍的。

新加坡政府对范国瀚的司法起诉案件必须撤销。同时必须立即采取行动修改公共秩序法令,完全尊重新加坡全体人民拥有和平集会的权利。

飞利浦.罗伯申
区域/国际
亚洲/新加坡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社会_societ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