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台湾大学教育走向菲律宾化

01/12/17

作者/来源:黄国樑 联合报 https://www.udn.com

陆媒评教改:台湾大学教育「走向菲律宾化」

大陆网媒《观察者》今天刊登1篇文章指出,台湾的大学教育走向菲律宾化。

文章嘲讽说,台湾高等教育又改革了,力度之大,让不少媒体惊呼「零分也能上大学了」!因为修改了新的课纲,为了配合新课纲的实施,台湾又进行了新的教育改革。从2019年开始,音乐、美术、体育的专业术科学校可以选择不参考学测的成绩,学生即可报名申请大学。以往学测必须考5个科目,以5个科目的成绩作为高校招生的考量,而从2018年开始放宽要求,学生不必考5科,变成最多选4科,甚至1科的成绩。按照台湾招联会的意思,这是考虑到为学生减轻压力,让偏才的学生可以不勉强自己成为全才。

而这一举措,也让媒体纷纷担忧私校为了招生,而不惜鑽漏洞,让学生即便零分也可以上大学,使得台湾的高校进一步学店化。台大副教务长张耀文更是直言招联会这项决定将导致学生素质完全没管控,对台湾竞争力将是灾难。

文章说,其实台大副教务长的担忧并不是没有道理的。自然,对于台湾前段班的高校如台大而言,即便放宽了这个标准,他们依然能招收到学习成绩前列的学生。学生们为了考入台湾第一学府,自然会拚尽全力考满4科。然而,对于那些排在中后段的高校,特别是那些面临招生问题的私人学校而言,这无疑是个好消息。这意味着这些学校在招生困难的情况下,可以进一步以更少的招生要求来录取学生。而那些学习能力不强甚至低下的学生,在人人都上大学的情况下,自然会为了尽可能上大学而选择那些只需要一两门学测成绩的高校。以此,形成了一个负面的循环,让台湾学生的学习能力整体退步。

既然如此,为什麽还要进一步降低学生考入高校的要求呢?难道是真的为学生减负吗?当然不是。

文章指称,为了让更多的学生有机会上大学,台湾的高等教育在20多年前开始教育改革,这对台湾的发展无疑起到了积极的作用。然而时过境迁,在少子化的影响之下,衍生出了众多的后遗症,很多职业学校纷纷升等变成大学,导致到了2017年,台湾的高校已经到了172所之多。而人口是台湾1/3的香港,高校也不过才8所而已,连台湾的1/20都不到,却在国际排名上稳稳跑在台湾前面。有很多私立大学把学生当成是摇钱树,学用严重脱节,教学质量与学生素质也不断下降。

在少子化的冲击之下,台湾众多学校特别是私人学校都面临着严重的招生不足问题。数据显示,2017年录取率比去年低0.19%。大学考试入学分发委员会指出,此次高校招生缺额为3488人,创下8年来新高。近5年大学招生名额及录取人数连年下滑,已连续3年跌破5万人,今年的缺额人数更比去年大增18%。多达16所高校的261个系所产生缺额,整体缺额率7.9%,其中有7所高校缺额率超过50%,也创下指考招生史上最高纪录。

在2016年两岸关係恶化之前,为解决学生来源短缺危机,台湾高校招收短期来台就学的大陆研修生,这也成为了不少台校增加财务收入的重要途径之一。学位生与交换生的名额有限,然而招收大陆研修生则没有总量管制,即只要两校有签约,陆生几乎是申请就过关。更重要的是,研修生要自付学费及住宿的高额费用。2010年福建省推出了闽台高校联合培养人才项目,其中包含「3+1」专班计划,每年派送陆生来台研修1年。而这1年裡的大陆研修生在台就学期间的费用全部都给了台湾高校,为台湾高校增加了不少收入。

但如今两岸关係陷入僵局,据悉今年赴台的大陆研修生人数可能只剩下1/3。

在这种情况之下,台湾高校将目光瞄向了东南亚学生,配合政策改往南向招生。但是由于语言及风俗习惯差异问题,东南亚学生赴台进修的愿望并不强烈。

那麽,在这种情况下,在台湾进一步放宽对学生招生的要求,让学生更轻鬆考入高校,就是最后的救命稻草了。

文章指出,台湾的大学没有退场机制,上场容易下场难,大多数的高校根本不愿意进行降格改制,招不到学生,往往就改系名专业名重新招生。在这种情况下,台湾根本就不存在所谓的退场机制,免学测的政策出来,自然就不奇怪了。

它指称,台湾的大学密度已经全球最高,高中入大学升学率逼近98%,文凭严重贬值之外,更使技术职业教育崩盘,造成台湾竞争力的悲剧。据统计,到2016年年底,全台湾大专以上学历者共867万人,其中拥有大学学历者已达到506万,占全台湾总人口数近1/4,这导致了高学历完全不再稀有。人人能上大学,就意味着大学学历不再重要。

雪上加霜的是,文章说,这些毕业只能拿22K的大学生们,其身上还背负这数十万新台币的学业贷款,却做着与专科生甚至高中生一样的工作。于是为了更加好找工作,只好推迟毕业,继续读研究生,再继续读博士生。有4成的大学生想要念研究所,以至于推高研究所氾滥现象,进行新一轮的「学历竞赛」。

最后文章说,这不能不让人想到了同样陷入大学氾滥的菲律宾,菲律宾有大约650所高等院校。菲佣大都是大专以上学历,其中不乏教育、心理学、财会专业毕业的大学生,部分菲佣还持有护士、医师或教师执照。而如今台湾在面临高学历低薪的就业环境之下,也不得不选择到大陆、香港、澳洲、新加坡去当台劳谋职。

它说,对于执政者或者校董们而言,面对的问题无非就是:到底是关大学好还是0分上大学好。

因此对于校长们来说,当然是0分上大学好呀。毕竟面临就业问题的,不是他们。

---

分类题材: 亚洲政经_gpasia,

《新加坡文献馆》