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傅文成 技术论初稿 序言

03/12/17

作者/来源:傅文成(31 Mar 2002)

馆注:技术论初稿除了是一套科学理论,也是当年19岁的傅文成在南洋大学云南园的学生生活记述。26岁,傅文成完成避世圃随笔十二篇,被评为杰出的汶莱华文文学作品,也是亚细安华文文学的得奖作品。这两部佳作是云南园的学习生活成果。俱往矣,奈何。完整的资料收录在南大之友:http://www.geocities.ws/nantahfriends

序言

宇宙间有无数层面的力量,人类千百年来能从直观感觉上体受的,只有被称为“科学”的自然律。宗教则开拓另一层面的宇宙力量,是宇宙力量在另一层面的印证。科学真理的极限,是随着时代不断扩张的,常言道:“今天的科学,是以往的玄学。今天的玄学,则是未来的科学。”而实际上,许多伟大的科学家,包括牛顿,法拉第,爱因斯坦等人,都是虔诚的教徒,大家都在最高层的科学感悟之上,“证实” 了上帝的存在。

在人世间种种现象之中,科学不断将扩大它的诠译范围。自从英国法兰西培根( 1561 – 1626 )为科学奠定现代科学的基石,立下影响至今的科学条规:“所有科学成果 都须经过实验证明”。引导了数百年来科学发展的方向,成绩斐然。但许多人也因此而造成一种惯性,作出了简单的二分法,就是:“不能经过科学实验证明的,就不能当成是真理。”这是定义混淆所产生的愚昧认知,用句佛家的说法,就是一种 “科学障”。因为所谓“科学证明”本身就是个定义含糊的名词。而且人类局限于 自己极有限的认知与时空,在某种程度上都免不了要堕入坐井观天的境况。科学是时间的函数,这一性质本身就否定了以科学来鉴定真理的做法。

众所周知,人类不仅认知有局限,就算是直接的感观也全不可靠。法国笛卡儿( 1596 – 1650 )以一个简单的例子证实了这一点。他怂担耗憬笫纸诶渌校沂纸? 热水中,然后将两只手一起浸入同一桶水中,就会感觉到左手热而右手冷。认知有限,感观不可靠,在如此恶劣的先天后天条件底下,又如何与真理结缘呢?

15世纪开始人类知识学问不断以几何级数上升,20世纪中叶大家都感受了知识爆炸的威胁。除了认知与感观的缺陷,如今又加上了学问在质在量上都远远超出了人类的负荷能力,人类在学问的范畴是否将从此失落,成了学问的奴隶?或是从此难再 真正踏过学问的门槛,或是在无边无际的学问海洋中独居一隅,来个瞎子摸象?

1968年,南洋大学云南园中,我沿着这一问题作出思考,废寝忘食,终日在图书馆找答案,深夜在整个云南园漫步寻求感悟。终于在一个中午,回顾了数千年来人类学问的发展,划分两个范畴:哲学文艺与科学工程,发现两者问巨大的差距。前者千年留步,而后者一日千里。没有人敢说他比孔子苏格拉底智慧,没有人敢说他比李白莎士比亚行。但现代的中学生,也比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科学家牛顿更能掌握科学。

何以二者之间会有如此天渊之别呢?原来后者强调并实施技术与模式,而前者没有统一的技术途径。因而写下了:“技术是学问到现实的渡船,人类天赋的本能有极限,你可以游过小溪,可以游过江河,甚至可以游过英伦游峡,但没有人敢想游过大西洋。现代学问发展己将人类带往一望无际的汪洋,本能已经技穷,要找个渡船,而这未来世纪的渡船,就是探索诸层面普泛技术模式的技术论。”

而我的所谓技术,是个重新定义的技术。一定的存在,在一定形式下,产生一定的效果。将真理追寻简化为存在,形式,效果的探索。这一探索否定了一切存在学问的权威性,纯就其基本架构与现象随自己的感悟寻求学问的新方向。

2002年3月31日稿

0。序言

1。云南园的故事
a。空前绝后的海外华文大学
b。云南园的灵气

---

分类题材: 人物_biogphy , 追忆南大_ntahrec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